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天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上元节

天变 e_mc2.QD 12866 2008.07.17 14:06

    天变

  第二卷天边

  第一百五十三章上元节

  前注:本书内除了历史人物的诗词可能会照搬原文(我会注明)外,其他诗词曲皆小说家言,非是汉末风格,实在无法,只因作者本身也无法完全欣赏当时的词赋(可能读音各方面都有变化,常觉得读起来拗口),只能写一些自己能理解的,也符合现在读音韵脚的,也是大多数读者能理解的语言来写。只因为最近常有人问我此事,故而注。而且再次声明,此书绝非历史,切勿对号入座。

  我一直记得这天晚上,虽然无比漫长,却弥足珍贵。只是这时节,我还是觉得自己非常困倦,没有那么多心情去慢慢回味了。这一路奔波,昨晚上又那么多事,确实累得很了。

  仍能记得那日一出了门我回身把门掩上,转身却看见一个婢女上前躬身低头问我有何吩咐。

  我问她什么时候在这里等我的,她说我父亲走时看见了她,让她引我回屋。

  我问她等了我多久,她说没有多久。

  我知道这是瞎话。

  我也不废话,让她引我回给我准备的屋,今早祭祀说明我不用去了,我就打算好好睡一觉,因为怕下面几日都不得清闲。

  不过还是问她自己可否能去休息好,她说她睡不许久了,今日上元节,下午肯定很多人来拜访,很多需准备的事情。

  我看到离门口不远的坐榻,随即上去把几案拿开。又进去在各种柜中搜寻了一番,发现些崭新的被褥,便拿出来,对着她说,今日你就算伺候我吧,你睡这里,我什么时候起来,你什么时候去做事。

  言毕,我再无言语,径直进去自己放下室内之帘,去我的大床上歇息。

  躺下,却发现那边没有动静。

  你如何还不歇息?

  奴婢不敢。

  我让你睡就睡,把门闩上,有人来叫,你便叫醒我,她们若问,就说我这么安排的,你一直在外等着服侍我。

  奴婢着实不敢,这事若让太夫人知道,奴婢以后如何过活。

  你什么时候来这府上的?

  腊月里,从原来侯爷您的司隶校尉骠骑将军府上过来的。

  哦,我母亲心慈,况且与我有关,必不追究。既然是以前我府上的,便听我的,叫你休息便休息,不要罗嗦。

  那边慢慢吐出了一句诺来。

  不知怎的,本来还挺困的我这边却忽然睡不着了,想找人说话,只听她慢悠悠,蹑手蹑脚收拾着那边,虽然觉得和她没什么好说的,也又说了几句。

  你是哪里人?怎么做婢女了。父母都还在么?

  奴婢不知道自己哪里人,从记事起就跟着母亲在宫里做差役,母亲也没有说父亲是何人。

  寻思着估计是婢女和什么男的私通生下来的,这母亲定是非常痛惜自己的这个女儿,我知道很多这种私通后有孕的宫女怕被人说都会使药把胎打下来的事。不过宫里何来的什么男人,多是郎官这干不守规矩的毛头小伙子。忽觉这词用来说人不太好,把自己也包括在内了。

  母亲还在么?

  不在了。

  这声很低,我不忍再问。

  最后吩咐一句,你歇息吧,今日不须你忙了。

  躺下来不多久,确实有些困了,稍微寻思了昨夜种种便昏昏睡去,梦见一人欲杀我,却能查出自己身处梦境,倒也不怕,正待与那人相搏而戏,忽感觉有人摇我,便醒觉过来。

  却见一把匕首真架在我脖子上,而这把匕首的主人却是一身婢女打扮!

  我反倒不惊了,如果真要杀我,她把我摇起来干吗?而且刚刚与她说话,竟觉察不出一丝杀意,也不是我忝着脸厚,也打了这么几年仗,还被人狙杀如此多次,如果还活着,总会在这种危急时刻有些特殊感觉的。

  你是谁?这却是为何?

  我母亲在宫中,便是因你之计而惨死,若非我病了,那几日未免传疾与他人而暂居别苑医署,此刻如何有命在?为人子者,怎可忘了报父母之仇。

  我恍然,当时她提及我该想起这一层的。只是那件事虽然在外面我替孟德兄担了,其实和我并无甚关系,故而刚才提及,我居然全无半点受触动的感觉。

  那你如何不杀我,还把我推醒;我醒了,你如何还有机会?

