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天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我结婚了

天变 e_mc2.QD 16257 2003.07.11 23:53

    

  问过所有府内仆人,总算知道些线索。但我却没有立刻行动,而只是坐了下来,便宛如什么都没有发生。

  陈哥闻讯赶来时,我还坐在榻边看着榻上的霞帔。

  “这又是怎么了?”陈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你怎么尽出这种事情。”

  “没什么,我不信命,所以命想整死我,让我所有一切都成空,一事无成……也许我就该孤独终老,至死方休。”我的手在衣服上打着圈圈,有些漠然有些无奈地说。

  “这种时候,还乌鸦嘴(乌牙嘴)。”陈哥还是挺信这些东西的,所以连忙打断我,就差当场对天祁祝一番,替我洗去这些霉气了。

  “没有啊,”我忽然笑了起来,站起张开嘴,指着里面的牙齿,“全是白的,如果有一颗是乌黑的,我让您把这三十二颗牙全拔了。”

  “这种时候,你还能开玩笑……呃,按说这时你脑袋最好使……你有想法了?”他正要发火,忽然发觉这种时候我还能玩这种急智,便知道我已在想办法。

  我点了点头,却又叹了口气。

  “那你还不赶快去把弟妹劝回来?”陈哥又发火了,“我不管你怎么得罪她了,但你现在得赶紧去找她。”

  “我再想想到时候怎么和她说。”

  “你给我先上路,到时候见到她,你肯定有说辞。”自陈哥而下,同学们对我的急智都非常有信心,就我没有,因为这种事情对我可是第一次。而且我从来不认为我在这方面有过人的天赋,至少皇上就怀疑过我的作为一个男人的能力,教训的时候则凸显对自己能力的自信和自夸,结果曾遭到皇后的严厉指责:“这种事情也当作多大的光荣似的。”

  想到此处,我还注意到年轻的女飞贼及其年青儿子。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他们的确切姓名,那个孩子的父亲是谁,我只知道我当时说他们是可怜的母子,一时无所依靠,暂寄于我家。

  我站起来,问其中一人确证线索道:“府中确实没有少其他人?只是少了一辆车。”

  再次得到确切答复,我又坐下了。我真的能娶她么?我如此会不会是对她的伤害。但她一言不发就走,定是已将这决定权交给我,那我该如何是好。

  我立刻再次站起来,再没什么耽搁,整好衣服,牵上一匹马,便在众人的议论中上马飞逝而去,留下后面陈哥的话语,“你可知往哪里追去?”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也是猜,而且等我决定下来,我已离宅很远了,他们不可能听见我,我也不可能听见其他人。所以,我选择向东时,只是拨转了马头,连自言自语都没有。

  行之城门口,稍作问询,门卫自是知无不言,他也提到了有这样一辆马车,但是驾车的带着斗笠,着乌青的面纱,其他啥都看不见。但他却还提议我自此相北而去入城,有一漂亮贵小姐自这里进来往北边去了,以他言即是那叫一个漂亮,忒漂亮了,像个仙女似的。这不是荆州话,定是北海那鸟贼及其从人教的。

  他说得我和一个好色之徒似的,虽然我确实好色。但这会儿我脑袋里没那个仙女什么事情,不过后来我有时私下壮起胆子自我揭发时认为这是因为郭佩也很漂亮的缘故。

  放下所思,一路追开去,向西十数里有条白河,此前只有一条路,到河边时,河两侧有路,心知马速怎么也比这泥泞路上的马车快很多,所以对追上她倒是很有信心,而且,我拖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奋力催马,她不用担心会让我一下子就追上,而只能支支吾吾不知所措。这就让我有时间想想,毕竟此非为吾之所长,也许我已经明白自己要这么说了,可想到要再见她时,我就想不起来我明白了什么。

  到最后时,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明白了,并建议自己什么都别想,等见到她时,就看嘴怎么处理下面的事情了。

  我采纳了自己的建议,拜托完嘴,便不再管什么其他事情,只管催马前行。

  旋即我便在河对岸看到那一辆眼熟的马车,寻思她是怎么过去的。看到周围景物方自醒觉,我已错过白水桥,定是当时在想办法时没有注意,不禁埋怨自己。若是当时就超过了郭佩的马车,那下面估计我就得“追”到东边的海边上了。

  不过我没打算回头,因为如果没记错,白水桥沿水往西南十五里处还有一座窄木桥。我们出游白河东时,便常常拿子渊开心,我们说是男人就过那桥。他不会水,还怕高,兼之人胖,桥窄而且无护栏,所以,他总是在白水桥过去,而我们沿河和他对望,还不断嘲笑他,虽然我们经常反省我们自己的无礼,但我们依然如此。而且我们都喜欢过这座桥,说起原因,我来说便只能是刺激好玩。这个理由我从来不敢告诉银铃,否则今日我的耳垂可能还要大。说起耳垂我还想起来乐浪郡的刘备就是个大耳垂,也许就是小时候被他母亲或许什么姐姐揪的。言道此处又忆起子渊也曾锻炼过自己勇气,一次出游林间小憩之时,我忽然发现子渊不见了,结果和兄弟们刚说了,就被那帮坏蛋一起踹出去找他,行之河边却正看到子渊试图变成男人的勇敢之举。他正小心翼翼过桥,眼睛不敢看看水,却又只能看桥面,结果走了两步就变成了爬了,就这样爬着,居然还能爬到桥中心,不得不感慨子渊的勇气定然积攒了几个月了,没想到,他竟还要试图站起来,当时便吓了我一跳,叫了出来,不过这声却当真吓了他一大跳——而且是他真的吓得的跳了一下,只是落下来是他没有落在桥面上——最后还是我把他捞出来的,自此后,他再也没敢走那座桥。

