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马林之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直面新世界(下)

马林之诗 半步炼狱 2574 2019.07.18 22:37

  马林停下了脚步,玛雅有些不解的喵了一声,这让马林飞快的意识到一个问题——玛雅的嗅觉竟然比不过自己?

  不可能,每天盖亚特回家的时候,都是玛雅首先发现的,在马林没有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她就已经站到门边,并开始催促起自己的哥哥,好让马林过来和她一起欢迎父亲的归来。

  他甚至问过玛雅,为什么她知道盖亚特回来了。

  “我闻到了。”

  每一次,她都这么骄傲的回答道。

  但是这一次,她输给了她的哥哥,听起来像是攻守易位,但是对于马林来说,这代表着危险就在前方。

  她没有闻到什么,而他却闻到了什么……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马林,怎么了。”玛雅推了一下车,发现自己的哥哥并没有动,而且他还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这让她警觉了起来——不是因为自己哥哥抓住她手腕的动作,而是她从马林的严肃的表情中确认了问题的严重性:“是……危险吗?”

  马林点了点头,转生进这具小小的躯壳时,他无师自通的学会了这个世界的通用语,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口音很重,盖亚特多少能听懂,但是玛雅就有些抓瞎了,所以,马林在这个时候用更简单的点头来回应她的问题。

  获得了这个答案,玛雅的鼻子抽动了两下,然后有些疑惑的看着前面:“闻不到什么。”

  在马林的嗅觉系统里,血腥味渐渐浓厚。

  松开握着推车的手,马林抓住了玛雅的手:“来。”这是少数几个怪异口音与读音吻合的单字,方耳朵的马林拖着自己的妹妹转身就跑。

  “车!肉干!还有面包!”虽然不舍,但是玛雅还是松开了她的手,选择相信自己兄长的小豹子姑娘被带着跑。在跑过拐角的时候,扭头的马林与一直看着后方的玛雅都看到了从小巷中走出来的瘦小人型。

  漆黑的长发拖在地上,小小的身体佝偻着,左手里有一把短剑,上面没有血,但是右手拖着着残骸上满是划痕。

  马林感觉自己全身的毛孔都炸开了,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着想要控制着自己的宿主离开这里,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为什么要走。”有声音在马林的脑内响起。

  玛雅停下了脚步,马林也停下了脚步。

  猫姑娘哭了起来,却完全的不能动:“不能动了!你跑啊!”,她这么喊道。

  “能跑到哪儿去?”马林苦笑。

  他是她矮了一个脑袋的哥哥,如果这个时候他自己跑了,不用盖亚特,马林自己都能掐死自己。

  而那瘦小的人型像是看到了商场打折的主妇,看到了爱侣的少女,看到了礼物的情人一般小步慢跑着奔向马林,右手中的猎物被她丢掉,从长发缝隙中露出的腥红之眼死死注视着马林。

  “最甜美的肉!不要走!”

  脑海中的声音在狂喜,配合着它同样狂喜的动作——左手高举倒持着的短剑,以刃尖对着她的猎物,这个恐怖的存在尖笑着接近马林,靠的越近,马林更能够看醒那枯黄长发下的癫狂,这人型来到马林面前,将手中尖刃刺下。

  剑刃斜着刺下,马林侧身让过短剑,然后双手抓住她持剑的手,顺势将短剑推进了她的腹部。

  力量的反抗意外的弱小。

  带着这样的想法,马林的双手死死抓住这个怪物的左手,缓慢而又坚守的将短剑的所有权夺到了自己手里,然后横推着短剑——短剑是斜着刺入腹部,用力的推动短剑,同时还在与眼前的怪物做着力量对抗,马林仰起头,然后快速的以额头撞向眼前怪物的脸。

  这样会很痛,但是额头伤害对方的鼻梁,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当然,如果可以伤害到的话。