  避免此句后形势有变,当下手在被褥里使劲推起,用被褥退开匕首,身体随即向榻内翻滚,一手撑榻,半蹲于此上。

  只见她有些愕然,亦有几分慌张。右臂笔直,僵硬的右手执着匕首正对着我。一看便知无半分武艺。

  你这番使不出力的,半分都使不出。

  她倒不是个笨人,撤回臂膀来,弯在耳侧,只是刃尖还是对着我。我笑笑,反倒一屁股坐下。

  你为何要教我,你不知道我是要杀你的么?

  既要杀我,为何还要叫醒我,你并不想杀我。把刀收起来吧?

  哪有?我自然是要杀你的……只是你……说让我睡在外面,我觉得你不是个坏人,你却说,传闻是你让曹贼去屠尽宫城内太监宫女的么,真有这事情么?

  这让我踌躇了半天。如何回答她,我已经承认下这桩事情是我的主意,断不可反复无常。但是杀了很多小太监和无辜的宫女却非吾所愿,这也可以照实说。

  主意确实是我拿的,但我没有让他们杀除了太监以外的所有人,那些兵据说太监和女的似的,有些太监为了避祸,还假扮成了宫女,这些士兵们怕留了活口被报复,便把宫内的所有人全杀了。

  我还换上了一脸黯然,以示此事确因我而起。

  那我……该不该杀你?

  要说她要杀我,无半点可能,但是忽然想赌一把,上前坐在榻沿,就地转过身去。

  你为人子女,为父母报仇,本属天经地义。此事确因我而起,我合应受你一刀。不过你刺完这刀,无论我死不死,这事能否就此放过,因为天下还有很多事情要我去做。而且,刺完这刀,你赶紧离开这个屋子,若我不死,我必会说有刺客替你遮掩过;若我死了,你便赶紧走了吧,你可能跑不了,那你就装作无事人一般……这样也不好……嗯,那你就赶紧打开屋门大声叫有刺客,就这样。

  言毕,我又躺下,把背丢给了他,只多说一句,请吧。

  半晌后面没有人动,我觉得我赌对了。

  你能回答我一句话么?

  请问吧。

  你为什么会关心我一个下人,还替我考虑了如何休息?

  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我那时有一个姐姐,和你现在差不多年岁,她贪睡,可那时候我正是最顽皮的时候,总是缠她陪我玩,她很累,却还是强打精神陪我。后来我大了,明白过来了,特别懊恼此事,所以说,我一直不愿打搅别人的休息,无论是谁。

  你说的是……银铃郡主?

  正是,你也应该知道其实她不是我的姐姐,而是我的义父的女儿,只是自小生活在一起而已。现在她是我的平国夫人了。

  你爱银铃郡主么?

  爱,几乎无时不刻在想念她。

  可是你不是又娶了一个女子么?

  那是我父母与我定的亲,为人子者,不可不履父母之约。

  那你爱她么?

  我沉默了半晌。

  我必须去爱,我不能让她感觉不到我的爱,虽然我觉得我做得很糟。但我很努力,我不能让她不幸福。这是一种责任和义务,因为她也是我的妻子。窃为爱者,私器也。心有所爱,无可兼也。若心有二人,此诚非爱,只曰拥矣。

  我心里痛快了很多,我竟然对一个陌生的女子说了这么多,许是憋闷得太久,却有了这样一个痛痛快快说出来的机会。

  我们两个都忘了,她说只问我一个问题的。

  又是良久,她忽然冒了一句:我不杀你了……不是为了你……是为了银铃郡主,还有您那位夫人。我若杀了你,她们必会很痛苦。我岂不是又毁了一个家。

  她在我府上待过,她应该见过我两位夫人,我想她对我两位夫人肯定有很好的印象。

  接着,她忽然上来替我掖了掖被角,道了句:“侯爷好好休息,奴婢在外随时候命。”

  听得她的脚步轻轻出去,却没有出门,像是躺在了外面的榻上。

  你是个好姑娘。我明儿就和母亲把你要了,你想要去哪里,我让你去哪里。

  哦,谢谢侯爷。

  不卑不亢,宫里出来的倒真能有这一份傲骨,着实令人敬佩。这女子心底也良善,着实不容易,最好能帮她找个好婆家。

  我居然又睡着了,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抑或无论发生什么都无所谓了。

  “赦儿,赦儿……”一阵轻柔的声音响起,许是还在做梦,我正自徜徉花丛之中,仿佛我才几岁,还没有花高,只会呆呆地看着周围的花,挥舞着小拳头,傻傻地笑,一个年轻美貌的母亲出现在我的眼前,把我轻轻抱起,叫着我的名字,亲吻着我的脸颊,而我喊着她娘亲。

