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0节 君子六艺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022 2014.07.30 19:21

    乐起之后,并不是立即开始拼诗词了,这里的座位有限,能进来的都是大才。所以不可能用那种人人写一首诗,然后拿出来分一个第一第二这种。

  拼诗,也是在某个题目之后,用念的。

  好与不好,也不会当场排名次。大才们心中自然有数,谁才是最好。

  这种暗比,比头两天的明比,事实上想成为第一更难,没有人有自信自己可以得到所有人的支持。

  乐声起,点心、酒、果铺之类的,开始有专门的下人摆上桌。

  这个时候,已经有些人拿着酒杯,由随从捧着酒瓶开始站起来自由活动。孙苑君告诉白名鹤,这个过程大约有一刻钟,就是给所有人一个想到认识的机会。同时,也是晚辈去向长辈问安的时间。

  白名鹤往商辂那边看去,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施礼问安。

  正好,白名鹤看过的同时,商辂也在看他。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白名鹤心中所想,这位商公怕不是等我去给他磕头吧。商辂却是在想,白名鹤呀白名鹤,你的麻烦来了。

  麻烦来了!

  绿荷立即到了白名鹤的席位前,欠身一礼:“绿荷谢过白公子。”

  “我以为,你会过来骂我胜之不武!”白名鹤表情严肃的回答了一句。

  “是感谢!”绿荷又来强调了一次后,语气一转:“不过,绿荷要与白公子再比一次。”

  这里的场地不算大,绿荷的话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只有商辂一人抚须而笑。因为他注意到了,京城这三位花魁,似乎都准备出手。凭心而论,这三位女子的学识不输给任何一个进士。

  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更是有其独道之处。

  而且,她们的本事可不仅仅是这些。

  白名鹤还没有来得及问要比什么,绿荷的侍女就已经捧着一只盒子出现在绿荷的身后,盒子打开,是一雕花弓。

  “这不是诗会吗?”白名鹤心说,你一个女孩子玩什么弓呢!

  却谁想,绿荷开口说道:“君子六艺!”

  扯,白名鹤说不出话来,那怕他是现代人,也听说过君子六艺分为小艺与大艺。其中小艺就是书、数。大艺就是礼、乐、射、御。

  哈哈哈!商辂突然起身爽朗的大笑起来。

  商辂是一个很大气的人,他不仅有在朝堂之上正直,忠贞的一面。同时,在这样的诗会之中,他也愿意放下身份与普通的士子交流。

  他是为白名鹤而来,他关注白名鹤的一举一动,当看到白名鹤流露出尴尬的神情之时,商辂放声大笑。绿荷的父亲是巡检,在军队之中是属于弓兵的。绿荷的弓术,可不是普通的强。他要看,白名鹤如何破局。

  “有彩头没有?”白名鹤突然笑了。

  “有!”绿荷的神情变了,变得极为严肃。向这里所有人施了一礼:“在座的,有三元及第的商大人,也有京城与涿州的名士,还有几十位名满京城与涿州的公子。我绿荷名声如何?虽落入风尘,却守身如玉!”

  白名鹤听到这话,心中咯噔一下。心说,要坏事!

  却见绿荷退后一步,大声说道:“我输了,自当前往白府,在府中一夜任公子差遣。如若侥幸胜了,白公子请到我那阁楼陪我一夜!”

  无数酒杯落地的声音,这算什么?

  谁陪谁有什么区别,这绿荷难道想进白家门吗?可也没有这个进法,如果白名鹤拒绝呢,你绿荷的名声会损失多大。

  换句话说,你看中白名鹤,想脱离风尘,也不用再这么多人面前提出来,更没有必要再提出什么比箭。随便找一些个理由亲近一下白名鹤,也比在这里非要与白名鹤比个高下更容易得到白名鹤的好感。

  却不知,此时白名鹤一个头两个大。自己家后园花棚看来要倒了,那怀玉小道姑一副花痴样,他不是看不出来,孙苑君再大度,也容不下自己还没有圆房,就容人挖墙角。

  更何况,毕竟白名鹤是现代人,内心的道德思想还是本着现代人的想法。虽然有也一享齐人之福的心思,可毕竟还是以尊重为第一原则,自己的老婆都不尊重的话,白名鹤自己的道德观首先就过不了关。

  突然,白名鹤站了起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黑呀!”

