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土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5节 京城南之荷

大明土豪 晨风天堂 2967 2014.07.28 00:01

    【今天是星期一,求推荐票,请朋友们投一票给我,非常感谢】

  我关中白名鹤应下了。

  白名鹤底气十足,一字一句的回应着,声音传到每个人耳朵里,让许多人不由的狂热了起来。

  诗会是一个扬名的机会,可既然已经有成名,那么更多的人愿意看热闹。要么是名人被踩下去,要么就是名人踩了无数人。

  所以无论白名鹤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会有许多人乐意看到。

  “我关中白名鹤有一物,足可比上那块名砚!”白名鹤在后世现代活到三十多岁,事业小成。经历过无数的商机,最优秀的三个才能,排在第三的就是把握商机了。

  说罢,白名鹤向卢正秋一礼。

  不用说话,卢正秋也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卢正秋站了出来:“白名鹤有一物,借于我母亲大人观赏三月,以感谢我卢氏借粮给他的这份情谊。此物是一面唐时的铜镜,比起普通的铜镜更加的明亮,更神奇就是在光线强弱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镜中会有仕女起舞。”

  卢正秋既然站出来说,白名鹤手中有一样东西可以与那砚相比,那么就一定有。

  翰林院正五品编修的话,就是这里的权威。

  “卢大人,我白名鹤不会输,所以三月之约依然有效!”白名鹤特意的强调了一句。

  杨不悟冷冷一笑,轻轻的拍了拍手。当下就有人吹起了长哨。

  很快,有一条船从远处缓缓靠近。船头有一面旗,丝绸手绣而成的旗子,是一朵荷花。

  “南之荷,京城三大花魁之一,绿荷!”孙苑君也有些蒙了,她没有想到这些人为了把自己的夫君比下去,还真的能下本钱呀。这船赶到这里来,怕也是连夜出发,才能够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

  传闻中高傲的南之荷,会愿意连夜赶路,把自己整得这么辛苦?

  看到这条船,卢正秋向涿州知府举了一下酒杯,然后小声说道:“今夜,怕是会有趣呀!”

  “诗会年年有,可年年都是在读那些苦涩的读词,真正的名作一年也难出一首,今年确实是有趣,这关中白名鹤更是有趣之人。”涿州知府回了一句后,又小声问道:“卢大人与这位白名鹤有旧?”

  “本不相识,年轻人虽然有些冲动,但心却是极好的。想要解决涞水县八里三十二村的穷怨,这本就是一件积积善之事。而且近日听闻,似乎已经有所成就,今年可缓解,明年或许有机会根治,家母已经命人拿了三百两银子,买了他一处店铺,以示支持。这也是行善之事,我卢家亦受益,更当积德!”

  卢正秋很认真的回答着。

  涿州知府点了点头:“此事,却是极善之事,当赞!”

  说完,旁边一位老者说道:“这白名鹤幼童之时,老夫也见过,虽是顽皮,却也是好学之人。他岳祖父也是涞水县名士,十年前,涞水县十个秀才中,至少有三个就是受到蒙学,也是极善之家!”

  卢正秋也接口说道:“本官亦在童学之时,受过孙老夫子的教诲!”

  刚才开口的老者又说道:“只是这白名鹤年少轻狂,却是不知大明天下英杰无数。杀一杀他的锐气,也是为他好。”

  “只怕这次未必,杨尚书的公子怕是在白名鹤这里讨不到便宜!”卢正秋淡然一笑,便没有再讲下去。

  那船已经到了近前,从船头走出了一位身着绿裙的女子。

  这女子却是脸上无妆容,素颜示人。

  可就没有半点妆容,她如果昨日出现在这里,也会让涿州八艳黯然失色。无数人都曾经幻想过,这样一样女子如果盛装示人,会美到什么程度。

  白名鹤站在岸边,左手的竹笛轻轻的敲在右手的手心处。

  美女,自然是人见人爱的。

  在后世的时候,白名鹤有一位女同学曾经感慨过,世界真的很美好,好人多,心善的人多,也有许多人乐于助人,而且工作之中的同事也都很合气,上司也很关照她。

  白名鹤当年就很想对那位女同学说:女神眼中的世界与普通女人是不同的。

  这就是美女的特权。

  “原本受邀来涿州,只国俗杂之事耽误了,谁想错过许多,甚是惋惜。荷,连夜逐波而来,白公子,小女子有礼了。”绿荷身体微侧,脖子微微侧弯,欠身一礼。

  一出场,直指白名鹤。

  这就如古代剑客,剑未出鞘,却剑意高涨,直指有资格与之为敌之人。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白名鹤开口,众人听到竟然是背诵一首古诗词,正要起哄,却听白名鹤语气一转:“**已经睡歪脖子!”

