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8节 白府传奇级家将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112 2014.07.19 20:56

    年初一,这一天要祭祀祖先,白名鹤虽然姓白,可却是孙氏族人的姑爷,而且又是举人身份,自然是排在族长老叔公的旁边。

  女人在大明地位本身就不低,孙苑君也是水涨船高,站在次席的位置。

  祭祀的事情,白名鹤在孙苑君的提醒之下,倒也是勉强完成了。

  年初二,白名鹤就不敢留在家里了,他要去亲眼看一看这周围的情况,包括那条人工水渠,以及泉水。

  驴子是第一代步工具,除此之外,还有八个精壮的小伙跟着,将拆开的两人抬滑杆背上,就是在驴子没办法走的路上,他们可以抬着白名鹤。原因无他,在村里人想来,举人老爷自然是没有那么多力气走山路的。

  水渠,这他娘的是水渠?

  白名鹤叫骂着,这根本就是一条运河,宽有两丈,听说水最深时有接近七尺。在冬天枯水期,都可以平底船,拉上四石米,带上两个人在一尺多深的水里正常的行驶。

  这么大的水,怎么可能不够灌溉呢。

  白名鹤坐在拆椅上,看着水渠上慢慢移动的树叶,心中默默的在计算着大概的水量。

  “白姑爷,这水再过几天还能再大些。可我们下泉村所有的田,截断全部的水流,也需要两天时间,才能把所有的地都浇一遍。这地却不可能只浇一次,过几天还要再来一次。”

  听这位孙家人讲完,白名鹤也不计算水流了。

  只按天数算,这水看着深,却是水流极慢,就是水量小。这三十二个村,就算一个村一天,其余的村子也全部旱死了。

  每亩地需要的水量是有数的,多少天浇一次也是可以有数学模型的。

  在水渠之中,水沉入地下的数量,这一切都可以计算。

  但是,这里是大明,不是现代。白名鹤没有那么多办法去计算这个,只能凭感觉弄出一个大概的数据来。

  接下来的一整天时间里,白名鹤让孙家人带着,漫山遍野的跑着。

  不得不佩服古人的体力,白名鹤坐在滑杆上都累的说不出话来,可这些年轻人却是依然精神着。

  在天黑之前,终于来到了这条水渠上游,山中的水道。

  一个山谷,一个早年因为永乐年因为修京城的采石厂,此时已经废弃多年,可乱石谷却是寸草不行。下泉村的族人抬着白名鹤只是路过这里,往西北大约两里,就是河道的最高点。

  “停下!”白名鹤突然喊了一句。

  下泉村的族长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可白举人的吩咐他们还是听从的。

  白名鹤站在那山谷的顶处,他认为这个山谷是绝对可以利用的。想到这里,白名鹤就准备往山谷内走,却是被几个族人挡住:“白姑爷,往山里走不安排,而且天就要黑了,山中不仅仅有狼,还有野猪!”

  白名鹤迟疑了一下,可又不愿意现在回去,明天再过来。

  这时,谷中一道炊烟升起。

  炊烟起,便是有人在。白名鹤准备再次入谷,却依然被挡下。

  “白姑爷,那老猎户是一个古怪的老头,还是不要去的好!听村中老辈讲过,这老头在山里怕是有五十年了,只是每年会出来一两次,换一些油盐米粮之物。”

  白名鹤立誓要解决八里三十二村的问题,这山谷就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机会,所以白名鹤并没有听劝:“你们先回去,明早天亮之前赶过来,留下一些粮食。”

  出来随身带的,只有一点点干粮,白名鹤决定的事情,不是孙氏族长可以阻止的。

  那老猎户古怪,可又不是吃人的怪物。孙氏族人看着白名鹤进了老猎户的院子后,这才一起离开。

  老猎户的锅中烧着水,地上两只山鸡还在为自己的生命挣扎。

  看到有陌生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家里,老猎户却没有起身,只是用眼角扫了一眼白名鹤。

  白名鹤却整理衣襟,长身一礼:“关中白名鹤,是本次京城应试的举人。冒昧到访,只求老人家告之这附近几座山头,以及这山谷的情况。”

  白名鹤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这位老猎户,很明显的可以看得出来,老猎户眼中只是一种轻蔑。更明显的是,这老猎户是清楚举人是什么身份的。

  两世为人,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这位老者带着白名鹤的却是一种空明的感觉。

  “晚辈白名鹤,恳请先生相助!”白名鹤再次一礼。

  老猎户依然无动于衷,继续削着他的竹箭,这一次连头都没有回。

  白名鹤心中打了几个转,在不断的分析着这老头是什么人物。能隐居五十年的人,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大悲之人。如果有大恨,这些人早就去报仇了,只有大悲的人才可能看破一切,隐居在这里。

