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7节 分胜负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021 2014.08.13 10:59

    【三江票投起来是有些麻烦,请喜欢本书的朋友,耐心领票,投票。谢谢支持,感谢各位喜欢本书!】

  白名鹤说让合浦富的流油,这话放在京城怕是没有人会相信,可伍斌与金杰信!

  “谁不信白大人你的话,我就去砍了他。”伍斌乐呵呵的说着。

  白名鹤的本事两人不怀疑。

  白名鹤的小日子过的很舒服,也不去内阁了,也不去宗人府了。这几天专心的在家里打包行李。白名鹤给孙苑君的说法是,时间差不多了,回关中老家把洞房给圆了。

  一句圆房搞的孙苑君这几天时间里,只要看到白名鹤那脸就是红通通的。

  终于,二月十六,中朝会。

  白名鹤装成没事人一样,照例在排队准备上朝。

  让白名鹤意外的是,只要看到他的人都会注意一下自己的脸,然后盯着看上好几眼。这让白名鹤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脸上长花了,如果不是已经高喊着要排队入宫,怕是这会想去找一个镜子看一看自己的脸了。

  中朝会,讲的依然是大事,小事。

  可今天却不同,第一个出来发言的,就念了足足一篇千字长文,盛赞白名鹤之忠、白名鹤之仁、白名鹤之义、白名鹤之智。就算对古文半调子的白名鹤,也被这长达千字的赞文给感动了。

  白名鹤此时最想大喊一句:“兄台,你的文采太好了。”

  能不好吗?正统十三年的榜眼,文章自然是出众了。

  白名鹤赶紧几步到了殿中,磕头就拜。一般来说,如果有人在奏本上称赞某位大臣,那这一位必然要站出来谦虚一下的。

  一看白名鹤出列,高谷与杨宁同时打手势。

  这是连眼色都没有用,直接用手指挥叫自己手下的人赶紧出列,可不敢给白名鹤说话的机会。

  白名鹤磕完头,一抬头,多了十几个屁股,完全把自己给挡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正在白名鹤感觉奇怪的时候,一份又一份称赞白名鹤的奏本就送上去了。

  末了,不知道是一位干什么的官员大喊:“白名鹤智慧过人,忠心大明。自当委以重任。”

  “臣附议!”

  好大的声音呀,白名鹤被一只只屁股挡在大殿最后面,根本就看不到前面什么情况。代宗朱祁钰也看不到白名鹤,坐在御座之上的他眼中不是高兴,而是无奈。清流,混流,你们这不是结党吗?

  白名鹤改跪为坐,虽然地板有些凉,但坐着确实比跪着强。

  终于,有人提到了合浦,还有人找出了无数的理由来证明,白名鹤绝对是最适合成为合浦县令的人,就连吏部侍郎、礼部侍郎、刑部侍郎这个级别的人物都出来支持了。

  白名鹤一个人呆坐在殿后,猛然间想起一件事情。自己手上的事情并没有作完呢,作为一个现代有良心的商人,白名鹤绝对不会作事半途而废。

  太子怎么办,已经改名朱见深,还不满四岁的小家伙要怎么办?

  白名鹤越想却不是滋味,在作所有选择的时候,偏偏就忘记了考虑到朱见深。自责,深深的自责,白名鹤的眉头越皱越紧了,可这个表情在其他人眼中就是白名鹤怕了,害怕合浦这个可怕的地方了。

  没有人会同情白名鹤,因为你动了整个文官集团的蛋糕。

  今天的中朝会只说了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白名鹤的立功,授官之事。白名鹤,正式为正七品,在许多官员的强烈建议之下,白名鹤这样的人才应该用在最有用的地方,所以白名鹤被定为合浦县令。

  念在白名鹤有功,恩赐一月假期,准回乡完婚。

  责令,二月十九日前,离京!

  也就是说,白名鹤必须在二月十八号天黑之前,离开京城。这是圣旨,如果违反就是欺君之罪。当天,许多官员奔走相告,终于把白名鹤这个瘟神给打发了,而且让他连会试都没有机会参加,还被发落到了那个不知道能活几天的地方去。

  第二件事情就是关于太子的事情。

  结论出来了,换太子之事已经定下了,新太子就是杭贵妃之子,朱见济。而原太子朱见浚,改名朱见深,赐为沂王。

  第三件事情就是会试,景泰年间第一场会试正式任命胡濙为主考、商辂为副主考。

  其间,成敬换上普通了太监的服色,就象平常有太监检看可能在朝会之中突然有了疾病的臣子一样,过去检看白名鹤。

  “白大人,你没事吧!”成敬这种关心不是作假的。

  白名鹤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算差了,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没有考虑好,可惜我马上就要离开京城了。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只求成总监你转告金总监,那孩子总是要有人照顾的,无论如何,那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

