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凤凰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凤凰纪 lilys 2614 2008.04.07 23:43

    卫宜一脸的回忆,“想当初,我还是一个翩翩少年,正是风采焕发的年纪……”紫式千秋闭了闭眼,递给他一瓶药,上面注明“专治/跌打损伤/颜面伤残”。“行了行了,你要讲故事前先把你的脸治一下吧……真是好伤眼睛啊。”

  不愧是云清薷特制的药,效果神奇!紫式和方见了恢复本来面目的卫宜都是一呆,他焕然一新的样子果真是有着美化环境的作用。

  换上干净的服饰,在肩上缀着轻柔长绢,温文俊朗的青年神采飞扬,似乎连眉眼都在笑——解脱了多年的禁锢,他的心情是出奇的好!自恋的看到两个女孩盯着他发呆的样子,他决定把她们先前殴打他的账放下。却不知那两人盯着他看是有原因的……

  众人移驾到了茶壶……嗯,不是,是校务大楼的顶层,那是一间巨大的温室。四周的墙壁竖起栏杆,紫红色的牵牛花顺着藤爬满了顶篷,再从天花板上垂下来,阳光斑驳地从叶花之间洒了下来,金色的晕在空气中跳跃,有种活泼灵动的感觉。

  这茶壶……不是,校务处的外表非常搞怪,内部倒是相当精致美丽。

  一壶香醇的花茶在薄如纸的杯皿中倒出金黄的液体,配着可口的小点心,铺着华丽的蕾丝桌布,象牙白的雕茶靠椅,加上桌旁坐着的俊男美女……真是一副富丽至极的下午茶时间啊!

  “我想……你要给我们个解释吧?”云清薷端起茶抿了一口,唔……好味道!那个机器人泡茶的功夫不错。什么时候叫它和薇薇安交流一下好了。

  卫宜也喝了口茶,长长的叹了口气,“这……说来话就长了,”眉头皱了起来。

  “你慢慢说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云清薷笑笑,她早想像这样放松一下了。

  那还是十年前的事了,王历2188年的8月,正在各地做旅行的卫宜收到父亲病危的消息,急忙赶回了凤凰城中。

  穿过密密的树林,林中的深处是初代校长(传到卫宜也不过是第二任)卫灏的住处。厚厚的石块砌成的屋子看起来相当朴实,与多年后儿子的喜好相去甚远……卫灏是个武道追求者,但在创立凤凰学府后却将全部的心神放在了加强整个朱雀的建设上,在自己本身的生活上是十分检朴的。没有任何修饰的石屋中空空的,连多余的装饰都不曾有。

  “爸爸~~~~~```”少年清亮的嗓音划破了寂静的空间。

  “你没事吧?你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你不要吓我啊……”卫宜焦急的喊着,完全是一副孝子的样子。

  “你这臭小子是什么意思?”有着斑白的两鬓和苍桑容颜,本该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中年人却精神十足的冲着儿子吼着。“你离得那么远叫、叫魂啊!”

  卫宜嘴角向上弯了起来,他倚在门口,离他那据说就快不行的老爸足有十米远。他眼中闪着凶狠的光芒:“哦……死老鬼你果然是在骗我……”说什么老爸快死了,儿子你赶快回来见他最后一面啊,害得自己不得不结束在外的旅行,抛下认识不久的小朋友,匆匆忙忙地一路拼命赶回来,却见到一个装病的老不死!他勃然大怒

  肩上的旅行包被大力甩向床上的父亲。猝不及防下卫灏被打个正着,顿时静谧的林中充满了父子俩狂暴的对吼声……

  “不孝子你敢打你老爸!”

  “打你又怎么样?不就是几件衣服你装什么虚弱啊!”

  “你这小畜牲看不出老子快死了!”

  “就是看不出来啊死老鬼!”快死了还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鬼才会信他哩。

  ¥……#•!#%……**……¥W•!¥……

  对着父子两人的争吵,一边的机器人急得直挥着它亮闪闪的手臂:“老爷少爷你们别吵了少爷啊,老爷是真的病得快不行了,他现在是回光返照啊!”

  卫灏拉出一条手绢捂着脸悲泣:“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哀怨得像个死了儿子的寡妇(?)

  卫宜更加怒不可遏,冲着喋喋不休的机器人大吼:“闭嘴!”它还作帮凶呢!指着中气十足的父亲骂道:“快死的人还会这么有精神吗?”

  “可是老爷真的伤得很重啊。”机器人坚持己见。“除了衣服底下全是绷带不说,五脏六腑也受到强烈冲击,身体各机能严重损坏……生存的讯号是越来越弱了。”

  “是吗?”卫宜冷冷地说。机器人冷汗直冒(如果它有冷汗的话)的看到老主人作戏般向着天花板吟咏:“我看到神在天国向我招手,无数天使吹起了号角……”

  ******!他以为他在干嘛?演话剧啊!卫宜的脸颊有些抽搐,他就是受不了老头子那没神经的一面。“我都不晓得老头子原来是信天主教的啊……不过,法夫你变坏了……你的主人以后就是我了,现在却来骗我?何必呢?何必呢……”

  机器人法夫慌张地为自己辨驳:“少爷我没撒谎……”

  “是吗?”卫宜的表情可怖,“既然你不是撒谎,那就必须制造事实才行。我干脆让老头子提早上天好了。”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小匕首来,阴阴的笑着。

  一滴很大的水(?)从机器人的圆脑袋上滑了下来。“少爷……你、你变成禽兽了……”法夫的感慨还没发完,卫灏已经歇斯底里的嚷起来了:“孽子啊……居然想要弑父?真是没天理……谋财害命啊!”

  卫宜受不了的扭头就走。“就你这破学校?我会在乎吗?我会想要吗?”

  他忿忿地刚想甩门而去,一阵剧烈的猛咳却绊住了他的脚步。忍不住回过头去看看已有两年未见的父亲法夫说的不是真的吧?

  将沾满了鲜血的手绢攥在手里,卫灏笑得连眼都眯了起来“哈哈,你这小子就是嘴硬,看到你担心的脸爸爸真是太有成就感了。”卫宜气得马上又转过身去,“你这个、这个臭老头!我要是再信你我就是混蛋!这间破学校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就知道你这不肖子会这么说。好在我早就写好遗嘱了你这混小子不要都不行……”

  笑话!他不想要的谁能强迫他?卫宜冷晒着走向门口,不再看那老喜欢捉弄他的臭老爸。

  “阿宜啊,爸爸能在死前看到你那样的脸真的很高兴……”为什么父亲的声音越来越低了?“…你可别老是埋怨爸爸喜欢捉弄你……爸爸……只是…想见……你……”声音低到几乎没有了,心中的不安是什么?沉重的压在胸口,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

  “爸爸……?”走到简陋的床前,卫宜低下身子,轻轻的唤着。卫灏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表情竟是出奇的轻松,是全然的放松与安详……他见过父亲这种表情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