  我仿佛在一直在母亲的臂弯里,被抱到了一个亭下,里面有两个年轻的男子隔着几案在聊着天,似乎说着一个熟悉的名字,叫什么檀石槐,旁边还有一个与母亲长得极像的女子,怀中则有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小女孩。

  我叫他们父亲和大伯父,他们似乎很是喜欢我,把我丢在了几案上,随便我如何玩耍。

  大伯似乎要去北方征伐鲜卑人,还逗我将来要做个大将军。

  好像忽然时光荏苒,我似乎长大了,却孤零零地一个人站在一个悬崖上,无路可退,不知所措,几十匹马飞驰而来,最前面的一个张弓对我射来,箭仿佛很慢,但是忽然间就穿过了心口。

  我倒在了悬崖边上,似乎我即将离开,有个人停下马在我身前说话,“原本一切就应该这样。”

  我惊醒了,最后那个声音像是烈牙的。

  回想梦中尚能记起的一幕幕,如果檀石槐没有死,如果我并未被交换为谢智,还是我这个申公赦,说不定我所面对的就是梦中的一幕幕。

  或许这是另个世界,其它一模一样,只是某个事情发生或未发生便改变了一切的世界,那个世界有说不定和我们这个世界一样的人,但是却上演着不一样的故事,忽然我觉得很庆幸,我不在那里。不过回想自己小时候的时光又觉得可惜,只是或许我永远见不到银铃了。

  “赦儿,赦儿……”声音虽然还是很轻,但是我却不在梦中了。

  窗上映出了母亲的头像,正待答应。忽然隔着纱帘,看到那个婢女在赶紧收拾那个坐榻,兼而整理自己的头发,又觉得不便作声。直到她看见我,我冲她点点头,看她整理完毕,再要应声。

  “小梅啊,让子睿多睡一会儿。”父亲的声音却响起来了:“他最近赶路,昨晚很久才睡。”

  “不行啊,中午要去宫里赴宴,这衣服赦儿还没有试。”

  “别唤他赦儿……”父亲赶紧凑过来,就在窗口低声说着,“这事情还不宜张扬出去。”

  “可他就是我们的赦儿……”母亲竟然有些委屈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小梅,儿子既然都回来了,就别计较那么多。”父亲似乎把母亲揽入了怀中,柔声劝慰着。

  我依在榻上,看着窗上映着的这一切,想笑,心中暖暖的。

  正待坐起身来,忘了自己本就在榻边,左肘却滑空了,竟至摔下了榻,幸亏榻不高,也没有摔疼我,可我这大块头落下来可不是个小动静,外面立刻有所惊觉。

  “赦……智儿,怎么了?”

  我一边赶紧用手招呼那婢女开门,嘴里却哎吆了一声:“母亲,无事,梦见自己纵马往洛阳赶路,不觉竟落下榻来。”

  门立刻被那婢女冲去打开,父母进来,却看见一个婢女赶回去扶我,而我扶着腰。

  “噢,父亲也在。”我明知故问。

  “噢,这个,我怕我睡死了,让她在外面帮我做个答应的。”

  母亲倒完全不在意这个,“哪里摔疼了,智儿睡觉不老实,以后就睡到榻里去。呵呵……恩,孩儿辛苦了,这段时间赶路,确实辛苦了,那就赶紧起来,跟着娘去试试衣服,时间不早了。”

  父亲却对那个女婢说:昨夜辛苦你了,陪着我的子睿孩儿一夜,你去歇息吧,叫张妈不要派你的活了,就说我说的。

  那女诺而退。

  母亲却注意到了,一边正在替我整理衣服,却问父亲:“望,那婢女是怎么回事?”

  “昨夜我出来,正碰到她在外面行走,我问她做什么,她说没什么,但听吩咐。我想着子睿还不知道自己房间,就让她引他过去。就让他在这里等了,却没有想到,她还在子睿屋里待到现在,那还不把这孩子累死。”

  “噢。”母亲恍然,却看向我:“你没有干什么事情吧?”

