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2节 名臣于谦到访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015 2014.07.21 21:13

    在这样喧闹的环境之中,依然可以静心读书,这份心情非常不错了。

  正在于谦要靠近搭话的时候,却见那年轻人突然把手中的书放下,右手的树枝往远处一指:“那边的大个,你是那个村的。”喊完,快步往前走了几步后,再次大声的喊着:“你一个人背着石头疯跑什么,你这个傻货。”

  “我,我卖力干活,有什么错。”

  “你有三大错,第一个错,这是集体劳作,知道什么是集体劳作吗?就是讲究一个配合,一个节奏。你打乱了其他人的节奏,就是第一错。第二错,你独自一个人背石,你干的多,那么是不是显得别人干得少了,这叫强出风头。本公子要是多给你发个饼子,就会引发许多人跟你学样,完全打乱了干活的节奏。本公子讲了,集体劳作,与个人计件劳作是不同的,所以,你错了。”

  错了吗?于谦在后面安静的听着。

  却听白名鹤继续说道:“你第三错,就是盲目冲动。这是采石,伐木。一但乱了节奏,就会有人受伤。你自己会受伤,也会让别人受伤。如果不懂,就停工,去山下搬午餐过来。”

  “我搬石头,抬饭是女人家的活计,我听话就是了。”那壮汉吼了两块,重新回到队伍之中。

  喊完,白名鹤又回到藤椅上坐下,喝了一口水继续一边读书,一边练字。

  这是一心三用吗?于谦更加的好奇了。

  于谦就站在距离白名鹤不到一百米远的地方,要说白名鹤没有看到那是假的。白名鹤心中也在分析,此人穿着就算不是大富之家,也是有品阶的官员。站在那里的姿势绝对是有来头的人物,那份气度,不是商人能够学到的。

  气质这种东西,装是装不出来的。

  白名鹤不会主动过去打招呼,无论是谁,除非主动过来,否则白名鹤都会视尔不见。

  于谦没有过去,一直在默默的观察着这个工地,这里的组织有军事化管理的感觉,但又不全是。特别是那一条集体劳作,要有配合与节奏,这让于谦有心观察。

  白名鹤的心思又沉到了书中,脑海之中,那四书五经似乎有,但又似乎没有。

  身处这个时代,既然是举人,躲过这次会试不代表可以躲过下一次。考试有多难,经过后世如地狱巡礼一般的高考之后,在商场之中苦苦打拼的白名鹤并不感觉读书有多辛苦,古文在高中时代又不是没有学过。

  白名鹤认真在读书,不是装出来的。

  读书时的那种感觉,同样是装不出来的。

  于谦也深信白名鹤是真正静下心来的。这会工地上的情况他也观察过了,几步走到白名鹤身旁,立即就开口问道:“何为民生?”

  民生!

  白名鹤只是惊了一下,就立即反应过来了,那位大人物过来了。

  心中思考片刻,后世也看过一些关于民生的社论。再加上自己的理解,开口回答道:“民生在勤,勤则不匮!”白名鹤回答之后,于谦没有插嘴,这样的开头他不意外,但也没有什么新意。

  白名鹤继续说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因民之所利而利之;仁者爱人!”

  于谦读的书,至少相对四书五经而言,比白名鹤只多不少。这几句出自论语,只有最后一句,仁者爱人,应该是白名鹤自己的理论了。

  只听白名鹤又说道:“其实吧,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亦是民生至理!”

  于谦一愣,这正说儒家理论呢,马上又到了老庄的理论了。

  可这两点,竟然真的被白名鹤结合在一起了,而且也没有感觉什么不合适之处。

  等于白名鹤继续讲下去,可白名鹤似乎讲到这里,就算讲完了。

  扯,这是在背书。于谦虽然知道白名鹤可以说抓住了这一题的重点,放在科举之中,至少不会落榜。

  但一个不会落榜的人,是整不出这种救民的大事来的。

  所以于谦再问:“那么,你的想法是什么?”

