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天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荆州春色

天变 e_mc2.QD 13870 2003.07.02 21:20

    襄阳的这几年的春天都来得早,那夜我无法不怀念起襄阳,但是想到襄阳就也无法不怀念起襄阳的另一个人。不过一想到她,我就只能先搁下襄阳,只注意这里春天的感觉。

  不过忽然想起今年还是补了日子的,显然这里想想就有问题,那么应该说,这几年春天来得都早。不过想到这几年冬天来得也晚,倒是能对上这几年日子不足的毛病,那只能说这几年冬天太短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几年天气是有些怪。

  我在叶城本就没有什么事情,而且那个故事我一定要听云书给我讲,才能达到最高的欢乐境界。所以,第二日一早,我便与叶剑告别离开了,离开时路过了昨天说唱地方却有了些想法,我琢磨着下一次他的故事里就该有我了。

  一路向南,看着右侧不时路过的坞堡,别有一份感受。只是急着去冠军,来不及登堡以抒发一下胸臆了。

  一路进冠军,这会没有什么客气,直接问方涵方云书将军在那里。心中却在嘀咕方涵怎么都和将军这个词扯不到一起。

  那人本是熟识我的,所以,他除了问我好外,也直接表示出对云书用将军这个词的不适应。我问他们,私下叫方涵什么。他四下看看,还让我千万别说出去,我笑着答应,不过这个新名字他们觉得很好玩,说完就差点笑摊在那里,我并不觉得好玩,只是很一般,不过叫“猴子”而已,我们那里什么恶心词都会用上,哪会这么没有创意。

  玩笑归玩笑,他还是把我带到了猴子那里,方涵瘦得厉害,所以,当初才进书院选位子的时候,我坚决不坐方涵的后面,而是坚持坐在了子渊的后面,事实证明,坐在一个胖子后面是很有用的,尤其是在我偷懒睡觉的时候。

  “死大个,发什么呆,见了我你还是要撞墙是吧?”涵涵永远是这么没大没小,但是他敢如此,必是对各人的性格也是知根知底,所以他立刻大喊喊道:“你要是敢打我,我告诉姐姐去,啊,应该说是嫂子了,哈哈。”

  “你嫂子被我岳父给抓回家了。”我还没来得及生气,先被这句话挤出心头一丝酸楚。

  “我勒你妈,那个人不是水镜先生么?”方涵的另一个特点就是他什么脏话都说得出来,而且还经常各地方言一起说,“这人真他妈有意思。”

  “这句脏话你又是从哪里学来的。”我对此已经见怪不怪,我们襄阳书院出这么个活宝也是很有意思的。

  “你从北方带回来的那个厉北海,他狗*蛋地好像什么话都能说。”果然是北海这混小子,当时我的想法就是杀他全家,卸他条腿。好像太狠了,那就让他请我吃顿饭吧,好像又太轻了。

  “你怎么不学点好的?”我表示出一丝不满。

  “跟他,学射箭么?你看看是我拉弓,还是弓拉我。”这个小瘦子指指自己纤细的胳膊,很快便征得我的同情。

  本来要问他一遍恶心般版本的如何得三城的,却让他提到了银铃,一时竟让我完全没有了听他讲一遍的兴趣。

  结果当夜和他尽谈些婚前婚后之事,在方涵极度的恶心词,以及我刚受过父亲的教诲而来的渊博的知识的烘托下,卧谈会非常的成功而且热烈,也让我稍微驱遣了一些相思,还多了些对未来的憧憬,这一番大概谈到二更才停下。

  我开始犯困,渐渐睡去的时候,云书忽然很正经地问我怎么回来了。我有一句没一句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他戏谑地骂我蠢,说我傻了吧唧,我表示同意,还含含糊糊问了一句又是那破牙教你的,没等他回答,便翻了个身接着睡了,睡着之前,我听见他说,“可惜你了。”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我后来又说的话,也不知道我有没有真的说出这一句:“没什么可惜的,我都不可惜,你可惜什么?”

