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老房子、新房子

从离婚开始的人生 卓之爱 2366 2019.05.20 20:00

  田暮雨和纪鸿升接了米饭放学就一起去纪鸿升父母家吃晚饭,田暮雨是不愿意去的,她烦透了他家一进门就眼前一黑的感觉,130平米的空间,走到哪个房间都是黑黢黢的一片,楼前楼后被相邻的私搭乱建的违章建筑堵得严严实实,透不进一点光来,客厅面积大些倒还好,几个卧室大白天进去都得开灯。再加上纪鸿升的妈不擅家务,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田暮雨每次去都看得心烦意乱,恨不得马上离开。尤其是冬天,这老房子竟然没有暖气,每个角落都渗着寒意,像田暮雨这种在暖气房里呆惯的人,进门就要把空调热风开到最大,才能勉强坐会儿。即便是夏天屋里阴凉些,她也不想多停留,有事说事,没事基本不踏进纪鸿升的家门。

  起初纪鸿升的爸妈还总打电话让田暮雨过去吃饭,她不好意思拒绝,偶尔去几次,时间久了,他爸妈再找她,她就找各种理由推辞。渐渐地,纪鸿升父母意识到田暮雨可能不愿意去他家吃饭,也就不再经常勉强她了,而是隔三差五地由纪鸿升的妈利用散步溜弯儿的时间去给田暮雨送点吃食到他们的小家。这份情田暮雨是领受的,可她送来的东西实在入不了口,除了偶尔的山野小菜,其它的吃食大部分都是在冰箱放几天就被扔掉了。纪鸿升父母的热情似乎都用在了这方面,每次见面必定让田暮雨捎些东西回去,田暮雨推脱不掉,就把纪鸿升拽到前面挡驾。纪鸿升的爸妈是那种看似很老实忠厚的人,平时在儿子面前大气都不敢出,更别提父母威严了,纪鸿升那暴躁的脾气跟这个有很大关系,毕竟是独生子女,无论家境好坏,娇纵一些是免不了的,何况还是个儿子。每次遇到这种情况,纪鸿升只要不耐烦地吼上两句,他爸妈也就乖乖作罢了。

  田暮雨认为这并不代表不孝,家人之间太讲面子就有些虚伪了,盛情难却往往意味着缺乏真情实感的沟通,纪鸿升与父母的关系就是如此,无论家里家外,总爱遵从些没必要的礼数,却忽略了真正应该持有的道德标准,这才导致纪鸿升的爸妈永远不知道儿子在想什么,也没有探究的意识和勇气,而纪鸿升也像当初对待田暮雨一样,从不顾忌他爸妈的感受,也不愿和他们有深层次的交流。用田暮雨的话说就是:这一家人活得太累太假。

  其实这种问题跟人的文化程度、综合素质有直接关系,拿两家父母来对比,差距是显而易见的。田暮雨在儿时虽然也与父母沟通不多,多半原因是她还太小,不懂事,不知道怎么正确表达自己的想法,父母工作又太忙,经常照顾不到她的情绪,但父母与女儿的心意是相通的,许多话不用说出来彼此都能心领神会。随着父母年纪渐老,田暮雨长大成人,他们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多,爸妈愿意听女儿吐露心声,而女儿也乐于有爸妈做她的精神支柱,虽然免不了因为一些问题和老妈吵嘴,可田暮雨仍旧乐此不疲,她觉得这才是一家人正常的相处模式。但这种模式得建立在清楚表达、耐心倾听的基础上,这不就是一个人文化涵养的体现么?说不清,听不懂,即便说清了听的人也未必懂,那就干脆不说,白费口舌还不如省点力气,这就是不沟通、不交流了。

  吃过晚饭,纪鸿升说他妈和他有事情说要多留一会儿,两家离得不远,田暮雨便先带着米饭回家了。纪鸿升在一小时后才回来,田暮雨看他进门时的脸色不大对,就问道:“你怎么了?是你妈和你说什么了?”。纪鸿升顿了顿,说道:“我妈说前阵子咱们新房装修的时候你妈给她打过电话,让她给咱们出点装修款,她说她没钱”。“呵……”,田暮雨心中奔过一万只“草泥马”,强压怒火,问道:“她怎么突然想起跟你说这个?”。纪鸿升道:“我和我爸妈说起咱们以前住那套旧房子和中心区那套正在建的新房,我准备把它们卖掉”。田暮雨有些吃惊,她没想到纪鸿升会主动跟她谈起这件事,要知道离婚前她每每提及卖房,纪鸿升都会和她吵架,嫌她“手伸得太长”,那是纪鸿升跟他父母的事。

  当初田暮雨的妈之所以看不上纪鸿升,一是嫌他父母文化程度太低,家境也一般;二是纪鸿升的妈收养了一个比纪鸿升小二十岁的女孩儿,作他名义上的妹妹。田暮雨的妈担心这女孩儿长大成人后会跟纪鸿升争财产,可田暮雨执意不听,硬是嫁给了纪鸿升,老妈没办法,只得时不时提醒她早让纪鸿升做准备,趁早把他家的几套房产划归到自己名下,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米饭的将来考虑。

  如今纪鸿升主动提起,田暮雨觉得有必要和他深谈一次。

  田暮雨问道:“你说卖房你爸妈这次是什么态度?以前他们可是不同意的”。纪鸿升道:“我把我的真实想法都告诉他们了,我说只给那女孩儿留一套小户型,剩下几套都是我的,我得给米饭留着”。田暮雨长舒口气,笑道:“纪鸿升,你不是愚孝,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小算盘打得比谁都精明”。纪鸿升脸一红,说:“其实你以前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听进耳朵里了,只是嘴上逞强而已”。田暮雨道:“我早说过你父母跟我父母不一样。咱俩都是独生子女,我爸妈的心思全在我身上,爱屋及乌,也全在米饭身上;可你爸妈的心思有一大半在那个女孩儿身上,虽然不是亲生,也是自小养大的,情分不比你少。当初你跟你妈闹成那样,为了这个女孩儿离家出走半个月,如果他们一心为你着想,就不会把她留到现在,他们是觉得你这个儿子靠不住,要留这个女孩儿给自己养老送终”。纪鸿升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他们有私心我倒是能理解,但我不能把本属于我的东西拱手让人,好在他们这次答应得挺干脆,同意我把那两套房卖掉,在西城区投资一套新房,资源整合再利用,这样到米饭结婚时咱们能给他置换出一套像样的新房来”。“那你爸妈这次为什么就同意了?”,田暮雨想不明白,按说老人的思想都很固执,他们认为房子就是不动产,攥在手里比换成钞票更踏实,钞票会贬值,但房子不会。“是因为你妈打的那个电话”,纪鸿升答道,“本来你家给咱们买新房我爸妈就觉得挺没面子,毕竟你是嫁到我们家的。你妈让我妈出装修款,我妈不是不想出,是她手里的钱全压在中心区那套房子上了,确实再拿不出了。今天我跟他们说卖房,他们立马就同意了”。

  哦……

  还是为了面子,中国这个人情社会啊,面子比儿女还重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