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马林之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三节:前奏

马林之诗 半步炼狱 3354 2019.08.25 23:05

  对于市长一家的又惊又怒,马林自然有所理解——如果说教会与凡人的权柄之间没有冲突,那么整个世界都将发笑。

  因为从根本上来说,教会拥有卫士这样的私人武装就已经从一个侧面打击到了凡人的权柄,因为无论如何,总会有那么一部人不会向着国王下跪。

  但是,这个世界也没有别的小说故事中有那么多戏精,喜欢挑拨凡人国度与教会之间的关系——因为这个世界总会有太多的危险与威胁,比如说精怪,又比如说异种,这些不请自来的客人让这个世界变的是那么的可怕,凡人无论如何都会选择包团取暖,无论是国王,护国公,领袖还是别的什么,他们都与教会有着良好的沟通。

  因为没有良好沟通的,都已经被扫进了历史的故纸堆。

  教会是想救世没有错,可他们又不救傻子。

  所以当那个胖子的姐夫与姐姐听说教会过来送温暖,用诚惶诚恐来形容还真是没有用错词,因为在这种事情上,没有谁会偏袒他们,任何脑子正常的人听说这种事情,都会选择支持教会一方——万一你要是混沌,那死的就不止是你一家人了。

  而且这种事情查不出来千好万好,查出来,那就是一个人头落地的结局,没有谁会为他们求情。

  而通过了调查的这一家人也没有什么怨言——他们已经确认了自己的亲戚在广场那边大变活人,在铁证面前也不许他们对教会的行动有所指责,反而他们还要感谢教会为他们证了一个清白。

  “也许我们应该转向调查他的朋友关系,听说他只回来一周时间,如果他是污染源,那一周的时间,污染的范围看起来并不大。”老法师看向马林,他并没有越过马林下命令,而是以询问的方式。

  马林笑了笑:“根据港口出入局的确认,尤里安·龚格尔先生是在一个星期前通过北方往南方的定期航船‘卡托波尔’号回到故乡,我已经让代行者通过快速通信渠道通知航船的始发港与沿途城市,注意近期的污染事件是否有所关联,他在北方的人际关系圈需要交给当地教会负责,而我们要确认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呢?”小法师非常尽职的完成了一个捧哏应尽的义务。

  “在之前的问询中,我们已经确认了尤里安的妻子与孩子的住所,公正少女已经带着人过去了,所以我们不用太担心。”马林站在各位的面前张开双手:“但是除了他们的住所之外,据我所知,他们在城外有一个庄园……所以,先叫一波增援吧。”

  ………………

  增援来的很快,快的有些令马林都感到意外,不过看到公正之神教会的负责人时,马林倒是有些安心了——还是那位白胡子半精灵,看起来很老,但是看起来有着不输给年轻人的活力,他还特意对着马林笑了笑。

  “阁下,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马林微笑着向这位长辈付出敬意。

  “马瑞安,我有一位泰南人祖父。”这位半精灵老人微笑着回答道。

  “马瑞安阁下,感谢您的出现。”

  “没什么,小家伙,说起来我的确想看看你这个老霍夫曼的小徒弟有什么样的表现。”

  “那就请阁下一观吧。”马林对着白胡子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着那个白头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战神教会的夏尔阁下,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好,我和马瑞安一样,也想看看老霍夫曼的这个小徒弟有什么可取之处。”这位来自战神教会,带着几个小学徒的白头翁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小法师,在代行者们去叫马车的时候,这位开口问起马林:“霍夫曼的小学徒,说起来,你是怎么看这件事情的。”

  “夏尔,你这话问一个十岁的孩子有什么意思。”马瑞安闻言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同龄人:“他还只是一个从来没见过血的孩子。”

  但是白头翁摇了摇头:“如果他是别人的学徒,那么我这么做就是在刁难他,可他是老霍夫曼的小学徒,这个老狐狸教出来的学徒,你不能以一个单纯孩子的观点来看待他。”,然后他看向马林:“来,说一说你的观点。”

  马林思考了一下,眼前的白头翁应该与自己的导师有一点过节,但这种过节不像是大仇大怨,所以他想考一考自己,既然如此,马林也不想给自己与自己的导师丢脸:“我觉得那个男人更像是一个感染者。”

  对,是感染者而不是感染源。

  感染源是一个异种化事件的源头,通常是信仰邪神的人,但也有可能只是获得了邪神的信标(某种实物)而被动的成为感染源,不将它消灭,感染源就会感染它所碰到的所有人,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异种化事件会变的非常严重,最严重的时候一城的人有一半变成了异种傀儡。

  这种情况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在中古时代,因为局势无法控制而不得不以屠城告终的情况时有发生。

