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心墙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465 2019.06.03 18:13

  田雨彤敲开了田暮雨家的门,田暮雨瞪着眼问道:“你怎么这时候来了?你昨天才从我这儿走的啊”。“怎么?我这么快又来了,你就不让我进门了?”,田雨彤道,“我有事想问你”。纪鸿升听她俩说话声音大,连忙制止:“你们小点儿声,孩子刚睡下”。田雨彤满脑子都是自己的事,对纪鸿升的不满也没在意,但却全看进了田暮雨眼睛里。

  田雨彤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纪鸿升把田暮雨拉到餐厅,悄声问道:“她这个点儿来,还走吗?”。田暮雨抬眼看看他,说:“估计是不走了,你还跟儿子睡大床去吧”。纪鸿升叹了口气,没再说话,摇摇头进了卫生间。田暮雨看着他的背影,目光里闪过一丝不悦。

  田暮雨扔给田雨彤一套家居服,说道:“今晚咱俩睡小床,你去书房换了衣服快去洗漱,有什么话晚会儿再说”。

  田雨彤洗漱完进了次卧,随手关上门,说道:“我今天丢人丢大发了,周齐去店里找我,被刘哥撞个正着,我俩那点事儿全让他知道了”。田暮雨乐了,一脸幸灾乐祸,“你是够背的,不过好在没让人捉奸在床”。“去你的!”,田雨彤骂道,“你能盼我点儿好吗?”。田暮雨敛了笑容,问道:“然后呢?刘哥跟你掰了?”。田雨彤拧着眉毛,“我就是为这事来找你的,他不但没和我掰,还催着我答应跟他在一起”。“啊?!”,田暮雨觉得简直闻所未闻,“他这是要干嘛?”。“我就是想不通啊”,田雨彤道,“不明白他有什么打算,或者说阴谋,所以才来找你呀”。“这有什么想不通的”,没等田暮雨开口,纪鸿升推门进来,“就这点事儿也值得你大晚上跑来啊”。田雨彤吓了一跳,骂道:“三八,你个大男人竟然学会偷听了”。纪鸿升嬉皮笑脸地看看田暮雨,冲田雨彤说道:“你不是来听意见的嘛,多一个人想办法就多一种选择不好吗?”。“当然好啊”,田雨彤道,“那你说说,刘哥为什么不介意,这事儿要搁你头上,你能像他一样吗?”。“呸!”,田暮雨抢先骂道,“你这死女人说话从来不带脑子,你是骂纪鸿升呢,还是骂我呢?”。田雨彤一愣,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尴尬笑道:“情急之下胡言乱语,别当真,你俩快帮我分析分析”。纪鸿升咳嗽了一声,“要我说你根本没必要想来想去,答应他就是了”。“为什么?”,田雨彤问道,“就为了他提的那些条件,我就把自己卖了?”。“别说那么难听嘛”,纪鸿升道,“这叫等价交换”。田雨彤撇撇嘴,“我不认为我值那么多钱,好几百万呢”。田暮雨道:“那你赚了啊,赶紧答应吧”。田雨彤气结,“我找你们是来给我出主意的,不是来听你俩唱双簧讽刺我的”。“谁讽刺你了”,纪鸿升道,“我俩是真心为你好,你自己也说过,到咱们这年纪终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现在最想要什么?不就是钱吗?”。田暮雨接过话茬,“有舍才有得,老天爷其实最公平,只有豁得出去才能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这道理还用你们说?”,田雨彤不耐烦了,“我是问你们,刘哥为什么能容忍我和周齐的事?你俩说一堆废话”。“你怎么那么死心眼儿呢?”,纪鸿升道,“你管他为什么,你只要答应他,想办法把他的钱变成你的钱,就是你的本事”。“没错”,田暮雨继续道,“倒不是说让你想方设法用他的钱挥霍,花天酒地,而是用他的钱为你添置家业,做你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有了自己的事业,也不用担心他会看不起你,处处压你一头了”。纪鸿升又说道:“如果你够聪明,不钻牛角尖,这对你来说就是一次非常好的机遇,就看你是否能抓住,会不会利用了”。“至于他是基于什么原因容下你和周齐的事,现在纠结这个问题意义不大”,田暮雨道,“只有刘哥自己清楚,我们可猜不透”。田雨彤觉得他俩的一番话令自己茅塞顿开,笑道:“你俩这双簧演得真是天衣无缝,不愧是天生一对儿”。

  田雨彤躺在床上还在咂摸三人刚才的对话,田暮雨扭头看她一双眼睛仍睁得老大,问道:“怎么还不睡觉,还没想通?”。“不是”,田雨彤道,“我是羡慕你和纪鸿升,灵魂级伴侣,两人的观点如此一致,太默契了。我这辈子怎么就遇不上这么个人呢?”。田暮雨长舒口气,“你以为我俩刚在一起时就这样吗?这是多年磨合的结果,中间经历的矛盾争吵,你又知道多少?”。田雨彤道:“如果我能得到这样的成果,经历再多坎坷倒也值得”。田暮雨摇摇头,“三十多年里你一定遇到过这样的人,只是你没留心,也不在意,一味地大步朝前走,不屑于回头看,更不愿停留,缺乏倾诉与倾听的耐心,所以这个人你错过了。尽管如今你有这个理想,也只能是理想罢了”。田雨彤在她胳膊上拧了一把,“你这哪是说话,明明在背诗嘛,一股酸腐气”。田暮雨“嘶”了一声,“我可不像你似的,整天不看书,净看些心灵鸡汤,有什么用?遇事儿不是还得来寻我”。田雨彤眼珠一转,“你还真提醒我了,眼下的确有一事儿,你有兴趣的话我说给你听”。“你除了八卦还能有什么事儿?”,田暮雨道,“难不成还找我和你一起创业啊”。“说对了”,田雨彤道,“我要在新建好的家具城租个面积大些的铺面,我觉得你对室内设计挺有天赋的,有兴趣入股跟我一起干吗?”。田暮雨没有立刻回答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不行不行,我眼睛都睁不开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说完背过身睡了过去。田雨彤见她找借口不接她的话茬,便也合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田雨彤便离开了,纪鸿升问田暮雨,“昨晚你俩躺床上又说什么了?”。田暮雨斜眼看他,笑道:“田雨彤叫你三八一点儿不亏,我们的私房话你也打听”。“唉……”,纪鸿升叹气,“我现在是敏感时期,人自然也变得敏感了”。田暮雨顿了一下,“她想让我跟她合伙做软装生意,我没答应”。纪鸿升有些惊讶,问道:“我觉得这件事可以考虑啊,你怎么一口回绝了?”。田暮雨道:“她连个策划书都没有,红口白牙的就想拉人入伙,这年头儿谁会那么傻,轻易就把钱送人了”。“再说了”,田暮雨喝了一口水,“我现在也没法相信她,她和她妈的处事方式有问题,实际上就像我妈说的,是人品有问题,我不可能把钱给这种人,万一打了水漂,我和田雨彤的关系也走到尽头了”。

  纪鸿升沉默了。

  田暮雨果然得了她老妈的真传,不单看人眼独,而且戒心极重,即便嘴上不说,心墙一旦筑成便不会轻易拆撤。

  纪鸿升觉得,自己心里的那堵墙也悄悄厚了一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