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马林之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七节:匕现

马林之诗 半步炼狱 3253 2019.08.29 22:42

  艺术是需要钱的,没有钱的艺术也许能出梵高,也许能出毕加索,但终究更多的还是百事哀的无名小卒,他们的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和都无人知晓,也没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号,只是单纯的做为人口这个大数字中的一个简单存在。

  和绝大多数人一样,一生默默无闻,不能流芳百世,无法遗臭万年。

  当然,这是地球这边的情况,而在这个世界里,艺术更需要钱,因为只有有了钱,艺术才不会飞快的变成邪恶与混沌的聚集地——至少不会那么快吧。

  对此马林是非常悲观的,因为他发现邪神之中,有一位似乎与艺术有关。

  名号不能说,因为这个世界受亚空间的侵染,任何在无防护的情况下提到天灾级邪神的名号,就会在瞬间让自己加入这个邪神所在的“广播公司”的频道之中。

  一天24小时不间断的精神污染,足以让任何铁人发疯,除非第一时间被恒定机械心智——但通常也没有用,心智机械化也无法阻止肉体的异种化,比如说马林第一次去教会时见到的那位凯恩·道奇,他就是不小心直视了一眼本土的邪神,差一点没救回来。

  但那怕如此,这也已经是一位非常猛男了——通常来说,直面邪神没死还有神智,那可是位面之子才能有的体面。

  正常情况下死的体面都是一种奢望,所以马林觉得,如果真的是那位尤里安·龚格尔的女儿出的问题,那么十有八九,就是和那个不能提的邪神有关了。

  喜欢艺术,热爱美丽,在马林看来,如果有可能的话,四小贩中是谁也就不用再细说了不是吗,虽然它的确是钟情于艺术与美,但是他的标准在正常人眼里是再扭曲不过的混沌模样。

  所以,如果一切按照马林所想,这个艺术学院只怕是办不下去了,而做为与龚格尔先生的女儿生活了更长时间的龚格尔夫人,只怕感染会更加严重,甚至有可能已经转化完毕了。

  一个感染源,一个受感者,还能对付,至少比学院住宿楼好对付,如果感染在学院里已经散布开,那住宿楼就是真正的龙潭虎穴,一个拐角说不定都有几十号异种夹道欢迎,争着抢着想要从你身上掏出一点零碎。

  想到这里,马林给转轮枪的弹巢里放进子弹,然后看向场内——这一波次的异种已经歼灭,代罚者们正在给还没有死透的异种补枪,几个圣骑士将异种的尸体堆叠起来,想要将这些尸体及时烧掉。

  一般情况下,火焰总是解决污染最好的办法。

  “阁下,我们需要清扫学院,请将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吧。”公正少女走到了马林面前,在刚刚的战斗中,这个比马林大不了多少的少女数次站在了马林面前,马林知道她这是在贯彻她的信条,公正少女必将站在面对邪恶的第一线,

  但是这样太危险了,马林不喜欢这个姑娘儿站在自己他的面前,因此数次将她推开。

  并在一次推开她然后手撕了一只异种之后将尸体丢到她的面前,吼了一句:“我不需要你这样一个女孩站在我的面前为我牺牲。”

  马林本以为这会惹怒她,但是看起来却意外的吸引了这位少女的好感……虽然马林觉得自己又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无论如何,马林都觉得自己还没有落魄到需要让这么一个小姑娘来为自己挡住什么的地步。

  “没问题吧。”马林必须要走了,战神公会的那位主教将他的学徒交给了马林,无论如何,马林都需要将他们送回去——那怕他们都已经死了。

  马林也必须从异种的胃里再把他们都掏出来。

  “没问题的,圣骑士大叔们会跟着我,教会还有一部份代罚者正在路上,倒是您,学院已经是这般模样,那位龚格尔的女儿与她的夫人想来已经在劫难逃,他们应该已经堕落,成为了混沌的走狗……”说到这里,这位少女注视着马林:“马林阁下,你能将她们净化吗,我是一位女性,她们也是女性,我不想让她们的思想被扭曲,意识被侵染,变成混沌永恒的受害者与走狗……所以,一定要杀掉她们,让他们的灵魂得以从那可悲的容器中解脱出来,虽然他们的灵魂都已经被混沌所污染,但至少,神圣的灵能可以点燃她们的灵魂,抚平一切痛苦与扭曲。”

  “我会将他们的躯壳连同灵魂一道净化……我发誓。”马林伸出手,揉了揉这个兽人姑娘儿的脑袋,与小豹子玛雅和小羊羔莉莉姆不同,玛蒂尔达的耳朵又尖又大,马林之前以为她比自己小,后来才知道这姑娘儿都已经成年了,只因为是扎尔达大耳狐,所以看起来小小的。