  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便离开了,云书不明所以,他总觉得我有问题,但是他骂骂咧咧一阵后也只能把我放了。

  这天天气不错,在冠军换了马,心中想着照此行程今天晚上我便可到襄阳了。

  懒洋洋随马入山,无聊中催马一程,要说单身上路就这个坏处,下面的朋友又不能和我说话。忽然,身在矮树林中的我勒住了马,屏住呼吸,竖起了耳朵,听见仿佛有什么人要和我倾吐衷肠,又似天籁之音不绝而缠绕,便在这生生将我这归乡之人拉住,不能移动分毫。白云苍狗藏其中,风云变幻蕴其内,激越处,如落水万丈之瀑,细微处,如枫叶随微风浮起不知所踪,欢快处,如凤蝶飘舞丛中,便如与心爱之人一同化蝶随风起舞,凄婉处,只觉心中戚戚无所倚,一时间便只有凄怨凝于胸中。

  弃马细步前行,寻觅佳音出处;其音缠mian林间,似近在耳畔,却又似远在天边;左右顾盼,前后踯躅,上下求索,却不知何处。

  不敢作声惊扰则个,只能寻声而去,忽乐声一变,吾便如自己化作山林中一木一石,不再移动分毫,只是闲适无极地坐看春风过。

  良久,方自回还,知道自己还是自己,便又去寻觅这妙音踪迹。

  当我看到这美妙乐声的出处时,已是半个时辰后,如果他们停下来不再演奏,也许我会迷路,甚至饿死在这无路的林中。但是我见到他们时,并不想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而是在旁边恭敬地坐好,继续聆听他们的乐声。

  这是一对瘦弱的青年男女,衣着朴素到寒酸境地,却又透着一种高洁华贵的气质,其时二人皆已沉醉,浑不觉我的到来。其中男子抚琴,女子执埙,琴声切切,埙声悠长,琴音清越,埙音厚重,其天成绝配,非言语可表。一时只觉心中清明,银铃便占据我所有的思绪,她在我周围舞蹈,我却无法执她之手,她在我耳边低语,我却听不清只言片语。

  “这位先生,您……”乐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我却依然堕在相思中不能自拔,直到那个男子问我才反应过来。

  “闻此佳音,不能自己,循声而来,捣扰之罪,两位见恕。”我忙拱手躬身行礼,琢磨着自己刚才走神在人家身边想自己的事情应该算不得很无礼。

  “我们也没想到有人在旁,父亲曾言有人偷听琴之乐声,琴弦立断,未想你在旁恐已多时琴竟无伤。”这男子说得很是木讷且又诚恳。

  看来我不是人。

  “外子讪言,客人莫见笑,看您身上白衣已染成灰青之色,已在树丛中走了多时吧?为寻我们?”这女子果然细心,我也知道眼前两人确实是一对,听着那含情脉脉的调子便让我感觉这一对必是夫妻,或者说,方涵嘴中的野外狗男女。

  “确如您言,这南来北往这么多趟,这是第一次走小路,没想到此处有这样两位高人在此,其音真乃仙乐也。”

  “先生之赞甚矣,与内人僻居于此,实为我二人嗜乐如命,每日需得纵情山水,以乐为语倾吐心声。”

  “贤伉俪(此词出处及时间有待商榷,其中关键是什么时候作夫妻之义,此后,本文将再作一次说明,作者注)实是难得,但在下庶人,有一事却欲问,不知能否作答。”刚听到他们如是说,我便想起这事了。

  “先生不必客气,请讲。”

  “君二人以何为生?”一天到晚像他二人这般生活,雅是雅了,饿死也是正常的事情了。

  “噢,这个就不好意思说了,但先生辟路而来听曲,也是知音,便说与先生,先生莫见笑。”

  “不敢不敢。”我兴趣一下子上来了。

  “我们每年冬季出山,值此腊月,各地祭祀多需礼乐。我与内人先辈曾为河洛一带乐官,所以常为些熟络的富贵人之家做这些祭奠礼乐之事,得些岁钱,便可供一年花用,买上一年用物,雇人进山,贮于洞中,每日晨起而炊,做上一日之餐,带上乐器出来,便见一处奇景,心有所思,便停下成曲。休息时,便食些东西……”这一对青年夫妻显然是怕我笑话,说得简单而快速,似乎希望我没有注意时就把各个可以用来贬抑的理由说完,但我没有这种想法,只念着,这两个人当人是惨了些,吃饭睡觉对他们来说恐怕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浪费时间。

  “你们二人若成仙,便可不用食这些人间烟火,也可到处游览,事事乘兴而来,尽兴而归了。”

  “先生说笑了。”二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而我依然保持假正经。

  不过看着那女子手中之物,我却忽然有了新的想法。

  “能否……帮……在下……”我琢磨着这个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不过旋即想通几个地方,便再无犹豫,竟就在当时拜了下去,一下子便让这两个可以称之为“傻了吧唧”的乐痴慌了手脚。

  “这位先生到底有何事,我夫妻能出力帮您的,绝不会推辞的。”真是两个人好说话的人,傻了吧唧,我很喜欢这个词,也很喜欢这样的人。

  “我挚友新丧,他平生最爱听埙之乐声,然则在下不善乐,也不曾听过如此美妙之音,想请贤伉俪一同游历荆州,如能得闲,请为在下之故友祭上一曲,在下永世不忘。”说完再拜,这般脱俗之人,虽是有些木讷,确实是可敬之人,拜之非是辱没自己。

