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围炉夜话(一)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015 2019.05.21 19:08

  饥乃加餐,菜食美于珍味;倦然草卧,草荐胜似重裀。

  ——明·屠隆《续娑罗馆清言》

  人在饥饿时,普通的饭食能吃出珍馐美馔的味道;人在困倦时,一张草席能睡出重重被褥的感觉。

  生活与生存,一字之差,含义却宽泛许多。生存是基本的生理需求,生活则是由此衍生出的高级的精神需求,需求逐渐增多,“质量”便成为衡量一层层需求标准的代名词。

  老妈给田暮雨打电话,说周末要和老爸一起去她家看看米饭。米饭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平时功课就挺多,周末还要去两个辅导班上课,不能再像上幼儿园时一样,每周都能回姥姥家住两天了。姥姥姥爷想外孙谁也拦不住,何况田暮雨搬了新家,地方足够宽敞,老妈在家闲着没事儿,隔三差五就要来“视察”一番。来“视察”自然要吃饭,周六赶上田暮雨下夜班,一大早顺道在菜市场捎了一堆菜肉回家,准备晚上给爸妈做得丰盛点。

  老妈下午四点就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惊得田暮雨从床上弹了起来,迷迷糊糊顾不上穿鞋就跑去开门,老妈进屋放下手里的几袋东西就训斥道:“死妮子,不问是谁就开门,怎么一点戒心都没有?要碰上个入室抢劫的,你小命就没了!”。“妈呀——”,田暮雨还带着起床气,撅嘴说道,“我还正睡觉呢,是被你吓醒的,那么大的动静,一听就知道是你,戒备什么啊!”。老妈看她蓬头垢面,确实是刚睡醒的样子,嗔道:“几点了你还睡,再不起来我们米饭回来吃什么?!”。“米饭米饭”,田暮雨说道,“你就记得你家米饭,纪鸿升带着他去他奶奶那儿了,我不做饭还能把他饿着?”。“快打电话让他们回来”,老妈催促道,“我买了活虾,可新鲜了,米饭最爱吃虾汤拌饭,晚上我给他做”。田暮雨去厨房倒了杯水递到老妈手里,道:“这么热的天大老远跑来,就为给孙子做饭?真是闲到家了”。“那当然”,老妈道,“不是为给他做饭我还不来呢,你这个懒丫头整天不知道给我孙子吃的什么,能把他养这么大也是奇迹”。

  就是老妈的这种态度,让田暮雨这个做母亲的竟然时不时忌妒起自己儿子来,自从米饭出生,老妈眼里再容不下她这个女儿,满心满眼只有外孙,老爸的态度还稍好些,不过跟老妈相比也是半斤八两了。老妈重男轻女田暮雨是知道的,在她怀孕之初老妈就吓唬她说:生男孩儿姥姥姥爷来养,生女孩儿趁早抱走让她爷爷奶奶去养。后来儿子落地,田暮雨在心里直念“阿弥陀佛”。她眼见着老妈在医院病房抱着米饭端坐在小板凳上整整一夜,就是为了让孩子在大人怀里有安全感,避免哭闹;老爸在凌晨三点抱着米饭去医院看病,到了那儿大夫说孩子哭闹是因为瞌睡。类似这种夸张的事情在米饭的成长岁月里举不胜举,田暮雨偶尔都怀疑自己这个女娃是怎么长大的?

  儿子算是由姥姥姥爷一手带大,这份感情无论将来米饭成年后能记住多少,田暮雨是铭记于心的,她非常庆幸爸妈只有她一个孩子,天下不是所有的父母都像她爸妈一样甘愿为儿女奉献一切。比如纪鸿升的父母,尽管他们也为儿子付出了许多,但比起田暮雨的爸妈还是差距很大。虽然可以说是田暮雨太贪心,想把两家老人所有的爱都集中到自己的小家上面,但这份“贪心”也是事出有因,毕竟她从小享受的物质和精神都是独一份,她也想让儿子独自享有这一切,这也是她一直不愿意生二胎的原因。

  想到纪鸿升的爸妈,田暮雨向老妈问道:“妈,你前段时间给纪鸿升的妈打电话要钱了?”。“你怎么知道?”,老妈反问道,“他妈和你说了?”。“不是”,田暮雨答道,“是纪鸿升跟我说的,他妈告诉他的”。“她也好意思跟儿子告状”,老妈不齿道,“真是无耻!作为孩子奶奶,眼见着我给你们买房,她连个屁都不放。你们装修花那么多钱,我让她拿十万块出来,她竟然说她一分都没有,哪见过这样为人父母的?”。田暮雨看老妈越说越来劲,解释道:“纪鸿升回来跟我说清楚了,他妈不是不想给,是把钱全押在中心区那套新房上了,别说十万块,五万她也拿不出来”。“胡扯!”,老妈恼道,“他妈跟我说的原话可不是这样的,她不单说她没钱,还说让我把这套房子的产权归到自己名下,说孩子们都大了,装修款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这老太婆太不要脸了,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两面三刀”。田暮雨一看老妈急了,赶忙说道:“不是不是,她确实没钱,中心区那套房子140平米呢,按咱们市房价算下来得一百多万,她哪儿还有闲钱再给我们出装修款啊。不过你放心,那套房子也是我们的,纪鸿升已经跟他爸妈说了,等房子交了钥匙就连同我们之前住那套小的一起卖掉,再到这边买套更大的”。“真的?”,老妈脸上这才露出喜色,道:“那我就放心了,算她老婆子有良心,我这个丈母娘又买房子又带孩子,天底下能找出几个?她作婆婆的总不能只沾光不放血吧”。老妈还没乐完,又问道:“你家升子这回怎么想通了,肯亲自去跟他爸妈说要卖房?”。田暮雨张了张嘴,哑在那里,她当然不敢说是因为纪鸿升在离婚后大彻大悟了,老妈非杀了她不可,想来想去只得拍马屁道:“你女婿遇到你这么好的丈母娘,大事小情一手包办,再跟他爹妈一比较,自然就顿悟了,日久见人心嘛”。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老妈听了田暮雨这番话,笑得脸像绽放的菊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