  至于在现代……只能说效率更高而已。

  “喔。”白胡子夏尔先生没说话,倒是白头翁马瑞安开了口:“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情报上说,他是一个星期前回到故乡,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他是感染源,这一个星期里他为什么什么事情都不做,却在丰收祭的第三天来到广场义诊现场,什么都没有带,这甚至都不能算是一次袭击,而是一次标准的自杀行动,我做过换位思考,书本上说,异种感染源会变的异常狡猾,所以,任何一个还有一丝一毫理智的感染源都不应该,也不可能这么做。”马林看着这两位老人说道:“所以,我觉得,这个男人只是一个被感染而不自知的可怜虫,它太靠近感染源,以至于在短短的一个星期里就被感染成了这个模样,他说他常常做噩梦,所以,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但是需要情报的支持。”

  说到这里,马林仰起脑袋看着这两位老人:“我想知道,尤里安·龚格尔的有几个孩子,分别都是多大了。”

  白头翁与白胡子对视了一眼,然后夏尔先生笑着做出了解答:“尤里安·龚格尔有三个孩子,长子二十四岁,在北方的军队中服役,次子二十二岁,在十六岁时检测出术式才华,从前年开始就一直在商业之神教会在北方伯明汉城就职,他的第三个孩子是一个女儿,目前……”这个白胡子沉默了一下,而白头翁接住了他的话题:“三女玛莉安娜·龚格尔在城西的安娜·法理斯艺术学院就读,夏尔,还有林奇,我们必须多召集一些人手了。”

  被称做林奇的老法师点了点头:“我还是召唤我的代罚者小队吧,如果要去安娜·法理斯艺术学院里一探究竟,就现在我们这点人还远远不够。”

  “是的,虽然我更觉得他的夫人有问题,可这个小东西所提的假设也没有错,如果是他的夫人有问题,那么根本不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白头翁说到这里,伸手打了一个响指,一旁的战神教会的牧师就走了过来:“阁下,您的指令。”

  “你回教会,集结所有在休的代行者与代罚者,通知公会,让他们派出一些人手,然后带着他们前往城西的安娜·法理斯艺术学院,我们需要一次大规模的清扫甄别作战,把我的这个决定报备卡特堡与斯达恩特城地区的总主教,我们有麻烦了。”马瑞安看着他的代行者说道。

  “是的阁下,我这就去。”牧师说完就跳上了一旁的马——在这个世界,马依然是优秀的个人载具,至少它比使用灵能晶石的摩托车便宜,而且更好保养。

  “两位阁下,马车来了。”坐在马车身边的小法师这个时候与马车一起出现在街角。

  马林歪了一下脖子。

  这位坐的高,终于让马林看出来问题——脑袋后面有毛茸茸的耳朵伏着。

  马林举起手打了一个响指,早就等待的代行者立即微笑着走了过来:“马林,有什么事吗。”

  “去港口区,告诉我们可爱的公正少女,我们在安娜·法理斯艺术学院大门前见。。”

  “我们走吧,老朋友。”马瑞安拍了拍他的朋友的肩膀:“霍夫曼的运气真不错,不是吗。”

  “是啊。”这个白胡子老头说完伸出手,揉了揉马林的小脑袋:“我这辈子,就没有一次争过了他。”

  不是生气,不下黑手,只是纯粹的长辈对于晚辈的喜爱。

  ………………

  将港口区从里到外检查了一遍,公正少女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发现——没有任何被感染的倒霉蛋,从港口出入局获得的情报可以得知,尤里安·龚格尔先生一通过检查就直接离开了港口区,以至于公正少女都无法确认混沌能量的残留。

  这正好证明了尤里安先生来的快,去的也快,不在这儿多留一秒。

  “看起来像是为了早一点见到自己的家人而飞快的离开。”公正少女说到这儿看向城区的方向,她能够感应到来自远方的灵能波动:“是友方的信使。”她站到了街道中央,看着一骑飞快的出现,然后在她的面前绕了一个圈:“阁下!我带来马林阁下的消息!安娜·法理斯艺术学院大门前见!”

  “安娜·法理斯艺术学院……什么意思?”等到信使离开,这位公正少女还在思考。

  但是她注定没有答案。

  而她也不需要答案。

  “马林阁下需要我们,一定不是让我们这些公正之神的使徒去充当那些废物的人型模特吧。”这位公正少女微笑着打了一个响指,教会已经准备好的马车立即开始启动,圣骑士们早已上车,而她在马车经过身边的时候跳了上去。

  “安娜·法理斯艺术学院!”

  坐到驾驶座上,公正少女双手抱胸。

  “希望会是一次充满荣耀的战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