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九、偏心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050 2020.02.26 20:53

  田暮雨自以为几句话说得条理分明,理直气壮,可到了长辈们这儿根本不起作用,老妈道:“你只觉得自己受了委屈,不愿意容忍别人。可在这世上过活,谁没受过委屈?实话跟你说,我和你爸今天一早就去了纪鸿升家,在他爸妈那儿呆到吃过午饭,下午才刚把你奶奶接过来。纪鸿升提起你也是一肚子委屈,我听人家讲的句句在理”。田暮雨一惊,按照老妈说的,她把日程安排得相当紧凑,这么不遗余力,自己果然得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老妈继续说道:“纪鸿升压根儿没告诉他爸妈你们的事,要不是我们去了,他还替你瞒着呢”。“哼”,田暮雨道:“替我瞒着?说得真好听!一不是我红杏出墙,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二不是我先提出的离婚,我需要他替我瞒什么?怎么话从您嘴里讲出来,他成了仗义君子,我倒像个虚伪小人?我早和他说过,让他对周围人实话实说,是他自己心虚理亏,怕人问起离婚的缘由才不敢公开,活脱脱死要面子活受罪!”。“你不要一有坏事发生就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老妈道:“怎么不反省反省自己有没有错?你这么蛮横任性,别说是你们离婚后,就是离婚前纪鸿升也没少受你的气”。田暮雨忍无可忍,跳着脚嚷道:“我知道他在您面前没少告我的黑状,我也知道您重男轻女,从小我就不讨您喜欢,可我到底是从您肚子里爬出来的,您怎么能帮着外人欺负您亲闺女到这种地步啊!”。“外人?”,老妈反驳道:“谁是外人?我是在为我女婿和孙子说话,哪里有外人?!”。“我拜托您搞搞清楚,他纪鸿升早在一年多前就不是您的女婿了!人家随时可以再找个女人结婚的!”。“那不可能!我今天问他了,他说他目前没这个打算”。“我的妈㖿,您真是太善良了,他说的是目前没打算,不代表以后没有!”。“我当然知道,所以我要劝你们尽快复合,让他尽快搬回来呀!”。母女俩的声音一个比一个响,话说了一圈儿,似乎又绕回到原点,奶奶实在听不下去了,打断她们道:“好了好了,都喝口水歇会儿吧”,扭头又对老妈说道:“你不是说纪鸿升的妈要来么?打个电话问问她到哪里了”。田暮雨瞪着眼睛问道:“谁让她来的?”。“是我!”,老妈道:“他们家说到底就纪鸿升一个儿子,突然出了这种事情,就算他妈平时再不操心,这个时候也该坐不住了,能不来吗?你这丫头白长这么大,一点儿人情世故都不懂!”。“我不懂?”,田暮雨顶嘴道:“纪鸿升那对爹妈有还不如没有,他们又做不了儿子的主,平日里跟纪鸿升正常交流都困难,老两口连说句完整话都费劲,您还指望他们能发挥什么作用?”。“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老妈道:“我看他父母挺通情达理的,我把事情跟他们一说,他们立马表示不同意你们离婚,要纪鸿升赶紧搬回来呢”。“呵呵”,田暮雨轻蔑地笑道:“我跟这家人一起生活了十年,他们什么德性我能不知道?您非要相信他们能把自己儿子劝回来我也没辙,咱们走着瞧好了”。

  母女俩这才算安静下来,屋子里再没有人说话了。三姑妈叽哩咕噜转着眼珠子,一边观察着房间里的陈设,一边偷瞄大嫂和侄女的脸色,再不敢插嘴了。其实田暮雨儿时跟三姑妈是最要好的,每每放了寒暑假总要回奶奶家缠着她给自己梳头发,做新衣服,姑妈念着大哥大嫂对她好,老太太也格外疼爱这个孙女,自然对田暮雨另眼相待,只是后来随着田暮雨越长越大,和她也越来越疏远,她对侄女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还是她脑海里那个虽然有点小任性,但大体还算乖巧的小姑娘,哪里想到田暮雨如今会变得这样强势、凌厉,跟大嫂如出一辙,和自己年轻时完全不同,早知道这样,打死她也不多说一句。

  门铃终于响了,田暮雨不紧不慢地走去开门,她对待纪鸿升的父母向来从容不迫,这种态度被纪鸿升认作是傲慢,是对他和他家人的蔑视。田暮雨心里清楚,这里面的确有他说的成分存在,但更多的则是对这对公婆的失望与无奈。试问一双无法在儿女面前树立权威,整日里反倒被子女当作小孩子训斥的父母,何来尊严可谈?何况这对父母的固执、偏心都用在了抱养的小女儿身上,对亲生的儿子、孙子并不十分上心,这样的人凭什么还要要求本是外人的儿媳妇去尊重、孝敬他们呢?婆媳之间就那么回事儿,大家心知肚明,各让一步,表面上过得去就得了。

  只不过田暮雨常常会觉得纪鸿升可怜又可笑,可怜的是,别看纪鸿升年纪不大,脑袋里对“长子长孙”的传统观念倒是根深蒂固,不管父母把不把他当根“葱”,他自己对此却是念念不忘。起初田暮雨并不理解,后来才渐渐想明白:纪鸿升虽是独子,但从小不被家里人重视,他之所以总拿传统观念束缚自己,时时把“自己是长子长孙”之类的话挂在嘴边,其实是想得到旁人的重视和认可,恰是极度不自信的表现;可笑的是,他还要把这种观念强行灌输给田暮雨,想让她也遵从自己的想法,甘心情愿做他家的“孝子贤孙”,可惜他打错了算盘,田暮雨当然不可能听他摆布,到最后反而是他被田暮雨“洗了脑”,认清父母偏心的现实,这才产生了之前要卖掉两套房产,重新添置新房的念头。只是现在即便他纪鸿升有十套八套,甚至更多的房产,也跟田暮雨没有任何关系了。尽管田暮雨偶尔想起会觉得有点可惜,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她不是纪鸿升,自己说出口的话断没有食言的道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