  我在干吗?我自己问自己,对岸是我的夫人,我却还在胡思乱想,再想想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想这些。

  定下心神,和马车保持同时同速的行进。看着车前的人,心中便又胡思乱想起来。不过这回想的是子玉,子玉与那不知何处来来的无名女子的邂逅,便是这般光景,所不同的他们前面是一排廊柱,而我们前面是一条十丈宽的河。他们是深情对视,而她对我似乎看都没看,而我则是看着她却在想其他事情。

  再收敛心神时,才发现险些又把这最后的窄木桥给错过,不过这回我认为不能怪我,桥的枯灰色和东北岸的树林混成一色,分神中难于分辨。

  连忙拨转马头,对准桥,便催马冲了上去,心道:“嘴啊嘴,就看你的了。”随即深呼吸几次,安稳自己的心情。

  没想到,事情忽然有了变化,马在桥上竟打了个大趔趄,然后没有防备的我,就这样向右前方很是不雅地像只大蛤蟆般的栽进了水中。

  这个场景的形容不是我能做出的。因为当时我只知道看着水面不知所措,但现场唯一名目击者后来就这样告诉我,全然不顾及我的身份和颜面。

  接着,我做了一件理所当然该做的事情,那便是无奈地接受摔进春日依旧冰冷刺骨的水中的事实。

  这水里的情况和几年前大不相同了,上次下来救子渊时,绝对没这么多水草,但这回我几乎是滚进了水草中,并结结实实地被缠绕起来而一时不能脱困。

  这时候,我反倒安静了下来,知道自己越挣扎这口气就越不足,如果动作小点,慢慢拨开所有的水草,以我这口气怕还能支持住半刻水下时日,也就能脱困了。

  心中揣度此刻上面的人也正自焦急,不知所措之中。未免让她担心,还是早些脱困为上。

  这水中相当寒冷,胸中便显得憋闷许多。没在外面攒好气,总觉得自己在下面支持不了多久。不过想归想,右手先赶紧把左手解放出来,然后两只手便在身上摸索撕扯起来。

  不过,我觉得我想的没错,气是不够,还剩下一条右腿时,我已开始有些手足无措,我尽力保持自己的冷静,可憋不住这口气的我已然手脚开始漫无目的的慌乱,不知何种力道在何处的撕扯,却半分也没让右腿脱困,我仍然牢牢地被粘在河底,虽然眼见着模糊的水面上的景物,却无法让自己换上一口气,只见一圈光圈罩在水面上,圈外一片黑寂。

  忽然有个什么东西下了水,直接向我而来,而我却没有一丝和这个东西纠缠的想法和力气,因为此时我就觉得我已经脱困,正在向水面游去,就是怎么游都游不上去。

  但这个东西,确切地说在水中一切变得模糊了很多,径直朝我游来,直到很近我才感觉这是个人。作为人确证很容易找,因为我忽然感到舒服了很多,还能贪婪地吸着带着一丝温暖的气息,只是这气息源自一个女子的口中,虽然不是很多,但也能让我一下子也恢复了清醒,旋即她翻身折上水面,而我则可以有充裕的时间解开腿上的水草。

  我知道来救我的人是谁,我没想到她能来救我,更没想到她救我的方式。

  心中对冥冥之中的老爹说道:“我们父子两代都欠人家一份恩情了。”我翻身而上,还碰上再次下潜的女子,我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了,便和她一起游上了水面。那光圈依然存在,越来越近,却也越来越小,仿佛是我出水的唯一道路,让我不禁有些慌张,却又有了些好奇。

  但终究我冒出了水面,就在那圈小到不能让我的身体整个出水的时候。一边大口的喘气,一边看着女子有些慌张地游到岸边,低着头,拖弋着浸透了水的衣服吃力地登上泥岸,她的心中定也是六神无主,虽然熟练地拨了拨湿透的头发,却在岸边软泥中留下了一只鞋也浑不自觉。而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我努力想象自己的状态,却有些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在水中。

  在水中回身看桥,马的一腿夹在木缝之中,因桥面极窄,无法辗转施力而不能自拔,正自尴尬慌张,心道这桥这么些年终究也是不行了。

  风起,春水微皱,而水中的我亦随之颤抖起来,看见她登上马车放下卷帘,便也赶紧上岸了。身上衣服宽大,吸水当真是多,我起水之初,也觉浑身绑上铁块一般,甚至有些不堪重负。捡起泥中绣鞋,便一路洒着水行之车边站定。听见里面有些响动,想想在旁边不是一件好事,放下鞋在登车之处,便去那木桥之上去牵我那可怜的马儿。

  马儿的腿受了些伤,不过骨头好像没断,拍着马的脖子,对它说些好话,毕竟它是因私负伤,我必须得有些表示。牵它下桥时还有些瘸,不过到平地上稍微走走很快就宛如平常一般了。

  期间,我一直背对马车,如果里面的人是银铃,我必然我很坏地过去毫不留情地掀开帘子,作观赏的架势,但保不齐她会拿什么招呼我。但对郭佩,我却没有半分轻薄之意,如果我是这样的人,当年襄阳我的生日我做的诗就是一分轻薄二分狂了(注1)。想到这里忽然又感到很对不起银铃。正自难解心中芥蒂之时,忽听得背后唤我,“子睿,快过来换一下衣服吧。”