  ………………

  “我怎么感觉你家的公正少女就差以身相许了?”站在远处街道的天台顶上,白头翁与白胡子的对话正在继续。

  “那不是挺好的吗,这个孩子的父亲与母亲在她年幼时以身殉教,在那次事件中为了救下数以千计的无辜而死,我们教会本就不可能会让她做一辈子的公正少女,无论如何,再过两年我们就要找机会将她从公正少女的位置上移开,如果她能喜欢上这个孩子,那就太好了,为爱而离开这个注定独身的职位,整个教会都会为此而喜悦的。”

  “但是这个孩子是丰收女神教会的啊。”

  “他是盖亚特的孩子,注定不会成为丰收女神教会的成员,而玛蒂尔达能够做为他成为公正之手的引路人。”

  “你就这么有把握吗?”

  “是的,我能从他的眼中看到对公正与道义的渴求。”

  ………………

  马车在大宅的大门前停下,莎拉跳下车,将半身人从车里拎了出来。

  “真是漂亮的大房子啊,好羡慕。”车顶的狼姑娘甘姆一跳下车,就对着这若大的宅子发出了感叹。

  “我觉得还是比不过莎拉家。”波布卡跳下马车,对着眼前的大宅子感叹道。

  而跟着他跳下来的矮人笑着扭头看了一眼莎拉:“亲爱的波布卡,看起来你已经亲自调查过了吗。”

  莎拉手里的半身人笑的像一个鹌鹑,然后被莎拉丢到了地上。

  “好了,大家,我们开始整理一下装备。”

  从马车里钻出来的精灵来到马车左侧,她打开了箱子,而她的同伴们围了过来,开始自由挑选起装备与道具。

  “我还是喜欢霰弹枪,考虑大宅子里的情况,我需要一把短管霰弹。”波布卡一边说,一边从另一个打开的箱子里掏出一把并排双枪管的霰弹枪,从精灵少女手里里接过子弹袋。

  “说起来,你们觉得这大宅子里是不是会特别危险。”半身人从枪箱子里掏出两把转轮枪,然后又拿出了一把十字弩:“我觉得这大宅子很危险,你们要相信我。”

  “大家都说半身人强运,我觉得你这次有可能会说错,如果按照我的理解,这一家人只不过是刚刚接触过混沌的可怜人。”矮人一边说,一边从箱子里掏出一把枪管最粗的大家伙。

  甘姆从箱子里掏出一把短管的杠杆步枪:“无论如何,里面只有一对倒霉催的孤儿寡母,如果他们没事,那就让他们活,如果他们出事了,我觉得为了我们活命的问题,我们必须干掉她们。”

  “我也不想看到局势失控,但是泰南人说的好,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沙拉从枪箱子里掏出另一把重型霰弹枪:“我喜欢这种大家伙,够沉,够重,打完子弹还能挡成棒子来砸。”

  “哈哈,不愧是莎拉!”半身人大笑着说道。

  拿完装备与道具,一行人穿过大门,一边接近大宅的同时,波布卡开始布置任务。

  “安照最坏的打算,大宅子会有一个感染源与一个受感者,铁砧,老规矩,在我给们灵智保护之后你将第一个冲进去,检查大厅的情况之后就地建立保护,我会跟着你一起冲进去。”波布卡站在矮人的面前,

  “明白,这是老规矩。”矮人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明白。

  “双叶,你跟着小卡特,他和米兰尼需要你的保护。”

  精灵微笑着点了点头,她站到了半身人的身后,而从半身人乱糟糟的毛发中钻出一个小小的动物,它吱吱两声,像是在回应着波布卡的召唤。

  “我呢?”莎拉有些好奇于她的定位,而波布卡拍了拍莎拉的胳膊:“你殿后,如果事不可为,你必须第一时间转身,用尽一切办法砸出一条退路,要不然我们都得死在那里面。”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莎拉用力的点了点头。

  “说起来,莎拉,你们我们这里出任务最少的,你怕吗?”矮人扭头看向莎拉问道。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我很怕,因为说不定会死吧,毕竟我刚刚就经历过了。”莎拉说到这里,大笑着叹了一口气:“可我现在觉得,人死如灯灭,我死了没什么,可是父亲与母亲就会失去我,我还有一个弟弟与两个妹妹,如果我死了,这三个孩子会非常伤心难过……我不想让大家难过。”

  说到这里,莎拉脸上的笑容渐渐冷却。

  “这么一想,为什么总是说凡人受苦,无辜受伤害……为什么死的不能是那些怪物呢。”甘姆感叹着,站到了莎拉的身旁。

  “说的不错,如果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异种怪物,我们就必须杀掉它们。”波布卡笑着说道。

  莎拉看着自己的同伴们,还有自己最喜欢着的波布卡。

  神明啊,如果凡人终有一死。

  那我希望,我能与我的爱人一起老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