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变脸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090 2019.05.04 21:54

  朴心雨回到家时葛飞也在,葛飞看着她垂头丧气的样子就有些恼火,朴心雨看他到家这么久一反常态地不买菜、不准备晚饭也很不高兴。葛飞坐在沙发上,目光直钩钩地盯着电视机屏幕,电视里播放的内容他根本无心留意。朴心雨从卧室换了衣服出来,问他道:“你回来这么长时间怎么不做饭?”。葛飞抬眼看了看她,说道:“我今天不想做饭,你饿的话冰箱里有你妈前两天送来的冻水饺,你煮自己那份就行了”。朴心雨不乐意了,拧着眉毛说道:“葛飞,我知道今天的事让你心里很不舒服,可你也该体谅体谅我家里人的心情,你有什么意见不妨都说出来,省得我还要看你脸色”。“我能有什么意见?”,葛飞嚷道,“我敢有什么意见?你没事就拿你两个姐姐来压我,田暮雨不过是你表姐,跟你都不同姓,那个李琴琴更是和你没有一丝血缘,她算你哪门子的姐姐?你整天把她俩说的话当圣旨,你那么听话,干脆去跟她们过好了!”。朴心雨一看葛飞玩儿混的,骂道:“葛飞,你说的是人话吗?即便我不管李琴琴叫姐姐,她也是我领导,我尊重她不应该吗?田暮雨和我是打小长起来的,表姐也是有血缘的。她们关心我、心疼我,有什么错?!怎么话一到你嘴里就一点人情味儿都没了呢?”。“她们有人情味儿?”,葛飞道,“她们一心想拆散我们你看不出来吗?田暮雨这几年上蹿下跳挑拨你我的关系,你以为我不知道?她就是个变态,见不得别人比她过得好!”。“你混蛋!”,朴心雨怒了,“葛飞,你跟我耍无赖是吧,你是非要我把你做的亏心事说出来吗?这么多年我一直忍着不愿揭你短,给你留足了颜面,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姐?!你过得好,真是笑死人了,你真觉得你比我姐过得好?!要点脸吧!”。“朴心雨,你脑子有毛病吧”,葛飞继续道,“人家这么侮辱你老公,你不但不帮我,还胳膊肘朝外拐,我真是看走眼了!”。“谁侮辱你了?”,朴心雨道,“我娘家人是真心为我们好,替我们着急,没想到你这么不识好歹,是我看走眼了才对!”。葛飞一时不知怎么接话,他知道自己心虚理亏,颤抖着手去拿茶几上的一盒烟,想要抽一根缓解一下情绪,谁知朴心雨眼疾手快,一把夺了过去顺手扔到身边的垃圾桶里。这下葛飞彻底炸窝了,一个箭步冲到她身前反剪住她双手把她抵在了墙上,恶狠狠说道:“这些年我依着你、宠着你,你不但不领情,还越来越得寸进尺,既然如此,爷不伺候了,你这个大小姐从今天起算是当到头了!咱们走着瞧!”。朴心雨被他刚才大力的动作撞到了头,手和身体都动弹不得,一时又气又疼,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他扭曲的五官,她心底有个声音在说:朴心雨你看见了吧,这才是葛飞的真面目!两个人就这么对峙了好一会儿,葛飞才猛然撒开手,朴心雨只感到双臂酸痛,手突然垂下碰到墙壁又是一阵疼,她从没见过葛飞如此狰狞的面孔,也从未想过他会这么对待她,恐惧、失望、迷茫、后悔,这几种情绪互相裹挟着不停撞击她的每一寸神经,令她呆滞,让她语塞,只有两行热泪一股脑儿涌了出来,不断滴落到地面。

  葛飞摔门而出,朴心雨紧张的情绪才得以释放,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一片空白。电视机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蓝屏,现在换她眼睛动也不动地瞅着屏幕,如同雕塑一般。又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手机铃响,她才回过神来,是田暮雨的电话,朴心雨既不挂断也不接听,任由铃声一直响着。她开始怨恨起表姐来,恨她多管闲事,恨她居心不良,恨她一门心思搅乱自己平静的生活,她不想和她来往了。可现在跟葛飞闹成这样,她要去跟他道歉吗?不,葛飞刚才的举动太可怕了,像一只野兽,不能再接近他,要躲着他!朴心雨触电似的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抓起手机冲进卧室,把门重重地锁上,倒在床上扯过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她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热,混身倒一阵阵发寒,这寒气从下至上、从外到里直戳进她的心脏。

  时间已过午夜,朴心雨的神经仍旧紧绷着,她无法入睡,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葛飞恐怖的脸,她怕他回来再找她麻烦,时刻警惕着客厅里的动静。葛飞终于回来了,响动似乎和以往半夜归家时差不多,她听着他进了卫生间洗漱,又从里面出来,听见他倒了杯水,又听见他在沙发上躺下,不一会儿便传来了呼噜声。朴心雨这才长舒了口气,稍稍放松下来,很快就睡了过去。

  朴心雨这一觉睡得极不踏实,早晨闹钟还没响,她就突然睁开了双眼,她不敢像往常一样起身直接走过去开门,而是躺在那儿仔细听外面的声音,非常安静,估计葛飞还在熟睡,她才悄悄走到门边蹑手蹑脚地打开,一抬头正跟端坐在沙发上的葛飞四目相对。朴心雨只当没看见他,低下头几步跨进了卫生间把自己锁在里面,她看着镜中的那个人,黑眼圈极重,双颊塌陷,面色灰白,一夜之间老了十岁,她这个年纪的女人的容色如同强弩之末,稍有不慎就会迅速衰败。朴心雨觉得自己像个贼,在这个家里大气都不敢出,可胆怯心虚的本该是葛飞啊,怎么就颠倒过来了呢?

  朴心雨忆起田暮雨曾给她讲过张爱玲的小说《金锁记》,她清楚记得里面描写长安退婚时的一段话:迟早要出乱子,迟早要决裂。这是她的生命里顶完美的一段,与其让别人给它加上一个不堪的尾巴,不如她自己早早结束了它。一个美丽而苍凉的手势……此刻她就是长安,可表姐不是曹七巧,表姐没有害她,葛飞也不是童世舫,他害了她那么久,是否还要害她一辈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