  二人互相对视,小声嘟囔。片刻,那男子说出我认为是今日听到的最“傻了吧唧”的话。

  “为友之谊如此,先生真是重情之人,此事让我内人随您去一趟即可,没什么值得如此大礼的。”心道你真是想得开,我还不好意思呢。但是对傻了吧唧的人,我也只能也变得如一个傻了吧唧的人,但加入了犹如诱惑小孩子一般的话语。

  “荆南之西,巴山之东,其山川壮丽,景色秀美不可言状,两位此次南下睹此仙境,或可再觅仙音,二位一起也可有个照应。”

  “可这往来之资,我二人恐怕支不起。”显然他们心动了,但看着他们的衣服就知道他们确实没有什么多余之资可以花用,但这个怎么难得倒我,虽是庶民,但我目前还是一个土财主。

  “此事包在我的身上,在下还有些身家。”我站起击掌,便如他们已经答应,这是常年和银铃讨价还价带来的一些经验,果然他们也答应了。

  很奇怪他们居然还没想起问我的名字,我琢磨着这两个人将来在荆南很是麻烦,被人卖是非常有可能的一种危险,此外,被人骗了,宰了,偷了等等情形真是无法估量。

  他们没什么行李,所以随便收拾一点贴身衣服,便启程了,他们说后山有小路可以通山外。这时候我才想到,我的马还在山里面,其它倒无所谓,银铃和郭佩给我做的衣服我倒是觉得很可惜。不过,我不是很紧张,他们说出山后,再有几十里便是新野地界,离新野城也只有几个时辰的路程了,到新野地界上,我便是老大了。

  小路是比没路强,三人谈笑,没怎么便很快便出山了,他们告诉我现在在豫州汝南地界(地理上有些小问题,但是是故意。作者心知肚明,但却不得不注)绕过这山便进了新野地界。

  汝南,我的真正的故乡,这便让我贪婪地看着这一方土地。路过的农人,我都会给他们打招呼,我猜他们肯定认为我有些问题,但我不在乎,但这些可真的是我的父老乡亲。

  随行的二人肯定觉察出了什么,他们问我怎么回事,我告诉他们这是我的故土,但荆州是我的家。

  他们终于开始问我名字了,可能是我说荆州是我的家时,那种自信和自大。问我名字说明他们还存在戒备心这种东西。可又我一掐时间,这会儿按照常理这两个人估计已经被卖掉了。

  我忽然想起来我也没问他们名字,如果他们是装傻的歹人,我不也很有危险么。不过我想起来我是平安风云侯,虽然现在不是,但至少曾经是,我怕什么,可又感觉自己的理由很站不住脚。

  便作出下面的一段简洁的自我介绍:“在下谢智,荆州一庶人尔。”

  接着,我便又问他们的名讳。但他们显然没有立刻介绍自己的想法,谢智的名字显然让他们更感兴趣。

  “谢智……哪个谢智?平安风云侯?”没想到他们似乎也知道我。

  “你们也知道我?不过我已经弃官了。”谪说成弃,无非想把自己说得高尚一些,我深刻地自我剖析,认为自己还是有些看不开,只是剖析完也就完了,我还是毅然决然地这么说。

  “弃官?”他们不知该说什么好,正好,我也不知道再怎么说这件事情,结果反倒忘了继续问他们的名字,他们也没有再作自我介绍。

  他们知道我,不过他们知道的方式也是和他们做的事情有关联,和一群乐工在一起的时候,除了乐理,曲调,就经常谈论酒宴上,或者祭祀中人物的情况。让我感到天下看来没有不染俗之人了。

  但我想不起来他们知道我的理由,还得和他们讲,不过他们一提起甬钟挂柄,我便想起怎么回事,他们便是听人提起过这事情。一想起来,便想起袁术,一想起袁术便想起这汝南好像还算是他的地头。立时便涌起一种恶心的感觉,感到这么好的地方被人给玷污了。一时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有顾及他们又讲了什么,我估计也是夸我力气大,没什么其他重要事情。

  这下面一路憋着气进入荆州地界,日头西斜时才在一个小集镇上吃了早该吃的午饭,当然当作晚饭也未尝不可,因为别人都在吃晚饭。把他们安顿好,我便找人准备一下他们的马匹和衣服,一切觉得妥当,将东西托付给他们,让他们好好休息,我便问询别人路的方向策马回去找那条小路上我的马了。

