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4节 白名鹤二拒写诗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018 2014.07.27 18:46

    【求推荐票,请各位将手中的推荐票,投给本书,谢谢大伙】

  诗会第二天晚上,进入的规矩更大了。

  小道姑怀玉,虽然也有些诗名,可毕竟身份太低。白名鹤一行四人,孙虎是仆役,这个自然没话说。孙苑君就算不跟着白名鹤,也有入园的资格。白名鹤的岳父曾经也是举人身份,岳祖父,还是当地名士。

  怀玉最终入园,还是白名鹤的面子起了一些作用的。

  一进园,孙苑君就拉住了白名鹤。

  “怎么了?”白名鹤有些意外。

  孙苑君一指远处:“你看凉亭之中,其中两位老先生还是爷爷的同年,爷爷在咱们县里勉强算名士,可在涿州真正的要排起来,爷爷排不到前面。这一次,夫君你有麻烦了!”

  “我有麻烦,他们是来找我麻烦的?”白名鹤明知故问。

  “唉……”孙苑君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昨日夫君大出风头,今天必然会有许多人不服气。有这两位老先生在场,相公怕是不得不再一两首诗才可过关!”

  站在原地,白名鹤有一种想离开这里的冲动。

  似乎看出了白名鹤的想法,孙苑君劝说:“夫君切不可退,你这一退。可能会有许多不利于夫君的言论。”

  白名鹤明白,有时候文人这种生物很**,特别是在大明,动不动就抬出什么大义,什么圣人言之类的给你扣上一个大帽子。黑白皆在文人口呀。

  “罢了,水来土掩,兵来将挡!”白名鹤用手上的竹笛在手心轻轻的拍打了两下,用竹笛向前一指:“我们入席!”

  这游园第二日白名鹤虽然没有资格坐进凉亭之中,可依然有搭起了棚子。

  虽然只是很简单的几根竹竿,几块布蔓,可就就是身份!

  证明这诗会已经承认了白名鹤名士的身份!

  这第二天的诗会开始的时间比第一天早一个时辰,白名鹤刚刚会下,就有人宣布了诗会开始。诗会第一项,肯定是介绍诗会名士。

  从翰林院编修卢大人,涿州知府,再到涿州的名士,来自京城的名士,依次念了下来。

  白名鹤很荣幸的排到了倒数第几位。

  以十八岁的年龄而言,能在这里排上名,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

  献诗,则是第二个环节。

  卢正秋与涿州知府都婉拒了,到了他们这种身份,没有必要再与年轻人争什么诗名了。婉拒之后,作为裁判点评几句,就已经足够许多年轻人高兴。

  白纸,依然还是白纸。

  第一首命题诗,咏梅!白名鹤交上去的白纸。第二首以春为名,自由发挥的诗,白名鹤交上去的依然还是白纸。

  不是白名鹤高傲,而事实上这两个命题他倒是能答上来,毕竟学生时代还背过唐诗三百首呢。可现在是大明,背唐诗估计会被人喷死。

  不如交白纸。

  第三次白纸的时候,坐在凉亭之听卢正秋站了起来。

  “关中白名鹤,连续三次交上了白纸。本官且问,白名鹤。你昨天所讲的故事之中,也有诗词一首,其中那一句只羡鸳鸯不羡仙,可为名句。之后那首歌词,虽然非诗,非词,却也别有一番风采,语句之间让人迷醉。”

  卢正秋出来表扬白名鹤,这让白名鹤心中一喜。

  卢正秋说话,总比涿州知府,或者是学政,再或者是那几位老名士好多了。

  至少会给自己一个说话的机会。

  “回卢大人的话,晚生封笔,立誓从此再不作诗词!”白名鹤起身回答。

  “什么时候立的誓,原因为何?”卢正秋果真给了白名鹤一个说话的机会。

  白名鹤再向前一步:“回卢大人的话,晚生立誓之日,就是去年腊月二十八日。理由有二,其一晚生说了或会被认为是沽名钓誉。所以晚生只说其中一个理由,那就是,晚生在腊月二十八日,作了一首词,这首词惊天动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从此封笔!”

  腊月二十八,下泉村电闪雷鸣,百花齐放。

  这奇景都被锦衣卫上报大内了,所以这并不是秘密。

  一首词惊天动地!

  白名鹤的话可信吗?许多人开始低声讨论了。

  孙苑君也在白名鹤背后问道:“夫君,这个理由能让人信服吗?”

