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该死的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208 2019.06.06 21:54

  田雨彤在路上边开车边想:自己本来就不喜欢刘哥,凭什么要求人家喜欢她呢?就像纪鸿升说的,一场等价交换而已,何况她自觉值不了那么多钱,这是桩占便宜的买卖。像她这种中年妇女,不找刘哥这样的老头子,能找什么样的呢?一种是与她年龄相仿的离婚男人,只要双商正常,必是有儿有女,并且儿女年纪尚幼,还需要大人照顾,这种人再婚后问题太多、太麻烦,比如周齐,不是毅力超常、心态超好的女人不要轻易尝试;另外一种是到这个年龄还没结过婚的男人,不是脑筋不灵光就是精神有问题,甚至有变态的可能性,更不能接触。像孙甜那种搞“姐弟恋”的,男方必定有所图,否则人家凭什么放着大把年轻貌美的女生不追,来追个带着孩子的半老徐娘呢?要知道,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只喜欢十八岁的小姑娘,不会喜欢结过婚、生过娃,还比自己大的女人,即便你保养得再好,样貌、体态、气质也不可能与未婚少女相提并论,谁都逃脱不了自然规律的束缚,一旦被附上“老女人”的标签,就永远无法删除。所以,那些社会新闻里报道过的,被男人以恋爱名义骗财的(骗色则不一定是谁占了便宜)上了年纪的女人,除了笑她们平时影视剧看太多,深受“玛丽苏”思想毒害,一把年纪还天真地做着“少女梦”,实在没有值得同情的地方。

  田雨彤的这些想法曾经告诉过田暮雨,田暮雨听完非常惊讶,直夸她终于开窍,懂得面对现实,不再是“恋爱脑”了。这种参悟对于每一个女人来说无疑是残忍、痛苦,永远不愿意承认的,那些宣扬“女人应该从容、优雅地老去”的人,要么是的确还年轻,要么是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衰老,当某天突然发现这个事实,恐怕多少都会有些恐慌,然后才慢慢地妥协和接受,只是过程长短因人而异罢了。

  田雨彤事先已经联系过刘哥说要去找他,当她把车开进他别墅所在的小区时,远远看见他正等在他家的车库门前,一头花白的毛寸配上黝黑的皮肤,瞬时令田雨彤产生了错觉,以为是自己老爸站在那里,唯一可以辨别的特征是他身上那套款式时尚的藏蓝色丝质家居服,一看就是高档货,老爸绝对舍不得买。刘哥身高刚过一米七,这让身高也有一米七的田雨彤很不自在,每次和他见面都不能穿高跟鞋,今天也一样,她在进小区前把车停在半路,从后备箱取出一双平底鞋换上,站在路边盯着双脚足足愣了五分钟,她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穿高跟鞋了,那种失落男人不会理解,她觉得天空的颜色都随着心情暗淡下来。

  田雨彤把车停进车库,跟着刘哥进了别墅,一进门就闻到那股熟悉的臊臭味,不由皱起了眉。刘哥没有注意到她表情的变化,把她让进客厅,问道:“你来这么早还没吃早饭吧?”。田雨彤摇摇头,本想说“没吃”,但紧接着又如同捣蒜般快速地使劲点头,回答道:“我在来的路上吃过了”,在这种令人作呕的气味中吃东西,即便勉强咽下去也会立马吐出来,如果那样她宁愿饿着。“哦”,刘哥道,“那你是来告诉我你的决定的?”。田雨彤笑笑,“是的,不然我怎么会主动来找你”。刘哥在她身边坐下,目光中充满了笃定,“说吧,你的任何决定我都尊重”。田雨彤见他胸有成竹的样子有些恼火,这个老头儿的城府远非她能比较,她真的很想恶狠狠地拒绝他,并用傲慢的眼神去欣赏他的惊讶、慌乱、失望、委屈,但这一切只能出现在她的幻想里,现实是刘哥正面无表情地望着她,没有期盼、没有喜悦,就像这该死的生活一样,平淡乏味,波澜不惊。“我答应你的要求”,田雨彤觉得像被人扼住了喉咙,每一个字都吐露得如此艰难,“同时,也希望你履行你的承诺”。“会的”,刘哥回答得倒是干脆,“你放心,我说到做到”。“那好”,田雨彤站了起来,“我的话说完了,先走了”。刘哥问道:“这么快就走,不在我这儿多呆一会儿?到了中午我好给你做几个菜,咱们庆祝一下”。“改天吧”,田雨彤边说边往外走,“今天店里还有不少事,我得赶紧过去”。“那我晚上去接你”,刘哥跟在她身后,“反正这顿饭是必须吃的”。田雨彤转身看他一眼,他的优越感对她形成的压迫越发明显,只好说道:“好吧”。

  田雨彤把车开出去大约一千米,突然踩了刹车,后面跟着的车辆开始狂鸣喇叭,似乎还伴着叫骂声,她才懒得理会。刘哥的样子和他家里的景象再次浮现在她眼前,一想到她很有可能要和他在那样的环境里过她的下半辈子,她就懊恼得抓狂。钱钱钱,去他妈的钱!

  田雨彤打通了孙甜的手机,“你在哪儿呢?”。“我在家啊”,孙甜听田雨彤语气不对,“姐,你怎么了?声音听着怎么像哭过似的?”。田雨彤道:“你现在出来,我有话问你,我在你家门口的早餐店等你”。

  田雨彤要了一大根油条和一碗豆浆,边吃边等孙甜,甜豆浆喝出了咸味,仿佛混合着眼泪。孙甜到时见她眼圈发红,问道:“大清早的就哭成这样,谁惹你了?”。田雨彤抬眼瞪着她,“我的事情全是你告诉刘哥的?”。孙甜一愣,“什么事啊?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哼!”,田雨彤冷笑道,“我妈欠债的事,我和周齐的事,还有店里的事,包括我家的住址,这些他统统都是通过你知道的”。“是我说的又怎么样?”,孙甜不以为然,“我是为你好呀”。田雨彤吼道:“为我好?我谢谢你了!你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别说得那么好听!”。孙甜气道:“你别不识好人心,我把你的困难讲给刘哥,最终得实惠的不是你吗?你有什么理由质问我?”。“好人?你是好人?”,田雨彤摔了筷子,“你老实交待,他答应给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不遗余力地出卖我?!”。孙甜看她不依不饶,引得周围的食客频频侧目,转身便朝外走,甩给她一句:“我今天不去店里了,要在家带孩子,你有问题去问刘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