  一帮人都认为我胆子不小,他们都说要知道这种时节,一个人穿山走小路,是很需要勇气的,我倒没这感觉。我问他们怕什么,他们说怕劫道的,怕野兽。

  他们一通善意的劝说,倒说得我真有些毛了,在铁匠那里又过了一趟,扔下些钱,便拽走一杆铁叉。

  说实话,我确实有些怕黑。看着天就这样黑了下去,在林中的我心里是有些心中不安。而且我再次很没有男子风度地把罪责推给了我的平国夫人,因为她就是怕黑,却想起这个封诰也该因为我的谪放被撤了。

  手中的叉子让我想起小南来,这个小匈奴不知最近如何,他会不会已经和文文结婚了。如此这般想想还能让心里感觉胆大点。

  林中是有野兽,不时能听到他们低沉地呼吼,对此,我的想法是:也不清楚这两个人居然能活到现在。我忽然想到一个很恶劣的景象:一群豺狗端坐案前,上面两个全炖人,一帮豺狗还抱怨太瘦,只能啃啃骨头了。忽然我又感到这两个人不会是把我当傻小子了吧,一直和我装傻,其实要骗我。不会,我立刻推翻自己,谁这么无聊,到这种地方来骗我,还用这种高雅的方法。

  相对来说,人更让我感到害怕,野兽不会给你编排陷阱,它想冲过来,那就是冲过来。但人不会这么直接。

  忽然听到马嘶声,立刻拍马疾驰过去,旋即感到前面一条人影傍着马站起。我立时警觉,大喝一声“何人在此?”心中却琢磨是不是不喊这一声更好,手中叉子立时攥紧。

  “谁?”那边的人也不含糊,嗓门也够大,只是似乎是一个人。至少月光下,我只看到一个人影。

  “此马是我的马,你却为何在此马边上?”我看清那马,确信是是我的那匹马身上的花色。

  “有何凭证?”近前,此人也是一杆叉子挺上前来,看装束倒似一个猎人。

  “马上包袱内全是在下衣物。”

  “我还能说全是我衣服呢?你凭什么说是你的?”说话的是个少年,此刻有些稚嫩的声音便很明显了。

  “怎么不是我的?”我也有些闹脾气,下了马,立刻我的身高吓了他一跳,借着这股劲,我便让他取出一件对对大小就可以了。然后我还和他讲了一番道理,如果不是我的马和包袱,谁这种时间上山。然后我就开始盘算这个人是干吗的。

  “噢,原来是这样,你的衣服我看过了,是很大,看来只能是你的了,而且……好吧,那你把马牵走吧。”说完,便要离开,他干脆爽快得让我吃惊。

  “等等,你在我的马旁边待了多久?”绑好的缰绳松到了树根处,我扶着他刚刚坐着的地方,便能感觉着石头都是滚热的。

  “半天了,饭都是吃的干粮。”他似乎有些失望的感觉。

  “那你为什么不把马牵走?”我感觉到了一个好孩子就在身边,所以,我带着一种很感兴趣和有好感的口气问讯。

  “我又不知道你还会不会来牵马,如果到明天早上你还不回来,我就牵走它。有这样的马,我出山会方便很多。还有这些衣服可以卖不错价钱,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穿……”虽然说是回答,其实就是带着不乐意和不耐烦的嘟囔。

  “明天早上,为什么是明天早上?”

  “这些衣服是读书人的,读书人在山上呆一夜,肯定喂了狼了。”我心里立刻想着那乐师在山上呆上几年还没被吃掉是有些奇怪。

  “可是我知道有两个人在山上呆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喂狼啊?”我笑着问他。

  “那些绿眼睛家伙到傍晚才出来。那一对傻大哥傻大姐日头没西斜就回去,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白天出来的只有老虎,听我爹说过,十几年没见过了,都被他打完了。”

  好个猎户子弟,纯朴勇敢,又憨直可爱。

  “家里还有什么人吗?”我提起缰绳再次面对他。

  “没人了,就我了。要不然我会这么晚还等人?我只会明天早上来看看马还在不。不过很可能被群狼给吃了。”

  “那你不怕么?”