  黑呀是什么意思,没有人明白。也不明白白名鹤在说什么,这种语气不是大明有的。

  “整个园中,就我白名鹤带着六礼走了五礼的妻子入园。我胜了,你陪我一夜。我家里的女人就坐在这里,你说我能对你干点什么?答案肯定是不能,结果你次日再标榜一下,我白名鹤多么君子。你依然还是守身如玉。说句实在话,守着你这么一个美人,一个晚上能把我白名鹤折磨到发疯,谁让我是正常男人呢。”

  哗!整个园区所有人都笑了。

  所有男人都反应过来了,他们可以夜不归宿,可以留宿**。但谁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将**女子带回自己的家中,而且还是有正妻所在的主宅。

  白名鹤的情况在场的多少有些了解。

  下泉村孙家,虽然也有三进的宅子。可眼下却只有孙苑君一个住,孙苑君又是白名鹤的正妻,最重是,这这宅子是孙家的,不是白家的。

  看得到,摸得到,却吃不到。

  是个男人都明白,这是受罪,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当下就有一位好事者大喊:“那白公子,如果你输了呢?”

  “这位兄台,这还用想吗?那有输得人作主的,说不定把我扔在墙角蹲上一个晚上。第二天怎么说都行,再有可能就是把我白名鹤五花大绑,次日清晨直接扔在街上呢!”

  白名鹤用玩笑话的口气在说着。

  场中哄的一下全笑了,就是原白名鹤多少有些看法的士子都被这风趣的话逗乐了。

  绿荷当下捂着嘴就笑了:“白公子好心计!”

  “绿荷姑娘好黑的招数!”白名鹤针锋相对。

  “我本就是风尘女子,唯小人与女子……”绿荷笑呵呵的看着白名鹤,虽然话没有说完,可那意思很明显了,我就是小人,你昨天整得我哭的死去活来,今天我就是来报复的。

  “罢了,如果绿荷姑娘输了,无偿为我白名鹤工作三天,加上昨天输的,一共四天。我白名鹤输了,你昨天输的就扯平。”白名鹤也没有过份的再说下去,这个提议绿荷笑着答应了下来。

  “来,拿八石弓来!”白名鹤突然提高声音,大喊了一句。

  八石弓!这可是吓住了无数人,一石有多重。明朝一石就是九十七公斤,八石弓完全可以号称一吨了,靠一个人的臂力能够拉得开吗?

  商辂脸上表情虽然平静,可心里却已经笑的极开心了。

  人才呀!这白名鹤果真不是普通人物。

  没一会功夫,有人过来回话,能找到的只有两石弓,这还是从涿州城一位将军家里借到的。普通的士兵长弓多是一石,好些的一石半。两石弓都不常见,个别的猛将才用到三石弓。

  八石弓,怕只有拆了床弩还差不多。

  “既然绿荷姑娘你提出了比弓术,不过我白名鹤手上有伤。所以比赛的方式由我选,我们比准头。我白名鹤可以随便让任何一个人百发百中。”

  “好,就请……”绿荷原本想说让孙苑君来,可转念一想不对,孙苑君是白名鹤正妻。是绝对不能拿来开玩笑的,所以指向了怀玉:“请她来。”

  白名鹤心中作了最后的考量,当白名鹤注意到商辂在观察自己的时候。白名鹤明白自己需要再展示一次自己的优秀了,能在商辂面前大大的露一次脸,自己才算是真正的在京师扬名了。

  “来呀,取一尺长,一寸宽的指条十跟。再取普通的白纸一叠,竹炭若干,箭支一束。称两付,铜钱五百。再请木匠与铁匠各一人。”白名鹤开始要自己所需要的物品还有人了。

  没有人明白,白名鹤这又是要干什么。

  白名鹤拿起酒杯满饮,然后高声说道:“我关中白名鹤、饱读诗书、忠肝义胆、为人在世讲究一个‘智’字。天下间,任何事都可以用智慧来解决。如果解决不了,只能证明你的智慧不够。”

  商辂听过白名鹤这段自白,是从于谦口中听到的。

  只是上一次他听到的是一个‘博’字。今天又换成了‘智’字。这小子果真狂。

  当下,所有人都离席了。就是商辂也不例外。

  在一处灯火通明的地方,两个工匠按照白名鹤的要求,飞快的打造出了一副天平来。没有法码,白名鹤就用铜钱,全部挑新的铜钱先是相互对比,挑出重量一致的几十枚来,然后再找了几只铜酒尊,试着用铜钱计算出了重量。

  重量单位,只是一个衡量的标准罢了,钱与克、两没什么区别。

  接下来,白名鹤用重物开始吊在弓弦上,计算拉力。然后再称出箭支的重量,并且让专业的工匠修剪箭羽,保证风阻一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