  正等白名鹤思考如何再开口的时候,那老猎户突然站了起来,苍老的脸上,却有一双平静如水的眼睛,这双眼睛让白名鹤想到了前世,手把手带自己入行从商的老师。只有无欲的人可以重信,才可以以信立商。

  “你要干什么?”或许是许多人没有和人说话了,老猎户的语气很古怪。

  白名鹤心中一处坏念头突然升了起来,淡然一笑:“我准备毁了你这个院子,让你无家可归。然后放水淹了这个山谷。”

  “哈哈哈!”老猎户放声大笑,笑声震的夜鸟惊林。

  “我要解决八里三十二乡缺水的问题。我已经赌上了一切,连会试的浮票都质押给了八位里长,我不图财,也不图这八里三十二村对我有所回报。我白名鹤只图借此机会扬名,往小里说,百里扬名,往大里说,传到京城我的名声可助我日后为官。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知道我参加会试也考不上,所以才也敢把浮票押在八位里长手中!”

  白名鹤一口气就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这就是在赌,赌这老头绝对不是一个平凡的猎户,赌一份缘份。

  老猎户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张弓搭箭,只是侧目扫过一眼,箭就射向背后,两只正从林中飞出的鸟儿对穿透落在地上。

  “本……”老猎户只说了一个本字,然后就改口说道:“我杀人无数,你胆子不小,竟敢进这个院子,八里三十二村的死活与我何干!”

  好身手呀,白名鹤眼睛都看直了,这还是正常人吗?放在后世,奥运会射箭比赛还有比的意义吗?

  “跟我混,我给你一个月三两银子。想我关中白名鹤、饱读诗书、忠肝义胆、为人在世最讲究一个……”白名鹤下意识说出的台词还没有说完,脖子就被掐住了,老猎户杀气十足:“我杀人无数!”

  白名鹤挣扎了好半天,老猎户这才松开口。

  蹲在旁边喘了好一会,这才缓过气来。白名鹤不死心:“杀一人是贼,杀十人是豪杰,杀百人当英杰,千人斩就是大英雄,你能杀一万人就能留名百年。你才杀几个人,想我关中白氏,武安君白起,杀人百万,留名万年!”

  “胡扯,武安君那有杀百万!”

  “没杀够百万我跟你姓!”白名鹤的脾气上来了,谁想那老猎户眼中的平静消失了,反而隐隐的带着一种杀气:“杀够百万,我跟你姓!”

  “老头,别不服气。我关中白名鹤代表关中白氏,今天和你说道一番!”

  跟你姓,这是现代吵架之中一种脱口而出的口头语,可放在大明却未必是这个意思了。老头架想柴堆,一边烧着鸡,一边在沙地上用树枝写着他所知道的秦国史,以及武安君白起点的战史。

  白名鹤对历史是三流水平,可对有些特殊的人物,还是知道的。

  别说一百万,就是一百六十万,我关中白名鹤也敢和你辩论一个高下出来。

  伊阙之战斩杀韩魏联军24万。攻破楚都,烧其祖庙,共歼灭35万楚军。攻赵先后歼灭赵军60万(含长平之战)。攻魏于华阳斩首13万。与赵将贾偃战沉卒2万。攻韩于陉城斩首5万。

  白名鹤在沙地上,用现代硬笔书法,一口气写了自己所知道的白起战史。

  前前后后,足足写了上千字。

  写完,手中一只山鸡也啃完了,大口的灌了些酒,将空酒瓶用力的扔入山谷之中后,仰天大笑:“我关中白氏,武安君战神之名,天下谁人敢之一争!”笑完,倒在火堆旁呼呼大睡。

  老猎户举着火把,一条一条的看着。不但在看,而且在旁边空隙出将自己曾经读过的书中,记录这些战役的相关语句也写了出来,配合着作计算。

  看到长平之战后,老猎户看看在火堆旁呼呼大睡的白名鹤,心中却也有几分理解。身为白氏后人,对先祖的光辉情绪激动些,倒也是情有可原,当全部分析完,老者突然抬起头感慨的说了一句:“杀百万人者,万世留名!万世留名!”

  不知不觉天亮了,白名鹤醒来之后,地面上的字迹已经全部消失。

  老猎户来到白名鹤面前:“从现在开始,我姓白了。”

  白名鹤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盯着老猎户看了好半天,问道:“然后呢?”

  “我把自己输给你了,就这样。我姓白了。”老猎户很硬气的说完,回到屋内。只留下了站在寒风中被惊呆的白名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