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老狐狸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265 2020.03.14 00:27

  田暮雨背靠在阳台的窗户上,默默看着客厅里的众人,忽然忆起钱钟书先生在小说《围城》的最后一章中对方孙两家为着儿女婚事见面场景的描写:两亲家见过面,彼此请过客,往来拜访过,彼此还交换过鄙视,谁也不满意谁。方家恨孙家简慢,孙家厌方家陈腐,双方背后都嫌对方不阔。田暮雨做学生时曾反复把这本小说看过几遍,每每读到此处,她只觉得好笑,并不能体会字里行间流露出的讽刺与无奈,如今想来却是感同身受,不得不感叹作者对于生活的观察入微和见解深刻,唯一不同的是,方孙两家的鄙视是有来有往,互通有无,而田家跟纪家则是来而不往,有去无回的。

  纪鸿升的妈终于腾出空来把目光投向了田暮雨,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那像被刷了一层干糨糊般僵硬的表情落在田暮雨眼里,就如同一张面具,虚伪且不自知,让她本就不讨喜的样貌更多了几分令人嫌恶之色。“小雨”,她压抑着情绪和声音道:“我知道这次是升子做得不对,嫁到我们家你确实受了不少委屈,千错万错你算到我老婆子头上,是我自私又糊涂,没能像你爸妈那样对你们好,但我保证,只要你能跟升子复合,我会加倍关心你和米饭,你看我以后的表现,怎么样?”。

  田暮雨调高嗓门儿叫道:“妈——”,这一声拖得很长,又尖又细,不似她以往的叫法,纪鸿升的妈心里“咯噔”一下,头皮发麻,便知她不会有好话“招待”自己。“你和五婶婶到底是长辈,既然来了,我也不好不让你们进门。场面话就别再说了,纪家的一贯作风我已经体会得够够的,咱们还是说点实在的比较好”。纪鸿升的妈不解道:“小雨,我和你公公都同意升子卖房了,这还不实在吗?……只要你答应让升子回来,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呵……”,田暮雨一脸不屑,问道:“依您的意思,是要我去求您儿子,把他请回来喽?”。“不是不是,不是求,也不是请,是……是……”,纪鸿升的妈急得直结巴,既心虚又慌张,再次涨红了脸,“是……是劝,啊,对,是劝他回来”。“劝?您开玩笑吧!”,田暮雨恼道:“且不说我愿不愿意撕下脸皮再去求他请他,我先问您一句,您是他亲妈,在外人面前还一直夸他孝顺懂事,您怎么不劝劝他呢?”。“我当然劝过,可他不听我的,我是真没办法了啊”。“那就是了!”,田暮雨道:“您儿子什么狗脾气您不清楚?自己亲娘都劝不动,又何必指望我这个事主?!”。纪鸿升的妈忙解释道:“我是觉得升子跟你结婚这些年变化很大,性子比婚前随和了不少,你既然能令他有所改变,必定是有办法让他听你话的呀”。田暮雨冷笑道:“哼!纪鸿升不愧是您的好儿子,有样学样,面子功夫做得滴水不漏,连您这位‘师父’都给唬住了,看来您确实不了解他。‘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您听过吧,您也不想想,如果他真听我的话,我们能离婚吗?后面的事儿还会有吗?今天你们一群人还能坐在这里吗?”。“那怎么办?”,纪鸿升的妈带着哭腔,“我知道升子跟我们隔着心肺,我说什么他都不会听,你公公就更别提了,完全不顶用,除了你五婶婶,家里其他亲戚朋友又都瞒着不能告诉他们,我现在急得团团转,你要是再不答应,我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啊”。田暮雨反问道:“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怕丢人?该说就说,我田暮雨身正不怕影子斜,又不是我闹着要离婚,丢人也丢不到我头上,说出来让大家评评理,看他纪鸿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闭嘴!”,田暮雨的妈听女儿越说越离谱,猛然喝道:“胡扯什么呢?!……我们是来劝和的,想着双方各退一步,你怎么反倒越来越起劲儿了?!”。纪鸿升的妈见亲家母终于表明立场,明着跟自己站在一起,心里一阵激动,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道:“小雨她妈,我这张嘴笨得要命,关键时刻总掉链子,但我的心你是明白的,我是诚心诚意想让他们和好,你替我再劝劝小雨吧”。

  田暮雨老妈见亲家态度恳切,心中暗骂:老狐狸,想做好人又不愿意出力,把我推到前面挡“枪子儿”,你躲在背后坐享其成,真不是东西!可转念一想:自己终归是为了女儿,谁让她这么不通人情,除了自己,旁人也的确劝不动她。想到此处,老妈不由狠狠瞪了田暮雨一眼,叹气道:“唉……儿女不争气,爹妈干着急呀……这样吧,亲家母,今天你先回去,这几天我再好好说说她。但你也不能闲着,不管你说话管不管用,该讲的话还是一定要跟升子讲,无论如何咱们当老家儿的得把心尽到,不能一味逃避责任,指望别人,你说是吧?!”。

  “是是是”,纪鸿升的妈如蒙大赦,“你放心,我回去肯定说升子,本来就是他不对,我让他来给小雨赔礼道歉”。

  田暮雨晓得这老婆子的心思,好人没当成就想立刻撂挑子不干了,故伎重施,说些漂亮话好赶紧逃跑。田暮雨撇撇嘴,故意问道:“妈,我想听听您回去要怎么劝纪鸿升?您敢当面训斥他吗?”。“这个……敢啊,怎么不敢?我是他妈,他得听我的……我当然敢训斥他了……当然……”,纪鸿升的妈声音渐小,话说得越来越没底气,傻子也听得出她有多心虚。“好”,田暮雨爽快道:“既然您这么说了,我也把话撂下,只要您能承诺让他回来,我就保证大大方方开门迎接,您看怎么样?”。

  “好!”,田暮雨老妈拍手道:“好闺女,终于开窍了,总算没白费我们一片苦心!亲家母,小雨都放话了,你回去该怎么办,不用我教你吧?”。

  纪鸿升的妈显然被这母女俩的“双簧”弄懵了,嘴巴几张几合,吐不出一个字来。田暮雨的态度转变之快令她促不及防,“烫手山芋”转瞬间从亲家母那儿递还给她,说服儿子的重任和在场众人的期盼全部落在了她肩上,她有能力搞定一切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田暮雨就是看准这点,将了老婆子一军,她太了解纪鸿升,也太清楚纪鸿升跟他父母之间的情感隔阂了,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怜自己老妈还抱着一丝希望,天真得让人心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