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渣男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135 2019.05.10 18:46

  又一个无眠之夜,葛飞一夜未归,朴心雨等不到周日,周六一早便去敲田暮雨家的门,其实田暮雨这一夜也没睡好,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昨晚在葛飞和朴心雨离开后,纪鸿升就开始埋怨田暮雨好心办坏事,激化了矛盾,田暮雨虽然嘴硬怼了他几句,但躺在床上想想也有些后悔,她这个表姐操的心比朴心雨的妈都多。

  朴心雨的妈一辈子没主见,这点完美遗传给了朴心雨,这母女俩唯一做的有主见的事就是都顶着家长的反对嫁了人,身体力行地证明: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朴心雨的爸年轻时还算争气,辞职后陆陆续续开了几个餐馆,手里是挣了些钱,可年龄越大越懒散懈怠,吃喝玩乐一条龙,后来餐馆由于经营不善关了张,到朴心雨上高中时他竟然染上了赌瘾,除了把家里的存款输个精光外还把三口人唯一的栖身之所抵给了赌债的债主,每个月只能靠朴心雨老妈微薄的退休工资维持生活,连朴心雨的大学学费都无力支付,最后还是田暮雨的奶奶心疼闺女和外孙女,主动出了这笔钱。朴心雨在婚后曾跟葛飞提出想让自己爹妈搬到葛飞家一套闲置的老房子去住,葛飞以自己老妈不同意,要把房子出租的理由给回绝了,老两口到现在还住在政府的廉租房里。几年前朴心雨把这件事告诉田暮雨时,田暮雨就认定葛飞当初答应赡养朴心雨父母不是出自真心,如果她遇到这种事恐怕就不是现在才离婚了。

  田暮雨睡眼惺忪地给朴心雨开了门,她没想到朴心雨几个小时以后又来了,样子比昨晚更憔悴,肤色惨白,衬得朴心雨脖子上一条条红印格外醒目。“姐……”,朴心雨说话的同时眼泪就下来了。田暮雨吓了一跳,赶忙把她拉进客厅,问道:“他又打你了?”。朴心雨点点头,田暮雨横眉怒目,使劲戳了下她的额头,骂道:“你呀你呀,真是活该呀!”。朴心雨满心委屈,只是“呜呜”地哭。纪鸿升听到动静也赶忙出来看怎么回事,田暮雨对他说道:“昨晚我不让她回去,你非要撵她走,你看看这脖子让掐的,这葛飞简直混蛋到家了!”。纪鸿升此时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张了张嘴,迸出一句:“心心你留在这儿让你姐陪着你,我出差着急走,等我回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啊”。田暮雨也顾不上理他,等着朴心雨哭完再说话。

  米饭也被朴心雨的哭声吵醒了,揉揉眼睛一脸迷茫地搂着田暮雨问道:“妈,我二姨怎么哭了?”。田暮雨安慰他道:“你二姨被坏人欺负了,没事,妈妈帮她出气,你快去刷牙洗脸,呆会儿你姥爷就来接你了”。米饭知道今天要回姥姥家,比平时更加乖巧听话,蹦蹦跳跳地往卫生间去,田暮雨忙制止他道:“动作轻一点,说了你多少次,不要吵到楼下邻居”。

  朴心雨停下了哭声,她觉得自己和米饭一样,都被田暮雨管制得服服帖帖。田暮雨给她递了张纸巾,说道:“哭够了就说吧,他怎么把你掐成这样?”。朴心雨说道:“昨晚到家我俩就大吵一架,我说要跟他离婚,他说我要是再敢跟他提离婚他就杀了咱全家”。田暮雨的火一下子就蹿到了脑门儿,但孩子在家她实在不好发作,强压着怒气低声骂道:“真是个疯子,你不能再跟这个人在一起了!”。朴心雨为难道:“他那个样子我也不敢再和他生活下去了,可他威胁我的话太狠了,万一他对咱们家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的罪过就大了”。田暮雨顿了顿,说道:“你别瞎想,我量他不敢,他又不是毛头小子,做事前总要想想的。但他现在这种状态也确实不适合再跟他谈离婚的事,你们都先冷静冷静,过段时间不行我去找他谈”。“先拖着倒也行”,朴心雨道,“我过阵子也未必能和他谈这事,我现在看见他就害怕,你是没见着他发疯的样子,太吓人了!还是你去找他说吧”。“你脖子上的红印拍照片了没?”,田暮雨问道。“没有”,朴心雨恍然大悟,从包里掏出手机递给她,“你现在帮我拍,本来应该昨晚就拍的,可我被他吓懵了,什么都忘了”。田暮雨边给她拍照边说道:“家暴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以葛飞的年纪和阅历,他敢在两天里两次对你动手,就是因为他太了解你了,知道你是个软柿子,翻不起大浪来。这么多年他挣的钱一直攥在自己手里,他有多少存款你也不知道,你的钱贴补完你爸妈也只够你零花了,夫妻二人在经济方面各自为政就不正常,何况他婚前答应过帮你赡养父母,可他一分钱也没出过,连个旧房子都不让他们住。这些话我早跟你说过,你总是听不进去,事到如今你仔细想想我有没有说错,即便以前他对你千好万好,貌似对你言听计从,可实际上是你被他吃得死死的,这次家暴就足以说明他是个渣男”。

  朴心雨沉默了。一直在屋里走来走去收拾行李的纪鸿升把田暮雨的每句话都听在了耳朵里,他之前的疑惑才算真正解开,他终于知道田雨彤和朴心雨为什么一有问题就找她了。原来田暮雨一直就是这副样子,问题发生时她可能暂时表现得不理智,可她懂得适可而止,强行压制自己,事后她能把问题分析个底儿掉,这说明她的心思并不像别人看到的那样粗放,准确地说不是纪鸿升对她的一贯印象,他早该意识到的,田暮雨的妈,自己的丈母娘,不,是前丈母娘就是这样,这母女俩平时看似水火不容,话说不到三句就要吵架,实际上完全是一种处事方式,只不过用在两个人身上发生了摩擦碰撞而已。

  田暮雨叫住纪鸿升,小声说道:“你收拾好东西带着米饭一起下楼吧,我爸刚发消息说几分钟就到,你找个理由让他直接把孩子接走,别让他上楼来,朴心雨脖子上的伤太明显,这么热的天找衣服遮掩不正常,很容易被发现”。纪鸿升看看她,叹了口气说道:“好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