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闻君有两意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085 2019.09.04 02:39

  田雨彤回国前夕和武艺文大吵了一架,武艺文拼尽全力阻拦,却怎么也抵挡不住她去意已决。枯燥漫长的回程让田雨彤感觉仿佛在飞机上度过了一个世纪,但无论如何都消磨不了她重返家园的兴奋与忐忑,她在做出这个决定前已经预想了无数次,知道将要面临什么,可即便有再多的问题,也好过一个人终日守着空荡荡的屋子,偶尔出门也没有人理会,整天只盼着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能回来陪着说说话。田雨彤担心这样下去会很快患上抑郁症,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逐渐被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折磨成一个精神病人。

  田雨彤敲开家门的那一刻着实把老妈惊得够呛,当她战战兢兢地说出回国原因后,老妈虽然对她的境遇表示同情,却对她的行为不能理解:一个刚结婚不久的妇人,怎么就不能忍受暂时的寂寞?这样抛下丈夫离开,两人的婚姻该如何维系?难道就这么轻易放弃优越的物质生活,离婚收场吗?女儿灰溜溜地独自回来,旁人问起,作母亲的要怎样回答?何况离过婚的女人,即便没有生育,身价也不能与未婚姑娘相提并论了,以后哪里还能遇到像武艺文这种高知人才?如果再找个各方面条件一般的,岂不是让亲戚朋友们笑掉大牙?!……

  田雨彤是在一家酒吧里认识魏琛的,彼时距她到家那天刚过一周。老妈每日像和尚念经似的在她耳边不停数落她的不是,连哭带骂地要把她赶回加拿大,武艺文也打电话来下了最后通牒:再不回去就等着他回国办离婚手续。任凭他们施加多大的压力,田雨彤仍旧无动于衷,她唯一应对的方式就是白天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睡觉,晚上躲进酒吧,不与任何相熟的人见面联络,活像只孤魂野鬼,直至遇见魏琛。

  魏琛是主动过来搭讪的,趁着田雨彤醉意朦胧,半梦半醒。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太好看了,是能长在女人心上的模样。身高足有一米八五,面部轮廓非常立体,棱角分明,一双桃花眼润润的、亮亮的,像藏着整条星河,看上一会儿便能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田雨彤见到他只觉得惊艳,实实在在地被吸引住了。尽管在他之前,田雨彤接触过各种各样的男人,但从没有一个人能令她如此欣喜,如此着迷。

  田雨彤暗自得意,她坚持回国的决定何其正确,否则怎么能等来魏琛?他是上天赐给她最好的礼物!她必须尽快跟武艺文离婚,嫁给魏琛,他就是一直以来自己要找的那个男人,她愿意牢牢守着他过一辈子。什么出国留学,什么海归博士,什么美金欧元,统统见鬼去吧!

  武艺文在田雨彤的一再催促下终于同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时隔一个月就归国办理了离婚手续,一切进行得相当顺利。他之所以答应得这么干脆,是因为田雨彤告诉他,她怀孕了,孩子爸爸另有其人。武艺文当然知道田雨彤不可能爱他,否则她不会那样决绝,头也不回地只身回国。他也不爱她,和她没有共同语言,相处越久越发现两个人各方面的观点都不一致,沟通起来真的很不容易,当初是被她的美貌吸引,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勉强在一起不过是各取所需,做给外人看罢了。既然现在无法挽留,他也乐得放手。至于那顶“绿帽子”,武艺文并不很放在心上,既然彼此都没为对方付出过真感情,再去格外介意那个,不是做人太矫情就是占有欲太强。退一步讲,即便介意了又能怎样,难道要他放着安生日子不过,去上蹿下跳,杀人放火不成?根本犯不着,他可没傻到那种地步,田雨彤不值得他那样做。这个女人不行就再找别人,大丈夫何患无妻?!

  武艺文很快就踏上了归途,来去匆匆,像是例行公事,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他坐在飞机上想:大概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跟田雨彤有交集了,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何苦经历这一遭?

  可世事难料,生活犹如一出“狗血”的言情剧,不,就是一盆生狗血!flag果然不能立太早。八年后他武艺文回来送别母亲,从朋友那儿得知田雨彤没能再婚,那个男人在她离婚后没多久就扔下她和腹中的孩子跑了,消失得无影无踪,田雨彤挺着大肚子四处奔走打听,无奈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连根毛都找不到。眼看孩子月份渐渐大了,引产会有生命危险,只好生了下来,一直带在身边。

  武艺文起初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幸灾乐祸,长相漂亮的男人果真靠不住,又不当演员,面皮那么白净有屁用,普通人还是要凭真本事吃饭的,善恶终有报,老天爷算很公平了。但在母亲的葬礼上武艺文突然改变了主意,他想见见田雨彤,见见那个男人留下的孩子。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是失去至亲感觉孤独需要有人弥补空缺?还是对长久未见的故人现状产生好奇?管他是什么,总要见上一面,了了这桩心事才好。

  ……

  武艺文站在宾馆门口目送田雨彤驾车离去,在返回房间的路上就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一时冲动说出要带她们母女回加拿大的话,不晓得田雨彤会不会当真,应该不会,她没那么傻,即便当了真,她那个人精似的妈也会拦着她吧。阿弥陀佛,上帝保佑……嘴是真够欠的。

  这世上的痴男怨女何其之多,爱恨嗔痴,真真假假,不过都是难为自己而已。田雨彤想要再次跟武艺文出国依旧不是真心,武艺文说要带田雨彤走更是假意恶意。偏偏两个人非要你来我往,试探逢迎,装模作样,可气、可笑,更可怜。

  试问人这一生在做出每个决定时始终秉持一颗善良的初心到底有多困难?除却伤怀仓央嘉措那句“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是何等纯粹之外,是否还要如卓文君般叹息一声“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罢了罢了,想想都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