  “母亲把孩儿想成什么人了?”我立刻正气凛然:“不过,你把她送给孩儿服侍孩儿吧。她禀性良善,而且很是肯吃苦,其实我在那屋内睡了一觉,出来她还在等我。”

  父母都哦了一声,往外看看,自然,那女子早看不见了:“小小年纪,这么老实可靠确实难得。不过子睿孩儿有些不恤人力,既然知道了,怎能让人还在外面专门为你候着,这年岁的小女孩子如何吃得消。不过想到你打汉中的那一仗就知道你这小子毛病,这点上,倒真和当年的霍公去病有些像。”

  我自然赶紧检讨。

  母亲帮我打了圆场,拖着我便去试我的衣服,我从来就是个衣服架子,母亲也很满意,把几个线头帮我处理掉,便全无问题了。

  去找父亲时,父亲也搭着个架子在几个婢女的服侍下整理着衣服。

  父亲,就我们两个去么?

  恩,那是自然,今天中午这个筵席,皇上设的,只有各诸侯和朝内两千石以上的官才可以去,今天中午,你少说些话,皇上问你就说,不问你,你也别和别人聊什么天,散席就跟着我回来。下午瑾儿应该也会赶回来,晚上你先跟着我去一趟太常府赴宴,然后再去接你母亲和你姐姐妹妹们去赏灯。晚上的宴席你可以随便说说,只怕你到时候说不上什么话。后几日天天有宴席,皆是中午晚上都有的,你就别参加了。明日你就赶去上林苑,做些布置,尤其是安全,皇上过几日要过去,马虎不得。等你要走的时候宴席少了,我摆一场大的。摆早了不知道大家摆什么样的,摆太好了,怕被别人说奢靡,摆差了,面子上也过不去。吃一圈,知道他们都摆什么样的,到时候摆得不高不低,有点特色就行了。

  恩,孩儿明白了。还有什么要叮嘱的么?

  没什么了,小伙子挺俊秀的。

  我笑了,父亲也笑了。

  我规规矩矩地跟着父亲,一路到了吃饭的地,有人通报,有人引路,一路遇见不少熟人生人,都是稍微打打招呼,拱手致意一番便了了。只有子实和我之间还能用眼神和手势说几句,比如我问他老婆呢?他表示老婆官没够今天的宴席资格。

  子涉今日应该是来不了,子玉估计是从宫里直接过来,路上自然没有碰见。

  我坐得靠上,孟德说话挺多,老师也常有人搭话,唯独我不去寻人说话,我旁边下手就是子实,斜对面就是我们家老二,他们俩今天也不怎么说话,自然我这边就安静了很多,最多,我们就眼睛来回交换一下意见,连手势都不比了,比如这婢女挺有些姿色,你看怎么样,还不错之类的。真正说的话却不多,也是别人先问,我才答,其间还被皇上嘲笑了一番,说我年岁越大胆子却越小了。

  对此,我陪着老实巴交的样子,说我没有参加过这种宴席,不知道该如何才合礼。

  这下周围人都笑了,父亲倒是用挺赞赏的眼光看了看我,我心里便很开心了,看着别人的笑容,我也报以更诚挚的笑容。

  这一番回来,日头眼看着就西斜了,父亲问我怎么样?我说我吃饱了。父亲挥起来就给我一巴掌,说你这饭桶,是问你觉得这宴席上有什么感觉有些怪的。

  我想说,今日酱很咸,蘸不得许多,但是前面既然挨了一巴掌,这里自然不敢。

  只说,气氛有些奇怪,年轻人都不怎么说话。

  恩,对了。你们几个,尤其是你和子实起来得太快,有很多老臣,在朝四十年才到两千石。你却四年不到升了不知多少次,虽然他们没有一个如你那些事情般辉煌,但是有些人总是有些小心眼的;子实更是一上来就加骠骑将军,难免老臣们有怨言。今天聚会,你们不说话,不要太张扬,对这些老臣也算是一种恭敬,能压些闲话。

  还没有到门口,里面便冲出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哥哥哥哥的一通乱叫,叫得我心情大好。只是我似乎没有专门准备给她的礼物,还得问问宋,我们带了些什么。只管早早下马,任由她吊着我一只胳膊,随她问话。

  不过她也是一身男子猎装的打扮,这让我有些蹊跷,这边与她叙了叙,回答她一些颇为荒诞不经的问话,却当着父亲面问道,小妹为何穿成这样?昨日姐姐也是如此。

  最近洛阳就流行这个,还就是那个洛阳酒肆过路女子留下来的。因为蔡大人回来说,这女子一身黑衣男装,却不刻意掩饰自己是女儿身,自有一番潇洒从容。他教习出来的女子演唱此曲时也都穿一身黑色男装。这曲子一传开来,这女着男装也在洛阳流行开了,富家小姐们最近都喜欢这个样子。加上那个称你为兄的周玉常一身铠甲骑马过洛阳,这番风气更甚。

