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戏如人生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052 2019.08.31 22:38

  田雨彤与面前坐的男人沉默相对了良久,时间仿佛在两人周围凝固下来。田雨彤忽然觉得自己急急跑来见他的举动很可笑,是出于何种心理呢?夫妻一旦离婚便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之所以连普通朋友都做不了,是因为彼此一看见或是想到对方,就会联想起各种不愉快甚至糟心屈辱的往事,“眼不见为净”才是上策,能“老死不相往来”就更好了。田雨彤想:若换作田暮雨,她一定不会像自己这样不经大脑思考就冒然跟前夫见面。

  田雨彤开始后悔自己的莽撞,寻思找借口抽身离开,还没等她开口,那男人先说道:“你要是没什么事,现在回家把孩子接过来,咱们晚上一起吃顿饭,从她出生到现在,我一次都没见过”。这是他在短短一小时内第二次提出要看孩子,田雨彤只感觉胸中有一股无名火直冲脑门,碍于公共场合又不好发作,强压着怒气道:“孩子又不是你的,你干嘛总想着见她?!”。那男人惨然一笑,“你别误会,我只是单纯地想看看她,我们分手的时候她还在你肚子里,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也长大了”。“当然”,田雨彤道,“是人都会长大,即便过去再不懂事,经历了这么多,也该学着长大了”。“我在说孩子”,那男人叹气道,“你却说你自己”。田雨彤面上露出一丝鄙夷,“她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你不认为你说这话很虚伪么?”。

  田雨彤再也忍受不住这种尴尬到极致的氛围,起身便往外走,那男人也连忙站起伸开双臂挡在她面前,“彤彤,我没有恶意,你别生气”。田雨彤厌恶地看着他,肠子都悔青了,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万遍,骂自己为什么如此轻率,两个人有着那么不堪的过往,这些年她一直在努力淡忘,好不容易快要将这个男人和那段往事从记忆里尽数抹去,却被这突如其来的会面摧毁得天塌地陷、前功尽弃。也或许正是因为她的“好了疮疤忘了疼”,才促成了她和他相见。

  那男人继续恳求道:“你先不要走,坐下来听我把话讲完,不念别的,就念在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一朝重逢的份上,给我点时间,行吗?”。他的语气和态度貌似很真诚,尽管田雨彤余怒未消,却也不忍心再驳斥他,只得重新坐回椅子,端起桌上的咖啡杯,将剩余的液体一饮而尽。

  那男人推了推眼镜,“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见孩子么?”。“……你有话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田雨彤不耐烦道。“好吧”,那男人又长叹口气,“是因为我妈,她去世后我想了很多”。“这跟孩子有什么关系?”。“我感到很孤独,前所未有的孤独”。田雨彤更懵了,“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我想让你们跟我回加拿大”,那男人突然握住田雨彤的手,“你知道我爸过世得早,如今我妈又走了,这世上只剩下你和孩子是我最亲近的人了”。田雨彤一阵恍惚,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你再说一遍?”。“我说,我,你,还有孩子,我们三个人一起回加拿大生活”。“你疯了吧!”,田雨彤醒过神来,“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孩子我们才离的婚,现在你又让我带着她跟你走,怎么可能?她不是你的骨血,你也从未给她当过一天爸爸,哪有什么感情可言?更别提亲近了,简直荒唐!”。“感情可以培养啊”,那男人道,“孩子还小,只要我真心对她好,相信她会渐渐喜欢我的。你应该知道一个健全的家庭对孩子的成长有多重要,再加上加拿大先进的教育资源,对她只有利没有弊呀”。“你的确是疯了”,田雨彤道,“谁会相信一个正常的男人会对背叛自己的前妻和跟自己没有一点血缘的孩子尽心尽责?你这些话还是去骗鬼吧!”。那男人的脸涨得有些红,“我是真心的,请你认真考虑考虑”。“没有考虑的必要”,田雨彤拒绝道,“过日子不是演戏,我劝你还是清醒点吧!”。

  田雨彤到家时天色已经擦黑,老爸在厨房准备晚饭,老妈则陪着玫宝在客厅里翻画报,见她进了门,老妈立刻敛去脸上的笑意,问道:“一下午不见你人,我打电话到家具店,孙甜说你压根儿没去,你上哪儿了?”。田雨彤听老妈语气不善,如同审犯人一般,话里不由得也夹杂了一丝愠怒,“我除了去店里就不能有别的事了?我去见个人,这您也要管?”。“你去见谁?”,老妈依旧追问,“我问过那个姓刘的,你也没和他在一块儿,你到底干嘛去了?”。田雨彤恼道:“妈,我毕竟这么大人了,您总不能天天像防贼似的看着我吧?我就是去见个朋友,您用得着盘问这么仔细吗?”。老妈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武艺文几天前把电话打到家里说要找你,还冲我要你的手机号码,我没给他。下午你走得那么急,是去见他了吧”。田雨彤心中一凛,果然知女莫若母,她也没必要否认了。老妈继续道:“看来我猜得没错。你们当初闹那么僵,这些年也断了联系,现在他突然冒出来找你,想干什么?”。田雨彤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对女儿说道:“玫宝,你先到自己房间去玩,我和姥姥有事情说”。玫宝一向乖巧,见妈妈脸色不好,应了一声便抱着画报走开了。田雨彤颓然坐在老妈身边,低声道:“不晓得他搭错了哪根筋,竟让我带着孩子跟他回加拿大”。“他做梦!”,老妈瞪着眼睛,一巴掌结实拍在身前的茶几上,把厨房里的老爸吓了一跳,忙跑出来问怎么回事。田雨彤并不惊讶,她了解老妈的性子,也料到老妈听到这个消息会暴怒,只淡淡补上一句:“我没答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