  “不怕。小时候,爹曾告诉我,狼胆子小,只要你能慑服其中一只,其它的都怕你。狼肉不好吃,我的捕兽夹抓到的狼都给我放了,所以他们都不敢来惹我,就算他们很多,也不敢。”这是个很新鲜的道理。

  “你在这里活得还好么?”我觉得我最近有些罗索,拐弯抹角的次数明显增多。

  “还不就是这样,能吃饱肚子。你这人烦不烦,马都给你,我回去睡了。”他打了个哈欠,便扛着叉子转身了。

  “等等,谢谢你给我看马?这一袋钱,不多,归你了。”趁着他刚一转身,我便扔给他一袋钱,寻思他的应对。

  他的身手很不错,一转身,随手便抄下,他也没有什么顾忌,直接翻开袋子,看了看,惊呼了一声,“真的不少。”

  不过,他没有说谢谢,却说了一句:“这许多钱,够再买几匹马和这么多布了。不用这么多吧。你给我一匹马的钱就可以了。”他笑了起来。

  “不,都给你的。”心中想到,马和布是可买很多,但这衣服对我的价值可要远胜这些钱了。

  看着他傻乎乎地再次转身走了,我倒有些着急了。

  “小兄弟,你愿意以后跟着我走么?”

  他转过身去。

  “跟你走,走哪去?”心中抱怨怎么今天碰上的尽是这种傻瓜。

  “就是……”我忽然想到自己已是庶身,这番还有什么用,但转而一想,便将其他事情置于一边。

  “噢,保护你是吧,好的,正好你给我的钱多了,我就保护你下山吧。”他忽然自作聪明起来。

  “你先上马回去。”对这种人肯定解释不通,从周仓,小南那里得到的经验,让我直接起来。

  “回去干什么?”果然是这句。

  “收拾你的东西。”

  “收拾东西,干吗?”我决定改正自己的一个错误,那两乐师简直是聪明至极之人,想知道真正蠢人在哪里,我眼前便有一个。

  “跟着我,以后都跟着我,先做我的侍从,以后当个军官。”我觉得必须用最简单的句式,加上非常****的字眼才行。

  “我的妈呀,你当官的啊?”这人嘴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嗯。”我决定先认下来,“愿不愿意?”

  “那以后你能不能让我有个大山林让我随便打猎。”这个要求恐怕是我听到的最奇怪的,不过旋即就想起北海他们,便再次应允下来,他便立刻应和欢快地骑上马,虽然开始有些不太适应,不过以他的身手很快便掌住了马,便和我笑了笑离开了。

  “你叫什么?”在他还没有远去的时候,我才忽然想起这件事情。

  “俺叫张林。”这个林字当真已经是从丛林之中传来了。

  我很喜欢这样的小伙子,忽然又羞自己,自己还没有弱冠,却老充老大。但旋即自言自语道:“那又怎么样?”

  只是这一等可有些苦了我,早知道和他说好,我先下山了,只是看着月亮就这样活生生一点留恋都没有的下去了,我还是等不到那个小兔崽子。其间,我解手五次,肚子叫了三个时辰,这个混小子不知怎得都没回来。

  不会骗了我的钱,跑了吧?不会,这个人能在我马边上等这么长时间的我,怎么会这样,可是这个小东西这么长时间都不来找我,难道他去搬家了。就这般想来想去,从马上下来,又上马,在什么地方都觉着不舒服。早知道定个时间期限就好了。

  天竟已经开始泛白了,我的脾气也已经上来了,本来我还打算等他来揍他一顿,现在我已经在想,他要是再不回来,我立马就走了。

  他终于出现了,在淡淡的雾中,不过我是看见他身后的“山”,不是其他的什么山,而是一个捆扎利索的行李山,其间各种兽皮,以及衣物,简单家具陈设等物,一幅层峦叠嶂壮观景象,让我真是感觉哭笑不得,马儿正辛苦地拖着这样一座山前行,他总算还有些良心,也正帮着拉。

  见到我就大声喊了出来,忽然他挠了挠头,问我:“大哥,您姓什么?”

  这又是一个人贩们都喜爱的货物,对此种景象,我也只能明白他为什么来得这么迟了,发不出什么脾气了。

  “我姓谢,你叫我谢大哥就行了,或者叫我智哥也行。”

  他居然没有惊讶,我以为他至少该张大嘴,喊一声的。他只是自作聪明地说:“原来大哥叫谢智。”

  看来还是有人不知道什么是平安风云侯,那时节,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感觉。

  我把我的马也牵过去,拴上他的车,帮着拉,却发现这辆车似乎是新做的。

  “车子新做的?”