  我听了便要发笑:“夫人大谬,汝之衣物我怎能穿上。”

  “我正替你做一件春装,虽然针脚未收,也有些单薄,但总比浑身湿透的好。”我倒有些奇怪了,她要离我而去,还要替我做衣服,这未免有些说不通。

  但狐疑归狐疑,我还是赶紧进林内找个地方把衣服换下,挤出好几盆的水,就着拿挤干的衣服胡乱擦拭一下,便换上了那未完成的衣服,待从路边林深处出来时,其他没注意,倒注意到登车处的绣鞋不见了。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关键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傻笑着把衣服递给她,不过她倒没什么拘束,接过衣服后,稍一掂量,竟先笑了出来。

  “早知你力气这般大,那时你在家,我们浆洗衣服时,就该找你来拧干,我们二三人一起使劲也没你这般,这稍微烘个半个时辰就肯定干透了。”

  而我当时就是在傻笑。

  气氛再次陷入尴尬,直到郭佩撑起木架,生起火开始烘烤衣服,并让我也把她的衣服拧一下才有些缓和。她让我靠近火堆,不要着凉。我依言坐下,头脑中一片空白,毫无想法。但是,待得衣服干了,她可能又要走了,那时再说便有些晚了,而且显得我很是没有诚意,心中甚是焦急。

  我褪下同样湿透的鞋,将脚靠近火堆,酝酿第一句该是什么。但是我认为如此舒服的情况下,很难让我有什么惊人的词语。不过还好很快我就急促地说出一句:“你别走了。”

  说完此句就觉得头皮发胀,嘴皮发麻。

  “子睿,烧到了!”闻得一声惊呼,我才发觉,我说说怎么脚上热乎乎的,赶紧收脚,捂着有些烫的冒着热气的脚,继续说道:“我们是小时候定的亲,我前十八年不知道,后来知道了,却把那个人当成了银铃。当时我便如五雷轰顶,不知如何是好,后来又知道你才是,我当真有些被震木了。因为这决不是我擅长的事情,对此我显得很是无能。”

  我长吁了一口气,感觉开了头,下面就好多了,便慢慢把话都说了出来,但我不知道这些话我是否真的通过脑袋想了,还是真的就只靠嘴了:“我不绕圈子,虽然我很是没有出息,我曾和人言及,将来我只娶一妻,如今我食言了。但我真的希望夫人能容我再娶银铃。如果夫人真的不能见恕,这本也不能怨你,我与那些口是心非,在外招风引蝶之人不同,我说一句是一句,你不必怕我怨恨与你,如果如此,我必会让你知道。即使那样,我也会娶你,或许你认为我是为了践父亲之约,而我其实并未挂你与心上,你外面柔顺,实则刚烈,故而弃我而去。然吾非那种道貌岸然之辈,我欲娶你,其因虽是如你之所说,然一旦下定决心,我便将理由忘去,因为那只会让我背上包袱和找到推卸责任的借口。而你为吾妻,我便将用一生陪伴你,以手相携,携手天荒。”

  言道此处,触及一些有些久远的记忆,一时心中凄然,竟落下眼泪,原本一向认为这些事情纠缠不清,那卿卿我我,缠缠mian绵之事,有些幼稚可笑,却发现自己其实也是此中人物。当年笑人痴,今日不知为何人所嘲,只余泪流沾衫,无以宽慰。

  “齐人之福不敢想,只求夫人应允,不能弃十八年之情,不能忘两代之义,二人子睿都要娶,二人子睿都喜欢。”我觉得我说得越来越小孩子气,“便请夫人随我回去吧?”

  “你看到我给你的留的信了么?”闻得此言心中暗忖什么信,我怎么都不知道,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有人言及。

  如果说看到了,她问我内容我怎么回答;如果说没看到,岂不显得很是无礼,听她此言显是那信中颇多相关言语。不过便如此又怎能难道我,我不欲骗他,便就一语蔽之即可。

  “信与我何益,若然为此让你离去,自此子睿孤寂困顿一生,岂不大谬。”不过我也觉得我说得很是诚恳,并非完全是为了解困,毕竟这话当我看了也行,没看也说得通。

  她再没什么言语,只是不断地翻启衣服,只觉周边不断白雾蒸腾,身前白烟袅袅。

  大半个时辰过去,我又换上了原来的衣服,暖暖和和很是舒服,只是有股水草的腥味,随着热气熏得我有些头晕恶心。但无论如何该是上路的时候了,她却似乎有些无动于衷,既不说离开,也不说和我回去。说实话,当时我想到了生米熟饭法,这是一种具有相当冒险性的娶妻方法,且我不敢乱猜她的感受,所以,鉴于我的贼心不足,贼胆比贼心大不了哪里去最终我也只能看着她现想词。

  “我们走吧?我们回家,我们的家。”心道这些话是不是有些肉麻,抑或有些可笑。

  她依然无动于衷,而我就这样傻站在她身边,她抬头看了看我,忽然一笑,指了指车,指了指路,“路窄车宽,何人能反其轮辐。”

