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权宜之计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276 2019.04.23 18:41

  田暮雨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已过了中午,那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了门,这让她顿时轻松不少。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逃犯,那男人反而成了警察,对她一路围追堵截,她想尽办法逃避他的追捕,而他只想把她再次擒获。田暮雨必须在今天做个决定,即使这几天事情的变化速度超出她的想象,但这一切还不足以让她方寸大乱、手足无措。

  田暮雨知道那男人去了哪里,洗漱一番后就过去新房那边找他,她要跟他把话说清楚。彼时那男人正站在梯子上继续装客厅吊灯的坠子,田暮雨走过去帮他扶稳梯子,他见是她来了,笑着说:“今天上午我已经把客厅的三幅画也挂好了,你看看满意不?”。田暮雨向身后的墙上看去,这三幅画选取了法国印象画派大师卡迷耶·毕沙罗的油画《蒙特马大街》中的部分街景,用金色画框装裱,制作精美,是她订购的所有挂画里最喜欢的,此时看它们规规矩矩地挂在蓝色沙发的上方,每幅画的上部正中还正对着一盏射灯,她走过去把那三盏灯打开,三束暖白色的光分别打在每一幅画上,不用等到夜里,这样的挂法即便是在白天也能给她带来小小的惊喜,这正是她想要的效果。那男人看田暮雨露出了这些天来难得的笑容,小心翼翼地问道:“小雨,喜欢吗?和你预想的一样吧?”。田暮雨没有回答,目光始终没离开那堵墙,那男人从她的表情中察觉到她很满意,便没再追问,接着忙手里的活计。田暮雨面对着那些画端详了好久,才转头向那男人说道:“你昨天的话我仔细想过了,现在给你答复”。

  那男人忙从梯子上下来,放下手里的珠子和金属钩,表情严肃而诚恳,目光中透着期盼,仿佛一个向老师提问后急待答案的学子。田暮雨看他这副模样,瞬间又想到儿子,这父子俩的面相就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当初儿子出生时,田暮雨和老妈看到孩子的长相都感到无奈又好笑,她清楚记得老妈抱着外孙的第一句话是:这孩子长得也太丑了,惹得周围的人哄堂大笑,把她气得直翻白眼。后来儿子渐渐长大,虽说比刚出生时好看不少,但却没能继承外祖家的颜值基因,长相酷肖他爸爸。值得欣慰的是,这孩子特别聪明,从小就懂得“看人下菜碟”,双方老人把他宠上了天,若不是还有父母管制,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势要把这唯一的孙子溺爱成无法无天的小霸王了。

  本该是多么幸福的一家人。

  田暮雨想到此,再想到如今两人的处境,看向那男人的目光中不由又增添了一丝愤恨,她努力平复好心绪,缓缓开口道:“这套房子的装修虽是我一手设计的,工程却是你在负责,倾注了你不少心思,也有你的钱在里面。如果你想把这些钱要回去,你得给我点时间筹措,你应该很清楚我现在的经济状况。我不会赖你的账,等我把车位卖了,你可以拿走十万,八万块是你的公积金,剩下两万给孩子作一段时间的抚养费……”。那男人没等田暮雨把话说完,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竟哭着乞求道:“小雨,我要怎么说你才能明白?我不要钱,我只要你,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家就这么散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怪我以前太不懂得珍惜,我求你再给我个机会补偿你,求求你了!”。田暮雨眼中也有泪,却没有掉下来,她推开那男人,用准备好的第二套说词来应对他,见他此时的脸和双眼都通红,又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指望我马上跟你复婚是不可能的。搬家后,你可以带着孩子先住进来,这期间我要看你表现,如果你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我再作下一步打算”。“那考验期是多久?”,那男人问道。“时间不固定,要看你的表现来决定”,田暮雨答道,“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三年五年”。

  那男人本以为凭他这两天痛哭流涕、声情并茂地忏悔,田暮雨即便不会立刻被拿下,也会在他哭诉时心软、感动,跟着他一起哭,脑子里乱成一团糨糊,这样他的复婚计划就指日可待。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娇纵、软弱的傻妞儿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掉,表情和语气依旧像昨天那样冷硬、坚定,说出的话很有条理,分明是事先想好的。这个女人显然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他不相信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迅速长大;还是她本就是这个样子,只是之前掩藏得太好,没让他发现?事情没有按他预想的那样发展,眼下只能先答应她的要求,见机行事了。

  田暮雨见那男人满口答应,便推说单位有事离开了新房,留他一个人在那儿,要郁闷要发疯都随便,她眼不见为净。田暮雨站在楼下花园里,任凭毒辣的日头在头顶曝晒,这燥热的空气简直能把人体内所有的水分瞬间蒸发掉,更别提她脸颊刚挂着的两行泪,霎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根本无人觉察。她眨眨眼睛,揉了下鼻子,从牙缝里迸出一声冷笑,大步走出院子,到马路边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小姑姑的家具店去了。

  新房的家具是田暮雨和那男人离婚前就在田雨彤的店里订好的,眼看装修基本完毕,是时候安排家具进场了。田雨彤是田暮雨的小姑姑,她老爸和田暮雨的爷爷是亲兄弟。这两个丫头是同年生人,田雨彤只比田暮雨大五个月,她俩和田暮雨的表妹朴心雨年纪相仿,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虽是血亲,性格则天差地别。田雨彤善于交际,在三个人中长相最漂亮,年少时追求她的帅哥应接不暇,常令田暮雨和表妹咋舌,即便如今人到中年,身边也不乏仰慕者。她本是嫁到了加拿大,可不知为何七年前与前夫离婚回了国,独自带着小女儿经营着一家家具店。她店里家具的材质是北美橡木,敦实厚重,品质和款式在他们这个小城市里恐怕再找不出第二家,价格自然不便宜。田暮雨来订家具那天,田雨彤给她打了大大的折扣,还笑骂道:“死丫头,你悠着点,这么贵的东西全套配下来要好几十万,你怎么像在菜市场买白菜似的那么轻松?”。田暮雨一脸赖皮相,说:“不管,反正全买下来不能超出我的预算,超出部分你想办法替我补上,谁让你是我姑姑”。田雨彤无语,是啊,谁让自己是长辈,就是赔本也得给这个亲侄女把家安置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