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昆羽继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 232 章 终抵渝州

昆羽继圣 山今锦之 3238 2020.02.19 20:00

  忠尧抓住子翃的手轻轻放下,笑眯眯地说道:“你我兄弟,情深义重,感谢的话就不用再说了。”

  “啊?”子翃瞪大了眼睛,头顶有一万只黑乌鸦飞过。

  这时,崔玲柔忽然问道:“公子,那服用这黄芪可有何禁忌?”

  忠尧正色道:“得了风寒、月事期间不要吃黄芪,肾阴虚、湿热以及热毒炽盛者,亦不适宜服用黄芪。”

  黎诗和崔玲柔恍然顿悟,点了点头,齐声道:“哦。”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们各自把药收好,还是坐下吃盏茶吧。”忠尧伸了伸懒腰,提议道。

  黎诗和崔玲柔各自将所需的药材收拾好了后,也坐了下来。忠尧取了汤瓶,给每人倒了一杯,然后端起茶盏连饮数口,——他说的话多,有些口渴了。

  崔玲柔忽然好奇地问道:“听闻蜀地有很多熊猫?”

  正“咕咚咕咚”一顿猛喝的忠尧闻言一愣,突然想到盼宝,手中端着的茶盏停了下来。

  黎诗不假思索地答道:“蜀地是有很多熊猫啊,我很喜欢熊猫的!”

  子翃瞄了一眼一言不发的忠尧,端起茶盏啜了一口,说道:“这个问题应该问我师弟,他就是蜀人。”

  忠尧眼皮都没抬一下,不以为意地说道:“的确有很多熊猫,还是很可爱的那种,可谓家家户户皆有之。”

  此言一出,黎诗、崔玲柔、子翃差点将口中的水喷出来:“啊?!家家户户都有?怎么可能啊!”

  忠尧嘻嘻一笑,不以为然地说道:“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心里却暗想:“益州不听话的人,都被打成‘熊猫’了……”

  黎诗一脸狐疑,子翃将信将疑地嘟囔着:“此前,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呢?”

  “你也没问啊!”忠尧放下手中的茶盏,双手一摊。

  崔玲柔咽下口中的茶水,又急急地问道:“既然蜀地家家户户都有熊猫,平日里外出是不是就是骑熊猫啊?那不是走在路上,人人侧目,很威风?”

  “蜀人平素外出都是背着一口火锅,没事也骑骑熊猫啥的,晚上回家还可以跟熊猫一起嚼嚼蜀椒、吃点烧烤什么的。”忠尧淡淡地说道。

  “哇,果然是天府之国啊,兼诸夏之富有,原来生活这么写意!我都迫不及待想要体会一把这种生活了!”子翃激动地叫道。

  “别急,”忠尧迎头给子翃泼了一盆冷水,嘴角一勾,说道,“熊猫有纯天然的,有非天然的。谁要是不老实、不听话,很容易就会被打成‘熊猫’,——嗯,就是非天然的那种。”

  黎诗、子翃、崔玲柔三人齐声惊呼:“啊?!原来家家户户有的是这个‘熊猫’啊!”

  “不然呢?你们以为?”忠尧笑嘻嘻地反问道。

  “唉——”三人异口同声地长叹道。

  “一想到还有两三日便可抵渝州,我又垂涎三尺,想吃古董羹了。”忠尧忽然正色道。

  三人又惊异地问道:“古董羹?”

  忠尧一脸神往,眉飞色舞地说道:“绿蚁新醅(pēi)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古董羹,因投料入沸水时发出的‘咕咚’声而得名,东汉有‘镬(huò)斗’,三国有‘五熟釜’,南北朝有‘铜鼎’,唐时又名‘暖锅’,而今人谓之‘火锅’。

  桌上放个生炭的小火炉,炉上架个汤锅,用水少半,候汤响一杯后,令自筴(cè)入汤、摆熟、啖之,及随宜各以汁供,蘸上‘酒酱椒桂’制成的调味汁水,入口一咬,一种鲜美泼辣的味道便立即激活了味蕾。”

  说到这里,众人被他说的勾起了食欲,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他也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又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林洪在《山家清供》中将涮熟之吃法,美其名曰‘拨霞供’,取意武夷山‘浪涌晴江雪,风翻晚照霞’之美景。试想,大雪纷飞之寒冬,与三五好友围炉夜话,谈笑风生,随性取食,不亦快哉。后人将此食法发扬光大,从涮兔肉,到‘涮羊肉’、‘涮菜蔬’,无所不‘涮’,皆一涮而熟,蘸酱食之,乐饮朝夕,一醉累月。”

  子翃以手托腮,舔了舔嘴唇,抱怨道:“快别说了,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先说好了,到了渝州,我们一定得去吃顿火锅!”黎诗兴致勃勃地说道,语气十分坚定。

  可一旦提及要破费的问题,子翃立刻心生警觉,直起身来,表情严肃地问道:“那谁请客?”

  忠尧和黎诗突然同时指着子翃,异口同声说道:“你!”

