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免费的晚餐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199 2019.04.28 22:37

  田雨彤出了家具店就跑到路边拦出租车,她现在心慌意乱,怕自己开车再发生什么意外就更麻烦了。等她赶到医院时,只看到老爸守在诊室外面,就问道:“爸,孩子怎么样了?我妈呢?”。老爸答道:“孩子暂时没事了,小手指上了夹板。倒是你妈,刚才一着急又犯病了,心率不齐,头晕、恶心,这会儿在观察室,孩子跟着她呢,我怕你来了找不到我们,在这儿等你一会儿”。田雨彤这才松了口气,跟着老爸去了观察室。他们进去时正赶上大夫给老妈做初步检查,检查完田雨彤被大夫叫到了门外,她问道:“大夫,您把我叫出来是有不能当我父母面说的话吗?”。大夫答道:“那倒不是,你妈的情况有点复杂,初步看是心脏上的问题,我问过她是否对自己的心脏病知情,她说她很清楚。但根据她刚才的症状,我怀疑不单是心脏病,有可能是转氨酶高的病理反应,建议你们先办住院,做个全面检查”。田雨彤听得一头雾水,问道:“转氨酶高会导致什么病?”。“主要是影响肝功能”,大夫继续说道,“初期是引起肝炎,肝炎又分很多种,如果不及时确诊治疗的话,再往后转化成肝硬化、肝癌都是有可能的。这些情况我刚才已经告诉过你妈了,她不同意住院做检查,我把你叫出来是想让你劝劝她,闺女说话当妈的总会听的”。田雨彤向大夫道了谢,便转身回了观察室,这才注意到女儿站在老妈旁边正眼巴巴地望着她,右手缠着厚厚的绷带,小脸上还挂着泪痕,之前估计是疼坏了。她走过去把女儿抱在怀里,柔声问道:“玫宝,还疼吗?”。女儿乖巧地摇了摇头,说:“刚才特别疼,现在只剩下一点点了”。田雨彤看看女儿,再看看脸色蜡黄的老妈,眼睛一热,说道:“妈,大夫已经跟你说了你的病情,你听我的话住几天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如果没事咱们都放心了不是?”。“我不住”,老妈反对道,“你知道做那些检查得花多少钱吗?我的心脏病已经住了几回院了,花那么多钱到最后不还是得保守治疗。你别听大夫在那儿瞎忽悠,我的病我心里清楚得很,不用做检查,咱们回家”。田雨彤知道老妈的性子,也不想在医院里跟她吵起来,只好先送他们回家,自己今天要给几家软装客户登门量尺寸,还得再回趟家具店取车。

  田雨彤在回店里的路上寻思老妈这检查必须得做,但她对第三医院的情况不了解,于是就打开手机在微信朋友圈发了条消息求助,问有没有人在医院有相熟的大夫。没过一会儿就有电话打来,不出意料,第一个果然是周齐。田雨彤不想接他的电话,这个男人在她遇到困难时除了只会说些安慰人的废话和不着边际的保证,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她根本懒得理会。当初田雨彤之所以答应跟他在一起,一方面确实是为了让周齐对老妈的事更上心,尽全力帮她们要账还账;另一方面也是被他信誓旦旦的花言巧语迷了心窍,有点喜欢上了他,毕竟周齐长得还行。可时间久了田雨彤发现,周齐不仅办事能力一般,对待前妻的态度也是优柔寡断、随叫随到,这让她非常恼火,她向他多次提出分手,周齐死活不答应,两人的关系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一直拖着没有下文。

  田雨彤在外面跑了一下午,饿得肚子“咕咕”直叫,她一看到了晚饭时间便准备开车回家。这时候又有电话进来,是她前阵子刚结识的一个客户,大概五十岁的样子,和妻子离婚多年,女儿在国外读书,是个挺有钱的主儿。田雨彤对自己的客户一向热情,对这种有实力的主顾更是恭维有加,不但希望能跟他们做成买卖,也试图通过他们拓宽自己的人脉,这对于生意人来讲当然无可厚非。她接起电话问候道:“刘哥,你好呀”。“你好,小田”,刘哥说道,“该吃晚饭了,你答应过要请我吃饭的,现在兑现吧?”。田雨彤担心着家里的两个“病号”,只好推辞道:“刘哥,真不好意思,孩子今天上午把手压伤了,吓得我妈犯了病,我这会儿得赶紧回家看看她们怎么样了。欠你的饭我记着呢,就这两天,我一定安排好局请你吃大餐,你看怎么样?”。刘哥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叫你来吃饭就是想问你在朋友圈发的消息是什么意思,既然如此你快回家吧,咱们的饭局什么时候都好说”。田雨彤随即表达了一通感谢便挂了电话。

  回到家,田雨彤见着父母在厨房里忙活,女儿吊着胳膊在客厅里看动画片,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一家人正吃饭,她的手机又响了,又是刘哥打来的,他在电话里说道:“小田,我现在在你家楼下,你下来一趟”。什么情况?!田雨彤有些摸不着头脑,放下手机就下了楼。“刘哥,你怎么来了?”,田雨彤见到他就问。“我吃完饭没事就到你这儿来了”,刘哥道,“你妈和孩子都怎么样了?”。“暂时没什么问题”,田雨彤道,“你怎么找到我家的?我好像没告诉过你我住哪儿啊”。刘哥笑道:“我也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问了孙甜你的住址,自然很快就找来了”。“那你来是有什么事?“,田雨彤又问。“你等一下”,刘哥转身打开车门,从驾驶室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她,说:“这个给你”。田雨彤一看就知道是一打“毛爷爷”,忙推辞道:“刘哥,你这是干什么?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拿着吧”,刘哥说道,“你的事我从孙甜那儿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你家里开销大,全靠你一个人撑着太难了,这点钱其实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我就是想尽点儿心意”。田雨彤没有伸手去接,刘哥这样做的目的她太明白了,她对这个老男人虽不反感,但也谈不上有好感,毕竟他的岁数比她大太多,样貌更是入不了她的眼。刘哥见她站着不动,又说道:“这钱你不愿收我也不强求,我在第三医院有熟人,可以找个主任级别的大夫再给你妈好好看看病,你看怎么样?”。田雨彤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那太谢谢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