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马林之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八节:绝境

马林之诗 半步炼狱 3186 2019.08.30 23:47

  跳上马车,马林没有选择钻进车厢,而是坐到了车头:“老卡曼,回城北区。”

  “明白。”驾驶马车的是一位老代行者。

  代行者通常在武力方面低于代罚者,但是他们通常精通多种技能,通常是做为信徒的贵族子嗣担任,这种代行者通常在服务一定年月之后就会退休,也会有一小部份贵族子嗣终身服务于教会,直到年老。

  而这位代行者卡曼·谢尔盖不一样,他是教会的孤儿院出身,从小就做为代行者服务于教会,直到年老也依然如此。

  他还是老霍夫曼的专职代行者,这一次还是导师给马林配的保险。

  “马林,之前学院里响了一阵子枪,压制住了吗。”学院前往城区的街道还是比较空旷的,因此老卡曼在快马加鞭之余,还能问马林之前学院里发生的事情。

  “压制住了,有大量的异种,龚格尔的小女儿把整个学院变成了一个再标准不过的魔窟,所以我现在非常担心战神教会的那些学生,如果他们碰到了龚格尔家的那个小女儿,我想他们根本没有生还的希望。”坐在老卡曼的身边,马林一边开始给手里的转轮枪装弹,一边回答他的问题。

  “你觉得,会是哪一个异种邪神呢。”

  “应该是那个喜欢艺术的家伙。”

  关于邪神的名讳,大家都是心照不宣,无论如何都不能提到那个名字。

  想一想可以,但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我觉得不像。”这位老代行者说道,面对马林问询的视线,他笑了笑:“如果是那位的话,绝对不会让它的异种像一条狗那样爬行,相反的,它会让它的异种穿的跟人一样,毕竟是喜欢艺术的家伙,我感觉更像是另两位。”

  “另两位?”马林一想,就想到了这两位的可能身份——奸奇,恐虐。

  纳垢不考虑——毕竟如果是它的话,现在卡特堡早就开始闹瘟疫了,而那位龚格尔先生也不可能把自己给吹成皮球——烂成一砣才是纳垢的标志。

  奸奇就是这个世界的学舌鸟,而恐虐……“我觉得不像是喜欢玩血祭的那个家伙。”,马林摇了摇头:“它更喜欢堂堂正正的战斗,在正面的战斗中杀死每一个忤逆它的人,才是他获得喜悦感的源泉。”

  “那看起来只有学舌鸟了,结合您在学院里看到的情况,是不是觉得它们都比较狡猾呢。”老代行者笑着问道。

  马林点了点头:“没错,非常狡猾的异种,会伪装成无辜……那么完了,我要告诉战神教会的那位老长辈,他的学徒们只怕已经死定了。”

  说到这里,马林的心情变的非常差。

  这就像是跑团,明明是一个开心的踢罐子初期,结果一脚踢出一个大米荔枝(Demilich,挑战等级29,任何初期团碰上都是全灭结局)。

  “后悔是于事无补的感叹,马林,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到城北区,找到龚格尔的那个小女儿并净化她。”老卡曼似乎看出了马林心中的不甘与后悔,他笑着安慰起马林:“老霍夫曼总是说,你是他见过的最有天份的孩子,但是你要明白,与异种的战斗从来不是小孩子们玩的过家家,一步错,有可能付出的代价就是生命,所以,小家伙,不要让后悔吞噬你的心灵,记住今天你所做的一切,不要让每一个牺牲与错误再一次出现在你的生命中。”

  “……谢谢你开导我,老卡曼。”马林点了点头。

  “没什么,我们这一代人小的时候,我们的导师与老代行者也会如此的开导我们,所以,这只不过是时间的轮回,我们老了,这个世界的未来需要你们。”老卡曼笑着这么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马林总觉得,这位老林在感叹着他的过往。

  但是正如他所说的那样,马林不会再后悔了,每个人都要为彼此的选择付出代价,战神教会小队的确是在他的指挥下前往龚格尔在城中的宅邸,因此,他必须要过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至于杀掉点什么,那只不过是他这个指挥官所附带的责任。

  ………………

  靠到门的左侧,半身人卡特抬起头看向自己的队长:“波布卡,先说好,我们是强攻,还是敲门。”

  “我觉得应该敲一个门,因为如果里面有异种或是别的什么,以咱们几个这一身肉味,只怕早就破门而出想要从我们身上掏出点什么了吧。”矮人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过他还是从腰间掏出了一个罐子:“但是我说了不算,波布卡,你如果觉得强攻是一个手段,那你拉开门,我就把这颗银粉手雷丢进去。”