  我终于如释重负,诺道:“为夫愿试。”下面完全是我逞能的大好时机,先解开马羁套这没什么,关键是下面由我来拉车,翻转腾挪,在这只能容一车前行的窄道上将它转向,只是没想到她的车这么重,心中暗念这丫头指不定带了多少东西,当真是准备要离开了。但终究还是把它翻转,只是脸红脖子粗,尽力压下粗喘,私底下有些狼狈,但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

  因马腿有伤,不便骑乘,回去时便是我驾车与她共乘。虽然我告诉她我不会,襄阳书院没教过我,但夫人说她教我,称此为六艺之一,必须学会,还用言辞激我,称为夫者必习御,否则易辙改道不能掣。

  我看这个人明显已经开始向银铃那个方向倾斜,虽然话说得很温柔。

  便如此般,我又将我的新娘请回,回到襄阳时,也只是刚过中午时分,为此,我只能称此事为不大不小。

  我的新夫人似乎不是很喜欢说话,一路自我碰上她到请她回去,说的话不超过十句,相对来说我就有些太罗嗦了。

  不过和我一个毛病的人不至我一个,东城门那个校尉也这个毛病。回来时,正赶上他换班正准备走时,他还在给来换班的人讲那个忒漂亮的贵小姐,不过他讲到那贵小姐只身一骑而来,可能是襄阳人士。我承认我很好色,因为这时刚把夫人请回来,我却已经很想见见什么叫忒漂亮的小姐了。不过我总觉得襄阳城内所有官宦小姐我似乎都见过,也没有觉出谁非常突出的。相对来说,子玉的妹妹更值得期待,而银铃应当是以前襄阳最美丽的女子。想到此处可惜银铃跟着我吃了不少苦,没让她享过什么福,思前想后,觉得还是我跟着银铃这句话比较符合实际情况,但我没吃什么苦,倒享了十八年快乐无忧的安定之福。

  以后该是我为我的妻子带来幸福的时候了,不过此刻的庶身的身份却总让我觉得未来的不可预计。不过当我回头看看我的夫人,便没有什么阴云笼罩在我的心上。一切还可再来,我毕竟还是我。

  快回到家时,夫人终于又发话:“你学驾车很快,架得也不错了,就是只会催马,却不会适时勒马。你果然是个直肠子。”

  我想不出这两者的联系,所以只能傻笑了。其实我会驾些车,其时只是我想偷懒,却被逼上御者之位。

  门卫一见我便即上来说道:“风云侯,有个非常漂亮的小姐找您,现在在客厅。”

  当时我的脖子就短了半寸,肩膀高了一寸,忽觉得自己和乌龟颇有些共通之处,只是它缩得进去,我缩不进去。

  有些心虚地看向夫人,她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连忙告诫自己,不应该心虚的,我没做过亏心事,可扪心自问为什么心中还是毛毛的。

  为了表征自己的清白,我请夫人随我一起去客厅。却在客厅外看见一帮小子扒在窗口窃窃私语,从北海的兄弟,到那几个十几岁少年,包括张林,还看到那女飞贼竟在替我招待人,就是看不见来的是什么人。

  但是窗外的情况对于这时的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最终我义愤填膺地大声呵斥道:“你们都在干什么,都给我回去!”

  众人一哄而散,那女子亦闻声出来,也终于让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挺直腰板,径直向前再行礼道,“上阖郡王公主殿下驾到,子睿未能远迎,望恕罪。”

  “行了行了,吾弟别这般客套了。”

  “琪姐,您怎么来了?”这让我感到很奇怪,尤其是联系到城门口那个校尉的话。

  “我不能来么?”

  “不是,不是,不是,您一个人来的?”

  “嗯,还有十几个随从。”

  “东城门进来的?”

  “嗯,你要查我是怎么着。”美丽少女显然对我的喋喋不休有些意见。

  “没什么。”我摇摇头,忽然想起一事:“姐姐来了正好,我今晚大婚,吃顿喜酒……夫人过来见过吾姊申琪郡主。”

  郭佩很是恭敬地上前,正要见礼,却被这贵小姐止住,仔细打量一番后,我的领口便被此人出其不意揪住,她还肃声道:“你与我进来。”

  才进门,她便让那女飞贼出去,那女贼倒是懂礼,行完礼便出去了,但还帮我们关上了门,让我感到凶多吉少,而我的领口一直被她揪着,不知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不敢乱执拗。

  “你个小兔崽子,枉父亲与我放心不下你,由我过来看你,你不回上阖看望母亲,念你在外艰险,我便算了,你既已与银铃成亲,现在你家人都说银铃不知去向,你却领了一个其他女子说你今晚大婚。”旋即拔剑相向,不过她的个子是稍微矮了一点,所以,剑摆的位置很是不雅,我的眼睛也不免有些紧张地朝下面望,她看着我的眼神便也朝下看看,不过她的脸也不红,稍顿便直接威胁我道:“银铃在哪里?我只当你是个忧国忧民,心胸坦荡,有情有意的奇少年,却未想你是个始乱终弃,好色花心的混蛋,如果你连银铃姐姐都负了,我便替天下斩去你这段孽根。”

  这事情如何和她解释,我倒是有些为难了,不过下面的利刃让我迅速有了言辞,心道也只能现编一段了,我这家中之事,实不能与她讲,我家与她家确实在此中牵连过大,想到此,眼前人便不是姐姐了。

  我两手同时而出,各执女子一腕,稍一使力,便即放手,旋即身子后纵遁开五步。口中同时说道:“琪姐实是误会子睿了。”

  琪姐对我还手显然有些准备不足,但颇为恼怒,“我倒要听你如何解释。”

