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暴露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048 2019.05.31 18:23

  周齐拉了把椅子坐在田雨彤对面,说道:“彤彤,我知道你在咖啡厅说的话是故意气我,我在你心里不至于恶劣到那种地步,不然你不会跟我交往这么久”。田雨彤“哼”了一声,道:“如果你是来和我说这种废话的,那你还是赶紧走吧!”。周齐道:“那好,我就有话直说了。我自认没骗过你什么,也为你花了不少钱,我每月的工资就那么点儿,除去给我儿子的抚养费,剩下的基本都花在你身上了,一个男人爱不爱一个女人,就看他肯不肯为这个女人花钱,不是吗?”。田雨彤一阵恶心,恼道:“周齐,你说这话不觉得亏心吗?只有你给我花钱,我没为你花钱?瞅瞅你身上这套衣服,从头到脚是你自己买的吗?”。的确,自从周齐和田雨彤谈恋爱以来,他的所有行头都是田雨彤置办的,田雨彤认为只有把周齐打扮得时尚才和她匹配,另外她也想让周围人看看,周齐只有跟她在一起才能活得更有质量,更光鲜。“呵……”,周齐冷笑道,“你花钱?以你家现在的状况,你舍得用自己的钱给我买东西?不过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罢了”。田雨彤没有马上接话,只用两只大眼睛死死盯着眼前这个男人,目光如刀子一般,看得周齐后背发凉,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道:“彤彤你别生气,我说这些不是要跟你计较钱的事儿,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是不想结婚,可现在经济条件不允许,不能让你跟着我受罪呀”。“哦”,田雨彤收起刚才凌厉的表情,道:“你的难处我明白,既然如此,我提出分手不正好减轻你的经济压力,成全了你嘛”。“不不不”,周齐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在没钱不代表以后没钱,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的,等我投在生意上的钱回了本,咱们立刻去领证,你看怎么样?”。“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田雨彤问道,“有确切时间吗?”。周齐犹豫道:“生意上的事不好说,不过我想应该不会太久”。“呸!”,田雨彤终于忍不住了,骂道:“姓周的,我不是一二十岁没见过世面的无知少女,以前听你哄我,是我心里还存着一丝希望,想着恋爱谈个一年半载就能水到渠成,就能跟你结婚,可我们在一起快两年了,你绝口不提这事,尤其是我告诉你我怀孕了,以为你会跟我求婚,没想到你竟然逼着我去把孩子打掉,从那时起,我就对你彻底绝望了!”。周齐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是他对不起田雨彤,道:“让你打胎是我的错,我再解释也都是借口,可我没有能力再养一个孩子,你就不能体谅体谅我吗?等我们以后生活好了,可以再生啊”。田雨彤看着他那副大言不惭的德性,恨不得立马赏他两个大耳刮子,咬着牙说道:“以后再生?你知不知道我今年多大年纪了?以后是什么时候?到时我还生得出来吗?何况那是条性命,做掉他你能体会我的痛苦吗?”,田雨彤气得混身发抖,握紧了拳头,继续道:“我们母子俱损,从你嘴里说出来竟然如此轻松,你还是不是人?!”。

  周齐如梦初醒,这才明白两人分手的症结不在结婚上,而在打掉的那个孩子,田雨彤一直想再生个儿子他是知道的,但他没想到她的执念会这么深。这是个原则问题,如果当时他主动承诺愿意抚养孩子,即便先不结婚,田雨彤也不会像今天这样绝情。周齐像泄了气的皮球,颓然说道:“彤彤,是我对不起你,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让你放弃孩子。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是我没脸,还想来劝你回心转意,我保证以后再不来烦你了。你妈的事我仍然会尽力去办,你放心”。说完,他起身缓缓向店外走去,脚步沉重,没有再回头。

  田雨彤望着他的背影,心里一阵阵发紧,她知道周齐这回是彻底死心了,让他认定她是为了打胎的事情过不去也好,毕竟这个理由足够严重,无比充分,严重到令彼此绝望,充分到使双方能够悬崖勒马,各退一步,不再互相胁迫着走向无法救赎的深渊。田雨彤很清楚,她压根儿不愿意给周齐的儿子当后妈,她没有那么大的心胸,也不想跟他的老妈和前妻交往周旋,自己家的事已经一团乱麻了,她需要的是能帮她解决问题的男人,而不是给她增添麻烦的人。

  田雨彤锁好家具店的门,转身要去停车场取车,却瞥见刘哥正朝着自己走来,面上带着微笑。田雨彤一愣,很快想到刘哥刚才可能已经看到了周齐,更甚者可能已经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不由一通心虚,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结巴着问道:“刘,刘哥,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刘哥像没事儿人似的,坦然一笑,道:“我来一会儿了,见你正跟人说话,就没打扰你们”。田雨彤听他这么说,腿一软差点儿坐地上,眼睛直钩钩地瞪着他,她不敢想象他到底听见了多少内容,她觉得自己像被人扒光了扔在他面前,暴露得至肉至骨,无地自容。刘哥见她半天不动地方,搀了她一把说道:“丫头,傻了吗?上我的车吧,带你去吃饭”。田雨彤这才回过神来,只答了声“好”,便像个机器人似的跟在他身后向停车场走去。

  田雨彤坐在刘哥车里,气氛简直尴尬到了极点,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该用什么说辞来打破眼下的僵局。车窗外天色渐黑,车内视线开始混浊,她斜眼瞟向他的脸,实在看不清他的表情。她并不了解刘哥,他的脾气秉性、喜怒好恶,于她来讲都是问号,何况又是她跟其他男人的感情纠葛,还涉及“堕胎”,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这种事情。

  田雨彤心一横,干脆放弃思考,大不了被刘哥狠狠骂一顿,就此断了来往。破罐子破摔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