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圆桌会议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571 2019.04.25 16:54

  田暮雨这个小姑姑一向是口无遮拦,她常常纳闷儿:以田雨彤这种没心没肺的性子是怎么把家具卖给别人的?好在三个人是血亲又是发小,早就习惯了这种互怼的说话方式,也知道彼此都是真心为对方着想,说过的话自然也没人计较吃味。

  朴心雨并不接那两人的话茬,只顾低头啃盘子里的排骨,田雨彤拿着根没用过的筷子照着她脑袋敲了一下,说:“喂,我们俩说这么热闹,你只顾着吃,又准备装傻是不是?”。见她仍不吭声,田暮雨说道:“田雨彤,你不是我姑姑,你是我姑奶奶。你能让我们先安静地把饭吃完不?真是越老越招人烦了”。田雨彤撇撇嘴,瞪了田暮雨一眼,说:“好吧好吧,我也饿了,吃完饭再说”。

  三个人酒足饭饱,朴心雨就要起身回家,田雨彤忙拦住她道:“咱仨平时各忙各的,好不容易才见一面,你吃完饭就走,太过分了吧”。朴心雨一脸不情愿,说:“我不走干嘛?听你在这儿没完没了地数落我,倒不如早点回家睡觉,落个耳根清静”。田暮雨劝道:“田雨彤是你小姨,她是啰嗦了点,说话也不好听,但还不是因为担心你嘛。除了我们俩,刚才那些话谁还敢当着你的面说出来?你先坐下,我得再跟你说件事”。

  虽然朴心雨平日里乍一看是个温顺、柔弱的女人,说话悄声细语,从不与人争执,实则骨子里倔强得要命。她上大学时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太好,一毕业她就急于找工作想给父母缓解压力。她是校学生会干部,尽管所学专业不对口,但学校还是根据她在学生会的表现把她推荐给了当时正在金融专业开招聘会的一家银行的主管,那主管觉得她形象不错,又仔细看了她的简历,就破格录取了她。朴心雨上班的第二年就认识了她现在的老公葛飞,他和朴心雨在同一家银行工作,比朴心雨大十岁。起初家里人都不同意他俩交往,觉得两人年龄差距太大,朴心雨自己也不大乐意,嫌葛飞长得老相。可没想到葛飞这人毅力超常,硬是追了朴心雨整整两年,对她各种讨好,千依百顺,朴心雨抵不过他死缠烂打,最终还是缴械投降了。

  田暮雨对这个比自己大九岁的妹夫一直不太感冒,觉得朴心雨完全是被他骗到手的。尤其是朴心雨婚后多年没有孩子,这让田暮雨更加怀疑当初葛飞是看中朴心雨没谈过恋爱,单纯好骗才对她穷追不舍的。据她的分析,葛飞追求朴心雨时已经三十多岁了,他之前交过两个女朋友,一个正常的成年人对自己的健康状况不可能一点都不了解。朴心雨是和田暮雨从小一起长大的,她俩相伴的时间比田雨彤更多,这世上最清楚朴心雨身体情况的恐怕非她这个表姐莫属了。朴心雨小时候长得确实像“豆芽菜”,但那是由于她肠胃功能弱,常常消化不良导致的,跟生殖方面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何况随着年龄增长,她的这点小毛病早就没事了,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健康问题。田暮雨老早就把这个想法告诉过朴心雨,后来又从几个大夫那儿证实了她是对的,这就更让她确认葛飞是个骗子,明明知道自己没有生育能力还来祸害别人,恼恨她这个妹妹不争气,这么多年还稀里糊涂地跟他过日子。

  尽管朴心雨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愿意听这个表姐的话的,她看田暮雨开口挽留她,便又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冲着田雨彤翻白眼。田暮雨说道:“我上周回你姥姥家,碰巧你妈也在,她又为你这件事对着我哭了一场,说你现在根本不听她说话,一提生孩子就翻脸,家里除了我没人敢说你,她让我问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朴心雨沉默了一会儿,反问道:“她找你哭,你没说什么?”。“我说了”,田暮雨答道,“我让她打你两个耳刮子”。朴心雨听田暮雨这么说,“嘿嘿”直乐,坐在旁边一直没吭声的田雨彤急了,拍了她一巴掌说道:“你还有脸笑,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别想走,把你妈气成那样,你这当闺女的可真孝顺!”。田暮雨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们逼你,是想弄明白你以后打算怎么办,眼看岁数一年比一年大,再这么耗下去你这辈子就完了”。“什么叫完了?”,朴心雨终于忍不住了,反驳道:“我才三十多岁,这辈子还长着呢,怎么就完了?!我都这么大了,自己的事心里有数,你们别管了行不行?!”。田雨彤一看朴心雨故伎重演,又开始狡辩,“腾”地站起来就要开骂,田暮雨忙摁住她的胳膊,朝她使眼色让她坐下。田暮雨说道:“我们不是非要管你,其实你这样过日子碍着我们什么事?与其说是为你好,不如说我们是心疼你爸妈。他们已经六十多岁了,心心念念想抱孙子想了这么多年,到现在不但愿望没达成,你连句问话都不让他们说了,这就是你做闺女的本分?”。田暮雨见朴心雨低下了头,喝了口水又说道:“咱家到咱们这辈人全是独生子女,但凡你要是有亲兄弟姐妹,你尽可放心大胆地当丁客,你爸妈不但不逼你,我们更犯不着为这事得罪你”。“那你们想让我怎么样?”,朴心雨此时满脸委屈,声音已经有些变了,眼看就要哭出来。田暮雨继续说道:“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你说吧”,朴心雨知道今天是逃不过去了,只好答应。“你还打不打算生孩子?”,田暮雨问。“当然”,朴心雨答道。“那你打算和谁生?怎么生?”,田暮雨步步紧逼。朴心雨又沉默了,这问题显然是老生常谈,却实在难以应对。田雨彤此时说道:“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当初家里人都反对你嫁给葛飞,你死活不听,现在若是我们逼你离婚,你也不见得听话,这种缺德事我们本不愿意干,但你要搞清楚,是他葛飞撒谎在先,缺了大德,耽误你这么多年不说,还让周围的人都误会是你身体有问题,这个黑锅你打算背一辈子?”。“你们去福利院抱养个孩子吧”,田暮雨说道。朴心雨声音如同蚊子一般,说道:“不要,我又不是不能生,为什么养别人的孩子?”。田雨彤彻底恼了,说道:“既不离婚也不抱养,你是打算做试管婴儿?他葛飞没有种子,难道让你这块地去种别人的种子?你觉得他能同意吗?”。

  朴心雨哭着走了,田雨彤也斗鸡似的气冲冲回了家,一场聚会就这么不欢而散。田暮雨想趁着夜色散散步,就拒了那男人要来接她的请求,独自沿着路边的行道线慢慢走回去。她的内心其实是很矛盾的,自己和田雨彤已经都离了婚,现在又来劝说朴心雨跟葛飞离婚,若是让不知情的外人看来是出于何种心理?记得许多年前,田暮雨曾和老妈讨论过田家三个女娃的品性,谈到朴心雨,老妈认为她是心有成算不宣于口,田暮雨却不认同,她觉得这个妹妹单纯得像一杯白开水,傻得让人心疼、让人怜爱,这本该是个美好的特质,却让她在人生关键的岔路口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栽了大跟头。田暮雨并不认为女人一生必须要生了孩子才完满,她只是觉得像朴心雨这样的女人不该被骗,她确定是葛飞骗了她妹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