  这句话说完并不意味着我安全了,说是让我解释,但她的剑芒还是向我闪来,慌忙闪开。这时门却被推开,郭佩也快步进来,看见此般场景,急急说道:“琪姐住手,您误会子睿了。若伤子睿,银铃及佩恐皆不能活矣。”

  恐怕还是银铃这个词让这个贵小姐停下了手,她转身看着郭佩,郭佩也看着她。最终她转身对我说道:“你先出去,我与此人叙话完毕,再来寻你问话。”

  我一时没有动,依旧站在那里,不过眼神已从琪看向我的妻子,第一次看着她面带微笑对我言道:“便依琪姐就是,夫君先出去歇息,我与琪姐只需片刻即可。”

  我稍整衣衫,从衣服里钻出一股腥腥的热气,很是熏人,便适时说了一句,我去换件衣服,就撤身离开了。

  两个女人总会有很多话,这是我从父亲那里得来的教益,可是当时我不太清楚,但这回我清楚了,因为我甚至洗了个澡,然后换了衣服出来,到门口时两个人还在谈,不过两边语气似乎已很是柔和。我有了些兴趣,便想贴近听听,旁边窗格上立时便刺出剑锋,一个声音便从屋内传来:“我与人说话,勿要偷听。”

  本打算把这个勿字,当务来解,但想想还是不要玩这个小聪明了,危险太大。而且我想到一件事情,此时正有时间办理。

  随即我到一偏房坐下,生起炉火取暖,便唤来早上的官婢问询有否看见一封信件,答曰没见。便立刻着人唤来最有嫌疑之人。

  片刻人即带到,我也不绕圈子,只管把手一张,“将书信与我。”

  那女贼倒也诚实,从袖中取出一信便递于我。

  不过拿到这信,我立时将其丢与火中,说道:“此事你做得很对,或许我看了信,就不追她了,那必将铸我一生之错。”信中内容我颇能猜到几分,因为我知道父亲给我的遗书中的内容,她必是要成全我和银铃,所以,只能自己做出一件牺牲自己的事情,如果当时我稍有不觉,恐怕真会后悔一辈子。

  “但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来这几天有没有干过什么飞檐走壁的事情。”看完火上化为灰烬的信,我头也不回直接问道。

  她还没有回答,便有一个人来报,说是一个满面愁容的老头来找我。我当即有些光火,但却又有些哭笑不得,我问他那人是什么人。他说可能是东城粮店掌柜,他不太认得,是其他人说的。

  我心中便有了底,命令女子在屋内等我回来,便随他出去看看,要说我的办事能力确实有所长进,片刻我便处理完回来了。

  再次坐下,面对那人没好气地说道:“你真厉害啊,他是我襄阳官商,总理荆州襄阳粮食之需。你偷到我荆州官府来了,还能偷得他不敢告官,只敢来找我,你是怎么吓他的。”我觉得她以前绝没这么胆大,那天在茅屋的胆战心惊,换成这次的吓唬别人,这次定是因为感觉傍着靠山了,我决不能助长他们的气焰。

  “晚上我还去就是。”她连忙说道还解释起来,“其实当时我就是看他有个非常年轻的老婆,我觉得这个人必是一个老坏蛋。”

  “还到官府去吧,明天让其他人去做这个人情吧!否则显得我就是那贼似的。我说两日内帮他追回,你就给我送回去,他还不认为我就是那贼么。那家就是那个样子。”心道,要把那家的情况全说出来,你马上脑袋就晕了。

  “那荆州哪家可以偷?”

  “你干吗?你除了偷什么都不会吗?”我当真是哭笑不得,这种人,这种事情,怎么都让我给碰上了。

  正说着,头顶上的瓦片自南向北响了起来,上面有人,好像还不止一个人,心中暗骂这又是谁。便出来观看,张林便赫然在其上,其后有三四个鲜卑人,在屋顶这侧趴下,看着外面的情况,还在议论纷纷。

  我大喝道:“张林,你们在干什么?”

  “谢智大哥!小声点,外面有漂亮姑娘。”听这口气,这还是我的错了,我怎么了我,怎么尽召回这么些人物,还好,那两个……就知道不能多想那对夫妇,那对夫妇不知怎的也开始干什么劳什子事情,似乎是在调音似的,一个音要发上几十次,间或有敲打凿锲的声音。

  那边一对女子把我赶走,这边四个人便能把我逼疯。

  所以,等我坐回去时,虽然开始愤然关上了门,也只能垂头丧气坐下,兼之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们既来投我,我不能弃你们不顾,我知道在老百姓中间你们口碑不错,所以,我一定会好好关照你们。但我又不是养不起你们,你和你儿子还要再偷干什么,让你儿子学点本事以后入仕,不比干这种事情强上百倍。”

  “那我们可以帮您以后打仗。”你们别给我我惹事,我就谢天谢地了。

  “算了,你看着身形瘦弱,你儿子还小。”

  “我们可以帮您当斥候探马,这种事情我们还在行。”这倒还算是个不错的主意,我微微阖首。

  “那你们总该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吧?”我觉得我也有点不象话,不是有点,是非常不象话,这样收人,连别人名字都不知道,既有些荒唐,也有些可笑。

  “我无名,吾儿无姓。”她有些黯然地低下头。

  “怎么回事?”我也敛容,恢复严肃地问她。

  “既然恩公要问,民女还是对您说吧,某本非窃贼,父母早丧,只知自己姓苏,无依无靠,被人拐卖于闾中,便习起舞,十二那年便成了闾中之人。(注2)”

