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马林之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一节:丰收节第二夜(一)

马林之诗 半步炼狱 3256 2019.08.13 20:15

  “昨天那个小个子没有来,咱们运气不错。”坐在教室中的四年级生在窃窃私语。“是啊,喂,你看,那个小子从天台上下来了。”靠窗的四年级生注意到了马林,看到马林往训练场的方向走,这个四年级生有些羡慕的说道:“这人和人之间果然是不同的,练个舞,竟然还有两个舞伴,小子明天怕不是要被人给撕了。”

  “哈哈哈,这叫幸福的烦恼,我们不懂的。”有四年级生哈哈大笑。

  于是大家都畅快的笑了起来。

  还有人对着下面的马林大声喊:“小子,舞跳完了吗?”

  然后他们看到下面的马林抬起头,对他们很是无辜的笑了一个,然后走向训练场。

  然后他们看到那两个小姑娘坐到一旁的训练场观众席里,似乎有说有笑。

  再然后他们扭头,看到了推门而入的老师:“今天下午临时加课,昨天的训练课被补充到今天中午,你们可以下去了,孩子们。”

  四年级生们寂静无声,他们看着自己的导师,然后猛得扭头看向训练场中央,在秋风与落叶中对着他们微笑着马林。

  ………………

  看到那些四年级生再一次看向自己,马林努力让自己笑的更无辜一些。

  就你们嘴多,就你们会笑,没看到高你们一层的五年级生连一个屁都不敢放吗,上周刚打服,所以说,你们是真皮痒,缺毒打。

  “辛苦你了。”带着自己的学生下楼的高年级导师对着马林有些歉意的笑了笑。

  “不,您客气了,是我昨天没能及时来到大家身边,帮助大家完成学业。”面对导师,马林乖巧,一如他好学生的评价。

  但是在导师看不到的身后,马林左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了训练剑的剑柄:“现在,请导师您来确认名单吧。”

  “就按昨天的来,你可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听说你从莫尼卡她们哪儿学了新的剑术,所以,来,和上次一样,尽情施展你的才华吧。”导师开心的鼓励着眼前的马林,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学生们已经灰暗的有如锅底般的脸。

  “好吧,您叫名字。”

  马林往后退了两步,将训练剑从身后移到身前,对着各位四年级生微笑着展开双臂。

  各位,准备好细数你们的罪恶了吗。

  ………………

  刘易斯·李·斯宾塞,来自卡特堡南方小村,因为有着术式才华,家中又是信仰着丰收女神的虔信者,因此被选做学徒。

  这数年的学徒生活改变了他的命运,也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出人头地,改变自己家族的命运。

  所以,他一直都在努力,并一度对天才嗤之以鼻。

  天才怎么了,天才如果没有努力,也只不过废物而已。

  报着这样的想法,刘易斯一直在班级中排名前列,直到有一天,一个小小的孩子出现在他们的训练课上。

  “这是刚刚打通了三年级的一年级生,马林,他想要挑战你们,格斗战。”

  刘易斯看着那个孩子,为了登顶超凡而从无血泪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作呵护之情。

  多么柔弱的孩子啊,那怕他能打通三年级,可三年级最多也才十岁啊。

  什么,他也十岁?可他看起来……看起来根本就没有十岁啊。

  刘易斯的心在颤抖,直到上场的米开朗基罗被那孩子一拳打成了挂画——那个孩子只是一拳,米开朗基罗就被打飞,飞过整个训练场,最终镶嵌在了外围的软木墙上。

  就算是一个半身人,也不可能飞那么远吧!那个孩子是怪物吗?!

  那是恶梦一般的午后,整个四年级被一个看起来还不到十岁的孩子以一双拳头与两条铁腿横扫。

  重伤十七人,轻伤一百五十人,人人带伤,连能站的人都没有。

  “我就知道是这样结果,这样,我带着马林去五年级看看。”导师身边的那个年轻人感叹着带走了那个小恶魔。

  从那天之后,每一周,这样的恶梦都会重复。

  刘易斯不抱怨,因为每一次和这个孩子打,都会惊讶于他的技艺,一边挨打,也能一边明白自身的不足,虽然会受伤,但教会的导师们总会治疗好他们,刘易斯有时候甚至会期待每周一次的训练战。

  可也不能一周三次吧!

  会死人的!会被打死的!那样的怪力!要是一不小心他没有收住力……一定会被杀掉的吧!

  拿着训练剑走上训练场,前面一位同学已经被救治人员拖了下去,他和另六位同学上了场,拼尽全力,然后被轻而易举的打倒。

  他们太弱了,弱到连从挨打中吸取教训都做不到。

  “比试,开始。”导师发声。

  刘易斯第一时间举起训练剑,一个快步前进,抢先刺出一剑。

  一定要和他抢攻!

