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重走青春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党旗头顶飘,党徽胸前挂

重走青春之路 无必勿增 4269 2021.04.05 15:03

  1

  海明威的小说里写过,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在我这个文学小白看来,这句话在之前我理解是浮于表面的,流于形式的,仅仅是用来装自己懂一些文学的,甚至在我看来,这已经是一句被网络文章和鸡汤文用得有些俗套的话。

  但现在我算是理解了,老高就是那个可以被毁灭,但却打不败的人。

  老高住院了,心脏病,轻微中风,就是那天一起值班的时候说“别老想着干大事”那天晚上入院的。

  心脏不好,大概是当警察这一行的职业病,办案子遇到障碍破不了案,心急,加班熬夜过后心慌慌,抓捕犯罪嫌疑人高负荷工作,长时间蹲守心理压力大,遇到棘手的执法问题如果现场处理不当造成不良后果,心烦,要是为了加班不能陪家人,心累。

  总之这个心脏很遭罪,特别是基层民警。

  我去看老高的时候,老高的家人正好在,老高和家人说,想和我单独聊聊。

  “最近自己带队出警,感觉怎么样?成了主管中队长,那得独当一面了。”

  “还和师傅差很多,有时候还是棘手拖沓。”我如实的回答了。

  “那我教你一招,任何情况,任何时候都有用。”老高郑重其事的说。

  老高说起这个,我是一点也不好奇,估计他要说“党旗头顶飘,党徽胸前挂”了,他大会小会,事迹报告,总结材料,总是会说这一句。

  “你呀,得告诉自己,我是党员,要迎难而上,用党员的思维来武装自己,第一步,那就是群众之事无小事,第二部,那就是要不怕事敢作为……”老高开始了他的党员教育课。

  虽然听过很多个版本,不过最终的核心就一个,你是党员,义不容辞。

  我平静的听老高说完,然后微笑着说出所长今天交给我的任务:“师傅,咱们所长说他准备安排您到内勤,兼职党员管理专职岗位,专门负责给咱们上党课,提高咱们派出所党员干部的党性……”

  “等等,所长怎么不自己安排,让你这个一杠二(二级警司)来说了?”老高打断了我。

  “我不是您徒弟嘛,他说他之前已经和你谈过一次,不过效果不太好。”

  老高笑了笑,说:“怕我这个白衬衣出去带班巡逻,太招摇了是吧?”

  “师傅,现在执勤这么辛苦,出警什么的突发状况太多,您还是先休息吧,应该让我们这些年轻人顶上,薪火相传嘛,您不是告诉我们,党性的传承嘛。”

  老高摇头笑了笑说道:“今年咱们过了第一个人民警察节,我还想过第二个,第三个,第N个人民警察节,我这个老鬼应该多为单位做贡献,不是拿身子死拼,毕竟咱们的思想政治工作,还是要有人去做的。”

  自从老高恢复出院之后,腿脚就有些不利索了,没有被复杂的案子,危险的出警打败的老高,最终还是在岁月下屈服了,他新的职位是内勤。

  老高说,他的职业生涯算是把公安战线的所有派出所的警种都干了个遍,社区、治安、刑侦、内勤、巡逻,他在以前派出所的时候唯独没干过内勤。

   2

  今天是老高穿白衬衣上班的第一天,他穿白衬衣带队巡逻的想法没有实现,有些遗憾。

  我在下夜班留守之前,把党员观看政论片的心得体会交给老高,老高接过我的材料翻了几页,然后说:“小陈啊,你这材料有些随意啊,再好好写写。”

  大概是因为昨晚出警处理一起醉酒寻衅滋事,现在身子是软的,我有些烦闷的说:“师傅,通融通融,昨晚夜班,我今天晚上还留守,明天上班来早一些发给你。”

  “小陈啊,今天下午就截止了,你还是好好把这些材料赶出来之后,再好好的回家休息吧,否则睡不踏实。”老高把我的心得体会推上了前。

  我叹了一口气后,有些愤愤的说:“明白,师傅。”

