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家用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027 2019.06.30 17:37

  田暮雨的妈自五十岁起,牙齿就开始一颗颗松动脱落,到了现在剩下的能嚼得动东西的牙没几颗了。她出身医生家庭,田暮雨的姥姥姥爷都是大夫,所以平日里在生活细节上她都格外讲究,吃饭也不例外,一直奉行“细嚼慢咽”的原则,可惜好习惯没能留住好牙口,田暮雨姥爷的一嘴烂牙全数遗传给她了。好在田暮雨长得像老爸,侥幸逃脱了老妈的遗传,牙齿整齐而坚固,但除此之外,父母身上的其他缺点都被她“很好地”承袭下来,并且成功躲过了所有优点的继承,比如父母的身高、颜值,尽管她长得不算难看,但比起年轻时的双亲,她简直是个“劣质品”。

  田暮雨的妈这顿晚饭吃了将近一个小时,这在她每天吃饭的时长里算是短的。纪鸿升好不容易等到田暮雨的爸妈都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便冲着在餐厅收拾碗筷的田暮雨叫道:“小雨,你来一下”。“什么事啊?”,田暮雨站在他对面,和她爸妈一起用疑惑的目光看着纪鸿升。纪鸿升微笑道:“我给你转些钱,是我这段时间的积蓄”。田暮雨一惊,很快便镇静下来,拿了手机等着看屏幕上显示的转账信息里的数字。随着“叮”的一声,田暮雨老妈问道:“多少啊?”。田暮雨答道:“一万”。“好啊”,老妈道,“可不少呢,你们好好过日子,我和你爸看着也放心了”,转头又对老爸说道:“老头子,跟你女婿学学,人家知道心疼人,舍得给媳妇交钱,你什么时候也能这么痛快?”。老爸不忿道:“我的钱不都在你那儿,你这老太婆怎么总是贪心不足呢?”。“都在我这儿?”,老妈冷笑道,“你现在撒谎脸不红心不跳的,老实说,你攒没攒‘私房钱’?以为我糊涂吗?”。“我攒‘私房钱’怎么了?我不能手里一分钱都没有吧,你抠了我大半辈子,到老连那么点小钱都想苛扣,太不讲理了吧”。老妈见老爸不高兴,也变了脸色,“我不让你手里留钱是为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老爸语塞,只瞪她一眼,端起面前的一小杯茶喝了下去。田暮雨看父母话头不对,忙劝道:“妈,以前的事你干嘛总提它?有意思吗?我看你是闲得厉害,实在没事儿干就来我这儿带孩子得了”。“行啊”,老妈道,“以前我说来你总不让,你要是同意,我今晚就住下不走了”。纪鸿升听这母女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不由地暗暗叫苦,这老太太要是留下,以后最受折磨的无疑是他。他看向田暮雨,眼神里满含祈求,示意她赶紧掉转话头。田暮雨看他表情觉得滑稽,心里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对着老妈又道:“你还是别住了,你住这儿谁给我爸做饭呀?他那老胃病饿不得,外面卖的东西又不能吃,你总不能让他天天大老远往我这儿跑吧。米饭都这么大了,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照顾,他每天中午在托班管吃管住,还有老师监督他做作业,比在家里规矩多了。你一来他肯定撒欢儿,我们管教他你又不乐意,让我们怎么办?男孩子还是让他多过过集体生活比较好”。老妈看看田暮雨,又瞟了一眼纪鸿升,撇嘴道:“你是‘常有理’,话说得好听,我知道你们是嫌我在这儿碍眼,压根儿不愿意我住过来。得了得了,反正我老太婆也不指望你们给我养老,就不在这儿招人讨厌了”。

  田暮雨见爸妈走时都阴沉着脸,便在老妈临出门前拉住她悄声道:“妈,我爸现在不比过去,他老了,你再处处管制他,他心里肯定不舒服。以前他是工作忙、应酬多,没功夫跟你计较,如今他闲下来了,你要是再为钱的事找他麻烦,他会认为你嫌弃他,不想和他过了”。老妈白了她一眼,“你胡说什么!你爸惹出那么大的事我都没离开他,就为这点小事他就疑心我了,怎么可能?!我们大风大浪都经过了,哪那么容易散,别替我们瞎操心!倒是你,纪鸿升从小节省惯了,人家把钱交给你,你可不能浪费。照你现在这样整天花钱大手大脚的,到你儿子需要买房结婚的时候,看你拿什么给他”。田暮雨气结,她本想劝导老妈对老爸宽容些,反被她呛得说不出话来,只得摇摇头,长叹了一口气。

  纪鸿升之所以在田暮雨父母面前给田暮雨交钱,一方面是想让她看在钱的份上缓和一下这些天里两个人相处的尴尬气氛,因为这个主动权牢牢掌握在田暮雨手里,他只能被动接受;另一方面也想让她那“见钱眼开”的老妈帮自己说几句好话,纪鸿升明白,虽然田暮雨看似很敬重她老爸,实则最听她老妈的话,毕竟这母女俩处事模式相同,想法自然也接近。

  田暮雨把米饭安顿好,见他呼吸渐渐均匀平稳,知道他是睡着了,才悄悄关上主卧室的门,转身走到客厅瘫在沙发上,仰头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纪鸿升轻声问道:“你一直看着灯泡,不嫌刺眼啊,想什么呢?”。“唉……”,田暮雨又开始叹气,她总是喜欢叹气,不晓得她肚子里哪来那么多气可生,“我在想我爸妈,他俩这一辈子过得可真算热闹”。“嗯?怎么讲?”,纪鸿升不明白。田暮雨起身从面前的茶盘里端起一杯茶喝掉,反问道:“你知道我妈为什么在钱上把我爸看得那么严吗?”。能为什么,纪鸿升想,无非就是那句老话:男人有钱就变坏呗,可这话他说不合适,他现在说每句话前都要先在心里掂量再掂量,琢磨哪句话能说,用什么方式说,才能保证不触碰到田暮雨脆弱的神经,以免再回复到之前那种死寂的氛围当中,不得不在又一个轮回里期待新的转机,他是真的怕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