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4节 这是真正的捧杀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3029 2014.08.11 16:35

    【没写三江感言,其实感言吧,说一两句。用心码字,写出好书,读者高兴,稳定更新。谢谢!】

  大明皇帝代宗朱祁钰要催着白名鹤快些动手,可满朝文官们,至少上层的人已经有大半猜到皇后出城亲自发窝头,怕就是白名鹤的主意了。

  特别是白名鹤很明显的走了锦衣卫的路子,又跑去专门找了一次于谦。

  在蔡公公来到白名鹤家中把情况一说后,白名鹤给的答复是大朝会。

  蔡公公回去复命,朱祁钰脸上才多了一些笑容。

  春耕的事情很漂亮,看着数万百岁跪在四周观礼,不断的高呼万岁的时候。年龄才二十二岁的大明皇帝代宗朱祁钰心中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满足感。

  百姓的高呼,比起朝堂之上百官的高呼强烈多了。这种感觉让人陶醉,反倒朝堂之上百官的高呼让朱祁钰感觉很假。

  这怕就是万民敬仰了!大明皇帝朱祁钰头一次那么的期待大朝会,期待一个惊喜。

  而接下来的几天,于谦的亲信往白府跑了好几次,这个态度也太过于明显了,那就是白名鹤肯定是投靠了于谦,毕竟白名鹤也是一个文官,肯定不会走武职的路线。

  白名鹤呢,则又跟着锦衣卫的人不知道在谋划着什么。

  胡濙也把自己的人手召集了一下。

  “二月初九的大朝会,你们上书。白名鹤帮助涞水县兴修水力此是兴农大功,白名鹤建议兴建神农大殿祭祀神农大帝之事,更是大功一件。借此功劳虽然白名鹤初入官场,但有功必赏,这也是太祖宝训之中有过的。”

  胡濙说到这里,认为自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几位五品、六品的官员起身:“恩师所言我等明白,白名鹤有功、有才。有功当赏,从七品进正七品,这是有功必赏。白名鹤大才,这才华当有用武之地,辽东修河道之事,关系到大明对辽东的百姓的关爱,白名鹤当此职!”

  “很好。但这两个奏本就不要放在一起了。”胡濙又指点了一句。

  “请恩师解惑!”

  “功是功,才是才。这一点,你们要明白。一个奏本之中将这两件事情连在一起去讲,难免会让有心人误解,所以此事当分两步走。初九的大朝会,依本官眼色行事。奏本措辞,自当斟酌!”胡濙对这些低等官员,只是安排任务。

  他们的奏本,也自然有人指点。象杨宁这个级别,指点他们都有些高了。礼部侍郎对他们指点一二,就足已。

  二月初九、大朝会!

  白名鹤又一次天不亮就起了床,几位东厂的密探在白名鹤的书房最后一次检查着白名鹤要求的材料,然后小心的装在箱中。

  孙虎站在小凳上帮白名鹤整理官服。

  临出门前,一位东厂档头很恭敬的站在白名鹤面前:“白大人,还有何吩咐!”

  “小心些,不要让人在我府上看到不应该看到的。”白名鹤说的自然是指朱见浚了。

  那位档头点了点头:“白大人尽可以安心!”有些话不需要明说,他们太清楚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了,敢窥视这里的人肯定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宫门外,依然是按官阶身份排队。宫门开,官员依次入内。

  大朝会是在太和殿,走在最前面的两位,一位是陈循,一位是胡濙。

  胡濙对陈循说道:“这一次,要谢过陈公援手了。”

  陈循双手抄在袖子里,慢吞吞的回了一句:“这一次,本官谁也不帮,谁也不护。胡公您老人家对一个娃娃出手,我真心为你不值!”

  这话说的不客气,胡濙却没有生气。他知道陈循说的是实话,官场之道,也讲究身份、辈份。你一个四朝元老对一个初入官场年轻人玩手段,名声上终是不好听的。可胡濙也不敢说,自己的目标是白名鹤背后的人。

  快到宫门前的时候,陈循又小声说了一句:“最多三年,我会保他回京!”