  “为什么呀?”子翃不服气地问道。

  “谁叫你家有矿呢!”忠尧和黎诗齐声道,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窗内,欢声笑语,言笑晏晏;窗外,风劲帆鼓,腾波沸涌,流汉汤汤,惊浪雷奔。

  流光似箭,不觉一日光景已过。船队过荆州,入峡州,越百滩、过千山。

  入峡初程风物异,布裙跣(xiǎn)妇总垂瘤。

  长江两岸,青山连绵,重峦叠嶂,山势逶迤起伏,一直通向天际。山阜相属,含溪怀谷,岗峦纠纷,触石吐云,郁葐蒕(yūn)以翠微,崛巍巍以峨峨,干青霄而秀出,舒丹气而为霞。

  渺渺然,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穴宅奇兽,窠宿异禽,或藏蛟螭,或隐碧玉,阳乌回翼,巢居栖翔,熊罴(pí)咆阳,雕鹗鴥(yù,疾飞)阴。猿狖(yòu,黑色长尾猴)腾希而竞捷,虎豹长啸而永吟。

  又小半日经巫山,峻岭云横,迢递八千远路;巫山雨洗,嵯峨十二危峰。

  逐日而去,微霞满天,日落长江晚,停桡(ráo,船桨)问土风。岩悬青壁断,地险碧流通。古木生云际,孤帆出雾中。川途去无限,客思坐何穷。赖多山水趣,稍解离愁中。人作殊方语,几度夕阳红。

  忠尧三人见窗外晚霞夕照绝丽,风景旖旎,便一起出了舱室,饱览大好河山的壮丽美景。黎诗兴奋地拉着忠尧奔至船头,遥指远处,但见青峰云霞之中一根巨石突兀,纤丽奇峭,峰峦上主云霄,山脚直插江中,宛若一个亭亭玉立、美丽动人的少女,缭绕的云烟像给那人形石柱像披上了一层薄纱,更显脉脉含情,妩媚动人。

  “忠尧哥哥,快看,那便是巫山云雨的巫山吧!”黎诗兴奋地说道,眸子清澈明亮,天真无邪。

  忠尧闻言却是一愣,心中想笑又不敢笑,只得尴尬地说道,“巫山云雨?呃……那是巫山神女峰,传说是西王母之女瑶姬所化。大禹治水时,瑶池十二仙女下凡助大禹疏通峡道,解除水患,后化为十二座奇秀绝美的峰峦耸立在巫峡两岸,称为‘巫山十二峰’。神女峰位置最高,每日第一个迎来朝霞,故此又名‘望霞峰’。”

  顿了顿,他终于忍不住想好好训诫、说道一番,让黎诗知道“巫山云雨”不能乱用,于是说道:“这巫山云雨……”

  岂料话音未落,黎诗抢先说道:“巫山披云雨而神秘莫测,云雨绕神女而变幻迷离。”

  忠尧微微一怔,“哦”了一声,心中暗暗庆幸:“还好没有继续说下去,原来她说的是这个意思啊,否则就要闹笑话了。”

  想罢,他直起身,迎着晚霞挺胸吟咏道:“襄王梦里,草绿烟深何处是。宋玉台头,暮雨朝云几许愁。飞花漫漫,不管羁人肠欲断。春水茫茫,欲度南陵更断肠。”

  长江,这条母亲河,对于长期以来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意义是非凡而深远的。斜阳下,忠尧数人凝视着它,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长江发源于唐古拉山脉各拉丹冬峰西南侧,自西向走奔流不息。

  其始起也,洪淋淋焉,若白鹭之下翔;其少进也,浩浩溰溰(ái),如素车白马帷盖之张;其波涌而云乱,扰扰焉如三军之腾装;其旁作而奔起者,飘飘焉如轻车之勒兵。

  数千年来,咏叹长江者不计其数,有人感怀长江太神秘,有人吟唱长江太多情,有人慨叹长江太古老,有人悲惜长江太沧桑。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壮怀激越;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凄凉感伤。西南万壑注,勍(qíng)敌两崖开,地与山根裂,江从月窟来,气势乎,磅礴也。而今龙魂何在?且看长江黄河,万古如一日,奔流不息,咆哮如斯,且看热血沸腾,血脉相依!复兴者,再度君临!

  ……

  不久,万重山过,船队途经白帝城后,遇一险滩,往来小舟摇橹者汗手死心,皆面无人色。须臾,艄公号子声声雷,船工拉纤步步沉,旁观者皆神惊。

  俄而,方过险滩,船至一石壁下,忽有大鱼正绿,腹下赤如丹,跃起柂旁,高三尺许,人皆异之。抬头远眺,石壁上有一神庙,依峭崖架空为阁,远远望去若江上神祠。

  又行不过数里,忽昼晦,风势横甚,险象顿生,众船工大恐失色,急忙下了帆趋驶附近小港,竭力牵挽之下,却仅能入港系缆,同泊者见状,皆来助牵。是晚,同泊小舟折樯破帆,几不能全,所幸万石船和八百料盐船只是破了点帆,待风雨过后连夜更换了船上的备帆。

  次日再次启程,雨添山翠重,舟压浪花分,经半日光景,至涪州。

  又小半日,小楼高下依盘石,弱缆西东战急流,翠竹江村非锦里,青溪风月已渝州。

  大约酉时,忠尧众人一路舟船劳顿,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抵达了此行的最终目的地——日思夜念的渝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