  自然是父亲帮我答的,而我这边则领着我的这个小妹妹,雄赳赳气昂昂往家走。父亲似乎也有些溺爱姐姐和小妹,全没有半分苛责。我似乎听父亲母亲说过小妹是从母亲娘家那边过继过来的,母亲在我走后就大病一场,后来也再没有生养,忽然感到自己的肩头很重。看来是需和银铃和佩儿多多努力才是。

  母亲则等在了门口,看见我们便笑了起来。扶着父亲,又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父亲一一回答。母亲却在父亲回话中间打断说,让我和父亲赶紧换身衣服,还唠叨着晚上先去赴宴,早些回来,然后再全家赏灯。

  黄昏,这边慢慢点灯,我们就在一起换着衣服,我心里觉得麻烦,但却不好说什么。只管由母亲和几个婢女帮我收拾衣服,父亲就和我面对面,也张着个胳膊穿衣。由得小妹在旁趴在垫子上看着我们咯咯笑。

  哥哥长得倒真有些像爹,从侧脸上,这眉毛鼻子,啧啧。

  那是自然,我心里想着。

  不过,爹的肚子就不如哥哥的了。

  老爹肚子怎么了?

  父亲故作负气,收了一下腰,却累得正在束上的腰带,忽然落空,掉了下来,惹得全家大笑,包括父亲。

  今晚太常宴会有哪些人?

  当然有他太常那一系的人,都是些文人雅士,应该还有一些其他的官吏,大多都是饱学之士;孟德可能会来过一个场,他怕是要被皇上叫去作陪。皇上念叨你才回来,让我们一家多团聚团聚,这一日就说不让我们陪了。

  那为何请我们?吾自忖算不得什么文雅士人。

  还不是因为你……蔡大人说要见见你这个三分醉意七分轻狂的武夫。

  我却能体会到,怕是因为黄怡那首曲,让蔡大人对我产生了兴趣。

  辅政卿,三公都去么?

  你老师没有被邀请,三公只有司空受邀。

  啊,这蔡大人怎么这么不会做官。

  我倒是挺欣赏他这份文人傲骨……此事不多说了。来人,送些水来,今日宫内庖厨不知怎么的,肉酱咸得很,差点把老子腌成咸肉了。

  母亲和妹妹大笑,旁边婢女也笑得轻轻出声,还有婢女以手掩面。

  我却感觉到父亲丢来的一个眼神,似乎是说马上私下再说。不过对他后面的话,我也很是同意,也笑了出来。

  今晚有些乱,你不要一个人到处跑,和我们一起。

  怎么了?

  我几乎能立刻感觉到父亲的深意。

  还不是那时,明明和你无关,可你一边骂孟德酷吏,一边居然还替孟德背了尽屠宫人之责,仗义倒是仗义了,难保不结一些仇。昨晚的事情,你既然知道,何必还要为父多讲。

  忽然屏风后传来一声“啊!”声音很是熟悉。

  随即便听到水杯落地的声音。

  秋鸾,不是老爷让你今天不用做了么?你一夜没有睡,难免出事,定是神志恍惚,却绊倒了。

  对不起,夫人,对不起,夫人,秋鸾已经睡醒了,便过来帮手了,可刚才还是失手了,秋鸾该死。

  算了算了,赶紧再去取些水吧,马上老公爷小侯爷就得赴宴了,让他们赶紧喝些水。

  听得脚步远了,我忽然长舒一口气,心中忽然有些感激父亲。

  尤其当我接过盘上的水杯,看到她微微抬头对我看得那一眼。我知道她对我再无半分怨恨,这番才仔细看了她的容貌,忽然觉得这女子长得很是清新脱俗。宫里的女子本身自然不会太差,那些郎官又是各式各样的俊杰,有这般脱俗的相貌本也是不出奇的。

  心里却盘算着自己的那个小朝廷了,老四早结婚了;小南有文文了,虽然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但大体上没有出过什么人命。张大叔岁数太大,徐大人早就妻妾成群了;波大哥人太少话,韩暹话又太多了。忽然想到张林,这女子若跟着我回越国,此子定然心痒难耐,一路难免不给我出点什么事,不过这个小子太粗,而且好色得很,总觉得对不住这女子。倒是宋非常合适,不过需支开张林这厮。