  老高见我一脸不愿意,笑着说:“大家最近都挺忙的,还要上党课,学习抄笔记,可业务又不能停下来,克服克服,未来我跟咱们所长提个建议,咱们党课或者学习活动的形式可以改一改,尽量在上班时间结合业务工作就搞了,咱们基层同志本来就辛苦了,得劳逸结合,效果才好,否则就适得其反了。”

  听老高软硬兼施的说,我笑着说:“师傅,我这就克服,我这就改。”

  “马上建党一百周年啦,有些遗憾的是,我六月二十三号退休,不能和各位过建党节了,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和大家上党课,今年大家的维稳任务重,党课要和实际业务相结合,我未来会转变一些内容,多给大家讲讲那些先进党员在一线工作的时候是怎么干的。”老高一边敲击键盘一边说。

  老高见我没有说话,便问我:“小陈啊,你的有一句话说的挺好,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展开说一说,否则就是一句看起来很玄乎的话。”

  正在敲击键盘的我,停了下来,问:“愿闻其详,师傅。”

  “‘党员要把党放在心中,在我看来,这把党放在心中有很多理解,对于我们民警来说,把党放在心中,那就是把党托付给我们的光荣使命放在心中,把人民放在心中’这句话,你得拓展开来讲一讲。”老高照着我的文稿念了出来。

  这句话还真是问住了我,我看了太多的党员学习材料,要说这些话,不说信手拈来,那也是只要稍微一思考,就能驾轻就熟的写出来了,可真要拓展开来讲,我还真就说不出来了。

  “这问题还真难住我了,都怪我平日学习不深入。”我挠了挠后脑勺说。

  “不是不深入,是没有结合工作来思考,你再想想,我们平日干的这些工作,到底是怎么做到把党放在心中的?”

  结合工作实际?我闭上眼睛几秒钟,不是因为瞌睡,而是在飞速回忆我们工作的点滴。

  “师傅,我明白了,党在我们心中,把党托付给我们的光荣使命放在心中,我们的光荣使命就是做好刀把子,保卫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打击违法犯罪,把人民的利益放在最高位置,我们做到了这些,那就是把党放在心中……”

  老高静静的听我说完,露出了微笑,说道:“已经开始接近了,小陈,你再说细一点,结合咱们的日常工作。”

  “就拿前些日子我们去处理在步行街上的人质劫持事件,师傅劝解那男子的时候,就考虑到如果真出事,那是两个家庭的悲剧,所以在做工作的时候,尽量本着人性关怀的工作作风,最大限度的减少悲剧发生的可能,而不是单纯的考虑无过错一方,有过错一方,我们也考虑,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们打击犯罪,保卫人民安全的同时,更高的要求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老高拍了一下桌子,说:“小陈,到位了,这就到位了,这个你写进材料,什么叫做把党放在心中?这就叫做把党放在心中,这材料写的好了,你再好好想想,不要光喊口号,好好把这些细化的内容写出来,我给你推到咱们市局,正好参加咱们市局里的建党一百周年的征文。”

  如果说,之前总是说把党放在心中这句话,我并没有更多的体会的话,我现在有了,把党放在心中,那真不是一句写在材料里,挂在嘴边的套话,在师傅的引导下,我有了更深的理解,就好像我印象最深刻的第一次和老高一起和交警查酒驾,他执法的时候用的方法,那是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把一场可能一开始要采取强制措施的刚性执法,变成了柔性执法,最终避免了可能出现的受伤,这就是把党放在心中的一种表现,驾驶员是人民,执法的民警也是人民,把人民放在心中,这就是践行把党放在心中的重要体现。

  本来想着交差了事的文章,最终在师傅的点拨下,真的被市局的宣传处采纳刊发,那时候有政治部的领导来问我有没有兴趣去宣传处工作,对于很多和我一样的基层民警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但我婉拒了,我说等我再成熟一些,未来能够真正搞好宣传的时候再去。

