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我是个大活人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142 2020.02.26 03:37

  田暮雨把父母和田雨彤、朴心雨送出门时已经凌晨一点了,尽管一早要上班,她这几个小时也注定是睡不着的,意识时迷时醒,这样比一直睁着眼睛更难受,脑子里一团乱麻,断断续续地耳鸣,想着接下来除了要应付老爸老妈的时常发难,还要应对家里的其他人,以及纪鸿升的父母,说不定还要加上他的几个叔叔婶婶,实在头痛。八小时的班上下来,田暮雨感觉自己被人扒了层皮,剩下骨头却沉得不行,双脚像被灌了铅,每挪动一步都费力气。

  好容易回到家,还没进门手机就响了,是三姑妈的号码,三姑妈退休闲来无事,一直在陪着奶奶住,方便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田暮雨晓得这电话一定是奶奶让她打的,离婚的事被老妈知道,那么全家人也就都知道了,尽管从昨晚到现在没出二十四小时,但这种消息传播速度已经非常慢了。

  田暮雨盯着手机屏幕,犹豫接是不接,接吧,估计家里的“大部队”会马上杀来兴师问罪,说不定已经到楼下了;不接吧,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批斗大会”早晚要开,难道还能躲一辈子不成?可转念一想,能拖一天是一天,这一个白天本就头昏脑胀、两眼发花,起码得挤出点时间让自己蒙头睡上一觉,也好有精神应付接下来的事情,现在这种萎靡的状态不但对长辈们的“车轮战”支持不了多久,很可能还会被认作是受了纪鸿升的刺激而一蹶不振,因此获得众人盲目的同情和怜悯,那就没必要了。

  田暮雨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从安全通道快速下了楼,倘若在电梯里撞上正要见她的一干人等,就真成冤家路窄,避无可避了。这会儿得赶紧离开家,找个地方躲躲,哪怕去附近的超市逛个把小时也好,至少能换来一晚上的清静。好巧不巧,刚奔到楼下,田暮雨就跟老爸撞个满怀,抬眼一看,他身后的老妈和三姑正一左一右地搀着奶奶上台阶,姑父跟在最后。“你这是去哪儿?”,老爸问道:“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田暮雨反应算快,“啊?啊……我下来接你们呀,我刚下班回来,还没进家门呢,姑姑的电话我还没来得及接她就挂掉了”。老妈狐疑地瞟她一眼,道:“你奶奶听说你的事,不放心,非要来劝劝你,先上楼开门去吧”。

  田暮雨心里暗暗叫苦,悻悻地跟着他们往回走,老妈边走边数落:“这么大人了,整天还要让家里人为你担心,你也真好意思”。田暮雨开门把众人让进屋里,没好气道:“我一直没告诉你们就是不想让你们瞎操心,我人好好的,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不需要任何人干涉”,继而又转身冲老妈道:“您嘴巴也真够快的,怎么不干脆拿个大喇叭站大街上广播一通?弄个天下皆知多好!”。“你!……”,老妈被顶得一时接不上话,抬手就要朝田暮雨脸上打,亏得三姑妈眼疾手快给拦了下来,“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姑妈道:“你妈是为你好,怕你往后一个人的日子不好过。我们刚听着消息也吃惊不小,平时看你跟纪鸿升和和气气的,过得安稳,我们还挺高兴挺安慰,怎么就悄没声儿地把婚离了?你妈气得一夜都没睡,话说不上两句就要流眼泪,你奶奶在家唉声叹气了一整天,非要赶着你下班过来,你怎么就不理解老人的一片心呢?”。

  田暮雨心里称奇,除了田雨彤,她这几个亲姑姑年轻时可都是被男人欺负的主儿,小时候她没少见着奶奶为这几个女儿的夫妻矛盾跑前跑后,四处灭火。今天二姑和二姑父打架,奶奶堵在二姑婆家的大门口骂女婿和亲家娘不是人;明天三姑和三姑父吵嘴,奶奶又背着爷爷悄悄给女儿女婿塞钱平事;唯独剩下朴心雨的妈算过得去,哪晓得男人中途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背了一身赌债,最后连朴心雨上大学的学费都拿不出,老太太仍然要贴钱。奶奶养了五个子女,又替他们带大孩子,她的人生都耗费在了儿孙们身上。直到前些年二姑三姑都跟原来的丈夫分道扬镳,又找的男人都还不错,奶奶这才算松一口气,再者毕竟年岁大了,也没有精力和能力再管她们的事,由着她们自己过,但老人家那份热情却依然保留着,现在正是时候把这份热情释放到田暮雨身上。

  田暮雨想:三姑妈今儿这口齿是相当伶俐,跟从前比像是换了个人。许是这几年三姑父听话,日子过得顺心,面色好、气质佳,底气十足,嗓门儿都亮了不少。只不过这手伸得有点长,侄女又不是女儿,即便是亲姑姑,话说得不入耳,她田暮雨也不一定买账,何况她们年轻时没给后辈树什么榜样,现在说话自然也没什么份量。“奶奶,姑姑,你们先坐”,田暮雨晓得这些人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便端了茶壶给大家烧水沏茶,“我知道你们都替我担心,来看看也好,我吃饭、睡觉、上班,还和以前一样,什么都不耽误,你们看过也该放心了吧”。“你妈说你不答应纪鸿升复婚,到底是为什么啊?”,奶奶颤声问道。“没有为什么,就是不乐意”。“听听,听听”,老妈面对着奶奶,一根指头戳向田暮雨站的方位,抱怨道:“妈,这就是您养的好孙女,马上四十岁的人了,幼稚、任性到什么地步!”。奶奶也摇头道:“大概情况你妈跟我说了,按理说纪鸿升认错态度很好,这一年多表现得不错,你这样揪着人家小辫子不放确实有点儿欺负人,我也不能理解”。田暮雨长叹了口气,“这么说吧,十年前纪鸿升认识我不到三个月就逼着我结婚,我答应他了;一年多前他凶神恶煞地逼着我离婚,我也答应他了;如今他又三天两头催命似的逼着我复婚,我还答应?我就想问一句:凭什么?!我是个大活人,又不是件东西!我不靠纪鸿升挣钱养活,凭什么被他牵着鼻子走?奶奶,姑姑,妈,你们也是女人,这个解释你们能不能理解?会不会满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