  我闭着眼,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十三岁时我便怀了羽儿,而我根本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我们这些人是不能怀孩子的,他们便要让我把他打掉。许是我当时年龄小,发现得晚,发现我有孕在身之时,我已能感受到孩子在踢我。我竟已成了一个母亲,我不愿让一个孩子这样死于腹中,便想把孩子生下来,当一个母亲。所以当面不敢执拗,回头便把打胎的药给倒了。但肚子越来越大,我再也无法遮掩了。心中又急又怕,为了这孩子,我便豁了出去,赶上一夜也是下了大雨,我才能得逃脱了出来。”

  “应是有人相助吧,他或许便是你的师傅。”我很难说清我当时的想法,但我当时脑中居然还在恶趣味联想闾中之人自有自己的那套行业道德,如果她在闾中便手脚不干净,这必将是广大嫖客所非常愤怒的。我想我是不是有了些公子哥的感觉,看不上下面的人,尤其是看不起这些闾中之人。

  “平安风云侯果然厉害,当真是有人救我。恩公他就是一个有名的飞贼,他见我身手不错,生了孩子后便教我这些事情。后来羽儿大点,便又教了羽儿……我和您说了这些,您不会赶我们走吧?”她说得很简略,我也觉得说得很具体没有这个必要。但轮到她问我问题,我回答时就稍微有些繁琐了,但是也算比较明确了。

  “没我命令不准乱偷,答应我就留。不过如果碰上那种很坏的贪官污吏,查有实据,便不需要通过我,只管别轻饶他们便是,偷完再放一把火都可以,不过别伤及无辜。”如此这般交待一番,只说得她目瞪口呆,可能她也没想到我会在这个上面有这么多弯弯绕子,也绝没想到,我竟然在某种程度上非常支持她们的偷盗的事业。

  待得我讲完,她方自合上了嘴,喃喃自语道:“若不是亲眼所见,我都快以为师父在和我说话。你们真是一般唠叨。”意识到可能说漏了嘴,连忙捂嘴,

  这话有些伤我自尊,我以为我只是给她好好交代一番,免得以后出事而已,却被人当成了唠叨。

  不过我还是很有度量的,我便问她:“令师能否……”

  “小女子不敢泄漏家师名讳,多谢恩公救助,如若真要相逼……”她打断了我,我也立刻打断了她。

  “那我不问了。”便将她的话生生憋回肚子里。

  “风云侯!”听得那个传令兵的声音,我便抖了一抖,生怕又给我来个什么漂亮姑娘的,我好不容易才把这些事情给理顺了,别再给我添乱了,好在这次要好很多:“新野伯来找您。”

  稍微交待几句,便出来见陈哥,这几日忙得有些团团转,得不到半刻清闲,好不容易今日婚宴,想在今早和今天下午稍微休息一下,结果就出这么多档子事情。

  见面行礼,他倒先说了话,一开口便就埋怨起我来:“弟妹追回来还不叫人知会我一声,若不是有人来通报我,此刻我还在家急呢。”

  “对不起,小弟疏忽。”我只能赶紧道歉。

  “今晚还可以吧?”他立刻缓和了很多。

  “行行,没问题了,都准备好,因为很多人都不在,我们打算先简单办一下,等老师岳父岳母来再办一次大的,而且我们本就是幼时定亲,此刻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那结了婚你就给我快些去南边去,最近南蛮有些动作,不过似乎是想和荆州的头面人物讲和。你虽被削了官,但平安风云侯的大名,荆州之地人人皆知,被削官的事情,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知道的很多人也不信,你只管打着这个旗号去。而且我也离不开襄阳,你去一趟,把南边的事情给定下来。”

  “弟谨记,明日我便上路就是。”

  “明日?弟妹不会见怪?”实话说,这时的我正盼着他给我主动放个期限,所以现装得主动一点,却没想到他紧接着就说:“那就明日吧,明日我再来找你把具体的情况说一下。”

  心中暗暗埋怨陈哥真是没有一点同情心,玩花招估计是被陈哥看破,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陈哥见我答应,自是高兴,便说现在便等着晚上的喜酒了。我却还有些事情要说,便开口道:“陈哥,襄阳学堂是否至今无人授课?”

  “嗯,对。”陈哥点点头,若有所思。

  “那我们是不是请些贤士来……”

  “我也有这心思,我的两个儿子也到你们当初来学堂的岁数了,你家也有这堆小子,就是苦于没有好的老师。不过正好这几日,一个叫黄承彦的荆州学士正与你的那几个叔叔伯伯的在一起在外游历,他好像还和你岳父谙熟。前几日偶遇,谈吐颇有老师的那种感觉,我已有心思,不知道能不能留得住。”

  “噢,左伯伯他们还没走?”

  “左?没有姓左的,怕是走了,姓许的姓于的都在。”

  “噢,那好,知道他们都在哪么?”

  “不知道,我总不好让人监视他们吧,若然让他们知道我派人监视于他,这黄夫子可能决计不会来了。”

  我点头,此事只能先按下,若无好的老师,我还真怕误了我家小孔明的前程,至于其他几个我认为我教就足够了。

  便在此刻,堂屋门被打开,那两个女子已是手牵着手出来,我心中不断摇头,暗道:“女人!”

  陈哥显然对琪姐姐的到来毫无准备,而且他也不认识琪姐,所以他很是奇怪地问我,“这位?”