  我知道,去宣传处工作,可能工作不会比现在轻松,但可能更有趣,而且工作并没有多大风险,但我认为师傅指导我写出的那篇文章,并不是利用的工具,并不是口号,而是要真正践行的,党员把党放在心中,一定不是写几篇文章博得上级的欣赏就此可以远离一线工作的形式,而是要真正做的。所以我选择继续留在派出所,现在正是基层警力紧张,维稳任务重的时候,如果我离开,那就好像一个逃兵一样。

  老高对我的选择赞不绝口,他说如果未来有更重要,责任更重大的岗位,我也能承担了。

   3

  时间过的很快,时间很快到了六月二十三日,老高退休的日子,今天照例,在下午的时候将会给老高准备退休仪式,市局来了很多领导,其中有的还是老高之前的下属。

  退休仪式上,老高流泪了,一个部队战士,一个老民警,一个铁汉,流泪了,他说他之前只流过一次泪,那就是离开部队的时候,现在离开警营,他更加思绪万千。流泪的不止他,还有我。

  仪式结束之后,老高发表退休感言的时候,深情的说:“党旗头顶飘,党徽胸前挂,是一种外在形式,内在的,是把党的思想、党的精神、党的指导放在心里。”

  老高指着党员活动室挂在身后的党旗说:“党旗在头顶飘,意味着要在党的号召和指导下奉献,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然后他又拍着胸前的党徽说:“党徽挂在胸前,放在心脏的位置,就是把党交给我们的使命真正践行到我们基层民警的日常工作中去。”

  就当大家以为老高的发言就要结束的时候,他又接着说:“基层民警不容易啊,每年全国都有民警牺牲,这是在和平时期,祖国作出牺牲最大的一支队伍,比起那些英雄,我们是幸福的,我们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我们把党放在心中,那也是要学会保护好自己,那也是爱党敬业的体现,我也希望咱们市局党委多关心咱们基层的民警和工作,暖警工程做实做细,这也是把党放在心中的具体体现!”

  老高的发声,不但让我们基层民警触动,也让来参会的领导触动。

  老高离开前,抽走了他在岗位公示栏上的照片,他照片下面,正是他那句“党旗头顶飘,党徽胸前挂”。他把那纸条抽走,我看了一眼,惊讶的说:“师傅,你看,这字都印在公示栏上了。”

  老高凑近一看说:“咦,还真是,这些字都渗入公示栏了,大概是长时间风吹日晒的,墨粉印在上面了,回头你擦一擦。”

  在送老高走出派出所的时候,我随口问了一句:“师傅,退休后准备参加什么活动?书法班,还是篆刻班?”

  我知道老高平日的爱好,书法和篆刻。

  “这些活动当业余爱好吧,不用成天搞,我这个人闲不下来,我准备去咱社区当公益法律顾问,我算是老政法,还是想去上班。”

  “公益法律顾问,那活不好干呀,师傅,活多点多,还复杂。”我忍不住说。

  “小陈,闲不下来,多的不说了,党徽永远挂在胸前。”老高拍了拍白衬衣胸口的党徽。

  “注意身体啊,师傅,有空回来看看。”我说着,鼻子感觉酸酸的。

  老高点点头,嘴角颤抖,大概是因为不想让我看见他再次流泪,他没有再多说什么便离开了,他身着没有肩章的警用制式白衬衣迈着大步离开,我也不忍再追上去,毕竟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第二天,正式上班之前,所长让我把我的照片和廉政口号纸条放到老高之前的位置了。按照文件,我拟任我们派出所副所长的公示期满,正式进入试用期,要履岗尽责了。

  在组织谈话的时候,所长告诫我,当了领导意味着更大的责任,更复杂的情况,这让我觉得升职变得更神圣,而不是自我感觉良好。

  当时,我对所长说,党在我心中,意味着党托付给我的任务在我心中,人民也在我心中。

  这时,我抽出自己的照片,放到那个曾经老高放照片的位置,但我自己的廉政承诺的纸条被我抽出来,我却久久没有放进去。

  我把我的照片放了上去,然后快步走到办公室,打开电脑,打了一行字。

  “党旗头顶飘,党徽胸前挂。”

  我决定传承这个神圣的口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