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昆羽继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 231 章 言笑晏晏

昆羽继圣 山今锦之 3196 2020.02.18 20:00

  一只春葱般的纤纤玉手突然伸过来搭在了子翃的手腕上,还盈盈一握,他的感觉顿时如触电一般,面红耳热,心跳嘭嘭加速,犹如小鹿乱撞,额头、手心少时便已密汗津津。

  子翃努力咽了咽口水,转过头去,刚巧与崔玲柔温情脉脉的目光相接,他连忙避开,说道:“你、你喜欢猫?”

  “嗯。”崔玲柔点点头,“古时爱猫之人专门为猫编过一本《名猫谱》,还给不同花色的猫都取了一个动听的名字:哮铁乌云、衔蝶、踏雪寻梅、墨玉垂珠、乌云盖雪、银瓶拖铁枪……”

  “真是好名字,真是好名字啊,呵呵……我、我也喜欢。”子翃点头道,神情仍有些局促不安。

  “那公子喜欢什么?”崔玲柔又凑近了一些,身上一阵香气袭来,子翃分明能感受到她气若幽兰,他的心“咚咚咚”、“咚咚咚”,跳得更快了。

  他有些窘迫,欲言又止:“我……”

  彼时,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幅画面。

  在那个场景中,他一点儿也不羞涩,反倒随性而言、单刀直入,眉飞色舞地说道:“问我喜欢什么?那还用问?当然是红粉佳人啦!

  哦不,是你问我喜欢什么,我得说,姑娘,你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我喜欢的就是你呀!”

  那臆想的画面中,他甚至胆大包天,主动凑上前去,用手抬起崔玲柔的下颌,凝视着她的眼睛,深情地说道:“这个答案满不满意?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最美不过你回眸,眸中带笑。姑娘,这辈子我吃定你了!”言毕,得意得仰天大笑……

  “公子,你喜欢什么?”崔玲柔见子翃沉默不语,有些怔怔出神,又问道。

  “哦,我喜欢姑娘……”子翃从臆想幻景中回过神来,紧张得有点结巴,“哦不,我是说,我,我喜欢姑娘你、说的——猫,对,猫、猫……”

  “公子,猫已经说过了。”崔玲柔掩口而笑,笑不露齿。

  “啊?说过了?”子翃恍然顿悟,定了定神,道,“哦,那你还喜欢什么?”

  崔玲柔娇羞地嗔道:“哎呀,公子,哪、哪有这样问的呀。”

  “嗯,你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你讨厌什么我就讨厌什么!”子翃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想说的话。

  崔玲柔微微一怔,痴痴地望了他一眼,缩回玉手,站起身来,袅娜地转了个身,向门外望去,幽幽地说道:“小时候,我觉得幸福是件很简单的事情;长大后,却发现简单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世间无价宝易求,有情人难遇。玲柔素喜率性真情,此生惟愿觅得真情人,白首同所归,风雨终不悔。过往之事,渺如尘烟,桃花流水杳然去,油壁香车不再逢。”

  子翃听罢,似懂非懂,感伤之余,忽然说道:“日后,你就不要叫我公子了,直接唤我名字吧!”

  崔玲柔转过身来,莞尔一笑,眼神中盛满了笑意,微微颔首。

  子翃又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我——,能不能唤你‘玲柔’啊?”

  崔玲柔却笑而不语。

  子翃有点急了,正欲再问,恰在此刻,忠尧和黎诗出现在了门口,方才的话显然是听见了一些。

  忠尧哈哈一笑,跨步进屋,说道:“师兄,崔姑娘没有反对,显然就是默许了呀!”

  “哦,哦,对、对!”子翃顿悟,开心地点了点头,又望着崔玲柔憨厚地笑了笑。

  稍顿,子翃转向忠尧,问道:“哎,你们事情都办妥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哟,师兄,敢情你是不想我们回来了,是吧?”黎诗嘻嘻一笑,蓄意抬起了杠,瘪瘪嘴说道,“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呐?”

  “师妹!瞧你说的,哪能呢!”子翃急忙辩解道,“你师兄我堂堂正正一七尺男儿,对师弟师妹可是关怀备至呢!”

  “我才不需要你的关怀呢!”黎诗说着,上前一步,双手挽住忠尧的臂膀,作亲昵状,说道,“我只要忠尧哥哥疼我就行了!你,还是把那‘无处不留’的关怀给别人吧!崔姑娘就托付给你好好照顾了,啊?”

  “面子、面子!”子翃急得低声提醒道,“是无微不至、无微不至,不是无处不留!”

