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马林之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九节:未完成

马林之诗 半步炼狱 3139 2019.08.31 23:06

  “米兰尼!咬醒你的主人!”没有去管抱住自己腿的侏儒,莎拉看着矮人无首的尸身摔倒,在那一瞬间,血肉化成泥土在地板上摔碎。

  与此同时,精灵也摔碎在了地板上,而在拎着矮人从阴影中窜出来的精灵看向波布卡,后者已经用手中的霰弹枪顶住了那一张大嘴,钢铁的护手套在尖牙的摩擦下发出令人牙酸的噪音。

  但是无论如何,双叶使用她的能力救下了自己与铁砧。

  小小的动物精怪米兰尼从侏儒的那一头乱发中钻出,用门牙给了侏儒脑门一口,将后者从控制中拉扯了回来。

  “谁把甘姆唤醒!”莎拉扭头,看向出现在二楼的异种——这些可悲的死者被转化成了不死怪物,她必须先控制住它们。

  小精怪米兰尼从侏儒的脑袋上跳下,做为一只松鼠,它飞快的冲过大厅,钻过沙发,跃上茶几,绕了一圈,最终跳上了某姆的脑袋,在她的耳朵上用力的咬了一口。

  正在挣扎中的甘姆尖叫着捂住了耳朵。

  矮人从一旁将她扯离了那位夫人的攻击范围,后者已经转化成了标准的异种,双臂触手化的怪物尖啸着想要加入对抗波布卡的战斗,但是精灵从侧面对她射击,牵制住了她的行动。

  那怕一般的子弹不能有效杀伤它,但至少它也不能无视子弹钻入躯壳时的痛苦。

  而矮人将还搞不清楚情况的甘姆拉到柱子后面,从腰间扯下银粉手雷,将它丢向了二楼,爆炸扬起的银粉沾染上了一些亡灵,立即将它们点燃。

  侏儒这个时候已经清醒过来,他挣扎着起身,从腰间拔出转轮枪,打翻了两只异种,然后转过身看向莎拉:“天花板!”

  莎拉抬起头,看到一只挂在天花板上的异种,它正好扑下。

  没有任何选择,莎拉倒持霰弹枪,将它做为棍棒使用,将这异种直接打飞。

  “莎拉!打开我们的退路!”波布卡终于从那张嘴里将自己的手拔了出来,他一把将那张嘴推开,然后头也不回的下达了这个命令。

  正在装弹的莎拉闻言,扭头的同时心生警觉——她在门口,是什么时候进门的?!

  下意识的歪过脑袋,侧过脸的同时看到一把厨刀从自己的鼻尖划过,脸色扭曲的少女在莎拉耳边发出尖锐的笑声,她后跃,像是溶入了空气。

  甘姆从地上坐了起来,她看了看四周,然后对着精灵发出尖叫:“双叶!快闪开!”

  精灵立即做出了翻滚,但是一把厨刀从她的背后刺入,扭曲着的少女尖笑着松开手,听任精灵倒在由她的血所制造出来的血泊中。

  矮人从身旁抄起烛台架子冲了上去,架子结实的打中了少女,但是完全没有效果,扭曲的烛台在下一秒像是活过来一样,一侧缠上了矮人的脖子,另一侧爬上了柱子,将矮人挂了上去。

  为什么波布卡会背叛大家,莎拉扭头看向自己的爱侣,却看到了眼珠全黑了的他。

  被混沌……污染了。

  “米兰尼!快回来!”半身人一喊完,就听到了来自身后的声音,他扭头,看到了正扑向自己的丑陋异种,在被这击飞扑带倒在地上的时候,用左臂挡住了咬向自己脑袋的尖牙,下一秒他的手臂就被咬断,而小松鼠在这个时候咬到了异种的脑袋上又抓又咬,为它的主人争取到了查看伤情的时间。

  断臂的缺口流出黑色的污血,半身人绝望的掏出了那颗手雷,在将保险环咬到嘴里的时候,他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米兰尼!跑!”

  小松鼠一楞,尖叫着开始咬异种的脑袋,然后它就被自己的主人拍飞了出去。

  收回拳头,看着异种的大嘴扑向自己,半身人平静的将抓住手雷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脑袋与异种的大嘴之间。

  在异种咬下半身人的脑袋时,爆炸与火焰将它与半身人完全的笼罩了进去。

  异种的少女出现在波布卡的身边,将手里的狼人脑袋丢到一旁,她抚摸着身边的同龄人的脸蛋:“真有意思,我从来没有想到,是你活到了最后。”

  在她身后,挂在墙上的矮人不再有挣扎。

  “你男朋友?”少女拍了拍他的脸,亲了一下,然后看向莎拉:“你看,我们这样的组合才叫般配,你呢,完全配不上他呢。”

  莎拉看了看四周在地上爬行的异种,将手中的霰弹枪丢到了地上:“你赢了。”

