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7节 三人密谈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2939 2014.08.08 12:48

    金英放下左手佛珠,右手木鱼锤,一起身将身上的佛家的袍子也脱了下来叠好放在地上。这才缓缓开口:“东厢谈!”说罢,也不理会两人,径直往外走。

  进了东厢,金英亲自去给炭盘生火,白名鹤递上了一盒最便宜的那种火柴。

  木柴烧了起来,然后引燃炭,屋内似乎寒意少了许多。

  “那边的佛堂,不好讲打打杀杀之事。在这里可以讲!”金英倒是很直接。

  白名鹤接口说了一句:“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金英却是淡然一笑:“你白名鹤不信佛,我也知道你不信道。不用给杂家来这些虚的,不如直话直说。”

  “好吧!”白名鹤耸耸肩膀,成敬却是一旁面带微笑。

  这两个人说话,倒是极有意思的。

  “我原本打算讲故事,我读书少,不会讲大道理。听人说故事的时候,我知道几个人,比如尉迟恭,比如赵德昭!”白名鹤笑呵呵的坐在火盘旁边边。

  金英先是一愣,转而愕然:“那一句,饱读诗书、忠肝义胆是谁讲?”

  “我,不过那种话忽悠一下比我读书更少的人还行,在这里我白名鹤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说句难听点的话,我白名鹤虽然读书肯定没有你们多,但却也不笨。你们两位,比那个什么杨宁实在多了,至少没有象他那样只会读没用的八股!”

  白名鹤不歧视太监,他这翻话金英与成敬都是老成精的人,自然知道不作假。

  “今天要喝酒!”金英笑着也坐在火盆旁。

  “酒好办。”成敬象变魔术一样,从腰上解下了两个酒葫芦,似乎是早有准备。

  金英在屋内找到几个瓷瓶,把酒靠近炭盘温着。这才说道:“你讲的两个故事,我知道你的意思,尉迟恭有从龙之功,别说是他,大唐的时候整个秦王府几乎替换了整个朝堂。这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金英读的书,绝对不会比杨宁少。这一点白名鹤是深信的。

  “再说大宋越王德昭!”金英毕竟是宦官,在称呼前臣亲王这一个级别的人物的时候,肯定先讲的是爵位,绝对不会直呼其名的。

  “这位越王自杀,其中原因虽然史说纷纭,但你我他三个,都明白这其中的意思。”金英没有直接说出来,他懂,他相信白名鹤与成敬也懂。

  也正好,就象现在的情况。

  皇位由弟弟继承了,作儿子的肯定是活的胆战心惊,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自杀那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金英还有一句没有说,那就是,无论换不换太子,这位亲王都一定会自杀。

  一朝天子一朝臣。

  有多少投机者等着上位呢,那盛唐之时,秦王府的人替换了朝堂之上大半的位置,毕竟他们还是有打下江山的功劳,可在天下太平的年代呢。只有投机者才会借着机会换皇帝,好让他们上位。

  “白名鹤,你不是一个媚臣,你也不是一个投机者。杂家相信,纵然你不在朝堂之上,日后也会是一个人物。但是,你为何要参与进这件事情,这事情原本就是一个很大的博弈。这本就不是谁当太子的问题!”

  金英把白名鹤说愣住了。

  “请教,不,你一定要告诉我,否则我就不走了!”白名鹤是真的想知道原因的。

  成敬却在这个时候,冷着脸说了一句:“不走可以,切了就行。我会给你安排一个好刀手的!”

  白名鹤脸绿了,心都在颤抖。

  金英爽朗的笑了,成敬也跟着笑了。只有白名鹤脸色苍白,嘟囔了一句:“这个玩笑不好笑。”

  成敬帮白名鹤倒上一杯酒:“要说这件事情谁看的最清,也只有金总监了。历经三朝,这已经是第四朝了。宫里宫外的事情,只有金总监看的最清,你来见金总监,怕是受到谁的指点吧。”

  “工部江尚书指点。”白名鹤也不隐瞒。

  “不会切了你,今天怕是要说的长一些。先从科举说起吧!”

