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一、论老妈的演讲技巧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168 2020.03.01 00:01

  纪鸿升的妈就算脑子转得再慢,也能听出来田暮雨老妈的言语不善,何况她只是貌似老实忠厚,实则心里的小算盘打得不比别人差。所谓“日久见人心”,她那种经过伪装的自私并不高明,终是逃不过明白人的眼睛。

  田暮雨从卫生间出来,见纪鸿升的妈端着茶杯的手有些抖,两只眼睛不晓得看哪里,只一味躲避着老妈锋利的目光。老妈瞥了田暮雨一眼,继续说道:“他们结婚前,我和小雨她爸去你们那小房子看了一下,我记得当时你也在,你说那房子已经够他们小夫妻住了,没必要买什么大房子。我这人心肠硬,听完你的话倒还好,小雨她爸就不行了,心里难过得要命,你也知道她爸一向对这个女儿溺爱得厉害,咱们都是为人父母的,自己最心疼的宝贝从宽敞的大三居搬到那样又破又小的屋子里,他当时的心情不晓得你能不能理解?”。老妈看纪鸿升的妈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额头渗出一层细汗,便抬手从身边茶几上的黄藤盒里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微微一笑,“我本想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当初这个死丫头不听我的话,硬要嫁给你儿子,那即使是吃糠咽菜住狗窝,她也得自己受着。另外升子也总跟我们小雨说你们家在这个区有房子,在那个区有房子,我记得你也跟我提过几次。那我就想着再等等,既然婆家有这么多房产,再让娘家出钱买房,于你家面子上终归不好看,再说升子毕竟是个大男人,在社会上总要交朋友混人事,让人家知道他住的是丈母娘给买的房,像倒插门女婿似的,说出去也不好听不是。亲家母,你说我这样替升子着想没错吧?”。“没错,没错”,纪鸿升的妈点头如捣蒜,“你说得一点儿没错”。

  众人把老妈围坐在中间,都不说话,只静静听她一个人长篇大论数落这位前任亲家,五婶婶听得尤其认真,一双大眼睛眯成了长长两条缝。

  “可你家的新房我们是左等没影子,右等没建好,这一等就是十年,我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我不晓得你儿子是怎么哄住我闺女的,让她心甘情愿在那个小壳子里安安分分住了那么多年,到最后竟然还能被你儿子威胁着去办离婚,真是……唉……这是不是就像他当初骗小雨说他是公务员,结果他只是个普通事业编制的工人一样,本事大得……是该说他太有心机,太精明呢?还是该说我家小雨见识太少,太缺心眼呢?总之我跟她爸的脸都让这死丫头丢尽了,现在想想,她落到这步田地也是活该!”。

  老妈不愧是经历过大事的人,田暮雨佩服得五体投地,她的一席话条理如此分明,逻辑如此清晰,字字似锥,句句如刀,刀刀命中对方的要害,够稳、够准、够狠!若换了田暮雨自己,每遇此类人多的场合,往往出现思维混乱,词不达意的情况,即使是事先准备好的说辞,也可能因为心理素质薄弱而达不到预想的效果。所以说上天很公平,他给每个家族的聪明基因是有限的,如果祖辈、父辈占得的基因比重太大,那么到了子辈、孙辈这里,所占比重就会相应减少,就像老妈和田暮雨,倘若聪明基因有一百份,老妈一个人就占走了百分之六十,老爸占百分之三十,而田暮雨只占百分之十。

  老妈不紧不慢地呷了口老爸刚倒给她的茉莉花茶,老爸表情严肃,与她对望一眼便又坐回原来的位置。老夫妻这份默契倒让田暮雨想起自己和纪鸿升规劝田雨彤放弃爱情,选择金钱时的情形,恍如昨日。老妈道:“我还记得我给他们买这套房子时给你打过电话,想着即便你说你买房子没钱,装修房子的钱你总能出一点,可我没想到你不但说你一分钱没有,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还说让我在房产证上写我自己的名字,你这个当娘的……呵呵……我只能说你的心是真大……儿女都成人了,你撒手让他们自己奋斗,这种想法本没有错,只是现在房价太高,年轻人有几个能买得起?都是老家儿帮衬着才能过下去的呀。你家升子不过是个事业单位的普通职工,手里无权,口袋没钱,每月挣那点死工资根本不够养活老婆孩子,更别提买房了。我眼看着我闺女搬家遥遥无期,我这个亲妈是既心疼又生气,坚持不下去就只能出手相帮了”,老妈话音未落,突然扭头对着五婶婶问道:“升子他婶婶,你说我做得对不对?”。这话锋转得太快,所有人都是一愣,一直全神贯注听人讲话的五婶婶怎么也没想到田暮雨的妈会把矛头指向她,“啊?”,五婶婶有些手足无措,“啊……对,亲家,你做得很好,做得对”。

  知女莫若母,这话反过来也说得通。田暮雨早料到老妈不会轻易放过这位五婶婶,既然纪鸿升的妈敢把她找来给自己当后盾,既然她不知天高地厚敢答应陪着一起来,那就必须给她们一个教训,使她们双方都后悔,让纪鸿升的妈后悔不该找帮手,把自己家那么多破事儿尽数暴露在人前;让五婶婶也后悔,后悔自己不该掺和进别人的家事里,无法脱身,无端受牵连。

  老妈似笑非笑,道:“我听小雨跟我讲过,你女婿家里各方面条件都特别好,父母是国家干部,他自己又是航空航天部门的工程师,你们两家是世交,你们老两口现在住的那套复式结构的房子还是你亲家的。我就想问,你怎么那么好福气,能给女儿找到那么好的婆家?真是让人羡慕死了!”……

  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老妈是故伎重演,话又只说了一半,其实田暮雨还跟她讲过:纪鸿升这个堂妹的长相实在差强人意,蒜头鼻、眯缝眼,皮肤黑黄,一张鞋拔子脸上满是青春期时留下的坑坑洼洼的痘痕;妹夫呢,年纪轻轻是个秃头,身高不足一米六五,脖子粗、四肢短,从背后看就像没发育好的孩子。这副尊容的一对夫妻,最大的问题也和朴心雨一样——婚后无子,但不同的是,朴心雨是有生育能力的,问题出在葛飞身上,而这两位嘛……到底是谁有问题就说不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