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神转折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215 2019.04.19 17:31

  田暮雨有个毛病,每年从春末夏初起,她就开始杜绝穿一切黑色的衣服,无论款式多时尚。倒不是因为黑色吸热,而是她觉得穿上视觉效果太差,容易令她烦躁。今天她穿了件白色的棉布镂花薄衫,下面配了条浅灰色亚麻休闲裤,脚蹬一双白色尖头平底鞋,看上去清爽、舒服又干练。

  那男人的车十分钟后就出现在田暮雨的视野里,可不知为什么它停在她的斜前方足有五分钟都没动静。田暮雨虽然心里有些纳闷儿,身体却没挪窝,她以为对方来者不善,当然没必要起身去欢迎他。尽管隔得有点远,再加上汽车的前挡风玻璃反光,她看不清他在车里干嘛,但她知道他已经看见她了。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五分钟,那男人才从车上下来,满脸堆笑地朝她走来,跟昨天相比简直换了个人。“小雨,你今天穿这身真好看”,他谄媚地说道。十年了,除了在那短得可怜的恋爱期里他似乎这样恭维过她,接下来的日子田暮雨再没听到过类似的话,也没见过他这种表情。田暮雨虽然心下吃惊,面上却冷冷的,问道:“你来是有什么事吧?”。“没事没事,我是来给你帮忙的”,他答道,“你在网上订的几幅画还在汽车后备箱里,你等等,我去拿下来”。田暮雨仍旧一动不动,静静看着他来回几趟才把那些画归置到楼栋口,“上去吧?”他问道,她轻舒了口气,这才起身说:“走吧”。

  田暮雨帮他把画搬进电梯,两个人都不说话,待把东西都挪进房间安顿妥当,她才率先开口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说吧,没必要绕弯子,以咱俩现在的关系,你来给我帮忙我也不敢接受”。那男人听她说完,敛了脸上的笑容,正色道:“小雨,我后悔了,你能原谅我吗?”。田暮雨这回是彻底懵了,尽管之前她想到过这点,但她根本不相信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他能幡然悔悟。她眯起眼睛审视着眼前这个男人,看着他一脸羞愧的表情,好一阵儿哑在那里。阴谋?算计?儿子的抚养权他铁定不会放手,无非是为了钱和房子,绝对不能让他得逞!田暮雨打定主意,语气里满是不屑,道:“这话可不像从你嘴里说出来的,办离婚手续到现在没超过一天,你这么快就后悔了,你是把我当傻子哄吗?我在你眼里就蠢成这样?”。“当然不是”,他急道:“小雨,我是真的知道错了。前天晚上本是咱俩话赶话地赌气,我没想到第二天你真的拿了户口本去民政局等我,我是赶鸭子上架,没想真跟你离婚”。田暮雨听他说这话,气更不打一处来,冲他骂道:“你的意思是我逼你的,好啊,你这么认为倒也没错。十年来,咱俩每次吵架你都嚷着要离婚,你是料定我不敢这么干,所以你才肆无忌惮地欺负我。可你这回失算了,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根本不了解,从来也不想去了解,现在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决定的事情没那么容易改变!你的话说完了就走吧,我下午要上班,没功夫陪你在这儿浪费时间!”。那男人一脸震惊地看着田暮雨,他来之前想过她不会给他好脸色,也准备好听她说难听的话,可他没想到田暮雨说话时的神情如此坚定决绝,铁打一般,他好像完全不认识她了。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他的确不清楚,确切地说是从未留意过,在他的印象中她不过是个从小被父母宠坏的大小姐,除了长得好看点,其他方面一无是处,蛮横、任性、自以为是;还是个外强中干的绣花枕头,凡事都要靠他解决,每次吵架只会瞎嚷嚷,吵完都是她先跑来向他认错,他也懒得跟她一般见识。可眼前这个女人太陌生了,根本不是他脑海里的样子。

  田暮雨转身要走,那男人一把扯住她的胳膊,眼睛里竟然噙了泪水,惨然哀求道:“小雨,你听我把话说完。昨天下午办完手续后,我经过家门口的公园时正看见我妈带着咱们儿子从里面出来,看见那一幕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想到从此以后这个家再也不完整了,想着儿子如果知道爸爸妈妈分开了会怎么样,想着双方父母得知这件事后该有多痛心,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错了,彻彻底底地错了。我知道这么快来找你忏悔,你肯定不信,无论如何,还是请你念在孩子的份上给我一个弥补过失的机会。我不敢奢求你现在就原谅我,跟我复婚,只想你看我以后的表现再做决定,好吗?”。

  孩子是田暮雨的软肋,不是迫不得已,没有哪个母亲愿意和自己的孩子分离,那男人懂得用孩子来软化她的防线,着实触及了田暮雨最痛心、最担忧的地方。田暮雨没有立刻表态,尽管心里起了波澜,面上依旧淡淡的,说:“这样吧,你容我考虑考虑。上班时间快到了,我得走了”。“那这样”,那男人忙说道:“你去上班,剩下的活儿我来干,咱家这房子装修,上下里外的工程没人比我更清楚,我在这儿你就不用操心了”。田暮雨看他一脸诚恳,扯了扯嘴角,本想给他个笑容,奈何实在笑不出来,只说道:“那好吧,反正大门指纹锁的密码是你设置的,走时记得锁好门就行了,我先走了”。“那你怎么去啊,用我送你吗?”,那男人问。“不用,我买了电动车”,田暮雨答道。

  从楼里出来,田暮雨站在路边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从前天晚上到现在,她就像做了一场梦,这梦的荒唐程度让人匪夷所思,说出来恐怕没有人会相信,连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离婚了,这段经历是否真实存在过。人心叵测,田暮雨自认对那男人很了解,万没想到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貌似“脱胎换骨”。“浪子回头金不换”,这句俗语若在十年前对田暮雨讲可能会起点作用,如今在她看来却有满满的讽刺意味,那男人的各种嘴脸:轻蔑的、狰狞的、恼怒的、悔恨的,就像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里一幕幕重现,令她心烦意乱,唏嘘不已。往后该怎么办?答应他复婚是门儿都没有,可他拿孩子说项,这让田暮雨既矛盾又自责,一切本该怪那男人狼心狗肺,可这不该成为她抛弃孩子的理由。她要如何是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