  成敬整个人蒙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白名鹤这个时候考虑的竟然这个。

  不是政治,了不是斗争,只是以最原始的人性考虑一个四岁孩子的安危。

  成敬在白名鹤肩膀上重重的按了一把,什么也没有说,悄然退下了。而白名鹤依然还坐在地板上。白名鹤这会已经想了许多种可能,但无一例外的被自己否定了。只因为朱见深这个身份实在太特别了。

  终于退朝了,许多人都带着一种轻蔑的眼神扫过坐在地板上的白名鹤。

  兵部尚书于谦看着白名鹤呆座在太和殿地板上的神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白名鹤落到现在的这步田地却是他预料之中,也是不可阻止的。心中多少有一些同情,亲自走了过去伸手扶了一把白名鹤:“白大人,殿中不可失仪!”

  “于大人,请不要用同情的眼神看我白名鹤。”白名鹤在于谦扶自己的时候,自己站了起来,并且小声的对于谦说了这翻话。于谦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白名鹤这个年轻人还是不错的,受到了这么大的挫折,竟然还很坚强,不错,很不错。

  于谦在白名鹤肩膀上拍了拍:“广西巡抚是我的好友,如果真的有困难之时,他可以帮你一次,仅一次。珍惜这个机会,这是我对你白名鹤的重视。”

  白名鹤深深一礼,在这个时候,这份情真的可贵。

  白名鹤几乎就想把这一切告诉于谦,大声的告诉于谦,这一场博弈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可他不能说,这秘密或许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也永远不会有人说出去。

  于谦受了白名鹤这一礼后,转身离去。

  京城白府!

  或者说,这个院子马上就可能改成其他的名字了,白名鹤的行包已经整好,光是书就装了三马车,用箱子装好,还用油布小心的包了起来。

  收拾好这一切,白名鹤正在考虑是不是应该遣散了这些仆役呢。还有这些家具,是不是应该还给宫里。

  孙虎却来报:“姑爷,有宫里的贵客到!”

  宫里的贵客,白名鹤心说可能是成敬、兴安、或者是金英亲自来了,乐呵呵的迎了出去。

  前院,白府一个仆役都没有看到,只看到院落周围站的全是东厂的高手,最先进来的几个人,那走路的姿势都不同于普通人。

  一个全身包着黑色斗篷的人缓步入院,看到白名鹤之后,拿下盖在头上的斗篷后双手抱拳,竟然施了一礼,虽然身体没有弯下去,可这一礼……

  白名鹤惊呆了。

  那怕他来自后世,那怕在他的心中人与人之间已经没有那么严格的等级概念。可这一礼真的惊的白名鹤仿佛身在梦中,这一切好象那么的不真实。

  金英、兴安、成敬、蔡公公四人就站在这位两侧,没有说话,也没有催,只是安静的看着白名鹤。而施礼那位,依然保持着施礼的姿势。

  白名鹤两行泪水忍不住就流了下来,从来没有象这样的感动过。

  卟通一下,白名鹤跪在地上:“臣,万死!”

  一只手掌按在白名鹤的肩膀上:“朕也从小读圣贤书,可也读为君之道。更是读过历代名君的传记。朕知道什么叫伴君如伴虎,朕也知道什么叫皇家无情,朕更是知道什么是仁义礼教,什么是人情!”

  白名鹤跪伏在地上不动也不敢动,因为他根本想不出来这个时候应该如何回答。

  “历代臣子之中,有过忠臣、有过良臣,有过谗臣,也有权臣、乱臣、奸臣、媚臣、等等数之不尽。这些日子朕也反思过,也观察过朝臣。朕只座了一年的皇位,朕未必是一个好皇帝,但朕至少还是一个好人,朕也有私心。你白名鹤心中有情,有义,朕今天告诉你,你不负朕,朕不负你!”

  白名鹤重重的一脑袋磕在院中的地上,却忘记那是鹅卵石走道,血立即就顺着头顶流下来了。

  “钦天监告诉朕,三月初八宜嫁娶。到时候朕会有礼物给你,朕给你的!”大明皇帝朱祁钰语气高了几份,将一件披风盖在白名鹤身上,转身大步离开。

  蔡公公跟着一起走了,三位大太监依然还留在院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