  在我说话前,我的夫人接过话头,必须承认她的介绍很是简洁清晰。陈哥片刻后就和姐姐互相行礼了。姐姐行完礼,还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子睿,姐姐有些莽撞了,刚才误会了你,不怪我吧?”

  我笑着表示没关系。

  事情接踵而至,传令兵再次在我身后发话:“禀风云侯,外面来了一辆马车。”

  “嗯,怎么了?”

  “下来一个漂亮姑娘……”实话实讲,当时我就打了个趔趄,差点没摔到地下。立刻转身,从旁边兵器架上飞速拔出一根木棍,便敲了他脑袋一下。然后让他继续,同时手中攥紧棍子,准备再来一下。

  “她抱着一个小孩,说那个小孩是您的。”他捂着脑袋,缩着身子说完,我手中的木棍立刻掉落,眼神四处漂移。

  “叫她们进来!”我承认我有些精神错乱之感,喊话都有些歇斯底里,然后看着他飞速跑出去,我才转头与众人故作震惊说道:“不知又是哪路人来栽我的赃。”

  “子睿,你抖什么?”

  “我有抖吗?”我承认这会儿连我的舌头都在发抖了。

  不过看见来人,我又松了一口气,旋即把棍子直接递给那传令兵,让他看着办,他看着棍子,又看看我终于闭着眼睛,紧皱眉头给了自己脑袋一下,比我那一下都重。而场面上立刻变成琪姐帮我解释了——亦悦回家了。我快速地交待让纳兰好好去休息,同时命人收拾一个好的暖和房间,派人找些懂照顾小孩的人,包括三个奶妈,三个婢女,安顿好这个女婴,说实话,她享受得比我都多,不过我下命令的时候便如理所当然一般。

  “这个就是那个被人冒你名声做出来的小种?”陈哥的话有些戏谑,但也有些难听。

  “嗯。”

  “你真打算养她,她享受得比我都好,估计比你也好。她真不是你的闺女?”

  “不是,可以滴血认亲,我们确实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是不是这个好人做大了。”

  “其实她也挺可怜的。算了吧,他的母亲死了,父亲也不知道在哪里,我收养她也无所谓,至少我养得起。”我笑着,尽力展现一个欢乐少年的本性,可是我知道死相装可爱对于陈哥来说毫无用处,这招有用的人比较局限,也许只有银铃。

  “你啊,你的好心终究会给你带来麻烦的。啊啊,对对,这次你被贬不就是因为你替别人着想。你啊,耽误了自己最好的机遇,不知道你以后怎么办?”陈哥背着手摇着头。

  “子睿做得对,孩子没有错。”我的夫人决定和我站到一条战线上,我的胆气立刻就壮了很多,必须承认,在我夫人面前,我显得有些没有男子的胆识和气魄。

  不过兄弟们早就给我定性了,他们认为我的童年生活在银铃的“阴影”之下,将来必是惧内之人。结婚之时,便是我再也不能和兄弟们甩横之日。

  此事也终于告一段落,下面终于可以让我安安稳稳结婚了。

  许是被这些搞得紧张过度,我问陈哥是否没事了。陈哥觉得很奇怪,觉得我定是有些累,忘了我要结婚了。我说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其他的,他摇头说没有,只忽然想起什么说道:“你回来后,有否去过你师父家?”

  我说没有,赶忙收拾一下衣服,准备出发,却被陈哥拦住,“傻小子,黄将军和风轻都在洛阳,家里只有两个大肚子女人,你现在去?”

  “啊,对了,前几****问过,据说还没生产,所以只命人送了喜帖,没有邀人,我给忘了。”我拍拍心,总算放松了些。

  “其他人都看过了。”陈哥看我有些紧张,便又问了我一句。

  “张叔张婶,我回来后就随管大哥去看了一次;江叔我也去过一次,还替他买了一次药,送了些肉去;贺家也去送请贴(注3)了……”

  “行了行了,不用说了,子睿,你想是被弄怕了,有些紧张兮兮的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吧,马上我叫人帮你安排其他事,你去休息一下,郡主也先去休息,弟妹你也去休息一下,准备一下嫁衣裳,下面便让我来吧!”

  我依了陈哥,今天我是被弄得头晕脑涨,险些疯掉。回屋的路上还险些摔了一跤,想起亦悦刚来,想到在洛阳看着她让我宁静很多,便去了她的房间。

  她依然在熟睡,浑不觉我的到来,看着她果然能让整个心灵安静很多,而且在那里我等到了她。

  晚上的婚宴很快就乱了,我是有些累了,所以只能一脸痴色地看着下面很快地被一帮粗人搞得混乱不堪。就怕这个,幸亏我还专门请那对夫妇陪琪姐在内室专设了一席招待,新娘则很快回屋,孔明不堪重负般就地睡着,宋玉东也在角落里打起了瞌睡。只有张林、潘翔等人似乎总有永远用不完的精力。看着众人醉相也许本是件有意思的事情,但此刻我觉得这样我都力不从心。

  “陈武,你怎么这么留头发,真难看,胡闹。”潘翔已经脸通红了,而且比平时显得话更多,当他看见有些晕忽忽的陈武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笑的声音恐怕整个襄阳都能听见。

  “怎么了,子睿大哥不也是没有束发戴冠,也把头发一扎就垂下来。”今天让他放开了喝了点酒,这小孩子就有些胡闹了。

  “但你……”张林才说两个字就笑得直不起腰来。

  “我怎么了,让子睿大哥评评理。”陈武还有些理直气壮。

  我终究还是逃不掉他们的纠缠,只得出来评这个理,但有些没精打采:“你披发是可以的,也没什么不对,可是你不能反着来啊!我的头发束在脑后,发也挂在脑后,可你是束在脑门上,挂在脸上啊!”

