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左右为难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618 2019.05.01 17:57

  田雨彤上午忙完手头的事,下午留在店里专心等田暮雨到来,她觉得刘哥昨晚跟她说的事不单关系到她后半辈子的情感归属,也关系到她的事业还能不能继续下去,毕竟想要凭借她个人能力解决当前面临的问题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除非有奇迹发生。

  田暮雨下午四点多才出现,身边还跟着个“随从”——她那跟她形影不离的老公纪鸿升。田雨彤觉得纪鸿升这个男人实在不错,田暮雨跟田雨彤见面多数时候都有他陪着,即便偶尔田暮雨自己赴约,问起她来也是说老公在家陪孩子。纪鸿升貌似人际关系也蛮广,田雨彤几次跟这夫妇俩吃饭,纪鸿升都能在饭店碰见熟人,更巧的是她的合作伙伴、客户深谈起来有不少都认识纪鸿升,她很奇怪以他在市里这么好的资源怎么不自己做生意,这么多年还拿着公务员那点少得可怜的工资。问田暮雨,只说纪鸿升在机关里工作时间太久,人都懒散了,不想太操心。田雨彤想想也有道理,这两口子都是安稳过日子的人,她何尝不想像他们一样,吃饱上顿不用担心下顿饭在哪里。

  纪鸿升见到田雨彤就开玩笑道:“十八姑,晚上我请你吃饭,感谢你替我家小雨省了不少钱”。田雨彤和田暮雨听他这么说都乐了,田雨彤道:“我到底是排行第几啊?你家小雨有那么多姑姑吗?”。纪鸿升笑道:“你不是爱装嫩嘛,整天在朋友圈晒自拍,那我就祝你永远不老,永远十八岁喽”。店里的人都跟着笑起来,把田雨彤闹了个大红脸,指着田暮雨笑骂道:“你男人太嚣张了,你也不好好管管!”。田暮雨咧着嘴两手一摊,表示自己很无辜。

  玩笑归玩笑,田暮雨可没忘记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新房的家具这些日子已经陆续到齐了,她得让田雨彤安排好工人和日期过去安装,另外她还在她店里订了窗帘和一些饰品,得催着她早点让厂家发货,田雨彤平时事情太多,田暮雨总怕她把自己的事给忘了。次要目的就是来听听田雨彤的八卦,给她出出主意。

  还没等田雨彤开口,纪鸿升先对田暮雨说道:“小雨,晚上把你表哥也叫上吧,我跟他还挺聊得来的,你们女的吃饭,我们男的喝酒”。田雨彤一听就瞪着田暮雨说道:“你可真是个大嘴巴,怎么什么事儿都跟你男人说?!”。田暮雨不屑道:“说你智商低你还真不聪明,纪鸿升是什么人,用得着我说吗?他来你店里十次,七八次周齐都在,傻子也看明白了”。田雨彤叹了口气,沉声说道:“我叫你来就是为这事,你得给我想辙”。田暮雨往沙发上一靠,问道:“你先告诉我,给你发消息的是什么人?”。田雨彤呷了口茶,把她和刘哥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说给了田暮雨,田暮雨听得直皱眉,说道:“这男人至少过五十了,除了有钱,其他方面跟周齐都没有可比性啊”。“有钱还不够吗?”,田雨彤反问道,“我现在最缺的不就是钱嘛”。此时坐在一边椅子上玩儿手机的纪鸿升突然问道:“你刚才说他叫什么来着?”。田雨彤一愣,答道:“刘西坤”。田暮雨问纪鸿升:“怎么?你又认识了?”。“可不是嘛”,纪鸿升笑道,“这人应该是我们家的老邻居,开超市发的家,后来又经营过几个连锁服装店,至于现在做什么生意我就不清楚了,好多年没联系,不过见面肯定能认出来”。“真神了!”,田雨彤说道,“你说的一点儿不差,就是这个人。纪鸿升,怎么什么人都能跟你搭上边儿?”。纪鸿升一副大尾巴狼样,道:“我可是苦孩子出身,从小卖蒸馍,啥事都经过”。田暮雨白他一眼,嗔道:“你才比我们大几岁?你也是独生子女,你小时候经历过的事我们谁没经历过?也好意思在这儿吹牛”。纪鸿升不说话了,只是给田暮雨赔笑脸。田雨彤一看田暮雨话头不对,赶忙推了她一把,劝和道:“人家开玩笑呢,你瞎起什么劲儿!”。田暮雨顿了顿,冲她说道:“越扯越远了,你找我来当参谋,还是说你的事吧”。田雨彤道:“我就是纠结得很,两头都不想撒手,你说这世上怎么就没有两全其美的事呢?”。田暮雨笑道:“有倒是有,只是像你我这样的人遇不上罢了,其实大部分人都遇不上,一辈子总在做选择,就看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了”。正说着,周齐拿着一大盒“哈根达斯”走了进来,田暮雨调侃道:“哥,这么财大气粗啊,吃个冰淇淋都要几百块,真舍得花钱”。周齐笑道:“这不是因为你们在嘛,不能让我妹子把哥看扁呀”。田暮雨和纪鸿升都笑着不说话,田雨彤在一旁嘀咕道:“几盒破冰淇淋也值得显摆,真幼稚!”。