  “这个要讲起来太长了,没有几万字的文章怕是说不清。这其中有四大论,分别是道德论、尊严论、民生保障论、民权民责论。然后在这之下,又可以再细分,道德论之下要分出,法制、理制、德制三论。这法制论之下,亦分为,国法、家法两论。国法论之下又要分为,法制教育普及论、以法维权论、百姓诉讼及自辩论,还有综合的部分,国法、家法为尊论,以及国法、家法冲突论。”

  白名鹤只是信口在讲着。他就是打算用自己现代的见识,搏一个好感。

  当白名鹤讲到一个段落之后,于谦说道:“道德论此言,有理。如果再加上理制、德制与法制的冲突与相辅论。还有,理制与法制层次论,德育而无法论、擅德而无法制论,却是一篇名作!”

  啊!

  白名鹤真的大吃一惊,原本以为自己现代的知识见解,可以让这位大人物吃一惊。可谁想到,这位大人物竟然还有补充。

  当然,儒家教育之下,品德教育达到极致之时,自然就不需要法制再约束百姓。这是一个理想化的念头,却也是大明朝法制的主流思想。

  “关中白名鹤,乡试倒数第二名中举。却是没有想到在策论一项,却是有独到的见解。甚好,甚好!”于谦道出了白名鹤的底细。

  于谦知道,科举排名次,用的是八股文,绝对不会用策论。所以也没有太小看白名鹤。

  “老夫,于谦!”于谦自报家门。

  白名鹤惊呆了。

  他不太懂历史,不可能知道大明朝这个时代有什么名臣,有什么出名的历史事件。对于这个时代的了解,多出自后世的电视剧,还有一些小说,以及报纸网络上的东西。

  可于谦例外。于谦在后世被称为杭州三杰,又称为明代岳武穆。

  白名鹤听过这个名字,他对历史人物的了解,其实就是两个人,一个是秦之白起,另一个就是宋之岳飞。于谦因为被称为明代的岳武穆,所以白名鹤也了解过一些。

  此时,这样的一位历史名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白名鹤如何不惊。

  于谦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意外,毕竟他作为正二品官,亲自来拜访一个举人,这难道还不足以让人震惊吗?

  看着白名鹤发呆的神情,于谦很是和气:“白名鹤,你能作成这件历任知县都无法作成的事情,确实是有些才能的。”

  白名鹤下意识就回答了一句:“人人都能干,只是没人干!”

  “何解?”于谦立即来了兴趣:“什么叫人人都能干,只是没人干。此话何解?”

  白名鹤已经回过神来,如果别人问他肯定不会回答,但于谦问,无论于谦是路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到这里,只要是于谦开口,白名鹤就不可能不回答。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就是一个投入产出比的问题!”

  什么是投入产出比,白名鹤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

  然后就是当下的情况解释道:

  “这八里三十二村,上田只有一百零三亩,中田不到一千亩,下田却足有四万亩之后。而且靠山,乱山堆的荒杂田零散加起来,也有两万多亩。晚辈读过县志,这些田,高的一百亩收五石田赋,少的一百亩收一石都不到,那些荒杂田两万多亩,加起来才收不到十石田赋,所以八里三十二村的田,一年才收一百多石,加上耗,也不过二百石。”

  于谦点了点头,就算他没有看过县志,也知道这个数据相差不大。

  “二百石粮食值多少银子,整这件事情要花多少银子。”

  白名鹤这么一说,于谦也认同。

  你投入的,几十年的田赋都收不回成本,这样的投入,轻易没有人敢投。

  “还有,动用这八里三十二村的人力,物力。等于是让百姓们出钱、出力。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结果,这官位,还能座吗?”

  白名鹤又是一句反问,于谦笑了,这一个关节他能想通,而且想的比白名鹤更清楚。

  少作不错,这是许多官员的为官之道。

  “最后一条,也是最关键的一条。”听到白名鹤讲到这里,于谦多了几分认真。却见白名鹤头一抬:“想我关中白名鹤,饱读诗书,忠肝义胆,为人最讲究一个‘博’字。杂书读得多,所以我比他们聪明,我可以花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情。”

  于谦爽朗的大笑起来,好狂的年轻人。

  狂归狂,可不作伪,倒也是可造之才,于谦对白名鹤的好感又提升了几分。

  包着面纱的孙苑君远远的听着,昨天白名鹤还说,为人处事讲穿一个‘信’字,今天就改成‘博’了,不知道明天会改成什么。

  自己这个夫君呀!

  这时,白名鹤已经注意到了孙苑君,打着眼色叫立即过来。

  孙苑君轻轻的摇了摇头,可在白名鹤坚持下,无奈之下只好捧着托盘靠近了白名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