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马林之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节:饭后运动

马林之诗 半步炼狱 3385 2019.08.07 23:18

  下午给马林上解剖课的是老费列罗,是教会在卡特堡的首席医生与解剖官。

  这是一个瘦高的老头,满头银发用发胶非常好的固定着,整个人看起来除了一些瘦之外,倒是没有一点老人的模样,那怕他的档案卡上写着他六十九了。

  在这一个人均六十的世界里,算是标准的长寿。

  “说起来,在卡特堡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只的红腹蛛母,这次的收获不错啊,柯林。”这个老头打量了一番台上的蛛母,然后以肯定的口气称赞柯林,而柯林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指向了马林:“不,它是他的猎获物。”

  “他的?”这个老人打量了一眼马林,然后走到了蛛母的前方,在这里他看到了子弹的入口:“七颗子弹都打在这里……小口径弹,你的枪呢。”

  马林掀开自己学徒风衣,露出腋下的枪套。

  “学徒转轮枪,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这种玩具打死蛛母,伤口有腐蚀的痕迹,这是圣岩盐弹造成的,对吗。”这位老人小心的伸出手指在蛛母的伤口上翻看了一下,然后问马林。

  “是的,阁下。”马林点头,同时也对这位的验伤能力表示出了敬意。

  “我记得这样的子弹是不会配发给学徒的,你有别的门路?”

  “是玛格丽特小姐给我的。”马林毫不犹豫的抬出这位公主殿下,以免这位首席医生被漫无边际的好奇心所控制。

  “喔,看起来你就是之前教会传言的霍夫曼·谢林道尔阁下的最后一位弟子?”

  “是的,阁下,柯林是我的师兄。”马林笑了笑。

  “看起来你的确是霍夫曼这个老头的弟子,要不然柯林是不可能跑过来给我打下手的,既然如此,小子,你今天就来重温一下做为我的一助的美好时光吧。”这位老人说完,示意马林把他身边的小推车给推过来。

  马林自然照做,做完后还站到了一旁给他准备的旁观位上——有垫脚的小台子,足够的光照,完美的术野,还有隔绝气味的面罩。

  太好了,终于可以和之前充斥于鼻腔中的福尔马林味说再见了。

  手术从来都不是一种浪漫的工作,马林对此深有体会,因为他见过自己孤儿院的老院长没能从手术台上走下来,只不过是因为介入手术的导线刺透了大血管。

  不是故事,医生已经明确过危险点,只是长辈觉得那样的苦楚真的是难以忍受。

  所以,老年人,一次意外,没来得及开胸止血就没有了。

  生命的脆弱让马林更加敬畏医生这个职业,因为自己始终还是会有老的一天,也许也会有这么一天。

  当然他没有想过,这一天来的有些突然,而且他的死因也不是因为过于衰老而死在床上。

  所以当老费列罗用锋利的手术刀切开红腹蛛母的腹部,从那白色组织中掏出它的腺体时,身体年轻而心理苍老的马林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什么感觉吗,小子。”老费列罗扭头看了马林一眼。

  “没有,手术台上的那怕是人也不会让我感到畏惧,我觉得,躺到这个台上的众生,在手术刀下都是平等的。”马林一脸严肃的回答道。

  老人笑了起来,他用左手刮了一下马林的鼻子,染着组织的手套从马林脸上划过。

  老人的脸上渐渐没有了笑容:“你真觉得不恶心?”

  “是的,我还是觉得在这个房间里,躺在这个台上的众生,都是平等的。”马林说完,伸出手抹掉鼻尖上残留的白色组织。

  老费列罗沉默了一会儿,扭头看向了柯林:“如果可以的话,你的导师最好别碰到有求于我的时候,我这么多年,就没有碰到像他这样一个心性的孩子。”

  “费列罗大师,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求到您的那一天。”柯林顾左右而言其他。

  对此,老费列罗翻了一个白眼:“你们谢林道尔系的有一个算一个,死了也别想我给你们尸检!”

  “可是如果我向您学习医术,导师应该不会不同意吧。”马林突然开口说道。

  这句话让柯林和老费列罗同时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柯林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是的,导师并没有关于医学方面的才能,你的这个想法的确没有问题。”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老费列罗说到这儿挥挥手把柯林赶开:“小东西,你过来,给我拉住这两个金属杆。”

  “他能拉住吗?”柯林有些好奇。

  “这小东西身上有霜巨人的血脉,我隔着他的皮囊都能嗅出来。”老费列罗给柯林翻了一个白眼。

  那模样,仿佛是在说。

  呵,愚蠢的人类。

  啊,对了,之前忘了介绍,老费列罗有一半的高精灵血统。

  另一半中的一半是野精灵。

  但他依然是一个白头翁。

  非常固执的那一种。

  ………………

  有了老费列罗指导,马林很快就了解到一些他之前不曾了解的知识。

  比如说,精怪除了之前的几个等级(如危险级与恐怖级)之外,还有四个档次之分。

  节肢类精怪做为四个档里最丢怪的存在,被排在了最低层,那怕是一个节肢类精怪都比巨鼠危险,可真的是架不住它们没智商啊——就连巨鼠都知道避过陷阱,而任何一个会布置陷阱的人都可以用可靠的陷阱团灭一波节肢类精怪。

