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田暮雨的诗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012 2019.06.08 21:12

  田雨彤见孙甜大步从早餐店走了出去,她也没有阻止,只低头大口大口往嘴里塞油条,眼泪不停地淌出来,一颗颗,一串串,落进碗里,掉在桌上,这画面与电影《天下无贼》里刘若英吃烤鸭那场戏如出一辙。女人痛哭流涕是为什么?为男人,为生活,更是为自己。

  与其说田雨彤这顿火是冲孙甜发的,不如说是冲她自己,可是该考虑的问题早就翻来覆去想了无数次,还有什么事值得耿耿于怀呢?刘哥答应孙甜的条件无非跟家具店有关,这种见利忘义的人田雨彤见多了,最真实的例子就是自己老妈。所以,尽管她心里很不舒服,但也不是不能容忍,只是以后得处处提防,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对孙甜毫无戒心了。

  田雨彤到店里时只有红姐在,这个店员是她从别的家具店挖过来的,田雨彤对她一直很尊重。红姐是个特别有责任心的人,销售业绩相较其他店员也最好,要不是田雨彤的店面小,不需要专设一个管理岗,店长的位置则非她莫属。

  红姐正扫着地,见田雨彤进来坐在展厅的圆桌旁发呆,便放下手里的东西,去里间倒了杯刚沏好的花茶端到她面前放下。田雨彤一惊,忙抬头说道:“谢谢红姐,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了”。红姐搓着两只手,脸色微红,“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田雨彤道:“红姐,你不用和我客气,有什么事尽管说”。红姐笑笑,“是这样,我想从咱们店辞职,到这个月底我就不干了”。“啊?!”,田雨彤觉得倒霉事全让她碰上了,“怎么了红姐,是嫌我给你的报酬低吗?我可以给你加的”。“不是不是”,红姐连忙摆手,“你对我一直挺好的,不是因为这个,是我家里有事,我儿子这个月刚到外地上高中,他在那边已经租好了房子,前几天打电话催我尽快过去陪读”。红姐的辞职理由虽然辨不清真假,但乍一听倒是蛮充分,即便是假的,能编出这种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就说明人家去意已决,田雨彤若是阻拦,反倒显得她不尽人情,不讲道理。田雨彤喝了口花茶,这茶里泡了枸杞、山楂和金边玫瑰,配上几颗冰糖,口感酸甜适中,如同红姐的为人一般,凡事都做得恰到好处,让人挑不出错来,如今就连这离开的借口也同样完美。田雨彤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提出来了,我没有理由不答应。本来以你平时的表现,在你走时我应该给你多加两个月的工资,可店里的经营状况你也知道,实在是捉襟见肘,希望你能多多体谅。以后只要你想回来上班,我随时欢迎”。“谢谢”,红姐道,“你的心意我领了,多余的钱我不要,只要把我当月的酬劳结清就行了,有机会咱们再合作”。

  田雨彤默默坐着喝茶,时不时生出一两声叹息,这世情例来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人家不对你“趁火打劫”已经很够意思了,连田暮雨那种整天满嘴道理的“酸夫子”对她提出的入股请求都退避三舍,何况红姐这个与她只有工作关系的外人呢,如果某天在其他卖场碰见红姐在上班,她也犯不着生气,“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

  田雨彤听见手机响了一下,拿起看是周齐发来的一首现代诗:

  四月天

  一朵彼岸花,开在摩陀的蒲团上,

  我双手合十,想要感受她的滋养。

  流星从指尖滑过,嘲笑我的绝望,

  那遥远的光芒,你怎能轻易得偿?

  我是爱恋里奋勇的斗士,

  徒留下彻骨的伤,

  你轻挥手臂,作别诗人和天堂。

  孤清将与我永久相伴,

  冷落的魂无处安放。

  就这样吧,美丽的人,

  芳菲过后,独留暗香。

  就这样吧,多情的人,

  炙烈如你,痛断肝肠。

  田雨彤如今的挣扎已没有那么强烈,毕竟和周齐的分手计划她筹谋已久,最痛苦、最矛盾的时期已经过去。可周齐不一样,他从未想过她有天会离开他,这个时候应该是他最难过的阶段。

  这首诗田雨彤连读了三遍,竟又落下几滴眼泪,这泪水包含对周齐的同情,更多则是对自己的悲悯,那朵“彼岸花”不正是她么?芳菲渐尽,徒留暗香……

  田雨彤把诗转发给田暮雨,田暮雨立刻打来电话问道:“你怎么会有这首诗?”。田雨彤被她问得一头雾水,“怎么了?是周齐发给我的”。“呵……”,田暮雨笑道,“这个周齐真是幼稚到家了”。“你什么意思啊?”,田雨彤更不明白了,“诗有问题吗?”。“当然没问题了”,田暮雨反问道,“你平时都不看我的微博吗?”。“很少看”,田雨彤道,“那是你们‘文化人’才用的高级玩意儿,像我这种‘土鳖’只玩微信”。“难怪了”,田暮雨道,“这首诗是我写的,是我看完一篇文章后有感而发而已”。“啊?!”,田雨彤惊讶的不是作者是谁,她知道田暮雨完全具备写出这种文字的水平,她是不明白周齐怎么会把田暮雨写的东西发给她?不过是人家的一篇“读后感”,却被她误解成“风马牛不相及”的另外一种意思,真是可笑至极。

  田雨彤挂了田暮雨的电话,心里又羞又恼,随即编了条微信发给周齐:我已经和你分手了,请你早点认清我们之间的关系,以后别再用这种幼稚可笑的手段来骚扰我。这首诗完全不是你理解的意思,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作者本人。我劝你尽快清醒过来,不要自作多情,浪费时间了!

  这条消息写得够狠够冷血,田雨彤想用它骂周齐,同时也骂自己,他们都把旁人的无心之举刻意套用在自己身上,着力放大自己的委屈,这种“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的行为简直愚蠢!“伤春悲秋”是有钱又有闲的人干的事,她和周齐显然没这个资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