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7节 文化人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106 2014.08.28 12:04

    【再有几天就上架了,感谢大伙的支持。上架之后,也请继续支持本书。用心写,一本好书】

  雷州距离廉州其实就是快马一天的路程。

  可广东军方却一定要走水路,因为他们多数是水军,只有要水中才有着足够的威风。廉州卫的水军依然是属于广东军方的。

  白名鹤只是一个县令,真正见到三千人的军容之后,许多人都期待白名鹤出丑。

  却不知,合浦县有高人!

  “报……”一个士兵飞快的冲到了一间竹屋内,单膝跪地:“大人,战船距离码头还有三十里,此时已经过冠头角!”

  “再探!”白名鹤气势十足。

  探马离去,申熊起身:“我们这样作会不会过了些!毕竟我们是外来者!”

  “别看我们年少,未必不是那些将军的对手。什么外者,这里也是大明的土地。再说了,如果不能给对方一个下马威的话,那么白大人怕是就得不到那些船了,我们眼下手中连一条可以航出二百里的船都没有。”

  杜双鱼等人都是年少气胜的,这种事情白名鹤说过可以摆平。

  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借这个机会给自己争一口气呢。

  “双鱼呀,你带三十人去迎一下锦衣卫。别让他们过来,这边的事情是我们与广东军方的,要是有第三者看了热闹这面子上怕是过不去。”白福对杜双鱼说了一句,说到分寸,自然还是白福最懂得分寸。

  杜双鱼一抱拳:“那我去了。”

  “申熊,你也去吧。咱们的珠池那是一个金窝子,就算是封了路,也要再小心些!”

  “末将领命!”申熊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白名鹤看着白福,有一种感觉就是白福应该上过战场,而且是见过场面的人物。越是仔细的分析白福,白名鹤越是相信这一种感觉。

  “报……”又一个探子进来:“舰队已经靠港。”

  “行动!”白名鹤低喝一声,杨信兄弟两人分别冲了出去。

  正在下船的几位指挥使大人,面对白名鹤这个破旧的码头实在看不上眼。最大的两条战船只是勉强靠港,但要换一个码头,比如到属于钦州的廉州卫防港码头的话,距离合浦县陆上的距离又有些远了。

  正在几位指挥使鄙视合浦县的小码头之时,却听到一阵战鼓之声。

  那码头外,正在修着围墙的许多工人扔下手中的工具,开始快速的奔跑了起来,有专门的人抬来竹枪,还有人举着旗帜。

  短短数分钟,一个五百人的竹枪方阵就在码头上摆开了。

  看似混乱,却是效率极高。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行家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雷州卫大胡子指挥使雷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喊一句:“好,比老子的兵不差。”

  集结速度,整备顺序,战斗队列,布阵姿态。算不得上上等,可比起普通的军士,却是好处多。按大明现在的军事水平而言,可以列在中等左右。

  “这些人,是合浦当地的农夫。白名鹤来到合浦还不到二十天,用这么短的时间训练民夫达到这样的程度。这不是几个小娃娃可以办到的,要么是那白名鹤真的是天纵奇材,要么就是他背后有高人。”

  一个穿着长衫的武将慢吞吞的说着自己对这些民夫的评价。

  杨义穿着军铠来到近前,手中小旗一挥:“鱼鳞阵,三断突刺。”

  杀,杀,杀!

  站在这五百民夫面前的六品以上的军官超过了一百人,都默默的看着杨义带人表演。

  末了,其中一位开口:“这个阵式走位无错,只是走位的速度慢了些。突刺的节奏很好,这个倒有些象北方宣府那边的阵式,是用来破骑军的长枪阵。”

  “至少本将,不可能在一个月之内,把民夫训练成士兵!”

  “没错,倒是没有想到这小小合浦县,也是藏龙卧虎之地。”

  雷州卫雷惊天指挥大步向前:“叫白名鹤那芝麻小官出来,本将我现在说了,他给本将的下马威本将认了,这些人训练的不错。敢跟爷爷叫板的,倒是能吃几桶饭。”

  白名鹤躲在后面听着,心说这是表扬呢,还是骂人呢。

  能吃几桶饭算是个什么样的评价呢?很郁闷。

  白名鹤要往外走,杨信却挡在白名鹤面前:“白大人,我的二百盾刀卫还没有演武呢。总是要亮了把式你再出去吧,我这二百盾刀卫可是真正的精锐。”

  “放心,再训练几个月,我给你一个砍人的机会。”

  白名鹤不打算再让杨信这二百人出手了,对方已经叫破了自己的想法。再出去无论表现的好与坏,都没什么意思了。只会被这些老将军当作小孩子闹气,反倒会失了身份。

  一抖官服,白名鹤从一个竹屋后面走了出来。

  “合浦县白名鹤恭迎各位大人。已经在城外选好了一处空地,各位大人可以在那里扎营。并不是我白名鹤小气,只是合浦县城内实在太小,怕是住不下这么多人。还请各位大人体谅一下我这个刚刚来到合浦,才勉强得了那么一点点民心的芝麻小官!”