  白名鹤真的很惊,这换太子的事情与科举有屁的关系,可金英却是很认真,这不能让白名鹤不意外,也让白名鹤不得不认真起来。

  金英从大明建国开始讲这个科举制度,一口气讲到当朝。

  在金英讲完之后,默默的看着白名鹤,他是在等白名鹤的思考结果。

  “我懂了,这文官势力越来越大。卫所多少有些颓废,所以武将的地位也下降了不少。现在几乎全是文官为帅,我的理解是,文官们开始抱团。不仅仅在抱团,也开始对官员的升迁,以及科举的考核制度伸手。”

  “很好,你狂妄的那几句废话,也没有白喊。继续!”

  金英亲自帮白名鹤倒上了一杯酒。

  “按照科举的最初来说,是大明没有人才可用。可现在呢,全是那狗屁不通的八股文,说实在的,那东西在我眼里屁用也没有,可文官们只认这个。现在的文官们还分为几个小集团,可将来要是全都只认这狗屁不是八股文,怕是就会抱成一团了。”

  金英满意的点了点头。

  “没错,如果换了太子。他们就知道,眼下就追着太子将来就可以保着他们的地位。那么,我金英就只有自杀以谢天下了。因为南宫……”

  嘶……

  别说是白名鹤,就是成敬都倒吸一口凉气。

  金英这话越想越可怕呀,成敬的脸都白了。

  白名鹤也明白了,想了想上自己看过的明朝电视剧,记得后明的时候皇帝都不上朝,所有的事情有没有皇帝几乎就没有关系,文官集团把事情办了就行了,有斗争,也是文官集团内部的斗争。

  想到这里,白名鹤说道:“难不成,他们还敢逼死太上皇。然后抱成一团,架空万岁吗?”

  “难道,现在就没有架空吗?”金英反问了一句。

  成敬倒说了一句实在话:“文官们会谏,会哭,会寻死,会拿圣人经义出来说话。然后就是天下,就是孝道,就是礼教。”成敬说完,把春耕祭祀的事情讲了一遍,金英只是冷笑,他明白,这些文官们只认圣人书。

  “现在再说说,你有几份把握?”

  金英说完,白名鹤开始计算了。

  “先说陈公,他是支持的。但是,高次辅那边,估计还在观望。可以肯定的是,杨宁那边铁定是不同意的。至少我是这种感觉!”白名鹤说了自己的看法。

  成敬补充了一句:“杨宁是从北边回来的!”

  “那么,商公与于尚书,怕也是不会同意。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我可以感觉到!”

  金英这时补充了一句:“因为太上皇在北边被俘,国无主,推当今万岁登基于尚书等人认为自己对大明尽忠,却没有对太上皇进忠。这是他们的心结,所以他们这一派,无论如何也是不会答应了,这就占了差不多京官之中的一成半还多。”

  京城之中,眼下可以说分为五种不同的大势力。还有些许小势力。

  白名鹤也跟着分析:“陈公可以左右一成。”两位总监都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然后没有加入任何派系,或者是能力太差,不被人看重,或者是过于孤傲的人,也占了有一成。这些人,我估计有半成会选择同意,所以一半一半。官里可以影响到的官员,可能也有一成左右。”

  这就是四成半了。可支持的,却是达到了二成半。

  “最后,清流足足有三成半的人,他们是关键。高次辅这边,还有两成的力量,可以说这件事情,最后肯定要让清流们同意。这些人,却是最让我头痛的!”

  “既然成功无望,你支持换太子吗?”金英追问了一句。

  白名鹤摇了摇头:“先不说我支持,或者是不支持。首先这是万岁的心愿,其次我们不如分析一下,换与不换的区别。”

  白名鹤正准备分析,却听到有疯狂的砸门声。

  成敬脸色一变,他倒不是生气有人敢来打扰,这疯狂的砸门声只代表着肯定出大事了。

  三人同时站了起来,飞快的往门口跑去,只见一个小太监急急就说道:“死了一个官女!”

  啪!一记耳光就扇在那小太监脸上,成敬脸都黑了,死一个宫女,别说是一个。就是十个也算个事情,所以这一巴掌,不是因为小太监砸门有错。

  而是错在报告问题没有直接说到重点上。

  “死的是,太子贴身侍女贞儿!”小太监赶紧说了重点:“下手的是杭贵妃手上的太监。”

  金英挥了挥手,示意那小太监先退开。

  三人重新进了院子,金英说道:“无论怎么死的都不重要,重要的事情这事情传出去太难听,而且伤了万岁的脸面。今天要死些人了。”

  “白大人,面君吧!”成敬对白名鹤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