  心下盘算定,与父亲痛饮了一阵,心情极其欢畅地陪着父亲一路说笑便去了,留下母亲几句小心,间歇还了几句知道。

  父亲通常都不坐车,我也不喜欢,所以与父亲纵马的感觉总是很不错,尤其是心情好的时候。父亲说,赵国在打仗,以后要用到骑马的时候多,不能荒废了马上的功夫。连我的老师这个文人都常骑马,老爹说怎么也不能比他差。这勾起我的念想,便问刚才换衣服的那些话,父亲放慢马的脚步,让后面跟着的人暂时别过来,俯身过来招呼我俯身过去。就在马上对我轻声说道:“你该知道你老师是买的荆州牧,张温那厮的太尉也是买的,所以素为士人所不齿,甚而崔烈往年素有盛名,却捐了五百万钱买了个司徒,故而士人大鄙之。”

  司徒只要五百万?

  也不是,崔烈本身就是个千石的官,所以捐得少些,就能买到。他现在可能投靠了你的老师,依附与你老师,故而朝上才会力挺董侯。不说了,张温可以捐了四千万钱才从他以前的几百石官上去的,(历史里,本来张温就是个两千石官,然后捐上去的,还开创了,第一个不在朝内任命的太尉的历史。作者注。)你想不想知道你老师捐了多少?

  不要,父亲,别说了,无论如何,他是我的恩师。

  老师买官的事情我知道,但是我不愿意听到再有人议论什么。不过却有些恍然大悟,老师成了荆州牧,荆州几大士族竟无一人投效老师。我在北方游历,一路帮着老师拉人,士族之人除元皓兄与我相惜,遣其弟来,竟无人一人再来。只有外族和一些不讲究这些的人跟着我。致使我们缺人缺得很,只靠着老师的学生——其中不乏商贾农人之子——一力维持。忽然想到老师后来的种种义举怕也是为了收拢众士人之心吧。

  两位辅政卿大人好勤勉,上元节赴宴还讨论机要大事。我家老师,特命宁恭候二位辅政大人。

  眼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躬身行礼的人物,峨冠博带,七尺的身高,身形有些瘦削。

  父亲赶紧招呼我下马,上前便扶起他。这是个和我年龄相仿的人,文质彬彬,仪表不凡,尤其那双眼睛,煞是有神采,眉毛扬着灵气,嘴角透着一丝飘逸不羁;自己镜子没有少照,自知这等气质非吾所能及,心下颇有结交之意,权当我这愚人附庸风雅了。只是他脸色有些苍白,仿佛大病初愈一般。

  我是唤你卫博士好啊,还是卫祭酒好啊。

  啊,这位是博士祭酒大人?

  这博士祭酒可是总领十四诸经博士之人,如果此人和我这般年纪,却能做到博士祭酒,那可当真是了不得的人才。既然太常连我老师都不屑一顾,那么他的这个学生能做到这一步,必然是凭本事做到的。

  那是自然。来来,我来介绍一下,犬儿一直僻处天边,不知道这些时日朝中都出了哪些俊才,见识粗陋,让仲道世侄见笑了。子睿啊,这位卫仲道大人,本名宁,现官任博士祭酒。犬儿我就不多说了,仲道世侄啊,天下没人不知道这个平安风云侯的,就是年少轻狂,做出过不少荒唐事,也就皇上还宠着他,随由这小子胡来了。你比他还大着一岁,莫要由着他充老。子睿,却见过仲道世兄注1。

  这边我自然赶紧行礼。却慌了那边那位仁兄,说道既是名满天下的越侯大驾,又是辅政卿之重臣,在下不过一个六百石卑官,如何敢当。

  这边父亲自然继续谦让,大过年的,什么官场尊卑,全都放过,都是世交,进屋便是自家人,不必如此。

  仲道兄,智本粗鄙,读书本就不多,在书院里,也是惫懒得紧;往日对有才学之士总是非常羡慕敬仰。若蒙不弃,叫声贤弟,只为这声贤,便感荣幸备至,如何敢逞官秩压人。

  越侯言重了,未想到越侯屡建殊勋,名满天下之人,竟如此谦和,真乃国之器也。若不从君言,反倒显得宁小气了,便请伯父大人,子睿贤弟随宁入太常府吧。

  仲道兄领着父亲走在前面,我自然跟在后面,一路进入。早有人大声传报,这一路还算隆重,种种礼数都做足,一路见过,往来都是些儒雅风骨之人,不愧为太常之家。

  当下引见还有一番礼仪,蔡大人叫蔡邕,表字伯喈,这个喈字,还是银铃教我的,好像是鸟鸣之声的意思。因为往常从不用它,故而不算很清楚,不过用这个字来作表字,倒真是符合蔡大人精通音律之实。父亲命我称为伯父,因为他比父亲还长了好几岁。这位蔡伯父似乎中午在司徒崔烈下手位上见过。他自然也见过我,只管在父亲前面夸赞我少年英雄,而且谦和有礼。言语往来间,似乎有些深意。