  “银粉手雷,这东西听起来好像没什么杀伤力啊。”半身人说完将自己手里的破片手雷举了起来:“看,这是我们战神教会新开发的高级货,只要丢进去就能引燃火焰,而且还有破片伤害。”

  “这可是丰收女神公会针对异种与精怪的特殊手雷,爆炸后会扬起银粉,任何畏惧银的异种与精怪都会被其杀伤。”

  “听起来不错,那我们怎么办。”甘姆从莎拉的身后探出脑袋:“是标准的破门而入,还是我们先敲门。”

  “先敲门吧,就像是铁砧说的那样,太平静了,平静的有一些诡!”波布卡还没说完,众人就看到了宅门被打开并拉了进去。

  一位漂亮的女士站在门口,她用好奇的视线扫了一眼门两侧的各位:“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门外。”侏儒立即举起了枪。

  “我在二楼看到你们的马车了!你们这些强盗!”女士惊慌失措的想要退回大宅,矮人立即跟了进去,还一把推开她,扫视了一眼大厅:“没什么问题。”

  “铁砧,你大概是伤到她了……来,夫人,不好意思,我们是战神教会的调查员。”波布卡走到她的面前递出手,将手中的教会徽章展示给她看过之后收起了徽章,然后牵住她的手,帮助她站了起来:“来,我为我同伴的莽撞向你道歉了。”

  “谢谢您,您真的是一位绅士。”女士似乎也相信了波布卡的身份,她微笑着点了点头:“既然各位是战神教会的成员,那我能冒昧的问一下,各位来到龚格尔府,是有什么公干吗。”

  “不,只是来到您这儿调查一下情况,您的丈夫今天早上刚刚去世,我的教会让我来通知您,因为是涉及到一些与混沌有关的情况。”波布卡一边说,一边注意到了二楼站着的少女:“我想,你们就是龚格尔夫人与龚格尔小姐吧。”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二楼楼梯口的少女皱着眉头:“还有,你这家伙在说什么呢?!我的父亲早上刚刚出门!”

  “是啊,早上出门去丰收女神教会摆的摊子去查身体,然后在众目睽睽下变成了混沌。”从茶几上拿起一片饼干丢进嘴里,甘姆一边说着冰冷的事实,一边打量着四周。

  “不可能!我的父亲怎么会是混沌!”少女又气又急的跑下楼梯。

  “是的,小姐,您的父亲的确变成了个混沌。”波布卡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这位小姐应该真的是无辜的,所以一直警戒着的动作走了形,他抹了一把鼻尖,看着少女冲向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波布卡感觉天好像黑下来了。

  ………………

  甘姆吃完了饼干,转身准备从茶几上再拿一片,然后视线的角落中划过一个巨大的东西,她抬起头,然后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异种。

  站在卡特的身后。

  下意识的,她就举起了自己杠杆火枪:“卡特!快跑!”

  ………………

  铁砧从来没有放松过警惕,在少女脸色焦急的跑下楼梯冲向波布卡的时候,他还在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因此当他看到这个少女张开……不,应该是整张脸裂开为一张巨大的嘴时,立即举起了手中的霰弹枪。

  但是他没有能够扣下扳机,因为一条触手从他的身后穿透了他的脖子。

  ………………

  精灵双叶摇了摇头,看着那位少女焦急的模样,她觉得自己又见证了人类的悲欢离合。

  也注意到甘姆从茶几上偷吃饼干的样子——这小狼姑娘在想什么呢,双叶觉得自己一定要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姑娘。

  然后她就看到了整张脸变成口器的少女,也看到了铁砧被杀的一幕,更看到了甘姆对着他举起枪时,眼中的惶恐,紧张还有扭曲。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已经举起弩的双叶看到了甘姆手中火枪枪口所散发出来的火光。

  ………………

  看着矮人冲进大厅,莎拉跟在卡特与双叶的身后,结果他和她站在了门口,于是莎拉也只能站在门口——这是波布卡的任务布置,莎拉不可能去违逆。

  看到波布卡扶起那位夫人的时候,莎拉有点小小的不高兴,然后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这位夫人看起来都已经有四十岁了,再保养得当也挡不住她眼角的皱纹。

  再说了,就莎拉这体形,波布卡也扶不起她啊。

  挠了挠头,莎拉注意到那个少女飞奔着跑下楼,注意到她飞奔向波布卡,然后像是想要将自己的爱侣整个吞下的模样。

  于是莎拉举起手中的霰弹枪。

  在枪声响起的刹那,她的眼角余光中看到了身首分离的铁砧,看到了后半块颅骨正在空气中飞舞的双叶,更看到了一脸扭曲喜悦的甘姆,还有扑向自己的卡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