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陈年旧事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562 2020.03.24 09:36

  田暮雨对童年时期的记忆还算清晰,她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记性太好,并且对不好的事情印象尤其深刻。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田暮雨进门就看见老妈仰面靠在卧室的床头,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上的吊扇,眼眶通红,面部肌肉伴随着她时不时发出的叹息声断断续续地抽搐,明显是刚哭过的模样。田暮雨不敢吱声,三步并作两步跨进自己房间,反手关上了房门。彼时她年龄虽小,却并不傻,从父母前一晚吵架的对话当中懵懂晓得老妈为何如此伤心。田暮雨不知道该怎么劝慰老妈,只能躲起来不去惹她讨厌,自己在她面前一向是笨嘴拙舌不懂事的,这个时候还是当空气比较好。

  “小雨”,老妈推开房门叫道,声音低沉而嘶哑,“我今天没精神给你做饭了,冰箱里有昨天拌好的肉馅儿,你自己和些面,擀成面皮包饺子吧。你也不小了,该学着做点家务活了”。田暮雨搁下手里的作文书,心里暗暗叫苦,尽管之前隔三差五地跟着姥姥学习过包饺子,可那只是当作游戏玩玩而已,真要自己单干她还是很忐忑的,何况和面这种活儿从来没做过,天晓得她会弄成什么样,干不好老妈少不了又是一顿数落。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田暮雨有样学样,和面、醒面、揉髻子、擀皮,好在一切还算顺利,饺子皮做得滚瓜溜圆,厚薄适中,这是超水平发挥了,田暮雨有点小兴奋。饺子得包出两个人的饭量,起码要三十个,她一边默默填馅儿、捏面皮,一边透过厨房的玻璃窗偷偷观察老妈的一举一动。其实老妈斜靠在床上根本没动,除了眼角时不时滑落的泪水,基本上跟雕像差不多。

  田暮雨刚坐上一锅水,等着烧开后煮饺子,就听见有人敲门,老妈道:“小雨,先隔着防盗门看看是谁,要是你爸,不准给他开门!”。田暮雨“嗯”了一声,心说:不开门?老爸不会自己拿钥匙开吗?老妈气糊涂了吧。她跑去看,竟是奶奶站在门外,连忙拧开门锁把奶奶让进来,这才发现老妈不知何时把锁给绊上了。

  奶奶见田暮雨两只手都沾着面粉,心疼道:“乖,你别做了,去屋里看书,我来做”,说着就撸起袖子去洗手。老妈仍旧坐在原处不挪窝,也不说话,眼前的一切像不关她事儿似的,田暮雨晓得她是在生老爸的气,连带着也怨恨起了奶奶。

  等饺子煮熟,奶奶先盛出一盘给田暮雨,又端着另一盘进了老妈的卧室。“哼”,老妈把盘子一推,没好气地问道:“妈,您今天来干什么?是给您儿子说情,还是搅和我跟他离婚?”。奶奶从墙角拉了张凳子坐下,不紧不慢道:“离什么婚?孩子都那么大了,瞎闹什么呀”。老妈带着哭腔恨道:“您儿子做了那么不要脸的事,不离婚我的脸往哪儿放?!”。“不确定的事情可不能胡说呀”。“我怎么会胡说?”,老妈道:“是他同事的老婆告诉我的,他和他们单位档案室的资料员……”。“你抓着现形了?”。“那倒没有”。“对呀,你又没亲眼见到,光听别人讲,捕风捉影的事哪能相信”。“捕风捉影?”,老妈委屈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人家怎么不说旁人,单说他?他要真是问心无愧,昨天我到他单位去,他也不至于怕成那副德性”。“你糊涂呀!”,奶奶拍着大腿急道:“你怎么能去他单位闹呢?影响多不好!再者来说闲话的人到底安的什么心你又不晓得,怎么就轻易上当了呢?”。“呵……”,老妈冷笑道:“这时候我还怕什么影响?我的脾气您儿子最清楚,既然他敢背着我干见不得人的事,就该想到有东窗事发,被我揭穿的一天,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他得一力承担!……别人安什么心我不管,他的丑事我也不是只从一个人那儿听来的,风言风语早就刮进我耳朵里了。您如果不信大可亲自问他,看他跟不跟您这当妈的讲实话!”。老妈边说边抹眼泪,哭了一会儿,语气又软下来,“妈,从前是我不好,不该猜疑您重男轻女,说您只喜欢老三家的小子,不喜欢小雨。那年春节更不该把小雨他爸送给您和我公公的两箱白酒强行搬走,实在很过分。以往种种都是我的错,是我不懂事,总惹您生气,希望您大人大量,别跟我这小辈计较……妈,您一向护犊子我知道,但这次的问题,您无论如何要站在我这边。我承认,昨天到他单位闹是我不对,我考虑得不够周全,这阵子不止一两个人悄悄来跟我讲他和那女人的事,我是气急了。但老话说“空穴来风,未必无音”,一两个人到我这里说他坏话,您可以骂他们另有所图,不安好心,可三五个,六七个人都来讲同样的话,您还能说大家都没安好心?……话说回来,您儿子在为人处事方面有他的优点,他那么爱交朋友,即便因为工作得罪过极个别人,也绝不可能与这么多人结怨啊”……

  至于奶奶后来又说了些什么,田暮雨终是记不清了,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多年,再好的记忆力也抵不过岁月长河的冲刷。她只隐约记得奶奶仿佛是被老妈的一连串哭诉撼动了立场,对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儿子也开始将信将疑起来,并信誓旦旦地对老妈许诺要好好教训老爸,让他回家给老妈下跪认错。

  然后嘛……就没有然后了。

  若非要追究个结果,大抵就是老爸向老妈忏悔道歉,赌咒发誓与人一刀两断,并写下保证书永不再犯之类,老妈则疾言厉色,涕泪交加,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痛陈他所做所为对妻儿伤害其大,对事业影响其深等等,但即便如此,最后还是要原谅他,以彰显自己忍辱负重,宽容大度,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借此加重男人的负罪感,令他俯首贴耳,心悦诚服,再不敢越雷池半步。

  其实老妈心里明镜似的,她晓得老爸后来做的一切并非奶奶的功劳,老太太始终不相信儿子会做出让自家丢脸的事,即使做了,也不完全是他的错,要怪儿媳妇平日里太蛮横霸道,对他不够温柔,这才导致他情感失落,去别的女人那儿寻求慰藉。所以根本不存在什么“老母亲义正辞严教训儿子,儿子痛哭流涕改邪归正”的戏码。奶奶之所以对老妈许诺,不过是为了息事宁人,稳定局面,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让她给老爸惹出更大的麻烦。

  田暮雨如今想想,老爸当年的风流债兴许确有其事,不然他不会把对田暮雨离婚事件的发言权全部让给老妈,尤其在田暮雨和老妈争论是否能用男女关系混不混乱作为衡量男人好坏的唯一标准时,他更是三缄其口,恨不得所有人把他当成透明的。

  田暮雨从这件事情中得出两个结论:一是成年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犯原则性错误,特别是男女关系方面,否则在配偶面前一辈子都别想翻身;二是夫妻矛盾本就千丝万缕,牵扯太多,就事论事,无论你做的对错与否,永远不要指望对方的父母能真心站在你这边帮你说话,毕竟你不是他们养大的,与他们更没有血缘。老妈之于奶奶是这样,田暮雨之于纪鸿升的妈也是这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