  胡濙只是笑笑没有回答,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

  百官列位,皇帝上朝,山呼……

  依然是老规矩,先议大事。这次的大事,竟然还是在西南,主要是些少数民族之间,还有他们与汉族的一些冲突。然后又提到了一事,依然是在合浦,又一个县的几个小吏被杀,这次似乎更严重,县官逃了。

  吏部自然是要追究县官失职大罪的,刑部却以为这其中或许不光是百姓的问题。

  很可能是某些官员有欺压百姓的嫌疑,所以刑部要海捕文书,先捉了那县令再说。

  只有兵部不动声色,没有扯到造反,兵部是不会动的。

  白名鹤参加了两次大朝会,竟然都听到合浦这个地方,想到后世自己干过的几个造假的山寨工厂,白名鹤对合浦很有兴趣。

  扯了足足半个时辰,这件事情结果依然还是调查再调查。

  白名鹤今天没有在大殿之上打瞌睡,而是一只留心着自己上奏本的时机。

  “臣有奏本!”一个官员走了出来,看衣服是五品官,只是白名鹤还分不清,这是正五品,还是从五品。

  得到允许之后,这位官员拿出奏本念了起来,那文字真是雅,白名鹤自认再让自己努力上三年,也难以达到这个水准。听着有趣之时,却感觉对方在念自己的名字,仔细听下去,这是在表扬自己的功劳。

  白名鹤向殿中各位高官那边看了看,白名鹤想不出来,谁有什么理由这个时候出来表扬自己。

  如果宫里几位大太监安排的,那肯定会事先告诉自己。

  否则,必然有鬼。

  想来想去,白名鹤感觉有些不安,赶紧出列跪在殿中。

  朱祁钰也正听着有人表扬白名鹤感觉有些意外,看到白名鹤突然跑出来跪下,开口问道:“白知事,有人赞你有德、有才。涞水县八里三十二村水源之事,你处理的极佳,解决了二十多年来都无人能够解决的问题。这是功劳!你怎么说!”

  白名鹤磕了一个头:“臣作的还是很用心的,解决了八里三十二村水源的问题。臣心中也是欢喜的!”

  哗……,整个大和殿所有的人都不淡定了。就是朱祁钰都愣住了。

  太和殿建成有多少年了,这么多年来表扬任何一个官员有些功劳的时候,这位官位一定会非常谦虚的说些话,比如这功劳是万岁英明,上司指点的好,下面的人作的好。直接把功劳往自己头上套的,白名鹤是第一人。

  哈哈哈!陈循爽朗大笑着,大步出列:“万岁,这白名鹤倒是一个直人!”

  朱祁钰也笑了:“倒是一个性格直爽之人,朕以为当赏!”

  胡濙脸都黑了,要赏白名鹤本身就是他的主意,可白名鹤这种东西竟然不要脸,无耻到有人表扬他,他竟然直接就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知道什么叫谦虚吗?什么叫礼仪吗?

  可这游戏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另一位官员站了出来:“依太祖宝训,有功要赏。臣以为,白名鹤有功,应该由从七品进正七品!”

  “臣等附仪!”好几位官员都站了出来了。

  “准奏!”朱祁钰脸上多了一丝笑容,他也看出来了,这些人绝对不会凭空送白名鹤好处的,接下来肯定就是一个很厉害的招数了。正好白名鹤就在大殿之上,朱祁钰也要看看,白名鹤如何接招。

  白名鹤却在这个时候,飞快的向前步,扑着跪倒在地上:“臣有奏本!”

  大和殿瞬间就静了下来,好几位官员都在看胡濙的眼色,他们是不是应该站出来保举白名鹤升工部员外郎,要知道从七品升正七品,自然是有资格升一个官位的。这个时候站出来保举升官,也是合情合理的。

  然后升官之后,再安排白名鹤去辽东。这就是连环三击。

  胡濙注意到这些官员在等自己的暗示,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先听白名鹤有什么奏本。

  奏本被太监收了上去,白名鹤大声的说道:“臣前些日子奉命调整太医院,各位太医非常的辛苦,不到十天时间就为京城七品以上近千位官员作了体检,臣为太医院请功,也有几件要事请万岁恩准!”

  “太医院有功,自然是当赏的。吏部列个章程出来!”

  吏部有官员出来应命。

  白名鹤又说道:“臣请万岁恩准,陈阁老有老寒腿、胡尚书年事已高、于尚书腿上有箭伤……”白名鹤不断的说着几位重臣的伤病,然后又说道:“臣万岁恩准,赐这几位老苦功高的国之重臣,殿上免跪!”

  免跪是大恩典呀,整个大殿无一不动容。

  “臣已经命人将医案重抄了一份,带到殿外。万岁也可传太医院院首上殿!”白名鹤奏完,蔡公公叫人把白名鹤准备的那些箱子抬进了大殿之中。代宗朱祁钰站了起来:“白知事所奏,是朕忽视了。纵然不因伤病,几位爱卿为大明亦是有功之人,当免跪。”

  当场出圣旨,整个大殿一片山呼万岁之声。

  这时,白名鹤却高呼:“臣,还有奏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