  “好了,别闹了,说点正事。”忠尧从腰间取出先前在钱氏药铺买的几味药材,打开包纸,摊开来放在桌案上,回头对崔玲柔说道,“烦请崔姑娘移步。”

  待崔玲柔走了过来,忠尧指了指桌案上一粒粒珍珠般大小、暗棕色扁球形、干瘪皱缩的小果子,说道:“这是五味子,兼具五味,五脏皆可补,安神极佳。《神农本草经》将其列为上品,药王孙思邈称常服它补五脏之气;武则天用它补益身体、延年益寿;葛洪大师《抱朴子》中提到淮南公羡门子服它十六年,面色如玉。

  此物还可滋养肾精,治久咳虚喘、心悸失眠。崔姑娘面色苍白,刚经历诸多变故,若需宁心安神,不妨以五味子泡水饮一试。”

  崔玲柔向前道了一个万福:“如此,便多谢公子了。”

  忠尧忽然用奇怪的眼神盯着黎诗的嘴唇看了看,又侧身瞄了一眼崔玲柔的腰,众人觉得很诧异,目光齐刷刷地望向了他。

  这时,忠尧轻叹一声,绽颜笑道:“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黛青描画眉,凝脂若雪肤。据《本事诗·事感》记载,白居易有两个最宠爱的歌妓,一个名叫樊素,一个名叫小蛮。樊素善歌,嘴小巧鲜艳,如同樱桃;小蛮善舞,腰柔弱纤细如同杨柳。这便是樱桃小嘴、小蛮腰的出处。可世人以讹传讹,不知怎的,传到后来小蛮腰就变得跟肥婆沾边了,唉。”

  言讫,他又指着另一味药说道:“这黄芪有诸多妙用,可补气固表、益气养血,还能保护你的小心肝,俗语有云‘常喝黄芪汤,防病保健康’。

  黄芪还用于脾虚失运、水湿内停所致的肢体水肿,早起时若发现眼睛出现水肿或腿部水肿,皆可用黄芪泡水以消肿。

  若是黄芪加上茯苓,则可祛湿健脾,将体内存积的湿气和寒气排出体外。平日饮一些,还可避免宫寒导致的痛经。”

  说着,忠尧微微一笑,转向崔玲柔问道:“崔姑娘,这两日你是否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感觉有些乏力?”

  崔玲柔吃了一惊,睁大了眼睛问道:“公子怎么知道?”

  “那便是了,”忠尧微微颔首,徐徐道来,“你面色苍白,气虚乏力,以这黄芪配白术,汤饮二日,可改善气虚无力之症。”

  “如此,玲柔便深谢公子了。”崔玲柔说着向忠尧施了个礼。

  忠尧含笑致意,而后转过身去,神秘兮兮地对黎诗附耳说道:“黄芪山药汤,可快速缓解疼痛,还能促进伤口恢复愈合,长期坚持喝此汤,可瘦腰身!”

  “啊?你是嫌弃我吃多了长肉吗?”黎诗一听,气呼呼地把嘴一撅,翘得老高,双手抱胸,蹙着眉头说道,“不吃了,不吃了!那把这些个拜师送来的东西都退回去好了!”说罢,鼻中轻哼一声,把头扭作一旁,眼睛斜瞄着上方。

  “我方才只是开个玩笑嘛,别生气,别生气!”忠尧瞧着黎诗生气的模样,反倒觉的很可爱,故意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她,而后说道,“黄芪加当归,补气血不足,经常饮用肤色会变得更加红润,还可改善月事不调的问题。你不是前些时日有些不方便嘛,你看,我都记心上了不是?”

  “真的?”黎诗用眼角的余光斜眄(miàn)了忠尧一眼,顿时气消了一半。

  忠尧立马一本正经地拍着胸脯保证:“当然是真的!”

  “拍胸毛保证可不算!”黎诗面带笑意。

  “又不是大熊,这儿没有!”忠尧笑眯眯地答道。

  黎诗噗嗤一笑,一改前态,一把挽住忠尧的胳膊,把头轻轻斜倚在他肩上,心满意足地说道:“我就知道忠尧哥哥最好了!”

  “唉——,女人真是善变。这女人心,还真是海底针呐!”忠尧心中一阵感怀,暗暗叹道。

  恰在此时,子翃见缝插针地问道:“师弟,不公平啊!她们都有东西分,我还没有呢!”

  “师兄,这是药,又不是封赏,”忠尧苦口婆心地说道,“你好端端的又没什么事儿,吃个什么药?”

  “我有啊!”子翃坚持道,“有病,就得治啊!”

  “你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吗?”忠尧大惑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嘟哝了一句,“没病吃药,你这才是有病!”

  岂料,那子翃听了却一点儿也不生气,反倒乐呵呵地凑上前来,在他耳旁悄声说了几句。

  忠尧听完,会心一笑,故意大声说道:“哦,要补肾呐,这个好说、好说!”

  见忠尧这么大声,子翃急了起来,不停地冲他使眼色,咬着牙低声说道:“你就不能小点声,小点声!那么大声干嘛?”刚开始说这话时,还是斥责,可说着说着,最后竟变成了无奈与哀求。

  忠尧装作没有听清:“什么?大声点?啊?哦。”接着,他的声音反而更大了,生怕整条船上的人都听不见似的:“补肾?用黄芪加枸杞就行了!呃,每日记得多吃几碗啊!”

  言毕,见子翃一脸愕然、郁闷,他嘻嘻一笑,拍了拍子翃的肩膀。

  “哎,你……”子翃气得吹胡子瞪眼,指了指忠尧,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