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重逢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042 2019.08.14 20:28

  田暮雨在统计表上填的当然也是“已婚”,她的想法跟纪鸿升一致,离婚的事连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都没告诉,何必让不相干的人知道,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之所以岔开话题,是因为她不想让纪鸿升太得意,又或者他居心不良,想办她难堪,从而使她意识到不答应复婚是多么错误的决定,她才不会让他得逞。

  纪鸿升见田暮雨再次逃避了他的问题,便识趣地闭上嘴,若是刨根究底下去,他肯定会得到不想得到的答案,这是田暮雨最擅长的伎俩,她已经在他心上扎了无数根刺,越是对她穷追不舍,她就把刺扎得越多越深。与其那样,倒不如留下些悬念和想象的空间,任凭自己往好的方面去发挥,也算是一种自我保护。纪鸿升为这种不知在何时练就的“阿Q精神”感到沮丧,不由得咧咧嘴,他弄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在笑,只觉得如果面前有镜子,他的表情一定惨不忍睹。

  田雨彤在家庭聚会结束后,先把父母和女儿送回家,便又急匆匆地出了门。她着急去赴一个人的约会,这个人当然不是刘哥,她今天不想看见他;也不是周齐,他在聚会上似乎带了个女人,不是他前妻,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吃饭时就坐在他身边,尽管两个人的举止不算十分亲密,但时不时的一阵耳语,也令田雨彤无比气结恶心。

  大千世界,男男女女,无论前脚如何山盟海誓、涕泪纵横,后脚仍旧比的是谁比谁翻脸比翻书更快,谁比谁更现实市侩、冷酷无情。聪明些的大可不必互相怨怼,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半斤八两罢了。

  田雨彤把车开进一家五星级宾馆的停车场,在下车前从化妆包里掏出镜子和几个棉片,轻轻拭去眼下的两行泪渍,又拿出粉饼沾些干粉补在上面,妆面顿时恢复如新,只剩下两只红肿的眼睛,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我到了,你在哪儿?”,田雨彤举着手机站在大厅里环顾四周,猛地看见一个身材又高又胖,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在宾馆一角的咖啡厅门口冲她招手。田雨彤一路小跑到他跟前,笑道:“怎么突然回国了?也不提前说一声”。那男人边领着她往里走边说道:“回来办点事,顺便看看你和孩子,怎么没把她带来?”。两个人在事先订好的位子坐下,服务生很快就端了两杯咖啡过来,田雨彤看一眼那男人面前的杯子,道:“还是老样子,纯美式,苦得要命”。那男人推推脸上的眼镜,“习惯了,难改”。“这次回来呆几天?”,田雨彤问,“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我已经回国一个多月了,下个月走”。“啊?那只剩十几天了,你干嘛不早点联系我?”。那男人笑笑,并不接她的话茬,抿了口咖啡,道:“我这次走,很可能以后就再不回来了,所以想着临行前见你一面”。田雨彤有些惊讶,“你妈不是还在这儿吗?你怎么能不回来了呢?”。田雨彤见他情绪低落,预感可能是不好的事情,便不再追问,等着他自己开口。那男人低下头,拿起盘边的勺子搅动杯子里的咖啡,周围没有其他人,整个咖啡厅静得出奇,勺子与杯壁碰撞发出“叮叮”的声音,低微却清晰。“我妈上个月去世了,肺癌”,他突然又说道,“我回来给她办葬礼”。田雨彤心里一惊,眼睛瞪得滚圆,一时竟不知是该安慰他,还是该责备他为什么不提前通知自己,也好让她见上老人家最后一面。那男人继续说道:“该办的事基本都办完了,我把家里的房子也卖了,就是想着彻底断掉对这儿的念想”。田雨彤听他这话,心里极不是滋味儿,同情他之余又生出一股负气,“既然要断了念想,你还找我干嘛?”。那男人不作答,只眯着眼看她,半晌才发出“呵……”的一声苦笑,“忘了告诉你,我去年离婚了”。接二连三的爆炸消息,震得田雨彤直发懵,她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红,若说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敏锐,那么她的第六感应该比大部分女人更管用。她长舒口气,故作镇定地说道:“老人的病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无论我能不能帮上忙,至少让我尽尽心意。至于你离婚的事,跟我没什么关系,你可以不说的”。

  田雨彤说完,眼睛瞟向别处,她和这个男人离婚已经进入第八个年头,这是他们离婚后第一次见面,她觉得他好像又胖了,倒是没怎么变老,脸上肥厚的脂肪把每一处应该长出褶子的地方填充得光滑饱满,油黑透亮。因为油水太多,他的脸看上去总是汗津津的,他不得不时时用右手食指的第二关节往上推送下滑的眼镜,高度近视的双眼长年躲在厚如玻璃瓶底的眼镜后面,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本身被镜片折磨变形到何种程度,更看不清眼神。基于这部分的衬托,他用粗短手指推眼镜的动作显得尤其笨拙。

  田雨彤如今仍旧不愿看到他这副样子,她必须承认,她是个以貌取人的人,可谁又不是呢?她在跟随他去加拿大之前曾带他见过田暮雨和朴心雨一次,场合也是在像今天这样的家庭聚会上,他的尊容令在场的亲友们集体噤声,她能从每个人的脸上读出他们对她的惊讶、怀疑、轻蔑以及惋惜,她知道这是自己必须经历的,他们质疑她做出这种选择的目的并不单纯,是为了出国,事实确实如此,她没必要辩解,不然只会越描越黑,就让他们尽情猜测好了。

  唯一坦然、高兴的恐怕只有田雨彤的老妈了,这个女婿学历高、收入高,家里经济条件好,除了人长得磕碜点,其他方面她都非常满意,她才不管别人在背地里怎么评论女婿的长相,等小两口一起出了国,保准让那些嚼舌根子的人嫉妒得两眼冒绿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