  白名鹤弯着身体,很是恭敬的说着话。

  正如白名鹤最常说的理论,话可以说软,事却是办到硬。

  “你这个扑母仔就是白名鹤,看你身上没有三两肉,虚的不知道能不能洞房的软样。那小脸白的象娘们,你也敢和爷爷我叫板?”

  “下官正是合浦白名鹤!”白名鹤语气平静,不怒不愠:“说到虚不虚,下官舌战京城三大花魁,全胜而归。说到身上有没有肉,百姓疾苦,为官者自然心怀百姓,百姓不富,为官者岂敢胖了。”

  雷大指挥使给愣住了,许多人都在暗自发笑。

  “这个脸白嘛,爹娘生就我这副好皮囊。小白脸有好处,这官作不成了,说不定还可以吃软饭。哄上几个花魁出来倒贴呢?”

  哄的一下,全给笑了,原本鼓着劲来的白名鹤叫板的气势一下就会泄了。

  “你,你,你这副嘴脸看爷爷不给你撕了!”雷惊天怒了,他原本有一肚子教育白名鹤的话,可这会却是被白名鹤全给堵在嗓子里了。

  白名鹤一伸手:“等一下,先说你是以正四品的身份来欺负我一个七品官。还是你拿真本事和我白名鹤一见高下。”

  “叼你亚妹……,爷爷我怕你一个死牙仔!”

  白名鹤三两下就把自己身上的官服给脱了,帽子往后一扔,指着雷惊天。用自己前世和香港商人作生意的学到那些粤语,连珠炮一样的喷了起来。

  白名鹤骂雷惊天是穷鬼,身边的亲兵都比自己多不了二两肉。还别不服气,我关中白名鹤身边连拉粪的一个月都挣二两多银子呢,有种的就上桌。论文比,一把算盘咬死你们这一百多号大官们。

  要论武的,一个一坛,先认怂的不是爷们。

  刚才白名鹤穿着官服,还一口斯文。

  可是这会脱了官服,比他这些老**还痞的多,扯着嗓子骂娘,当真敢和这些人叫板。

  “老雷!”一人挡下了准备用拳头和白名鹤讲一讲理的雷惊天,把自己官帽往身边亲兵手上一放,然后才对白名鹤说道:“你很不错,激将法用的也好。今天不论官位,只论才能。你要真的有理,能把我们给说服了,我按你的规矩来!”

  白名鹤一抱拳,然后转过身大喊一声:“来呀,迎客!”

  吹鼓手等早就准备好了,杨信那二百盾刀卫也成了迎接客人的卫队。

  白名鹤捡起自己的衣服,从白宏手上接过官帽,满头大汗的吐了一口气。

  白宏帮着白名鹤重新穿戴官服,同时问道:“少爷,您今天真厉害。”白名鹤笑了笑没有接话,这话他接不了,也不可能给白宏一个答案。

  这里是广东,白名鹤见到的这些人可以说全是地头蛇。

  文官有文官的体面,就是白名鹤所说的,里子烂完了面子也要是新的。所以对赵弟为代表的文官们,白名鹤用的是退让、怀柔、谈判的手段。

  可武官也武官的体面,他们讲究的是里子,实实在在的好处。面子他娘的值几个大钱,所以白名鹤敢脱了官服冲上去骂上几句。武官们不会为了这种小事生气,他们在意的最为实在利益,只要有利益,别说是骂人,就是打一架也无所谓。

  可没有利益,把他们忽悠到这里来,纵然好酒好菜招待着,这仇也一样结下了。

  在白名鹤指点的地点扎营,锦衣卫原本就与白名鹤有着合作的关系。来自锦衣卫京机总卫有着铁一样的官方命令。白名鹤就是自己家兄弟,不仅是面子,连里子都要给,所以锦衣卫对白名鹤态度非常好。

  军方许多人想揍白名鹤。

  可是既然第一场就输了半招,那么这扎营之事就要退让。大明初期军方的将领们是真正见过血的,也是响当当的好男儿。

  白名鹤当晚没有亲自过来招待,借口为明天会谈作些准备,回家抱着老婆钻了热炕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