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双面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490 2019.07.11 07:45

  田暮雨肚子里的墨水其实根本不作数,最清楚这一点的莫过于她自己,她的知识面窄得很,说她是“文艺女青年”都高抬了,她那点存货就如同她的电动车,把电充满后刚开出去速度蛮快,但在行驶过程中就会让人有后劲不足的感觉,到底是功率太小,跟那些个儿大的电动车还是比不了。田暮雨的知识储备也是如此,平时和同事、朋友谈古论今地“侃大山”,乍一听她好像挺博闻的,实则往深里说就不一定行了,就是那种什么都知道一点,又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糊弄糊弄像她儿子那么大的小学生还行,遇到有真才实学的,她恐怕就要闹笑话了。何况人家“文艺女青年”给人的一贯印象都是温婉谦逊、彬彬有礼的,她则不然,时常表现得泼辣外放,和她内心里那点小心思完全格格不入,她也常怀疑自己是不是患上了“精神分裂”。尤其是参加工作的这些年,处在生产一线的她每天和冷冰冰、硬梆梆的机器打交道,力气小的人根本摆弄不了,稍不留神就会有磕碰,它们仿佛是一只只恃强凌弱的野兽,越对它们轻柔反而越容易伤到自己,刚修好的圆润的长指甲被削掉一块,变得奇形怪状、尖利如刀,膝盖和小腿隔三差五的总有几块淤青,令人怀疑她是不是遭遇了家暴。渐渐地,田暮雨总结出一个经验:她从前在家的“大小姐”做派在这儿根本用不上,于是只能学着师傅们的样子,练得饭量大一些,肢体动作大一些,这样才有力气干活,才能尽量避免受伤。时间久了,这些当初刻意更改的习惯慢慢渗透到了她的骨子里,她开始大声说话,大口吃饭,趿拉着鞋子走路,干起活儿来粗犷利落,活脱一副旧时农妇的模样。那些厂房里的“大家伙们”也不敢再“欺负”她,在她的手里越来越听话。田暮雨对自己的这种转变持“喜忧参半”的态度,喜的是她终于适应了这份工作,并从中找到了她能把“一件事干好”的自信;忧的是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跟体力活搭上边儿,就像纪鸿升说的,她是“小姐身子丫鬟命”,想当林黛玉,却不得不做了扈三娘。为了生计,这世上有太多人做着与自己兴趣无关的工作,尽管田暮雨对自己的“沉沦”感到愤懑,却也无可奈何,谁让她能力有限呢?

  田暮雨很不满意纪鸿升对她的评价,他说她是“丫鬟命”,这说明她在他心里的地位的确不高。可人家说的是实话,如果人的一生中“快乐”所占的比例有限,那么她在二十岁以前就已经把这部分内容消耗殆尽,剩下的只有痛苦和麻木了。

  一天晚上,纪鸿升下班回到家对田暮雨说:“这周末和我一起去上坟吧,我爷爷奶奶的那块坟地收拾好了,周六上午迁坟下葬”。田暮雨问道:“是你前阵子联系的那个墓园?”。“是啊,请人看过了,那地方风水不错,我爸和几个叔叔也都挺满意的”,纪鸿升面露得意之色,“他们都夸我会办事”。“你们那一大家子将来还真准备合葬啊?”,田暮雨又问,“每家出了多少钱?”。纪鸿升翻着眼皮想了想,“除了二叔二婶,剩下四家每户十万”。田暮雨本来就对纪鸿升家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有意见,听到这个数字,心里顿时起了不痛快,原想立刻发作,忍了忍继续问道:“你二叔那么有钱,他怎么不出?”。纪鸿升还在回味各位叔伯长辈对他的赞美,没注意到田暮雨情绪起了变化,答道:“我二叔当年是二婶家的上门女婿,即便如今他再有钱也得守老家儿定下的规矩,百年以后入的是二婶家的祖坟。不过这次我二婶和她姐姐把我家祖坟旁边那块儿地买下了,这样我二叔也算是没走远”。

  田暮雨看着纪鸿升那副兴致勃勃的表情,恨不得朝他身上狠狠踢上两脚,再在他脸上挠几道口子。他妈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没有人能比她把自己修饰得更加忠厚老实,实则精明得厉害,一边装可怜骗过田暮雨说她没钱,出不起装修款;一边悄悄拿十万块给自己买坟地。可笑的是田暮雨还傻乎乎在自己老妈那儿为她辩解开脱,现在想来,田暮雨只能怪自己太单纯,人家说什么她都信,她早该想到,纪鸿升那些心眼儿不正是他父母遗传给他的嘛!自己已经跟纪鸿升没有夫妻关系了,凭什么去给他爷爷奶奶上坟磕头?!

  纪鸿升见田暮雨迟迟没有再开口,以为她答应了,又说道:“到时候你穿得素净点,别化妆,毕竟我们家在咱们这辈人里你是长媳,打扮得庄重一些还是要的”。田暮雨感觉有一股气堵在胸腔里,沉沉的、满满的,绕来绕去,她很想对着纪鸿升破口大骂,无奈就是发不出声。米饭正在屋里做作业,让他听到父母又吵架,回头去跟姥姥姥爷告状,如果再让自己老妈知道纪鸿升家买坟地的事,她肯定立马跳起脚来找他妈算账,那样事情只会越来越麻烦,不好收场。没办法,这哑巴亏田暮雨只得暂时咽下,留待以后再慢慢算吧。

  周六是个大风天,干燥的空气混合着沙尘把天空染得昏黄混沌,看不见太阳。平日里遇到这种天气,田暮雨都尽量不出门,免得被大风刮得灰头土脸,回到家要从上到下把身体和衣服都洗一遍。可今天不行,虽然那天没有明确答应纪鸿升要和他一起去上坟,却也没有当场拒绝,事到临头再推辞,除非跟他撕破脸大吵一架,不然以她的智商实在想不出合适的理由。尽管田暮雨从前知道自己不聪明,但最近她发现她的脑子是越来越不好使了。

  田暮雨化了淡妆,挑了一支颜色不太鲜艳的口红涂在唇上,她有二十多支口红,颜色淡雅的还真没几个。临出门时,纪鸿升看着她的脸,张了张嘴没说话,田暮雨冲他翻了个白眼,随即把一个黑色口罩戴在脸上。

  米饭在车里显得很兴奋,一路上嚷嚷着今天要和他的小堂弟玩个痛快。小孩子就是这样,他们才不管大人带他们出来的目的是什么,只要能让他们撒欢儿就行。何况米饭长这么大,他那太奶奶统共也没见过几次,太爷爷就更不用说了,早在几十年前就驾鹤西游,孩子跟这两个人根本没有感情可言。但田暮雨家就不同了,田暮雨是她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在家里又排行老大,虽是女孩儿,从小到大爷爷奶奶却最宠她,凡是有好东西都先想着她。后来米饭降生,二老又对这个重孙子爱得不得了,无论逢年过节还是米饭生日,厚厚的红包总少不了。米饭刚出生的时候,田暮雨的奶奶还几次三番地要求给她带孩子,田暮雨拗不过她,只好在出月子后抱着米饭回奶奶家住了几天,可把老人高兴坏了。

  想起爷爷奶奶,田暮雨不禁湿了眼眶,转眼爷爷已经去世一年多了,这一年多里她常梦见他,在梦里他的精神仍旧矍铄,身体仍旧硬朗,他还和活着时一样,迈着轻快的步子来到她面前,大声叫她:“小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