  “嗯,东西太多,只好这样。”怪不得拖了这么久,他居然还现做了一辆车,这般算来,他还算很快了。我已经没有力气教训他,只管说如此带上全部家当跟着我,我早该有思想准备才是。而且,我还有些感动,他能这般,显然是完全信任我了,因为把身家完全托付给我了。

  只是这番下山很是辛苦,麻烦就是这后面好几百斤的东西,下坡时,我总怕这车会被颠散架,或者勒不住冲下山去撞成粉碎,至少我认为我的眼皮支持不住整个一路保持警惕。

  但总算一路平安,没出什么麻烦,除了我差点栽倒在他的车上,只是一股浓烈的霉味差点没把我再熏上山,自此后精神就好多了。

  回到镇子时,天已大亮,又路过铁匠铺,那铁匠似乎认得我,也认得那少年,忙和我打招呼,在那少年以为他要和自己说话时,那铁匠却凑近了我,对我说了一句:“您昨日给的钱太多了,您收回去点吧。”

  我没有收回钱,只是好好夸了他,但他还不好意思,只说这是应该的。民风淳朴如此,这一番熬夜也算是畅快愉悦至极。

  我让他为我置办三辆车子,又给他些钱。只说越快越好,他很淳厚地一口接了下来。我便彻底放了心。

  只是回到客栈,却出了新的状况,那对夫妻却又病了。这让我慌了手脚,心中一念叨这是怎么回事,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还是赶紧找了大夫来。

  期间那个傻小子就是在门廊下不断给我和其他人让路。还问有没有什么他可以做的,我想不出有什么事情,便让他去睡。结果没过片刻,整个客栈便都能听到一阵雷鸣般的呼噜声,让我差点去揍他。这种时候他睡就睡了,还有工夫打呼噜。打呼噜也就算了,还有力气打这么响。

  大夫把完脉,一番检视之后,便问了稍微能支持住的男子,是否常食冷食。那人自然是点头,我立时明白,其后,大夫诊断果然是肠胃有恙。

  那大夫转过来对我言道:“此已是久积之病根,因昨夜寒冷,兼之被褥潮湿,故而二人受了风寒,才引发出来。开几幅温胃之药,平日依时就餐,勿要冷餐或不食。”然后摇头便走了,似乎还有数落我的一些意味,我心道,我犯什么错了。

  旋即我也回头,那一对小夫妻也知道是自己的错,都低下了头,那男子还不断说一出来就给我添麻烦了。

  “麻烦倒是其次,”被这一对傻乎乎的夫妻整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你们和介子推有什么关系,不需要天天纪念他吧。”我自己笑了笑,换了一个稍微稳和一点口气,才继续说道:“此后,需注意。我会找人好好照顾你们饮食。”

  他们再谢,命人煎药拿来,看着他们喝下,我才让他们接着休息,还命人在屋内生起炭火,让他们舒服一些。要走时,才终于想起来,便才问了他们名号。

  男子姓邢,无名,女子姓息,亦无名。这倒当真奇了,我只得问道,其他人怎么称他们。

  他便说邢先生,息夫人;他们自己互称星星,嘻嘻。这后面的我没问他们,是他们自己交待的,结果他们脸皮还够厚,却交待得我一身鸡皮疙瘩。

  我说这可不行,将来他们之间有了孩子怎么办,结果把这对小夫妻弄得一脸通红。

  如此一番胡闹,念及他们身体确实不好,便告辞离开了。

  站在院子内,看着阳光下,不远处山峦间慢慢散去的雾,心中也慢慢欢快起来,觉得一切都会过去,好日子就快来了。

  忽然想起来,自己一夜没睡,还在这里不知发什么感慨,觉得自己可笑,才赶紧找个地方蜷了起来。

  许是太困了,虽然被褥确实有些湿漉漉的感觉,但是一躺下便再也站不起来,只能随口骂骂这些人的惫懒,很快也睡了过去。

  次日,车已备好,一辆他们夫妻二人,一辆我和那个傻瓜笨蛋呼噜虫,还有一辆专门放那个家伙的行李。

  这三人都是山里人,也认识,没费我什么口舌,他们便能谈于一处,并成功地把我踢出了他们的话题。最后我只感觉到我在照顾自己的弟妹一般,还算有些成就感。还买好了马,便上了路。

  这下面,便没什么路了,因为当天正午便是新野。

  守城官是个新人,我不认识,不过他认识我,这就足够了,一番自我介绍,稍事寒暄,我便告辞了。实际上,再出新野不久我又忘了他的名字。

  但是那件事情我没有忘,因为我一直想着那件事情。所以,那天下午暖洋洋的阳光下,我便把那二人引到裴大哥那里。至于那粗人我让他守护车子马匹,他很老实地应承了。

  及至那处,又拜,请他们为之送上一曲。

  他们也没有推辞,但是我发现他们看到墓碑名字后,似乎有所思,二人对视,似乎在想这个名字的来历。

  而我不顾他们有些惊疑不定的眼神,只管和裴大哥说上了话:“裴大哥,我们认识时间不长,不知道你有什么爱好,但我们脾性相投,与兄之交,只觉心胸开阔,四顾无危。今弟遇二技艺卓然之乐师,恳切求之,请为兄之雅赏。”

