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马林之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节:突飞猛进

马林之诗 半步炼狱 2321 2019.07.23 21:16

  最近三个月,柯林感觉自己的三观完全被那个叫马林的小子给刷新了——对,就是那个祝福十分,诅咒八分的小子。

  通常来说,祝福术式与诅咒术式是对冲的,比如说祝福系术式中的神力天赐与诅咒系术式中的肉体衰弱就是两个完全不可能同时学习,也不可能同时掌握的术式。

  但是那个小子在同一天将它们使用了出来,没有任何不适,没有任何反噬,而且他的学习能力很快,这让柯林非常怀疑自己的能力——当年也是一个天才儿童的柯林忍了很久,才忍住祝九咒二的自己去学肉体衰弱。

  那小子学着看起来没什么,自己去学,轻则反噬,重则说不定人都没有了。

  而且导师也说过,总会有一两个怪物一样的天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就像前些年他们去森林里的一个村子做调查,结果发现八十多岁的老人,在这个人均六十岁的世界里,这样一个超龄的老人自然引来了教会的好奇心,最终检查这是一位祝福系术式亲和达到十的存在。

  只可惜,英雄迟暮,三年后这位老人死于大限将至……算了算了,世界这么大,总会有一两个比自己还利害的天才与怪胎,再说了,也不用太过羡慕他,毕竟每一个人都在诸神的光辉之下。

  “柯林先生,今天下午是什么课。”马林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咦,术式课呢。”柯林发现教这孩子的两位术式老师已经不告而辞。

  “两位老师先生没有准备别的术式模型,他们说明天会有所准备。”马林笑着回答道。

  看起来这小子已经学会了神力天赐和肉体衰弱,这让柯林再一次对人外有人这句泰南谚语肃然起敬。

  同时也兴起了想要考一考这个小家伙的想法:“来,小子,让我感受一下你的术式,用肉体衰弱攻击我。”

  “咦,柯林阁下,这样好吗。”附近的一位卫士将注意的视线投射过来。

  “卫士,没关系,这孩子今天还是第一次学习术式,我想他对术式的理解还没有高超到能够对我造成伤害的地步,而且肉体衰弱也只是一环术式,顶多也就是难受一天吧。”柯林笑着为卫士解释道,然后他转过身,看着马林:“来吧,小子。”

  “那我就使用术式了。”马林点了点头,一脸紧张。

  “那还等什么,你!”柯林刚想说你这小子为什么不靠近我来施放术式,就看那个小子伸出手指向了自己。

  下一秒,一道射线就直奔自己的胸前,命中了猝不及防的自己。

  等,等一下,术式射线化?!默发!

  然后柯林就感觉自己像是落入了湖水的倒霉蛋,又像是被马撞到的可怜人。

  在全身的痛楚中摔倒在地,失去知觉。

  ………………

  四个小时后,被送进急救处理室的柯林醒了过来,这让闻讯而来的老人有些欣慰:“没事吧,柯林。”

  “我感觉全身都在痛,导师,那个孩子……真的是第一天才学诅咒系术式吗,射线化术式,好像还是默发。”柯林动了一下,然后发出了低低的悲鸣。

  全身都在痛,仿佛像是被马车撞倒,然后又碾了过去。

  “我看过他的施术,并不是默发,而是以极低的声线压低了音域,这个孩子的嗓音音域比我们人类要宽扩,以至于我们听不到他的术式诵唱,教团中的猫人教友表示能听到,所以,绝对不是默发,但他也表示这个孩子非常创造性的加快了诵唱过程,减少了几个音符,在不减弱术式威力的情况下加快了大概0.5秒的诵唱时间。”老人打开了窗户,靠在窗边为自己点了一支烟。

  “但是射线化呢,有什么问题吗。”

  “这应该是他的血脉给他带来的特效,我们发现,不止是诅咒系术式肉体衰弱射线化,就连神力天赐术式也射线化了,而且还自带强化效果,受术者表示力量至少多增加了2以上,是不可复制的血脉能力,真是一个了不得的孩子。”老人笑着感叹道:“有这个小师弟在,我就更放心你坐到我给你让出来的位置上了。”

  “可是导师,如果这个孩子这么利害,难道不应该是我来辅佐他吗。”柯林努力的坐了起来。

  “我可以看出来,他的确是一个有天份的孩子,但是他的眼中有更需要他的人,所以,他是不会坐上这个需要为之奉献一生的位置上的……而你和马森,我从你们的身上看到了这个位置所需要的一切品质,所以,这个孩子我不会强求他成为一个教士,世界那么大,总会有一个地方需要他的。”

  老人说完,扭头看了一眼窗外:“如果你能起来,就起来看一看这个孩子的第一次战斗教学吧。”

  ………………

  马林从武器架上拔出一把适合自己的短剑,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腕,确定防具不会对自己造成影响后走向负责教学的半身人教官。

  “亲爱的马林,为什么你会选择短剑。”半身人教官拿着一支短棍,她有些好奇的问道:“毕竟那个武器架上有那么多的武器,我记得你这样的孩子,最喜欢的就是那种骑士长剑了。”

  “那我得扛着它来跟你打了,阁下。”马林笑着适当的压低一点身体,两腿分开一前一后的找好受力点。

  “你父亲教你的。”半身人也举起了手中的短木棍。

  “不,在街上抢吃的时候自己学的。”回忆着自己当初刚来的时候为了一块黑面包跟人打架的场景,马感慨着说完,然后一个突刺,半身人顺理成章的用木棍带偏。

  “这个突击有点样子,但战斗不是街头打架,与精怪的战斗每一次错误都可能会要了你的命。”说完,半身人再一次招架了马林的横砍:“停一下,马林先生。”

  马林吐了吐舌林,往后退了两步:“阁下,您的意思?”

  “今天是第一天,我不希望你是以一种全无根基的面貌来跟我对战,所以,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最基础的训练,你今天要做的,就是挥动你手里的武器六百次,分三次完成,以斩击的形式。”说到这里,这个半身人笑了起来:“上次那个扛着大剑的小子连一半都没能完成,我觉得你应该没问题。”

  马林点了点头:“是的,阁下,贪婪总是招致恶果。”

  这个回答让半身人乐了起来:“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要挥动六百次武器呢。”

  “因为我觉得这是一种熟练确认自我与手中武器的方式,虽然有些枯燥,但和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相比,这样的苦就算不得什么了。”马林做为一个成年人,当然不会做出小孩子一样的举动,对于他来说,学会武艺从根本上来说是为了保命,装那啥是保命能力大成之后才能想到的东西。

  拿命装那啥,是最为致命的愚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