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无题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242 2019.05.03 19:31

  转眼就到了周四,即便葛飞心里一万个不乐意,这回也抵不过朴心雨态度的坚决,朴心雨甚至把李琴琴吓唬她的话添油加醋地讲给他听,以葛飞对老婆这两个姐姐的了解,说完全是危言耸听也不尽然,两个铁娘子凑在一起出个馊主意,别说朴心雨面瓜一般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就是他葛飞也无计可施。银行本就有下派分行中层到各个支行轮岗的制度,若是李琴琴心一横真把朴心雨发配到一二百公里外县里的支行去当行长,短则半年长则两三年,葛飞哪受得了,从朴心雨答应做他女朋友到结婚至今,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要不是一直没有孩子,这样的生活堪称完美。所以,为了不让老婆离开自己,葛飞咬牙切齿地答应去看病,并在周四这天向领导请了假。

  到了医院,葛飞和朴心雨在生殖科的几个诊室之间穿梭,抽样化验、等结果、大夫问诊,田暮雨始终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没动地方,只在朴心雨从她身前经过时简单问几句诸如:结果什么时候出来?大夫有没有检查朴心雨身体情况之类的话,一句涉及葛飞的话都没有。直到两人看诊结束,田暮雨才起身去向大夫表示感谢。

  三个人从医院出来,朴心雨说要陪田暮雨逛街,支走了葛飞,姐妹俩便打车到市中心的一家星巴克点了两杯咖啡坐下。“说吧,什么情况?”,田暮雨问道。朴心雨眼珠转了转,喝了两口香草拿铁才说道:“大夫说问题不大,给葛飞开了些激素类的药,让他平时注意饮食、休息,多泡热水澡,慢慢调理调理就正常了”。田暮雨一听就恼了,骂道:“朴心雨,你骗鬼呢?!在我面前还不说实话,你觉得自己很聪明是不是?事到如今还要编这种哄孩子的话来糊弄我,是你缺心眼还是我脑子不灵光?!”。朴心雨一看表姐发这么大火,立马慌了神,忙说道:“姐,姐,你小声点,是我错了,我跟你说实话,你别生气”。“快说”,田暮雨压着嗓门嗔道,“一五一十地告诉我”。朴心雨又红了眼眶,低声说道:“大夫说像他这种情况生育的希望很小,属于先天发育异常生成障碍,如果在小时候及时做手术治疗还有可能恢复功能,但现在……”。“这叫希望很小?”,田暮雨怒道,“这叫没希望!我问你,你跟他那方面生活怎么样?”。朴心雨愣住了,她没想到这话能从表姐嘴里问出来,类似这样的问题以往只有田雨彤才说得出口,遂小声答道:“很少很少,不过我觉得也没什么”。“那就是基本没有”,田暮雨道,“这种日子也只有你这种白痴跟他过得下去!让我说你什么好啊?!”。朴心雨看着表姐痛心疾首的样子,手脚都不知该往哪儿放了,只得端起咖啡低头不停地小口啜着,如果杯子口大些,她恨不得把脸扎进去。两个人半晌都没再说话,朴心雨的目光几次瞟向田暮雨,田暮雨却始终看向窗外,表情阴翳得有些吓人,朴心雨很想赶快回家逃离这里,可就是不敢开口。“今天的检查结果你打不打算告诉你爸妈?”,田暮雨终于又说话了。朴心雨觉得为难,答道:“我不知道怎么说啊”。“你不说就只能我来说了”,田暮雨道,“总不能让家里人一直这么糊里糊涂地难过下去”。朴心雨点点头,她知道表姐决定的事情她再反对也没用,只好由着她去和亲人们讲了。“你最好快点做下一步计划”,田暮雨继续道,“不离婚就去福利院领养,至于葛飞,他的想法根本不重要,他也没资格说话”。

  朴心雨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有些萎靡,她突然感到疲累,和葛飞相伴近十载,她对他的感情总是说不清、道不明。要说爱,当初葛飞追求她时,她是根本看不上他的,葛飞不但年纪比她大许多,家境一般,还面相偏老,笑起来一脸褶子,与她想象中的男朋友形象完全不符。之所以最终答应他的请求,一方面确实是被他锲而不舍的精神打动,觉得既然他争取的过程如此艰难,以后就一定会对自己好。对女人来说,与其追求自己喜欢的男人,不如享受喜欢自己的男人带来的关爱。这一点她倒是先知先觉。另一方面,彼时她的家境困难,老爸早年辞职下海经商,后来因为借债把原有的唯一一套房子抵押了出去,在她上班之前的几年,三口人每月只靠老妈微薄的退休工资生活,急需有个人和她分担经济压力。葛飞毕竟工作多年,收入比她高出不少,葛飞父母又都是事业单位的退休职工,能够自给自足不用葛飞负担。她自觉以她家的状况找不到各方面条件都好的对象,葛飞看似也愿意帮她赡养父母,这才同意做他女朋友。其实和葛飞恋爱期间,田暮雨和田雨彤都陆续给她介绍过其他男人,男方无一例外地都对她很满意,但她仍旧不自信,一一回绝掉那些人的追求,她害怕与人交往加深,对方会嫌弃她家境不好,不愿承担赡养她父母的义务。正是她的这种想法才促成了这段带有欺骗色彩的婚姻,让葛飞能够瞒天过海骗过所有人的眼睛,顺利将她娶到手。

  朴心雨是在结婚后才逐渐感觉到葛飞在那方面不正常的,加之娘家人对她一再追问,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起初葛飞只说自己吃着调理的药物,很快会好起来,朴心雨没有多想相信了他,可天长日久她发现葛飞不但没吃药,抽烟、酗酒的现象还愈演愈烈,根本不是准备要孩子的状态,再加上这几年田暮雨的频繁提醒,让朴心雨对他的疑心越来越重,她也开始怀疑葛飞在恋爱之初就对她隐瞒了事情的真相。

  此时朴心雨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她想起田暮雨曾经给她介绍过的一个男孩子,那人长相白净、家境优渥,对她一见钟情,几次三番被她拒绝后才偃旗息鼓,后来找了个各方面条件都不如她的对象结了婚,听说是女方对他穷追不舍才修成正果。前阵子是田暮雨突然提起,说人家已经有一儿一女了。

  这世上聪明人和傻瓜的区别就在于:聪明人总是目标明确,并为了实现目标不懈努力;而傻瓜则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得过且过,浑浑噩噩地走完一生,即便真有清醒的那天,忏悔过后也不见得会做出改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