  于是,再拜。心中在想,裴大哥能不能理解我的话,但我怕说得太直白了,或许会伤着这两个人的自尊心。总之,裴大哥什么都不要做,只管赏乐便是了。

  那二人稍有所思,便由那男子闭目稍作酝酿之后抚起琴来,旋即,女子便随着这琴律,合起埙音来。

  本来我说话时,还是眉笑颜开,便如裴大哥就在我的眼前。但竟由他们娓娓道来描绘一幅英雄末路之景,竟让我不自觉怆然涕下,一时竟无力呼吸,便又在心中走过那一幕阵前悲歌。

  良久,乐歇,我才慢慢回到这个世间。其时天近黄昏,抹去泪珠,转身请他们上路,却见来路之上,执埙于手的管亥。

  于是这般,我回到了襄阳,那天不知是闰月几日,没有几个人说得清,我听到过几种说法,我也记不下来。整个月,便如大梦一般,不知喜或悲,只是,回来后,我知道我醒了。(不知道这上面这好几大段如梦之语,众看官有何意见,写时颇觉得意,但又总觉得,自己的创作太意识流了,作者不确定般住)

  襄阳在老师离开后,全交付给了陈哥,这段时间他忙得已经快疯了。有人说他忙得瘦了一壳,虽然我看不出来。另外这句很是奇怪的话又得追到北海那里。

  我将带来的三人安置在平安郡王府,这才让那个傻得彻底的家伙知道那个叫谢智的还是有些背景的。不过他也就是到处看,总想上房。那两口子倒没什么惊讶,交待人每日给他们送热饭汤药,此处按下不表。

  陈哥对我没什么客气,当天就交待给我一件大事;我也没那么多娇气,只说了一句,让我结完婚,我立刻就去。

  当天晚上,我便见到了郭佩,我只是当众说了一句话:“我将娶司马佩为妻。”在众人胡乱而不知所以的聒噪声中,我贴近了她,只说了一句,“我全知道了,但请夫人容我再娶一人。”

  她没有羞涩,没有回避,也只是轻声回了一句,“便如你所说吧。”

  孔明直接问我姐姐在哪里,我说在姐姐的父亲那里,这个小子这回瘦了一些。至少抱他时,手上感觉轻生了一些。

  襄阳的故人绝大多数都不在襄阳,阎柔被重用了,他竟在守宛城;北海却有些大材小用,陈哥说让他为荆州训练弓马,就在襄阳南边不远的地方。小南和文文出去玩了,两天前出去的目前不知去向,我心里总觉得这两人要出事。

  当天,我是太累了,很快便休息了。第二日,北海便携夫人自南边兵营赶来,他一见我便直接问姐姐怎么了?我也不瞒他,便又叫来了郭佩,将这些事情全数交待了一番。只是说到被人嫁祸多出一个女儿时,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弟妹那个凸起的部分消回去了!

  “北海,你生了?”我欣喜地问道,忽然发觉有些语病:“不不,弟妹生了?那怎么还让弟妹过来。是侄子还是侄女?”

  “女儿,正好那天下了雪,便叫她雪儿。”才注意到他一直兴奋得有些不对劲,只顾自己的事情,竟没有注意,暗骂自己糊涂。

  “在岳父那里,最近外面风大,不好带出来。”这个幸福的人现在怎么看怎么欠揍。

  “那恭喜了,马上我去看看我的干闺女去。”

  “不不,大哥,你还是讲讲你的故事吧?”他很有兴致地问,越发显得欠揍。

  待我把故事讲完,他就开始说我树大招风,而且人长得也风liu容易被人误解,说得我也不知道他是在宽慰我,还是在打击我。然后他又说自己就不会出这种事情,最后连弟妹都觉得自己的夫君有些欠揍了。

  但事情赶巧就在这里。

  一个卫兵进来用很恶劣的语句对我说道:“风云侯,外面一个漂亮女子带着一个孩子找您。”

  当时我就跳了起来,心道不会又是这种事情了吧。北海也停止刚才的戏谑,而是很认真地说:“大哥,你不会……真的……”

  我看看郭佩,她没有看我,似乎另有所思。我便赶紧出来,心中骂道,又是哪个混蛋干的坏事,赖在我的身上。

  出来立刻松了一口气,是那个女飞贼及其子叫什么羽儿的,她来请我收留。

  我们家留贼,是个很奇怪的主意,尤其是一下子留两个,我想是有些可怕,家里有个什么好东西还不转眼就没了。不过我还是决定让他们留下来,便引着她们进来,随便给他们捏造一些可怜的身世给大家讲讲,便让他们先下去休息,忽然觉得我还是蛮厉害的,做主很有魄力。