  节肢类精怪上面的自然就是动物类精怪,有体温,有硬皮做为的天然护甲,有一定的智力,知道趋利避害,动物类精怪除了成为人类杀手,有时候可以被一些专精于控制动物精怪的职业者所控制。

  虽然它们非常危险,但至少也懂得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而一些前身是家养动物,与人类关系友好的精怪甚至会更加亲近于人类。

  在动物类精怪上面,就是类人精怪了——这是非常危险的精怪,马林之前碰到的切割女就是其中一种,它们会使用武器,看起来似人而不似动物,但是它们更加危险,比如说恐怖级的活尸新娘,这是一种极少见的精怪,原本应该有着幸福的人生,却在旦夕间毁灭,这种精怪有着人的模样,却是最憎恨生灵的精怪,她们会毁灭一切可以看到的活人。

  除了婴儿与幼崽。

  非常令人意外,它们不会伤害婴儿与看起来幼小的孩子,也许是残存的母性在它们怨恨的灵魂中留下的最后闪光。

  而在类人精怪之上,就是灵体精怪了——通常来说,就是无形精怪,但灵体精怪更包括了怨恨飞头这一类有形的精怪。

  这是一个大类,通常来说充满了各种各样一般人看一眼就掉san值的玩意儿。

  而且个顶个的狡猾,比如说马林之前碰到的那个灵体,能背后偷袭就绝不正面上,和节肢类猛男看淡生死完全是两个概念。

  比如说老费列罗身后那一排罐子里泡着的脑袋,马林之前进来的时候看过,从带脊柱的到带喉管的再到两种都带和两种都没带的,而且令马林有些叹息的是每一颗脑袋……都是秃顶。

  当然,这也许是各位飞头生前的年纪有关……真是人过中年万事哀。

  老费列罗的手法非常好,他可以非常轻松的一边说,一边就把蛛母身上的零件掏出来。

  这些零件大多都可以和莫威士(纸币上的人头)划上等号,有些是做为制作道具,比如说之前的蛛丝腺体,其中藏着的丝可以抽出来做为防具的原料,可以非常有效的对抗穿刺类攻击,唯一的弱点就是不防火,甚至还有些易燃,需要一些阻燃材料做为辅助织造。

  有一些是做为药剂材料,比如说蛛行药水,需要蛛母的腹部器官做为材料,它可以让喝下药水的人在一定时间里面对墙壁也能做到如履平地。

  听起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但是实际上这东西在教会中也是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那些做见不得光的事情的狩魔人与代行者都需要这种在关键时刻也许能救自己一命的东西。

  “来,小家伙,看到这个东西了吗。”老费列罗从蛛母的胸节中掏出来的一颗器官,将它递到了马林的面前。

  马林点了点头,看着这个小东西,他想了想:“心脏一类的器官,是吗?”

  “这是整个蛛母中最贵的材料,猜一猜看,它有什么作用。”老费列罗将这个器官放进了柯林递过来的银盒中。

  “能炼制长生的药水吗?”马林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演技。

  这个老半精灵哈哈大笑着摆了摆手。

  “是职业‘蛛行者’的基础阶梯药剂的核心材料。”他这么笑道,然后看向马林:“不过你也没有说错,毕竟成为职业者,能够活的更为长久。”

  马林眨了眨眼,然后看向还被自己拉着术野的蛛母,又看向了另一个手术台上的食尸鬼:“食尸鬼也有这样的器官吗?”

  “有,但那是禁忌的道路。”老费列罗摇了摇头:“我们会取出那个器官,然后销毁它。”

  “为什么?”马林问道。

  “因为那是职业‘活化尸’的基础阶梯药剂的核心材料。”这一次,柯林为马林解答了这个疑问:“这条道路过于邪异,它会让人变的不像是人,所以是禁忌的道路,相信我,马林,你的妹妹不会喜欢你变成那样的怪物,因为它会让你闻起来很臭。”

  马林瞪圆了眼睛,他拉下了面罩:“比这儿还臭?”

  “和那个味道比起来,这儿就像是最豪华的酒店一样充满了香甜的味道。”老费列罗看着惊讶的马林大笑着回答道。

  “那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让玛雅讨厌我。”马林觉得虽然禁忌这个词听起来充满了自由主义新浪潮的味道,可真要变成一个臭气冲天的职业者,那还不如杀了他。

  最重要的一点:“活化尸是不是会体表腐烂。”

  “你也知道?”老费列罗看了一眼柯林。

  “不,我只是觉得不烂一点什么,应该不会有那么臭才对。”马林笑着吐了吐舌头。

  都烂了,这比秃头还惨啊,至少后者还能用假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