  “我觉得这样比较吓人,显得威武。女孩子也会多注意一些。”陈武直言不讳地供述他的真实想法,孩子的想法确实很有意思。

  “你这样显得像个傻子。你这样子吓人是有余了,要吸引女孩子,你不能这样,你得……你得……你得……”我说着说着竟要睡着了一般,那个你得我竟说了好几遍说不下去。

  “好了好了,子睿累了,放新郎入洞房吧?”陈哥出来打圆场,便把我扶起,将我扶入内厅,我被他一扶倒有些清醒,念叨出来:“你需得有本事,有本事,有本事。”

  “子睿,今日你大婚,这般饮酒,实是不该。”

  “陈哥,我没喝多少酒,就是困了点。最近太忙,就似忙了年似的,以前过年的时候,姐姐,噢,不,银铃总是很累,吃晚饭时都会打瞌睡,这回我算是明白了。”

  “好了好了,我扶你回去。不过,你也太能睡了,居然和人说着话你都能睡。在草堂其他你没学好,就学了这个。可怜我,前面坐了方涵,从来都没有机会睡。”

  “就是换了子渊也没用,你比他胖。”

  “子睿你这张坏嘴是没有救了,真拿你没办法。哎,你们过来扶风云侯入房。子睿,我去替你招待那帮混小子去,你去做那些要紧事吧。”陈哥笑嘻嘻地把我交托给那些婢女,自己走了。

  我随即站直身体,有些晃,但我不要她们扶,回身道了别,便自己走了进去:“你们太矮了,你们扶我,我更累。”我嘴确实不是什么好嘴。

  入屋合上门,我的新娘正在榻边等我,见我进来,没有多言语,直接起身替我涮起一条布巾,替我擦了擦脸便说道:“夫君,我们歇息吧。”

  我的心很不争气地正在胸中横冲直撞,因为她刚替我褪去外套后,便把自己脱到让我的心完成如此大运动量的程度,接着她恬静地滑入被褥之中,余下一个懵懂不知人事的傻瓜在榻外伫立。

  看见我有些不知所措,她还向我解释道:“听闻中原女子多服侍夫君先入榻再登枕席,越人则反之,望夫君莫怪。”

  不知她这句是否替我遮羞,所以我也褪得和洗澡一般,我从来不这样睡觉,但至少她就和我现在穿得一样多,我觉得应该尊重越人的婚礼习俗。

  我慢慢地挪进了被窝之中,其他地方是冷的,只有左边贴着她的地方是热的。心依旧不争气地跳得很厉害,有些僵硬地挺在那里,身体绷得紧紧的,尤其是她的手过来抓住我的手时候。

  我觉得我很没用,因为是她先说了一句:“我们来吧。”

  但我知道我有个优点,就是关键时候就看我的了,所以,我遵照一个采花贼所应有的敏捷和矫健以及欲火,翻身扑了上去。不过至于以后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把这种事情记下来的想法,我可以承认我是个伪君子,反正我早就被银铃定性为小人得志了,想到此处便颇有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决心和意志。

  半个时辰后,我们还稍微说了几句话,不过说了什么我都忘了。因为我非常的累,很快就睡着了。

  不过那夜,我做得却是一个恶梦,我梦见我被水草死死缠扰,根本无法解开,不过自己倒没有被憋死的感觉,感觉在水中也能呼吸,竟有些怡然自得,却忽然出现一个老头,对我平静而舒缓地说道:“前一年死了人,尸油流如土中,第二年的茅草便会长得特别茂盛。”旋即,这根根水草全变成了手,它们死死的抓着我勒着我,要把我往下拉,我拼命地挣脱,却无济于事,恐惧地感觉自己慢慢下坠而去。

  我惊醒了,其时天蒙蒙亮,我听见自己喊了一声,遍览房内事务定当,才发觉是一场梦,随即用手捂住自己的脸,让自己平静下来,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梦而已。慢慢放开手,发觉旁边的人看着我,又手足无措起来。

  “我吵醒你了?”

  “子睿,你怎么了?”我们同时说道。

  “没关系。”

  “做了个噩梦。”我们又同时回答。

  随即,一切尽逝。我笑了出来,她的脸上也有笑容。

  “你的鼾声真的很响。”她忽然笑容灿烂了些,“不过,我父亲也是这样,为此他把我的屋子建到离他的屋百尺之外,而我依然能听到,所以我倒没什么事情。你做了什么梦?”

  “其时天色尚早,不如……”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决定将一个采花贼的事业进行到底,所以,我又翻身上去。

  忽然想起来,这被中女子已是我的夫人了;这么说,我真的结婚了,确切地说,我又结婚了。

  那年,我十八岁。

  注1:一分轻薄二分狂,犹有三分情未忘,记忆中这可能是郁达夫早年留学日本时的诗句,此处忽然有所忆及,便借题写了出来,忽感到有些不安全,便注了出来。

  注2:就是娼妓。

  注3:请贴类似的东西可以追述到东周,这个词的约定俗成的叫法可能出现于南北朝时南朝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