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痛苦的老妈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033 2020.02.22 00:37

  父母进门,田暮雨的脸颊并没有挨到老妈打来的耳光,反倒是额头上被老妈用右手食指连戳了好几个红印子,像小时候一样,她恍惚间还自嘲了一下,觉得自己真是狗血电视剧看多了。老妈两眼通红,明显是哭了一路,此刻鼻腔里还残余着涕泪的声息。老爸脸色铁青,一句话也不说,不只是他,房间里所有人都沉默,每个人的耳朵里都只有一种声音,那就是母上大人愤怒的咆哮。

  “你是一刻也不让人安生呀”,老妈又朝着田暮雨后背上狠狠拍了几巴掌,咬牙切齿恨道:“我倒了八辈子霉,才摊上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你倒是给我说清楚,日子过得好好的,怎么就不声不响把婚离了,还瞒着家里那么久?!”。老妈本想再捶田暮雨几下,扭头瞥见田雨彤和朴心雨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大气都不敢出,四只眼睛齐刷刷怯怯地看着她。“你们怎么在这儿?”,老妈问:“来给田暮雨当救兵?她离婚的事你们两个早就知道了吧!”。舅妈一连串的动作和逼问把朴心雨惊得只晓得张嘴,一个音也发不出来。舅妈脾气坏朴心雨打小就知道,只是从没见她当面发作过,自己老妈又是个特别温和的人,说话从来都轻声细语,即便生再大的气也就一哭了事,她哪里见过当妈的打女儿下这么狠的手,何况打的还是她一贯稍有畏惧的表姐。田雨彤到底老练些,听到问题“嘿嘿”干笑了两声,道:“我们刚到没一会儿……小雨也是才跟我俩讲,我们也挺吃惊的……嗯……大嫂,两口子过日子哪有不闹矛盾的,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想这事恐怕不能全怪小雨,事情总有个来龙去脉,你先消消气,坐下听听小雨怎么说吧”,说完顺势看了田暮雨一眼,田暮雨也正看她,眼里充满感激。没等老妈再开口,老爸瞪着田暮雨抢白道:“那你说说看,有什么充分的理由非要离婚,充分到连孩子都不要了?!”。“又不是我要离的”,田暮雨还算镇定,“我是被离婚的那个!”。“什么?”,在座的几乎异口同声,“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

  田暮雨早就料到所有人都会认为她才是始作俑者,这跟她平日里在人前,尤其是当着娘家人面的时候,对待纪鸿升不冷不热,甚至强势的表现有很大关系,特别是最近一年多,她给纪鸿升带来的压迫感波及到了周遭,让凡是与他们夫妻处在同一场合的人都感受到了不适。朴心雨因着从小就看田暮雨的脸色,对这种无形的压力早已习惯,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田雨彤则不然,尽管对田暮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有些反感,但她毕竟是长辈,包容心还是要有的,最令她不舒服的还是田暮雨对自己丈夫的不屑。和这两个人在一起,田雨彤总感觉心惊肉跳,自己的情绪会跟着田暮雨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语起起伏伏,生怕她随时会跟纪鸿升翻脸,自己要时刻准备好制止一场随时可能发生的争吵甚至殴斗,心真的很累。虽然田雨彤知道这么想有点夸张,但替他们担心是实实在在的。

  田暮雨理了理思绪,尽量把离婚经过说得简短扼要,老妈不理解她的感受和行为是一定的,浪费再多口舌她仍旧不理解,这是两代人对待婚姻的态度差异,准确地说应该是每个人对婚姻的认识都存在差异,把事情讲清楚有必要,但过多的解释之于老妈对田暮雨的一贯成见,很可能适得其反,会被认作是田暮雨在为自己的自私自利,不为身边人考虑的做法的无理诡辩。

  “所以说是纪鸿升逼你离婚的?”,老妈问道:“你不是一向厉害得很,前阵子还和我说他现在什么事都听你的,怎么他一提出离婚,你就乖乖听他的话了?!”。老妈话音刚落,老爸紧接着又问:“孩子呢?你怎么就舍得让他把孩子带走?这样一来,我们以后想见米饭就麻烦了”。田暮雨咂巴咂巴嘴,对老妈那句明显是胡搅蛮缠的话不予回答,直接对老爸说道:“这点你们放心,我跟纪鸿升商量好了,离婚协议上虽然写的是我半个月接一次米饭,但平时如果你们想见,只要纪鸿升那边没什么事,我提前和他说一声就成”。“你说得轻松”,老妈道:“米饭从小是我们带大的,纪鸿升工作忙起来肯定会把孩子扔给他爷爷奶奶,在那边吃不好住不好,冬天连暖气都没有,把米饭冻出个好歹怎么办?”,老妈说着又开始流眼泪,“那两个老的是什么样人你不是不知道,当初你在他家刚坐完月子就吵着受不了那种环境,硬是搬回咱们家。我和你爸把米饭养到一岁半,期间他爷爷奶奶来看过几次?我本想着米饭长壮实些了,让你带着孩子重新回去跟他们培养培养感情,哪晓得没过多久孩子就被他们带得先后两次染上传染病,一次手足口病,一次秋季腹泻,不但把米饭折腾得死去活来,我和你爸为了照顾他也累得够呛,这些事你都忘了?就这种人家,你放心把孩子交给他们?你可是他亲妈,你的心怎么就那么狠?!”,老妈越说越痛苦,手指头又戳上了田暮雨的脑门儿,那力道大得仿佛要给她戳出几个窟窿才解恨。田暮雨并不叫疼,再疼也得忍着,得让老妈把激动的情绪发泄干净,等她感觉到累,安静下来,她们才能正常沟通。

  那些往事随着老妈的哭诉再次浮现在田暮雨脑海,不愉快的回忆增加的不止是田暮雨对儿子的愧疚,更多则是对纪鸿升和他父母的憎恶,以及对自己在婚姻选择上仓促、盲目的懊恼不已。田暮雨心中不禁自问:彼时她是有多差劲,才选择这样与自己娘家门不当户不对的人户结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