  互相见礼之间,父亲却叫住了太官令。问道他如何有空跑出来,皇上还在洛阳,他如何敢出宫。答曰,皇上今天携皇后幸宗正袁公新府上去了,齐公,随侯,宋伯等袁氏宗亲人都去作陪,秦侯和公主也去了。故而,晚上便没有什么事情,连皇后那边的詹事注2都歇了,他更无事。只要在皇上赏灯完毕前回宫,其他并无他的事情。

  正在此事,外面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蔡伯父便道,是魏公来了。

  哎呀呀,操特来告罪,今日被皇上命人叫去宗正袁公新府,不能久留,只能以酒赔罪,万望太常大人见谅。

  当下也不怯场,一张手,便有婢女端来几盏酒,孟德便豪饮了几盏,饮一盏便与众人相谢一礼。看他喝的架势倒不似陪罪,却如解渴一般。

  三盏过后,却转过父亲这面。说道岳父大人见谅,他接了琪姐去了,今晚太学赏灯再叙话。父亲只说了小心,便与孟德兄互相点头示意。孟德兄还与我随意说笑了几句,大抵还是说我这几次见面都小心谨慎得紧,一点没有昔日平安风云侯的架式,叫我放开些。正要告辞之际,却忽然在人群中又看到了太官令,径直走过去揪出此人。

  我说太官令啊太官令,你莫非害了个卖盐的性命,今日正午就要消灭罪证么?

  旁边人不明所以,只有我们几个加上蔡伯父大笑了起来。那太官令也觉得好笑,只是有些尴尬,也陪着笑,不过有些不够自然。

  魏公容禀,实在是最近几日,皇上要吃咸些的,我这调酱时,盐卤就多放了些,下面人跟着我给皇上专门调的量,却把众位重臣的酱也调咸了。

  皇上为什么最近要吃咸的?

  这边却有人帮着这个太官令说话的。

  这事怪不得太官令,禀魏公,皇上最近经络受燥邪所侵,深入肺腑,内热而外寒,故而下官帮皇上开了些发的药,还让皇上多在温润的地方带着,以正中气。

  哦,怪不得,这几日去见皇上,就觉得奇怪,最近天气这么暖和,远处却都生着火盆,有时还在煮着水,两三日前听到汤滚还没有人管。我还以为太官令又在做什么名堂,却原来是你太医令仲景老弟注3在作怪。

  呵呵,魏公见笑,因为发药的关系,圣上最近出汗多,体内缺盐,故而喜欢吃咸的。本是为陛下诊治,却拖累诸位大人了,机不胜惭愧。

  孟德大笑,就此挥手道别。

  蔡伯父不无遗憾,说魏公不在,今晚论诗谈曲,便少了分味道。

  父亲却在座位上以箸蘸了蘸酱,尝了尝,笑称:这酱的味道比午中也少了几分,看来伯喈大人身体甚好。

  相对再笑,这里引见一番。那一干博士我可认不得许多,怕记不得这许多人名字,还是装作老实孩子装傻充乖为好。

  相互推辞,竟至推搡一番后,父亲位于最上席之席,蔡大人在左下第二位,我于右下第一位,其他人依次坐好,蔡伯父便说等司空大人到了就可以开席了。

  司空王允大人却来不了了,只因子涉来了。当然这理由完全不是道理,只是因为子涉前来告罪,只说,他岳父大人也被叫去陪皇上了。叫他过来凑个数,赔赔礼。

  蔡伯父自然让王家的女婿坐上去,子涉乖巧得很,断然推了,最后扶着蔡伯父上坐,自己却坐到下手原本蔡伯父的位置。这一坐下,就和我打眼色,我自然亦会打回去。看着自己下手这位博士祭酒虽然有心相交,但其实还是希望他先和对面那个换个位置。好和子涉好好聊聊,当然不仅是只为了聊聊。