  他个子小,胳膊短,一定要逼迫他!不能让他抡圆了武器——一旦让他抡圆了武器,任何一击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双方的训练剑在交错中发出令人惊惧的破裂音,刘易斯面对侧身让过自己突刺的对手,立即转刺为斩,既然你跑到了我的右侧,那我就横向斩你,我先发攻击……我会有优势!

  在挥动长剑的同时,刘易斯看到这个小孩子一个转身,像是舞蹈一样的动作,飞快的让过剑锋,绕到了自己的左侧。

  然后令人惊惧的一幕发生了,在转动中被对手放平的长剑没有任何花俏的横斩而来。

  抡圆了!

  右腿后退一步,双手抓住训练剑,刘易斯爆发出了自己的潜能,双臂的肌肉在一瞬间爆炸式的鼓涨起来,甚至撑破了他的袖口。

  然后这一击到了,刘易斯扛住了第一秒,训练剑开始变形。

  然后是第二秒,训练剑开始发出令人畏惧的碎裂声。

  然后还没等刘易斯反应过来,他的对手手中的训练剑就完成了一次斩断,然后在刘易斯的注视下斩在了他的胸口。

  胸板甲在一瞬间发出悲鸣,刘易斯被这一击直接拍飞——在最后一刻,他眼中的凶手微笑着将剑横过来,用剑体拍在了他胸口的胸板甲上。

  刘易斯在昏迷之前,听到了他的声音。

  “你是值得我稍微认真的对手,值得表扬。”

  然后刘易斯就撞在了身后的安全墙上,失去知觉。

  看着眼前的对手倒飞,马林丢掉了手中已经不堪使用的训练木剑,走到一旁重新拔出一把训练木剑:“下一位是谁,导师。”

  “呃……马林,你是学会了剑舞?”导师没有叫名字,而是有些神色复杂的看着马林。

  “嗯……小有所成吧,莫尼卡导师说我已经学了一个毛皮。”马林一本正常的说道。

  “……他说你学一个毛皮,你应该是学的很不错了,莫尼卡导师很少会表扬人,甚至都很少肯定人,对于她那样的长生种来说,你能够这么快学到毛皮,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孩子,你太强了,我的学生们根本没有打赢你的希望,所以我希望你在和他们训练的时候能不使用剑舞。”

  “好吧。”马林点头:“那么,谁是一位。”

  “下一位是卡恩·钱德勒,请快点上场。”

  ………………

  老费列罗从手术室里钻了出来。

  从刚刚开始,训练场那边时不时就传来了惨叫,老费列罗确认了一下时间,发现远还没有等下午课的时间。

  于是好奇心驱使着他走出来,一探究竟。

  然后就看到四年级生被一剑砍倒在地。

  这些愚蠢的人类在干吗,他们就这么觉得挨打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吗。

  他们难道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一个霜巨人的混血儿,给自己套一个祝福力量过10,别说打凡人巅峰,一些低力量加成的阶梯十都能被打成挂画。

  ……等一下,连半身人都上了?疯了吗?!会死……啊看起来这小子收手了。

  看着那个半身人被一剑打飞,在地上弹了两下,最终滚到了墙角然后爬起来,老费列罗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看起来这个小子心性的确不错,不愧是自己看重的孩子。

  老人站在走廊上,看着这个孩子一个又一个的把四年级生全给解决了。

  他还看到在观众席上有说有笑的姑娘。

  真好啊,虽然是短生种,但是早早就尝到了恋爱的滋味,马林,你已经是人生赢家了啊。

  “不愧是我看重的学徒。”老费列罗身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他扭头,看到了正被柯林推动着轮椅的老霍夫曼。

  “霍夫曼,做为一个短生种,你已经活的非常长久了。”老费罗列叹了一声。

  “是啊,我知道我活的很久了,所以,才会让马林跟你学一点手艺。”

  “哈,我这个是手艺,如果没有我的这个手艺,你们这些猴子难道还要茹毛饮血,拼那万中无一的机会吗?”说完,老费列罗沉默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我和你这个将死之人说什么气话呢。”

  “是啊,所以你说到底还是关心我的。”老人笑着说道。

  “真是恶心的形容……不过话说回来,昨天的事情解决的怎么样。”老费列罗开口问道。

  “表面上的问题已经处理完毕了,但是深层次的真相还没能挖掘出来。”老霍夫曼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们最好能早一点确认这件事情,要知道就连盖亚特都已经不再年经了。”说到这里,老费列罗皱了皱眉头:“说起来,这小子死哪儿去了,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他去北方的匹兹堡了。”老霍夫曼哼了一声:“这么久也没有给我这个糟老头写信。”

  “你又不是美少女,凭什么啊。”老费列罗对此翻了一个白眼。

  这老头,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真以为自己是人见人爱的美少女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