  眼前的怪物受到攻击,发出了尖锐的惨叫,在一瞬间,与马林对抗的双手失去了力量。

  于是马林用手中的短剑划开了她的腹部,带出短剑,不顾溅在身上的污秽,侧身让过跪到地上的怪物,反持的短剑刺入那张丑脸下满是尖牙的嘴中,用力一扭一拉,拔出,以实际行动阻止了它继续尖叫的同时,短剑捅进了她两眼之间的面部,锋锐的短剑像切开黄油一样捅至末柄。

  马林用力的再一次扭动剑柄,然后松开剑柄——格斗与擒拿,曾经的知识都还没有忘记,做为对抗的胜利者,马林将手中的血污抹到了这个怪物的枯黄的长发上,然后顺手将这怪物按倒在她自己制造出的血泊之中。

  玛雅发现自己能动了,她看着马林瘪起嘴,尾巴已经递到了嘴边,却一直没有咬下。

  马林笑了笑,伸出手将玛雅抱进了怀里。

  “别怕,哥哥在这里。”

  这一直没有吱声的小豹子姑娘终于放声哭了出来。

  …………

  盖亚特是在案发现场听说了自己的养子与养女被卷入事件的,在那之前,他刚刚确认了那个精怪的身份——切割女,这是来自东方的精怪,虽然肉体力量连麻烦级都没能达到,但是只要与人直视就能够操控人心的灵能让它成为致命级的存在。

  任何没能第一时间开打心灵防护道具或是术式的人,都必须进行一次意志对抗,意志对抗失败者将受到震慑,听起来很简单,这个精怪非常好针对……对,的确是非常的好针对,只需要装备上强化意志对抗的道具,就可以相对轻松的解决她,但关键是切割女行动几乎无声,有着对抗侦察的本能,通常情况下的遭遇战都是拐角相见。

  如果是单人遭遇,这几乎是必死的遭遇方式。

  如果是小队遭遇,几个人之中说不定还能找出一个幸运儿过了这次鉴定,然后就是欢乐的战斗时间,赢家通吃。

  可要是自己的养子与养女……盖亚特不敢想像。

  他只能跟着过来带信的警官飞快的跑向出事地点,然后……看到了情绪稳定的养女,还有正被教会人员绑成一团的养子。

  盖亚特放慢了脚步,直到他踩到了什么东西,中年狩魔人低下头,看到了切割女的尸体,他的左脚正好踩在她的腿上。

  不过现在可不是伤感的时候,狩魔人走到教会负责人的面前:“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养子。”

  他不知道自己的养子出了什么问题,这个该死的世界永远都有一个凡人所不知道的可怖事实。

  “他杀了切割女。”负责的年轻人正在文件上签字,头也不回的回答道。

  “那也比切割女杀了……”说这到里,盖亚特的表情凝固了一下,然后他再一次的扭头看向那具尸体:“等一下,你说我的养子杀了……切割女?”

  “是的,盖亚特阁下,你的养子杀了切割女,从现场情况与他的自诉来看,他没有被切割女所控制。”教会负责人扭头看着盖亚特:“阁下,我觉得你也许应该跟我们的孤儿院院长们谈一谈,你是怎么捡孤儿的,这样的孩子我们教会一个百年都未必能捡到一个。”

  “我,我那个时候只是觉得他很可怜。”盖亚特看了一眼自己的养子,然后扭头看着负责人:“既然是我的孩子杀掉了切割女,那为什么绑住我的孩子。”

  负责人这才抬起头,看着被绑起来的小家伙,还有提着绳子的高大男子:“卡恩!我让你控制住孩子!不是让你绑上他!”

  “不绑上他怎么控制住他呢!阁下!”高大男子立即发出了反问句。

  负责人与盖亚特同时沉默了一下,又同时看了一眼抱着小猫姑娘的女教士。

  似乎是发现了注视自己的视线,这位正拿着逗猫棒的少女笑得非常尴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