  晚饭时朴心雨带着葛飞也来了,这下子人算是聚齐了,大家互相寒暄了几句就开始分拨吃饭聊天,朴心雨知道表姐跟葛飞没话说,就刻意让葛飞坐得离她远些。田雨彤先开口问朴心雨:“心,你们银行现在对个人商业贷款有新政策吗?”。朴心雨道:“没什么新政策,这块儿现在死账呆账太多,很多个人贷款收不回来,贷款额度内部都压缩了”。田雨彤又问:“如果我想把我新区那套房子做商业抵押还能办吗?”。朴心雨愣了愣,问道:“你的房款全付清了?”。“没有”,田雨彤道,“我哪有那么多钱”。“你这是二次抵押啊”,朴心雨道,“我可给你办不了,我们行现在卡得特别严,像你这种情况基本是不给办的”。田暮雨问:“你琴琴姐有没有权限?”。朴心雨连连摆手道:“你们可别去找她,她这阵子天天配合法院的人出去强制执行,你觉得她敢帮你们办吗?”。田雨彤不再问了,拿起面前的一大杯冰啤酒一口灌下去大半杯,几个男人在旁边也都不说话,周齐更是脸扭向别处,看都不看田雨彤一眼,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田暮雨斜眼瞄着周齐,鼻子里不由“哼”出一声。

  纪鸿升知道晚上要喝酒特意没开车,田暮雨见田雨彤喝得有点多,就让朴心雨开她的车把他们都一道送回家。葛飞拉着周齐走了,估计是没尽兴,要换地方接着喝酒,纪鸿升没敢跟着去,他为什么不去只有他和田暮雨知道。

  田暮雨搂着田雨彤坐在车的后排,田雨彤大着舌头说道:“你们今天都看到了,我跟心心说那些话其实都是说给他周齐听的,他装傻充愣的本事真是一流,怎么不去当演员呢?我的处境有多难你们都知道,我要是哪天把他一脚踹了,你们可别来劝我!”。坐在前排的纪鸿升转过身看看田雨彤,又跟田暮雨对视了一眼,说道:“你别这么想,他也有他的难处,我看得出来他挺喜欢你的”。田雨彤骂道:“喜欢有个屁用!没能力养家有什么资格谈情说爱,让老婆跟着他喝西北风吗?”。田暮雨道:“我不赞成你跟周齐再这么拖下去,过日子他的确不是个好选择,抛开他家那些烂糟事儿不说,像他这个年纪混成他这样的还真不多。爱情是年轻人的事情,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吃饭穿衣养孩子,什么年龄干什么事就对了,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如果你真的跟那个刘哥在一起了,你就得一心一意地对待人家,否则像他那样的老江湖,你这种双商不高的人可玩儿不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