  绿荷浅浅一笑:“白公子好风趣!”

  “白公子,今日再比歌如何。”杨不悟站在另一侧高声喊道。

  “白某加一个彩头如何?”白名鹤依然信心十足。

  “我杨不悟奉陪!”杨不悟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后退了,原先的赌注已经极大,再加增一些又能如何。

  白名鹤轻轻的摆了摆手:“非也,我白名鹤向绿荷姑娘讨一个彩头。”

  “公子要何彩头?”绿荷不怕敌人强,白名鹤信心越足,她的战意也越足。要知道,在大明朝,靠名声吃饭的不仅仅有文士,商人,**的花魁对名声更看重。

  按一个简单的算法,绿荷现在出场一次,要一百两。

  那么,胜了白名鹤,她的出场费至少增加到三百两,甚至更多。

  “下月,清泉码头正式投入使用,各店铺开张。绿荷姑娘献歌一曲如何?”白名鹤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借一切机会,给自己挣好处,把握商机,这才是白名鹤。

  绿荷点了点头:“荷,同意了。白公子的彩头如何?”

  白名鹤没有回答,而是拿起了笛子,分了三次,各吹了两分钟左右的片段。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白名鹤在后世也是白手起家,没有学到过什么高超的东西,却在孤儿院从小向院长学了笛子,一根最简单的笛子,当年只要两块钱。而且白名鹤在现代的时候,一直收藏的那支笛子,却是孤儿院的老院长,亲手给他的制作的。

  不会太多的东西,这笛子,却是一种心灵的寄托。

  白名鹤算不得大师,只能说熟练。

  可这曲子,却是大师级的。

  现代版,《梁祝》。

  “输了,这曲谱送你。此曲的故事不知道民间是如何流传的。不过我关中白名鹤整理重作的故事,不差!”

  白名鹤的故事,何止是不差呀。那一首倩女幽魂,京城三大花魁都没有信心胜过。

  除非,再有一个更绝美的故事,配上更加美妙的音乐。

  绿荷答应下来了,从白名鹤的笛声看来,对笛子下过功夫,但还达不到大师的级别。可这曲却是不凡至极。

  白名鹤爽朗的一笑:“劳烦请请昨夜的那八位姑娘出来!”

  杨不悟笑了,那八个人已经在京城了,这件事情这里知道的人不多,绝对不会超过五人。

  绿荷却不知道,坐在船头默默的等着。

  这时有一个小厮跑来,在白名鹤身旁小声的低语了几句,白名鹤当时就变成了冰雕。那八个人,一个不差的被请到京城去了,昨夜连夜离开的。

  这他娘的是什么事?

  杨不悟脸上冰冷的笑容,让白名鹤心中恨意大起,心说难道这是货搞的鬼。

  “咳!”涿州知府清了清噪子:“关中举子白名鹤昨夜那故事,那曲都是极不错的。所以昨夜表演之后,京城那边就请了她们过去表演,怕是要过几日才能够回来。涿州唱功不错的女子还是有的。”

  这会孙苑君也听明白了,这次比试,夫君这边没有人出场了。

  想到这里,孙苑君站了起来,却见白名鹤手往后轻轻一挥,示意孙苑君坐下。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这件事情有些突然,不过嘛。继续……”白名鹤自信满满的回了一句。然后招来刚才过来答话的小厮,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小厮一脸的疑惑与不解,他想问,可以他的身份以不敢问,只好跑着下去传话了。

  白名鹤这边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可紧接着,另一个问题就出现了。

  莫愁的船也出现了。莫愁在船头施了一礼后大声的问道:“白公子以为,莫愁的歌喉可还算勉强入耳!”

  莫愁是打定主意,白名鹤这时无人可用,只要开口求自己,就要让他难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