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鸳梦难温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115 2019.06.18 16:21

  纪鸿升到家时,田暮雨已经接回了米饭,她看纪鸿升满脸堆笑,问道:“怎么这么高兴?遇上好事了?”。纪鸿升把一直拿在手里的盒子送到她面前,“这个给你”。田暮雨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眼神充满疑惑地接过盒子,打开看时并没有纪鸿升预想的惊喜的表情,两只眼睛只定定地盯着盒子里的物件儿,像是一下子陷入了沉思。纪鸿升看她这副样子,心凉了半截,继而忐忑起来,“不喜欢吗?”。田暮雨被他的问话惊了一下,抬眼与他对视,并没有立刻回答,她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些许期待,更多的则是失望。尽管她知道这个男人在许多方面的心思比女人还细腻,此刻她却不知该如何管理自己的表情和语言,才能掩盖她内心的反感,不让他察觉。她实在不适合当演员,她的第一反应已经使她完全暴露在他面前了。

  田暮雨不喜欢这个手串,不对,这样说似乎不准确,曾经她是喜欢的,以前她还经常在樊哥的饭局上和纪鸿升的两个做文玩生意的朋友讨论关于蜜蜡方面的知识,她一直想拥有一串这种品相的手串,可碍于价格太贵,舍不得入手。按理说现在纪鸿升自掏腰包满足了她的愿望,她该高兴才对,可这东西来得太迟,如今它承载的负面意义远大于它本身的价值,有太强的目的性,太多的功利心,包含着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示好、谄媚、忏悔、补偿,就如同每一颗油脂中混入的星星点点的杂质,初看没觉得什么,擒在手里细细把玩,越看越觉得碍眼,越看越觉得膈应。以后田暮雨每每拿起它,恐怕都会想起纪鸿升为何要送她这么个物件儿。一件东西是成为令人欣喜的礼物,还是让人记恨的标志,全在人的一念之间,毕竟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

  纪鸿升的热情早在田暮雨接过盒子发呆时就被尽数消灭了。一直以来,他所有的正面情绪都显得短暂而脆弱,需要有人鼓励、支持,以前最肯为他捧场叫好的是田暮雨,她会随着他的喜怒哀乐变换自己的情绪,态度近乎卑微,旁人看不明白她为何要这样做,她不欠他什么,有时候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而现在,她再不用对他卑躬屈膝,曲意逢迎,大可肆意宣泄对他的鄙夷、恼恨、不满、厌烦,但她没有,她仍旧给他留了颜面,是顾及自己的教养?是一时难改的怯懦?还是念着往日的情分?她也说不清。

  这个手串仿佛成了个大bug,一个尴尬的存在。

  田暮雨准备好晚餐,叫了儿子和纪鸿升一起吃饭,三个人坐在餐桌旁,米饭叫道:“妈,你胳膊上的手串真好看!”。田暮雨冲儿子笑笑,问道:“是吗?这个将来给你媳妇儿戴好不好?”。“这个值钱吗?”,米饭眨巴着小眼睛,一脸不屑,“要是不值钱我们可不要”。纪鸿升拿起面前的筷子朝米饭脑袋上轻轻敲了下,“小小年纪还挺财迷,白给的东西还挑三拣四,将来有本事自己去挣,给你媳妇儿买个值钱的”。米饭斜眼看看他,撇撇嘴不说话了,只顾低头吃饭。田暮雨也看他一眼,没再吭声。

  这顿饭吃得格外别扭,纪鸿升把碗里的最后一口稀饭喝掉,就放下碗筷说要到楼下散步,田暮雨也没理会。他坐在花园的凉亭里点燃了一支烟,心里郁闷极了,事情再一次没能按照他的计划发展,他又失算了。自从和田暮雨离婚,关于她的每件事好像都偏离了轨道,她像是有意跟他唱“对台戏”,却又表现得很无辜,看似时时处处都在照顾他的情绪,念及他的面子,实则本能地抗拒他对她所做的一切努力,让他难堪。比如刚才,尽管她戴上了那串蜜蜡,但她用肢体语言向他传递的信号是:我不喜欢这件东西,我是为了给你面子才戴的。这算什么?施舍?怜悯?他们似乎陷入了升级版的冷战之中,从前是因为具体事件、具体矛盾,现在则所有问题都化为无形,随时随地可能发生,并且糟糕的是,他纪鸿升只有承受的份儿,没有反击的资格和能力。他恨透了这种无处释怀的感觉,田暮雨带来的禁锢和压力像一张密实的网,包裹他的全身,令他窒息,每天活在面具之下,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可又能怎么样呢?如果真到这个名存实亡的“家”土崩瓦解的那天,他就会如释重负吗?会感到快乐吗?

  成年人的世界,什么才是快乐呢?

  田暮雨见纪鸿升前脚出了门,后脚她就进卧室把胳膊上的手串撸下来撂在妆台的首饰盘里,回到厨房洗碗时,米饭问她:“妈,你的珠珠怎么不戴了?”。田暮雨道:“戴着它干活太碍事”。“可是它很漂亮啊”,米饭道,“你不是最喜欢漂亮的东西吗?”。田暮雨扭头瞟他一眼,“中看不中用,装点门面的东西,在家里用不着”。

  米饭当然不能理解老妈话里的意思,他从小就习惯于老妈跟他讲各种道理,不管他能不能听懂,田暮雨都把大段大段的“人生感悟”塞进他的小脑瓜,她始终坚信儿子是和她心意相通的,早晚会明白她的良苦用心。明不明白是以后的事,眼下这种灌输导致的直接后果是米饭在上学后总能“语出惊人”,被老师们误解为:他很“懂事”,具备“超出同龄人的成熟”。田暮雨却并不为此感到得意,她知道儿子不过是在模仿她说话,“邯郸学步”罢了。

  在儿子面前,田暮雨总有讲不完的道理,如果米饭与她争辩一个问题,她会就此衍生出十条以上的答案去为他解读,丝毫不给他质疑、反驳的机会。她常常表现得像一名话剧演员,言辞激烈,动作夸张,表情丰富,甚至有些神经质,她觉得只有和儿子单独在一起时才是她肆意挥洒,纵情任性的时刻,她对米饭的心理依赖早就远远超过了对纪鸿升的,尤其是从他们离婚那刻起,她精神世界里的两个男人,一个已经消失,剩下的只有儿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