  白名鹤还没有回答孙苑君,卢正秋就继续说道:“白名鹤,你认为这个理由足以让涿州士子信服吗?”

  “回卢大人的话,任何的理由都只是一个借口。既然是借口,相信的人不需要借口也会相信。不相信的人,无论什么理由,什么借口也不会相信。我白名鹤何必非要让人相信,我白名鹤之才难道仅仅在一首诗词上吗?”

  白名鹤的语气强烈了几份。

  卢正秋笑了,轻轻的拍了拍手:“很好,你的理由本官信了。不过……”

  原本卢正秋说相信,就已经有人开始鼓噪了,可突然这一句不过,所有人又安静下来了。

  “不过,白名鹤你有些年少轻狂,本官以为应该让你体会一下,天下之大,非一井可观天。今天本官作主,不比你的诗词。但你须接受一项挑战,胜负之说自然要有些彩头。你可敢应战!”

  白名鹤一副非常犹豫的神情,左手不自然握在右手的手腕上。

  白名鹤的右手绑着绷带,这是他这些天来,为了假装自己手受伤无法写字,所以绑上的。这个动作,在后世的心理学上讲,就叫作心理暗示。

  说穿了,就是在暗示卢正秋。

  这不是双簧,这就是心理暗示,属于心理学技巧的一种。

  “放心,也不比书画,知道你的手受了伤,握不住笔!”卢正秋笑呵呵的说着。

  卢正秋这么作,算是帮白名鹤,也是在让这些士子们减轻对白名鹤的敌意,要知道所有人写了诗,只有你白名鹤故作清高,一副鹤立鸡群之态,这不是在拉仇恨吗?

  所以,卢正秋这是在帮白名鹤。

  “白年兄如果胜了,家里临摹的盛唐虞公亲笔字帖愿奉上。”

  白名鹤顺着声音看过去,竟然是江城。这个江城倒不算是故意找自己麻烦,但年少之人愿意一赌,这也不是什么过份的事情。

  这种临摹的字帖虽然不俗,但还不至贵重到惊人,在京城之中类似的临摹字帖,根据临摹人的名气,从十两到五百两不等。所以说,也是有价之物。

  白名鹤认为,这是一种玩乐形式的彩头,正准备答应下来之时。

  突然,又有一位发言了:“白公子,我在加上涪翁洮河绿石砚一块。”白名鹤看的清楚,这不是杨不悟还能是谁?这货明显就是来给自己找不痛快的。

  嘶……

  众人无一不倒吸一口凉气。

  从这个反应上看,这块什么绿石砚很贵重了。

  白名鹤后退两步开始求助孙苑君了。孙苑君思考片刻后回答:“相传,北宋黄庭坚,字鲁直,自号山谷道人,晚号涪翁,又称豫章黄先生。有传闻,在黄先生晚年之时,得到一块原砚,亲手打磨,并且砚上有自己的题字,这一块砚估不出价!”

  “这黄老头很有名气吗?”白名鹤小声的问了一句。

  孙苑君气的真想打人,自己的夫君是真的傻了吗。可还是小声解释道:“黄庭坚、苏轼、米芾、蔡襄,并称宋时四大家,你说有没有名气?”孙苑君的语气之中,已经多少有一些生气了。

  白名鹤心里骂道:这么牛逼的东西,放在后世的现代,估计能放在省级博物馆作为震馆之宝了。这杨不悟疯了,他娘的这要是和本公子死磕呀。

  想了想,白名鹤认为不能退,怎么也要打这一场。

  “我关中白名鹤,应下了。只是这彩头……”白名鹤说到这里,杨不悟就立即插嘴:“白公子莫怕,你拿不出相应的彩头也无所谓,只要在这里大喊三句,我输了,就可以了。”

  狂呀,这小子狂呀。他凭什么就认为已经吃定自己了。

  杨不悟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名人,而且有自己的傲气。在什么地方败了,就在什么地方爬起来,昨天你白名鹤不是斗败了莫愁吗?可今天,涿州最出名的八位歌姬全部都在京城,今天再斗一次曲乐。

  你白名鹤要教,这涿州也没有足够份量的人能够拿得出手。

  当然,如果你自己上场和一个歌女去比斗,仅这脸你就丢不起。更不要说胜负了。

  八位歌女被送到京城这件事情,白名鹤自然是不知道的,也不可能知道。

  眼下,白名鹤只是知道这杨不悟要踩自己的脸,那么,本公子就要踩回去。

  “各位,我关中白名鹤应下了,这彩头自然不会让人失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