  “当然是我赢了,从你们在门外开始,一切就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无论是用计谋骗出你们的底牌,还是利用异种包围与杀死你们,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但是你不得不暴露了你的底牌,你藏不下去了。”莎拉笑了笑:“你赢了现在,输了将来。”

  “而你连将来都没有!杀了她!”少女扭曲着下达了命令。

  异种们跃起扑向莎拉,然后在她的怒吼声中四散倒飞出去。

  以野蛮人咆哮将近身的异种击飞,莎拉有如飞一般的冲到了少女面前,在她惊慌得想要跃入空气时,莎拉再一次的咆哮——不会再有人来抱怨她的咆哮声敌我不分了。

  异种少女被打断了她的能力,下一秒,莎拉抓住了她的左臂,另一只手将她的胳膊从身上直接扯了下来,转身用胳膊抽翻了想要解救新主人的波布卡,腰间一痛的莎拉转身,一拳打在了少女脸上,看了一眼腰间的匕首,她将这个少女摔倒在地,然后抬起脚,将它的脑袋踩进了地板。

  正在挣扎着起身的波布卡停下了动作,然后一头摔在了地板上,别的异种也是如此,只有那个触手夫人——她尖啸开始自燃。

  可悲的被感染者啊。

  莎拉抬起脚又踩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向大门。

  她要出去,去告诉教会的长辈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走了几步,莎拉脚一软跪在了地上。

  用双手支撑起自己,莎拉看了一眼腰间的伤口——黑色的血正在淌出来。

  直到这时,这个少女终于哭了出来。

  ………………

  马林在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路的位置跳下了马车,有一队科技猎人正在拦路,基中一个年轻人看到了马林:“嗨,小家伙!快点回去!刚刚前面爆发了一波异种灵能!非常危险!”

  “我就是为此而来的。”马林钻过他们拉起来的封锁线:“老卡曼,我没有看到多明戈家族次子,也没有看到他的马。”

  “这不应该。”老人跳下马车,从武器箱里拿出一把剑,一把转轮枪和两个装满了子弹的快装器,将它们递到了马林面前:“我老了,本来就没有多少武艺,接下来只能靠您自己了,阁下。,

  “老头你疯了吗!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那也是霜巨人的混血儿。”

  马林接过剑,将它背到身后,然后将这把大口径转轮枪挂到自己的腰间,大步走向那座大宅。

  “你一定是疯了!等一下援兵不行吗?!”年轻人大声的吼道。

  马林扭头:“我就是他们的援兵啊。”,然后头也不回的迈开脚步。

  每走出两步,由马林自己施法的祝福就会落到他自己的脑袋上,直到走进花园,最后的力量祝福给予了马林最后一份增强,他来到大门前,一脚将门踢开。

  第一眼就是靠坐在茶几上的莎拉,这个大个子姑娘抱着波布卡的尸体一动不动。

  然后是矮人,这个家伙被扭曲化的金属杆子吊死在了柱子上。

  接着是精灵,这姑娘儿背上扎着一把厨刀,胸口扎着一把匕首,看起来是银制的,这个姑娘应该是在死前用这种方式阻止了自己的异种化。

  最后是一颗狼人的脑袋在地板与地毯之上,而某只狼姑娘无头的尸体倒在不远处。

  他没有看到半身人,但是想来凶多吉少。

  马林沉默了一下,然后拍了拍手。

  莎拉原本低下的脑袋抬了起来,没有眼白的眼睛死死盯着马林。

  马林打量了她一眼,然后注意到她手里有一张纸。

  随着她站起身,马林看到那张纸从她的手里落了下来,随着她迈开脚步,那张纸被带飞到了马林的脚边。

  马林低下身,捡起了纸。

  那边的莎拉开始发出低声的嘶吼,她没有走向马林,而是走向了挂在墙上的武器架。

  马林看了一眼纸,上面写的字有些扭曲。

  大家都死了,我也被污染了,但是我们清除了那个混沌。

  被混沌污染的人,没来得及获得治疗,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求求你,净化我们。

  ……至少,让我们死在一起。

  马林抬起头,看到莎拉已经从武器架上拿下了两把长剑。

  她身上的皮甲开始变成黑色,渐渐的,黑色皮甲幻化成了婚纱的模样,不再有嘶吼,这位刚刚转化完成的活尸新娘沉默面对着马林。

  这个时候的马林已经将波布卡扶正,将手里的炽火胶淋在了他的脑袋上。

  当火焰点燃波布卡的遗骸,这位活尸新娘开始尖啸。

  马林拔出背上的长剑,将剑鞘丢开,然后一剑砍下了波布卡的脑袋。

  活尸新娘尖啸着冲向了马林。

  爱侣的遗骸是活尸新娘最大的弱点,

  它们会与任何破坏其遗骸的对手战斗,不死不休。

  而这正是马林所希望的。

  “让我们,完成我们之前未完成的决斗吧。”

  说完,马林对着已经冲近的活尸新娘说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