  因为那个羽儿的岁数,没有人认为这是我的儿子。我也认为我五岁时干不了这种高难度事情。

  刚刚坐定,北海又很欠揍地继续说了起来,我感受到他已经非常好得融合于荆州官吏中了。

  “今天嫂嫂在这里,我还是要说一句,我虽然有些不正经,常在大家面前胡说,但我可从来没有这种事情,也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婉儿的事情。现在你就要娶两个,以后娶得多了,争执必少不了。”他笑着说,我看着他整齐漂亮的胡子却很有兴趣去把这些毛全拔光。

  紧接着,这个人的报应就来,又是那个传话的卫兵进来报道:“厉将军,外面有一群漂亮姑娘争吵着找你。”

  这下子连我都听到了身边微微的笑声,刚才还眉飞色舞的鲜卑人立刻凝固住了,包括手势也悬在半空中,他的眼睛偷看了脸色有些冷漠的女子,然后手在半空中换了换方式,表示出去看看,女子漠然地表示一起出去。

  我差点没笑趴在地上,但是夫人在侧,不能有失礼仪,只得忍住。

  大堂上只我们二人,二人却都不知道说什么话一般。

  我觉得我该先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始,这事情烦恼了一路,到末了却没有一个结果,这是很难得出现的情况。

  “我们这几日把事情办了吧,我还要去南边安顿南蛮人。”酝酿半天,我才轻声地说出这么一句,似乎被逼的感觉更大。

  “便如你所言吧。”她没有拒绝,还是最初的那句话,语气中还什么都听不出来,这让我心不知往哪里去了。

  “为何当时你不说?”好半天后又挤出这一句。

  “因为……”其时北海又雄赳赳气昂昂地回来,她加快了语速,也压低了声音:“因为你喜欢的是她。”

  我叹了口气,北海却似乎沉冤得雪一般诉苦道:“大哥,您的这个门口卫兵太坏了,我族人中的女子来找我有事情,他却这么报给我。”

  “我们去看看我的干闺女。”我站起,王顾左右而言他,借着没有看佩,只是躬身客气地说道:“夫人先休息,下面事情我来准备就是。”

  她亦点头答礼,未发一言。

  出去时,北海也压低声音不解地问:“大哥,怎么回事?你……”

  他的话是被夫人打断的,回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我看到这一幕,只对我的弟妹点了点头,随即又转身走了。

  女孩子似乎幼时长得都丑,至少这个小雪和亦悦一样都有点……很难找到词来形容,只能说感觉有些搭配问题,据说我小时候长得很不错,很漂亮很白净的小孩,只是现在变鹾了些,据说还是很多,我还记得左慈做了一个表示差距很大的手势,一手拉到最高,一手拉到最低。

  当然嘴上得说好话,不过如果弟妹不在就不一定了。

  幸亏我的平国夫人身为郡主的银铃俸收不少,这让我做事用钱不至于捉襟见肘,实话讲,有钱确实好办事,宋玉东也抽空帮我,这让我没几日便把事情组织了起来。

  孩子们没有什么事情做,这几日,夫人还是照常给他们教些功课,宋谦陈武私低下还在讨论为什么这几日还不放他们轻松。

  那一日黄昏,总算忙得周全,便等明日大婚,命人给郭佩送去大婚的凤冠霞帔(作者欲注,又觉得注得太多影响阅读,可是不注,又肯定有人来说些什么,并非不懂,只是为了大家好理解,作者无可奈何,思前想后注),我便独坐房中。

  心中稍微安宁了些,便觉得自己有些胡闹,虽然不是有意胡闹,但还是觉得有问题,这哪里像是结婚。我和我的新婚妻子连对面正眼都没看过,虽然我知道很多大户之间的婚嫁也是这样。但对我,我觉得这很是不妥。

  我重重倒在床上,来回思索,手婆娑着明日的大婚的衣服,心中不知何种滋味,梦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为何我如坠梦里一般,洛阳封侯,潜山邂逅,得知身份,洛阳赐婚,结婚前还有了个女儿,这会儿我又要结婚了。我曾说过,我只会娶一个,我食言了。我狠狠地捶打榻面,竟有一种莫名的伤感。

  初平元年闰一月某日,日后我也没记得这天是哪天,虽然我记得陈哥从张凯那里专门挑了这个日子,说是个好日子。可我还是忘了。因为这一天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那日晨,侍女来报,郭佩不知去向了。我有些麻木地进了她的屋子,只见凤冠霞帔整齐地放在榻上。

  这天是我的大婚,但是我的妻子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