  这场晚宴气氛确实比较好,旁边听着聊着诗词易春秋,常有奇思妙想,笑声伴着觥筹交错,让人很是无拘束。只是这其中对我有甚多隐忧,我下手这位便首当其冲。

  仲道兄是个很有礼的人,看着我在吃东西的时候,就没有问我什么。其实我有些过于敬仰这个博士祭酒的才学,怕他问些什么我根本答不上的,我的面子不打紧,若是让这些士人更鄙视老师,我以后如何有颜面去见老师。所以,我就不停地吃。

  忽然想起开始说自己的在学堂上惫懒,虽然确实是实话;但是下面要真的被问住了,倒也好解释。

  倒不是我忽然想通了,主要是人的饭量是有限的,中午吃得就不少,才回家没有多久又来吃得,我再饭桶也是有盖的,过不了几刻,我就再吃不下去了。只得横下一条心,准备看自己的急智这次能帮自己多少。不过第一个问题,却不是仲道兄问我的。

  那时,伯喈大人的女儿忽然出现,这是个十一二的小女孩,穿着一身淡雅的礼服。身量不大,可相貌已经有些少女的味道,只是还有些幼童般圆润的面颊,大大的眼睛极是明亮清澈,带着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出现在众人眼前,很是清新亮丽,不由让人赞叹,这将来必是个极美的女子。

  我想到了小孔明,我是相当不愿意让那个黄先生的女儿和孔明在一起的。这女孩要漂亮许多,看着眼睛中的神采,走路的姿态,更加觉得心中喜欢,小孔明八九岁了,过两年说不准就要帮他订个亲,看看能不能托托关系,走走这家的后门。

  当真越看越喜欢,我本身就喜欢孩子,这女孩子则更招人喜欢。要不是岁数确实已经太大了,我都有心让她当我未出生儿子的儿媳妇,就怕儿子嫌她老。

  伯喈大人看见她出现了,也面露喜色,便召唤她到他身边,命她为贵客斟酒,一面还向父亲介绍,此是小女蔡琰。

  小蔡琰很是礼貌,向自己父亲行了个礼,优雅地走到我的父亲的台子前,先行了个礼,一手擎起酒器,替父亲斟上。

  父亲也很喜欢小孩子。他呆看了这小女孩片刻,频频点头,直夸这小女孩漂亮,姿态端庄,将来贵不可言,说有心收为义女,不知道可否。那边伯喈大人自然说这是小女的福分,便让琰儿拜过义父。

  我却心道,却不是我的儿子的福分了,这念头看来得就此打消,否则,她唤我父亲义父,唤我公公,这辈就乱了。倒是孔明还有些希望。

  这边小蔡琰已然拜过,很是乖巧的叫了声义父,父亲开心得很,直说是自己的福气,能有个这么好的义女。

  片刻,小蔡琰转过身来,却来给我这个现下的义兄斟酒,我表示感谢,她却顿下来仔细打量起我来,打量得我都开始看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缺失了。

  兄长就是三分醉意七分轻狂的那位么?

  恩,是我。

  怎么看不出你的轻狂之气了?倒是三分谨慎,七分小心。

  愚兄长大了。

  原来如此,小蔡琰忽然很认真地对我说,那还是不长大的好。

  恩,我也很认真地说:愚兄也这么认为。

  她又下去给她称为师兄的博士祭酒大人斟酒,却丢给我一句,能问问那位不胜与君一夕醉的姐姐的事情么?

  注1:这位仁兄便是蔡琰蔡文姬之第一任夫婿,结婚一年后咳血而亡,应该是肺炎之类的病。当然天变中因为一切有所不同了,他能活多少岁,却听以后分解了。蔡琰,本字昭姬,因为晋时避司马昭的讳才改的,其实当时直到她死,都应该称为昭姬才对,不过,众看官,我以后还是要用文姬,只因昭姬谐音不好。

  注2:最近这十几章中常提起这个官,特此注明一下。其实这个官西汉有,魏晋也有,以后历朝历代都有,只东汉没有,我思前想后,也不明白个所以然,但是因为剧情需要这个专门服侍皇后太子饮食的官在中间露脸,起到一定的作用,就在天变中留了。

  注3:张仲景,名机,南阳人。后世称医圣,有《伤害杂病论》留于世。其中方药至今仍为中医所用,日本,韩国都有沿用其方者。正史里,他做过官,却从没有做过太医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